第五十八章我在这里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林溪听了秦铮之言,前去府门口打发吴权。

  吴权听闻之后,苦下脸,“小王妃的病可是很严重?”

  谢林溪点点头,“从昨日进府门后,便一直昏迷到现在,还未醒。太医看过了,说身体着实不太好,需要仔细将养。”

  吴权踌躇,“可是皇上说一定要请小王爷进宫,有要事儿相商。”

  谢林溪叹了口气,“若不然我带公公亲自去一趟海棠苑?不过芳华妹妹不醒转,小王爷怕是也搁不下她,不会与你进宫。”

  吴权想了想,“也是。”顿了顿,向府内望了望,“这样吧,我暂且先回去禀告皇上再说。”

  谢林溪拱手,恭送他离开。

  吴权上了马车,离开了忠勇侯府门口,向皇宫而去。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有人传回消息,说皇上出宫了,玉辇向忠勇侯府而来。

  谢林溪第一时间禀告了忠勇侯。

  崔允正在荣福堂,闻言惊异,“皇上已经病了俩月有余,在宫中一直养病,如今为何突然来忠勇侯府了?”

  “早先吴公公奉了皇上之命前来请小王爷,小王爷因为芳华妹妹,没进宫。”谢林溪猜测,“也许,皇上应该是亲自来找小王爷的。”

  忠勇侯点点头,摆摆手,“咱们准备一番,出去接驾,即便是来找铮小子的,也是来的忠勇侯府,君臣之礼不可废。”

  崔允颔首。

  果然,不出片刻,外面传来一声高喊,“皇上驾到!”

  忠勇侯、崔允、谢林溪以及府中一众仆从,连忙大开府门,出去接驾。

  皇帝身穿常服,下了玉辇后,对忠勇侯摆摆手,“老侯爷免礼,崔爱卿免礼。”

  忠勇侯、崔允叩谢,连忙起身。

  “这位是谢氏长房的谢林溪?”皇帝目光落在谢林溪身上。

  谢林溪垂着头连忙道,“正是!”

  皇帝看了他片刻,说道,“太子将你留在京中,跟朕回禀时是说你文武双全,如今在忠勇侯府招待朋客,日行琐碎之事,岂不是埋没了人才?”

  谢林溪连忙道,“太子过奖了,林溪并无什么才华,些许本事,比别人却是小巫见大巫。”

  “你无需过谦,谢氏长房未曾迁移出京前,朕也是偶尔听闻你的才名。”皇帝道,“太子离京治水,朝中只剩八皇子一人支撑,八皇子年少,很多事情还需要朕来操劳。朕近来身体不好,身边也需要一个辅助文书侍候奏折之人。这样,从明日起,你跟在朕的身边吧。”

  谢林溪一惊,连忙惶恐地道,“在下无多少能力,不堪大用,不敢到皇上面前班门弄斧。”

  皇帝“哦?”了一声,板下脸,“你不愿意?”

  谢林溪抬头,看向忠勇侯。

  忠勇侯面色不动,不给与指示。

  谢林溪垂下头,低声道,“回皇上,我这条贱命是太子留下在京中的,太子将我送给了芳华小姐。芳华小姐让我在这府中打理庶务。”

  “你的意思是,朕要你,要经过谢芳华同意了?”皇帝沉下脸。

  谢林溪垂首,沉默以对。

  皇帝哼了一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朕想要一人,这南秦土地上,还有不将朕看在眼里的?谢林溪,你这是欺君,藐视朕要不起你吗?”。

  谢林溪咬了咬牙,清声道,“士者,不同于侍者。谢氏一门虽然降罪,但也流着世家大族的血液,林溪自小读圣贤之书,研孔孟之道,尊天理纲常。帝者,虽握生杀予夺大权,但也不能随意挥兵甲刃。在下虽是罪人之后,但亦有清骨。如今太子既已将我送与芳华小姐,自当听芳华小姐安排。她若是同意,在下自然前往皇上身边随同半驾。”

  皇帝猛地一甩袖,“你这是在说朕无理取闹了?”

  谢林溪垂首,“绝无此意。”

  忠勇侯见皇帝脸色发沉,此时咳嗽了一声,上前一步,将谢林溪挡在身后,出声询问,“不知皇上突然驾临,可是有事儿?”

  皇帝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听说华丫头出京一趟,在丽云庵出了事儿,朕特意来看看。”

  忠勇侯连忙道谢,“多谢皇上挂念,华丫头至今还昏迷不醒。”

  “带路吧!朕前去看看她。”皇帝道。

  崔允立即道,“皇上,华丫头昏迷,无法接驾,您是天子贵体,还是……”

  “无需多言,朕去看看。”皇帝摆摆手,阻止他的话,示意带路。

  崔允看向忠勇侯。

  忠勇侯颔首,给皇帝带路,向海棠苑而去。

  皇帝的仪仗队浩浩汤汤进了府内,径直走向海棠苑。

  海棠苑内,秦铮早已经得到了消息,他脸色难看地从床上起身,整了整被压得有些褶皱的软袍,出了内室。

  不多时,皇帝来到了海棠苑。

  秦铮打开房门,站在门口,看着由忠勇侯陪同下走进来的皇帝,挑眉,“皇叔身子骨好了?怎么不在宫里待着?来这忠勇侯府闲逛?”

  皇帝见他衣冠不整,眉眼间疲乏至极,显然未曾休息好,神色有些萎靡颓废,虽然依旧如往昔一般在他面前不正经说话,但明显懒于应付。他轻轻哼了一声,“朕派人请你,你不进宫,朕也来看看华丫头到底病成个怎样的症状,让你守在床前,寸步不离了。”

  秦铮闻言让开门口,“那您就进来看看吧!”

  皇帝怀疑地看了他一眼,当真进了屋。

  来到里屋,帷幔挑着,床上的谢芳华无声无息地躺着,脸色极其的清白惨淡,没有光泽。

  皇帝走到床前,看了片刻,回头对秦铮蹙眉,“据说找太医看过了,什么症状?”

  “劳神伤脾,忧思过甚。”秦铮道,“心神受损严重,连日来,受了惊吓,昏迷不醒。”

  皇帝闻言沉默片刻,对他道,“听说忠勇侯府海棠亭的海棠花十分瑰丽,乃是府中一绝妙景色。你陪朕去看看。”

  秦铮站着不动。

  “别告诉朕你好不容易娶个媳妇儿,片刻也离不开。”皇帝板下脸。

  “皇叔说片刻就片刻,可别耽搁得太久。”秦铮转身走了出去。

  皇帝哼了一声,随他一起迈出了房门,同时对忠勇侯道,“老侯爷不必陪着朕了,你年纪大了,回去歇着吧。朕也不是外人。”

  忠勇侯笑着点点头。

  秦铮和皇帝一同去了后院的海棠亭。

  崔允待皇帝和秦铮进了后院门扉处,看向忠勇侯。

  忠勇侯示意他进屋,二人来到里屋,看了谢芳华片刻,又一同走了出去。

  一盏茶后,皇帝和秦铮一起出了海棠苑。

  皇帝脸色极其难看,如每次见到秦铮和他起争执后的脸色一样,走出海棠亭后,冷着脸,一甩袖子,吩咐,“起驾回宫。”

  吴权连忙招呼随侍跟上。忠勇侯、崔允齐齐恭送。

  不多时,皇帝离开了忠勇侯府。

  秦铮脸色如常地进了屋,来到床前,伸手抓住谢芳华的手,气闷地道,“皇叔说你若是再不醒,我守在你床前,什么也做不了,他就要下旨把你给休了,重新赐给我一个女人。”

  谢芳华依旧无声无息地躺着。

  “喂,谢芳华,你听到了没有?”秦铮伸手摇晃她,“你不能睡个没完没了。那死老头子说到做到。若是他真抽风给我送一个女人的话……”

  “不行!”谢芳华忽然开口。

  秦铮一愣,立即住了口,低头看她。

  谢芳华眉头紧紧地蹙着,眼睛闭着,唇瓣紧紧地抿着,似乎在挣扎着醒来,可是过了片刻,似乎抗争不过,眼皮睁不开,又没了动静。

  秦铮又伸手摇晃她,“不行什么?你这样躺着说不行管什么用?要是说不行,也该起来对皇叔竖眉瞪眼大声地说。”

  谢芳华被她摇晃半响,终于又有了动静,慢慢地,将眼睛费力地睁开了一条缝。

  秦铮立即伸手拽起她,捧着她的脸,“谢芳华,你看看我,别再睡了,你再这么睡下去,等有朝一日你睁开眼睛时,我就成老头子了。”

  谢芳华眼缝慢慢地睁开,放开,渐渐地聚焦,怔怔地瞅着秦铮。

  秦铮一眨不眨地盯着她,“醒了吗?”。

  谢芳华盯着他看了片刻,无力地伸手去摸他的脸,轻声问,“秦铮?”

  秦铮松了一口气,“你总算是醒了,原来这种方法好用,若是早知道,一定不任由你睡这么久,我生怕你醒不来……”

  谢芳华的手摸上秦铮的眉眼,下颚,缩骨,似乎想要感觉手下的真实触感,过了半响,她眼泪簇簇落下,伸手抱住他,“秦铮,秦铮,秦铮……”

  秦铮看着她,皱眉,“哭什么?”

  谢芳华哭着道,“我做了一个梦,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幸好……”

  秦铮身子一僵,嗓音忽然低哑,“做了什么梦?”

  谢芳华摇摇头,抱着他不再言语。

  秦铮等了半响,见她泪水滚滚流下不止,很快就浸湿了他的衣襟,他叹了口气,“一个梦而已,我在这里,你本来就忧思过甚,虚劳过度,别哭了。你若是哭坏了身子,我找谁哭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十八章我在这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