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侯府避世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忠勇侯、崔允、谢林溪等人得到谢芳华醒来的消息,匆匆赶来了海棠苑。

  听到外面的动静,谢芳华直起身,伸手拉秦铮,不满地嘟囔,“他们来的好快。”

  秦铮站起身,抬手弹了她脑门一下,“你突然晕倒,吓死个人,谁不担心?”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将不满收了回去,不再吱声了。

  二人迎到门口,忠勇侯、崔允等人已经快步走了进来。

  迎面碰上,谢芳华看着几人,眨了眨眼睛,依着顺序喊,“爷爷、舅舅、林溪哥哥、福婶。”

  “哎呦,我的好小姐,你醒了就好。”福婶眼眶发红,抢先说话,“本来就没几两肉,如今更是瘦了。让人看着都心疼,以后可要好好地养着。”

  谢芳华对她笑着点头,“嗯,以后我多注意。”

  崔允看着她,“好像是哭过了?”

  谢芳华摸摸脸,“做了个噩梦,被吓哭了,才醒来了。”

  “华丫头,不是这小子气你才哭的?”崔允不满地指着秦铮。

  秦铮闻言无奈地看着谢芳华,眼中意思是“你看,我没说错吧,舅舅看到我就没好脸色。”

  谢芳华摇头,伸手挽住秦铮,对崔允反驳,“舅舅,你以后可不能随意的冤枉人。我昏倒了又不怪他。不准你冤枉他。”

  崔允嗔目,转头看向忠勇侯,“老侯爷,古话果然是没错的,这女儿家果然外向啊。她都被累的昏迷不醒了,竟然还向着这个臭小子。”

  忠勇侯瞅了二人一眼,哼了一声,“醒了就好,吃过饭,赶紧收拾收拾,回去吧!”

  谢芳华立即问,“回哪里?”

  “当然是回英亲王府,难道你还要在娘家继续住着不成?”忠勇侯瞪了她一眼,“你要吓人,也要回英亲王府去吓人,我一把老骨头,可禁不起被你吓了。”

  谢芳华嘟嘴,“我刚醒来,你就喊我,有您这样的爷爷吗?”。话落,她不满,“我都怀疑我是不是您亲孙女。”

  “若不是亲孙女,早将你打出去了!有你这样的孙女,真是操不完的心。”忠勇侯说着,走进了屋。

  崔允随后也跟进了屋。

  谢林溪笑了笑,“芳华妹妹,你醒来就好了。这两日我们都还好,只是辛苦了秦铮兄了。守在你床前,茶饭不思,寝食不安。”

  “林溪哥哥!”谢芳华看了秦铮一眼,请他也进屋。

  一行人进了画堂刚坐下,侍画随后进来问,“老侯爷、舅老爷,正在给小姐准备饭菜,您几人是一起吃,还是?”

  “吃午饭虽然有些早,但是也一起在这里用吧。”忠勇侯看了崔允一眼,道,“我们这两日被这丫头弄的没胃口,如今她醒了,我们也有胃口了。”

  崔允点头。

  侍画笑着应了一声,连忙去了。

  “你昏迷之后,这臭小子便沉着一张脸守着你,我们只能从侍画、侍墨几个丫头口里听了些前几日发生的经过。”忠勇侯喝了一口茶,对谢芳华道,“你既然醒了,就与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云澜那小子怎么至今还没消息?”

  提到谢云澜,谢芳华本来要喝茶的手一顿,没言声。

  “是不是他出了什么事儿?”崔允担心地问。

  谢芳华小口喝了一口茶,摇摇头,低声说,“我也不晓得云澜哥哥到底在哪里。”话落,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谢云澜为她挡了打来的巨石,她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拖着他跳下了悬崖之事说了一遍。

  “你说云澜那小子要自杀?”崔允顿时惊了。

  “当时情况,我本能躲开,以他的功力,也完全可以打开,可是他偏偏替我挡了。”谢芳华捧着茶杯,手轻轻颤栗,“若不是我拖着他跳崖,当时他就会埋在碎石泥流下,必死无疑了。”

  “这个小子,可是因为焚心再无解?”崔允欷歔,看向忠勇侯。

  忠勇侯面色凝重,“云澜不像是会自杀之人,不该做出这样的事情才对。”

  谢芳华眼眶忽然湿了,嗓子一瞬间有些发哽,“爷爷为什么觉得他不像是会自杀之人?云澜哥哥虽然聪敏,但心思重,又背负焚心,受焚心之苦,或者,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他不能承受之事……”

  “从他到忠勇侯府住下,接手了你手中的庶务起,一直有条不紊地做着,我没看出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就连你大婚,他也……”崔允说着,看了秦铮一眼,见他面色如常,他继续道,“也是十分平静,不像是被什么所苦,不能承受。”

  “继续派人查探他的下落吧!”忠勇侯道,“这孩子的确背负得太多了。如今照你所说,他既然随你掉下悬崖,你没出事,他也不该出事儿才是,该是被人救走了。”

  谢芳华点点头。

  “皇上特意来了忠勇侯府一趟,进门口时,说看重林溪才华,要他前去身边陪伴笔墨。林溪以太子将他送你了,他的事情你做主为由推拒了。你怎么看?”忠勇侯又问。

  谢芳华看了谢林溪一眼,见他微微抿着唇,她扯了扯嘴角道,“如今多事之秋,林溪哥哥还是哪里都不要去。皇上的身边,更是不能去。有时候,一旦出去参与朝事,卷入其中,便难抽身。我觉得,还是等时局稳定了,林溪哥哥若是有入朝的想法,再做打算不迟。”

  谢林溪点点头,“我暂且没有入朝的想法,芳华妹妹说得对,以后再说。”

  “皇上今日来忠勇侯,主要是为了你吧?喊你进宫,你没去。便单独寻你到了这里来。”忠勇侯看向秦铮,“皇上找你,所为何事儿?可是能说?”

  秦铮懒洋洋地道,“还不是为了那些案子?让我尽快破案,不准耽搁。”话落,他轻哼一声,“当我是神探吗?”。

  忠勇侯闻言道,“为了南秦江山,你的确是该尽快破案,京中内外接连出事,必须要尽快拿出个说法,稳定朝局,免得人心惶惶。自从孙太医、韩大人接连被杀,朝中的大臣最近些时日都提心吊胆。”

  秦铮没说话。

  忠勇侯看了一眼谢芳华,继续道,“华丫头既然醒了,好好养着,你呢,吃过饭后,赶紧去处理事情。太子没在朝中,八皇子又年纪轻。有些事情,如今你不去做,何人去做?韩大人是好官,早些查出凶手,以慰他在天之灵。”

  秦铮颔首。

  这时,侍画、侍墨端来饭菜,忠勇侯住了口。

  谢芳华虽然刚醒来,但是也不觉得饿,捧着稀粥喝了一碗,又吃了两口青菜,便放下筷子。

  “吃这么少?”秦铮皱眉。

  “她刚醒来,不宜多食,不吃就不吃吧!”忠勇侯道。

  秦铮闻言不再言语。

  吃过饭,天色还未到午时。

  忠勇侯大手一挥,赶秦铮和谢芳华回英亲王府。

  谢芳华不想走,坐着不动,小声说,“爷爷,我再住一日吧。”

  “有什么好住的?”忠勇侯摆手。

  谢芳华看着他,“我想和你说说话。”

  “不爱听你说话。”忠勇侯道。

  谢芳华瞪着他,见他拿定注意要赶她走的样子,她才气闷地道,“我是有事情和您说。”

  “那你现在就说。”忠勇侯看着她。

  谢芳华无言片刻,才揉了揉眉心道,“我有那么招您不喜吗?我刚醒来,你就赶我。”

  “你待在这里,这个臭小子也不走,皇上有多久没出宫了?为了你们,特意来了侯府。”忠勇侯吹了吹胡子,“你哥哥离开了,你嫁出去了,忠勇侯府好不容易平静两日。你们一来,把人都招来了。”

  谢芳华闻言沉默了一下,“好吧,那我现在就和您说。”

  忠勇侯点点头。

  谢芳华道,“我想了想,觉得,您既然三年前就已经退下了,如今年事已高,也不理会朝政了。舅舅如今也卸甲归田,林溪哥哥目前也没有入朝的打算。您为了哥哥和我,已经多年没出府了,我如今已然大婚,哥哥短时间内去漠北,无法定亲,不如,您趁此机会,出去游历吧。”

  忠勇侯一愣。

  崔允也讶异,“华丫头,你让老侯爷出京?”

  “不只是让爷爷,还有舅舅和林溪哥哥。你们三人一起。”谢芳华道。

  崔允更是惊讶,看了谢林溪一眼,见他也微愣,他问道,“为何?在府中待的好好的。”

  “今年京城起了诸多事端,忠勇侯府又处在这么一个让人瞩目的位置。我觉得,不如爷爷外出走走,远离纷争。反正,谢氏已经分族分宗了,哥哥入朝为官已经为朝廷效力了。有了接班人。爷爷年纪大了,日日困在府中,也没多大趣味。舅舅常年戍边,只知漠北,不知天下有多少景色。林溪哥哥几乎从未出过京城百里吧?出去转转,有何不好?”谢芳华道。

  “你说得也有道理,可是我们都走了,谁来看家?”忠勇侯蹙眉。

  “我不是还在京城吗?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隔了两条街而已,又不远。”谢芳华看着他,“你在府中待了多少年没出去了,就不想出去转转?再说了,就算你们都不在,谁还会把忠勇侯偷走不成?”

  “这是你的意思?”忠勇侯看向秦铮,见他一直没说话,问道,“铮小子,也是你的意思?”

  秦铮笑了笑,“她刚刚醒来,未曾与我提起这桩事儿,不过,我觉得说得也有道理。”话落,他看了谢芳华一眼,“只是正因为爷爷年迈了,外出游历,多有不便。谁来照料?更何况,去哪里游历?总要有个方向。”

  谢芳华道,“听说南秦以东,过海之后,那边也有一片土地,人杰地灵,爷爷去过北齐,南秦各地以前也走过,不甚新鲜。不如就去东海,过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毕竟,年岁以大,垂垂老矣,多看看也不枉此生。”

  忠勇侯闻言动容,“只是传说过了东海,是有另外一片土地,难道是真的?”

  “爷爷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不去验证,哪里知道是否是真的。”谢芳华道。

  忠勇侯转头看向崔允。

  崔允也有些动容,“据说东海很大,很少有人去走动,我们真可以去?怎么去?”

  “坐船啊!”谢芳华道,“上好的铁皮制作的船,可以在海上航行,据说一个月,就可以到了。也不见得有多难。”

  “若真是能去东海,我倒也想去看看。”谢林溪也来了精神。

  忠勇侯捋着胡子,想了想,对谢芳华问,“你怎么突然有了这个想法?”

  谢芳华看了秦铮一眼,道,“他不让我多思多想,但是我怎么能忍得住?保住忠勇侯府一直以来是我的一块心病,如今哥哥去了漠北,我更要仔细地照看您。”顿了顿,她如实地道,“更甚至,无名山三位宗师未死,此回被我烧伤了一位,肯定会怀恨在心。爷爷若是外出游历,总好过一直待在忠勇侯府。”

  忠勇侯点点头。

  “若是忠勇侯府和谢氏不威胁皇权了,那么,皇上还会想方设法非要置忠勇侯府于死地吗?不见得吧。所以,不如忠勇侯府空下算了,爷爷避世吧。”谢芳华又道。

  忠勇侯府又思索片刻,抬头看秦铮,“你怎么想?”

  秦铮笑道,“外面天宽地广,我倒也想去看看。只是我们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出去了,爷爷先去替我们探探路也好。”

  忠勇侯又看向崔允和谢林溪。

  二人齐齐点头。

  忠勇侯对谢芳华道,“好,那就听你的。可是什么时候走?”

  “爷爷先将府中悄悄安置一下,别弄出动静,等我来安排吧。”谢芳华道。

  忠勇侯吹胡子,“你还要操神?”

  秦铮道,“我来安排吧。”

  “这算什么操神?只要忠勇侯府保住,爷爷、舅舅、哥哥、林溪哥哥等人平安,我以后就不会太操神费心了。”谢芳华转头对秦铮道,“你只管忙破案的事情,你放心,我为了你我一世相守,定然会照顾好自己身体,再不乱来。”

  秦铮闻言只能由她,“那好,就你来安排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章侯府避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