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落梅之红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抬眼去看秦铮,只见他脸色寡淡得看不出一丝情绪。|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的账号。

  皇上要退位?

  自古虽有帝王待太子能执政后便退位让出宝座,但数朝数代屈指可数。如今皇上竟然有了提前退位之心?为何?是他老了,掌控不住皇室隐卫了?还是觉得自己时日无多,想提前交给秦钰看看被他治理下的江山?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值得让人多方揣测的事情。

  英亲王闻言更是大惊,坐着的身子腾地站了起来,看着秦铮,“你说什么?”

  秦铮看了英亲王一眼,重复道,“皇叔说,待秦钰治水回来,他打算退位。”

  英亲王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英亲王妃也惊异,怀疑地问,“皇上当真如此说?”

  秦铮嗤笑一声,“我还说假话不成?他的确是这个意思。”

  “为何?”英亲王立即问。

  秦铮闲散地看了英亲王一眼,“父王,您活到现在,可觉得自己老了?有些事情力不从心了?”

  英亲王一愣,须臾,有些无力地点点头。

  “皇叔大约也如是想法。”秦铮道,“他坐在这个宝座上,也已经力不从心了。”

  英亲王闻言慢慢地坐回椅子上。

  英亲王妃看了英亲王一眼,叹了口气,“皇上退位可是大事儿,也不单单要皇上一人之言,朝武百官的谏言也是要听的。说是退位,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儿。”

  秦铮不语。

  英亲王妃又偏头看向谢芳华,温和地道,“你刚刚醒来,都说了不能操心劳神,还拖着你在这里说事儿。赶紧回去歇着吧。”

  “我不累。”谢芳华道。

  “铮儿气色不大好,你昏睡时,他定然寝食难安。你们都回去吧。”英亲王妃摆摆手,“俗话说:车道上前必有路。无论是因为两百年前的事情牵扯到了今天,还是因为你的身份之事,或者因为别的身份事儿,暂时都不必理会。好好养身体打紧。”

  谢芳华看向秦铮,见他气色的确不大好,她点点头,站起身。

  秦铮没有意义,伸手拉着谢芳华,不多耽搁,出了正院。

  二人离开正院,走得没了影。英亲王妃才对英亲王道,“若是皇上当真掌控不住皇室隐卫了,那么,皇室隐卫到底想要做什么?是夺了南秦江山?还是?”

  英亲王面色凝重,“当年,先皇和母后在世时,母后就私下对先皇提议过,将三座隐山封掉。但和南秦江山一起繁衍至今的隐山,如何说封就封?隐山和皇室隐卫被誉为南秦皇室的半壁江山壁垒。哪能轻易摘除?更何况,还有和南秦国力不相上下的北齐一直以来虎视眈眈。若是南秦江山失去壁垒,那么,北齐进犯,南秦危矣。”

  “可是如今呢?无名山被毁,三位宗师仍旧活着,可是再不听命于皇上。如今也许就是因为他们,才将京城内外搅得乌烟瘴气。”英亲王妃道,“再这样下去,不得控制话,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他们应该是冲着华丫头而来。”英亲王道,“暂且再观望数日,等太子回来吧!”

  英亲王妃点点头,叹了口气。

  秦铮和谢芳华出了正院,一路谁也没说话,携手回到了落梅居。

  二人刚到落梅居门口,白青和紫夜本来抱着树枝打秋千,见二人回来,立马蹭蹭地跑了过来,一个拽着秦铮的衣摆,一个拽着谢芳华的裙摆,呜呜出声。

  谢芳华蹲下身,伸手去摸白青。

  秦铮也蹲下身,伸手去摸紫夜。

  白狐和紫貂的脑袋不停地蹭二人的手,口中呜呜,像是被抛弃了很久的孩子,对二人哭诉。

  谢芳华看着两个小东西,忽然对秦铮说,“若是我们有了孩子,把他扔在家里,我们出门回来,他是不是也会这样?十分委屈?哭诉我们不该扔下他?”

  秦铮闻言转头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也偏头看着他,是不是?”

  秦铮点点头,“也许是。”

  谢芳华微笑,“秦铮,我们要个孩子吧。好不好?”

  秦铮看进她的眼底,里面似乎藏了一湖碧水,水面静谧,他伸手摸摸她的头,“你先把身子养好了。”

  谢芳华咬唇,伸手拽住他衣袖,“我身子没那么差,真的可以的。”

  秦铮不说话。

  谢芳华拽着他的衣袖紧了紧,“你的药,不要吃了好不好?”

  秦铮凝眉。

  谢芳华看着他,“我知道你吃了避子药,怕损伤我身体,让言宸给你开的药方子对不对?我起初是没发现,但是那日给你号脉,便察觉了。言宸医术虽然比我高明,但也不过一二分而已。我若是细查之下,也能发现。”

  秦铮抿唇。

  谢芳华靠近他,“秦铮,我想要一个我们的孩子,小小的人儿,眉眼像你,性情像你,任何地方都像你。”

  “那你呢?”秦铮看着她。

  谢芳华摇摇头,“我没有什么优点,不像我也罢。”

  秦铮忽然被气笑了,伸手一把将她拽起,看着她道,“你没什么优点,却让我非你不可。你若是有了优点,我岂不是更是受你折磨了?”

  谢芳华拽着他手臂摇晃,“行不行?”

  “不行!”秦铮摇头。

  谢芳华瞪眼,“为什么?你不想要一个我们的孩子?”

  秦铮不答话,拽着她往里屋走。

  谢芳华被他拽着走了两步,连问了两句,见他不打算理会答复的样子,气恼地挣脱他的手,“我已经说过了,我……”

  “你身体就算受得住,也不行。”秦铮回转身,目光端凝,“你说,这一世,定要与我相守到老。那么,你就听我的。如今还不是时候,不要胡来。”

  谢芳华抿唇,不吭声。

  秦铮伸手拽她。

  谢芳华气闷地打开。

  秦铮看着她的样子好笑,伸手指指自己,“我守着你寝食难安,如今你刚醒来,你倒是精神了,看看我,可还能看?”

  谢芳华见他眉眼疲惫,闻言气闷顿消,任他拽住手,进了里屋。

  房间内一如两人离开前的样子,整洁干净。

  秦铮看了一眼床铺,对她问,“天色还早,你是随我睡片刻,还是……”

  谢芳华立即道,“我陪你。”

  秦铮点头,扯了外衣,拽着她躺去了床上。

  帷幔落下,秦铮闭上眼睛,不多时,便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谢芳华躺在他身前,抬眼看他,果然是疲乏至极,这么片刻,竟然就睡着了。她静静地瞅着他,眼睛一寸也舍不得移开。

  过了片刻,她伸手用力地拧了自己的另一只手臂一下,痛得她轻轻地“咝”了一声。

  秦铮惊醒,立即问,“怎么了?”

  谢芳华连忙摇摇头,将手缩进衣袖里,“没事儿,你继续睡。”

  秦铮怀疑地看着她。

  谢芳华肯定地摇头,轻声道,“真的没事儿,你继续睡。”话落,见他不睡,她坐起身,起身下地,站在床前道,“我不困,我还是不吵你了。我去重新开两副药方,给我们煎药。”

  秦铮笑了一下,“得用的人多得是,哪里用得到你煎药?”

  “你也说了天色还早,我睡不着,你却疲乏,免得我吵你,煎药也是个事儿不是?消磨时间。”谢芳华伸手拍拍他,“你快睡,你睡着了,我再去。”

  秦铮点头,算是同意,又闭上了眼睛。

  不多时,他便又睡着了。

  谢芳华轻轻地转身,出了房门。

  侍画见谢芳华出门,立即迎上前,小声问,“小姐,您没歇着?”

  “他累了,歇下了,我刚醒来,不累。”谢芳华道,“我听说在忠勇侯府时吴良开了药方子给我?拿给我看看。”

  侍画点点头,连忙将药方子递给了她。

  谢芳华看了两眼,改动了两味药,递给她,“按照这个煎药。”

  侍画应声。

  “秦铮的药方子呢?”谢芳华又问。

  侍画连忙拿了出来,“也在奴婢这里,您虽然昏迷了,但是这两日,奴婢受您嘱咐,一直盯着小王爷用药的。”

  谢芳华点点头,拿过药方子,也改了两味药,“按照这个,服用七日。”

  侍画颔首。

  “走吧,我与你一起去小厨房。”谢芳华转身向小厨房走去。

  侍画喊来侍墨,吩咐她去取药换药,然后自己则跟在谢芳华身后,进了小厨房。

  此时不是做饭的时间,林七自然没在小厨房,小厨房内无人。

  谢芳华蹲下身生火炉,侍画洗刷煎药的药锅。不多时,侍墨将药取来,炉火生上,谢芳华坐在火炉前,打着蒲扇煎药。

  “其实奴婢来做这些就行了,小姐您该去歇着。”侍画。

  “我在房里也是吵他,不如出来找些事情做。”谢芳华看着火炉上咕咕冒泡的汤药,蒲扇忽然顿了一下,说,“侍墨去守着门,侍画将从平阳城取来的东西给我拿出来吧。”

  侍墨闻言连忙去门口守着。

  侍画立即从怀里掏出了一件由娟帕裹着的物事儿,递给谢芳华,悄声说,“这是按照玉灼给的地址,找到的。”

  谢芳华摊开娟帕,里面折叠着一块绢布,她缓缓打开绢布,里面记载着的字映在眼前。

  她看了一眼后,手一抖,绢布掉在了地上,身子晃了晃。

  “小姐?”侍画担忧地看着她。

  谢芳华怔怔地坐着,看着地上的绢布出神。

  “您怎么了?这狼兽记可有不妥之处?”侍画小声问。她总感觉,自从那日亲眼见到玉灼的驭狼术之后,小姐便神思反常。

  谢芳华不答话,目光似乎焦在了绢布上移不开。

  侍画不解,有些担忧地看着谢芳华,但也不敢再吵她。

  过了半响,谢芳华才慢慢地弯下身,手略微颤抖地拾起地上的娟帕,指尖去轻轻触摸绢布,在绢布上,有星星斑斑的血红,像是喷绘上面的梅花。她静静看了片刻,对侍画道,“你去将玉灼喊来。”

  侍画小声问,“小姐,您没事儿吧?”

  “没事儿。”谢芳华摇摇头。

  侍画转身去了。

  不多时,玉灼被喊了进来,他笑嘻嘻地看着谢芳华,“表嫂,你喊我?”

  谢芳华目光温和,笑容平常,对他招招手,“你过来,我且问你,这块绢布是秦铮给你时便是这样子吗?”

  玉灼疑惑地看了一眼,点头,“是啊,就是这样子。”

  “我说的是,这上面,怎么好像……染了血?”谢芳华问。

  玉灼挠挠头,“我也不知道。表哥给我时,便是这个样子。”顿了顿,他道,“是血吗?我一直以为这是故意绘的落梅居的梅花。”

  “你再回想一下,当时他可有说什么?”谢芳华沉默片刻,抖了抖娟帕。

  玉灼想了想,又用力地挠了挠脑袋,最后摇摇头,“是好几年前的事儿了,我不记得了。”话落,他疑惑地问,“表嫂,怎么了?你若是想知道什么,直接问表哥就好了嘛。他一定会告诉你的。”

  “是啊,他会告诉我的。”谢芳华忽然笑了,对他说,“我想学驭狼术,这个你既然学会了,送给我如何?我给你一本剑谱来交换。”

  玉灼立即问,“什么剑谱?”

  “若是学会了这本剑谱,两年后,飞雁不见得是你的对手。”谢芳华道。

  “换!”玉灼大喜。

  谢芳华转身对侍画道,“去将我嫁妆里收藏的那本清绝剑谱拿出来给玉灼。”

  “是!”侍画连忙去了。

  不多时,侍画拿来了那本剑谱,递给玉灼,玉灼高兴地捧着走了。

  谢芳华拿着那块绢布,又看了片刻,慢慢地将绢布收了起来,放入怀里。转头对侍画问,“你可去过法佛寺后山的碧天崖顶?”

  侍画摇摇头,“小姐,您可有事儿吩咐?”

  谢芳华沉默片刻,抿了抿唇,本来想吩咐什么,但犹豫之下,又改了口说,“派人去打探一下,外公离开南秦有些日子了,如今走到哪里了?再去给轻歌传信,让他立即安排,今夜就将爷爷、舅舅、林溪哥哥送出城。”

  “今夜?”侍画一怔。

  谢芳华颔首,目光落下火炉上,“同时给言宸传一封信去,请天机阁的天地老来一趟京城,就说我有要事需要他们。”

  侍画打量谢芳华神色,见她面容沉静,她立即点头,“是!”m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二章落梅之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