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临安疫情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皇后亲自前来找她,为何?

  谢芳华站起身,走到菱花镜前,拿出梳妆匣,抹了脂粉,在脸上轻轻上妆。

  侍画不解地站在谢芳华身后看着她。

  不过片刻,英亲王妃陪着皇后已经来到了门口,皇后脚步匆匆,似乎十分急切。

  英亲王妃的声音传来,“皇后,你匆匆而来,要见华丫头,到底所为何事儿?华丫头身体不好,昏迷刚醒来,状态不佳。”

  “王嫂,我确是有急事儿,待我见到絮妃,再与你与她细说,你先别急。”皇后一边走进,一边说。

  英亲王妃心下疑惑,只能住了口。

  谢芳华放下梳妆匣子,站起身,形似虚弱地看了站在她身后的侍画一眼。

  侍画睁大眼睛,她就站在秀身后,只看到她轻轻抹了一层粉,在面部揉按片刻,竟然转眼间就将自己弄得面色苍白,气色极差的样子,若不是亲眼所见,她真当秀大不场了。她连忙伸手扶,小声说,“秀?”

  “扶我出去!”谢芳华将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倚在侍画身上,虚弱地说。

  ,m.  侍画点头,心地扶着谢芳华向外走去。

  二人来到门口,也正巧皇后和英亲王妃一行人来到门口。

  帘幕打开,皇后一眼便看到了由婢女搀扶着迎出来的谢芳华,脸色苍白得跟鬼一般,若不是她长得极好,青天白日下,真真会吓死个人。她一惊,看着她,“絮妃?”

  “皇婶!”谢芳华虚弱地见礼。

  “你这是”皇后看着她。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我只是身体有些许不适,并无大碍。”然后,她示意侍画让开门口,“请皇婶和母妃进屋吧。”

  皇后转头看向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也愣了一下,不过转眼便明白了,她叹了口气,“我刚刚都与你说了,华丫头昏迷刚醒来,身体不适。先进屋再说吧。”

  皇后只能进了屋。

  来到画堂,三人落座,侍画、侍墨等人端茶倒水。

  谢芳华拿出娟帕,低低咳嗽了两声,虚弱地道,“我身体不适,未曾远迎,在皇婶面前失礼了。皇婶不要见怪。”

  “自家人,不必那么多礼,况且你身体不适,还顾忌那么多虚礼做什么?”皇后仔细打量谢芳华两眼,见她气色真是差极了,这么虚弱,的确像是刚昏迷醒来的样子。她叹了口气,“我是有事情找你。”

  谢芳华看着她,“早先皇叔派人来宣我进宫,我刚醒来,实在疲乏,无力进宫』想皇婶这么快就来了。可是有急事儿?不知道是什么事儿?这般急切?”

  “皇后,可是华丫头哪里有什么做得不妥?”皇后话中的意思是可是来问罪的?

  皇后执掌宫中多年,自然听明白了英亲王妃的意思,若是问罪,她定然不让。她曳,“皇嫂误会了,絮妃为了京城内外连番出现的案子奔波,累坏了自己,理当表彰,哪里还会问罪?皇上今日找她是另有别事儿,皇上身体也不好,忧急之下,出宫不得,只得我跑一趟了。”

  “哦?”英亲王妃纳闷,“别的什么事儿?”

  “刚刚不久前,皇上得到急报,临安大水后,似是发生了瘟疫。”皇后低声道,“太子怕引起百姓恐慌,造成动乱,暂且命人封锁了临安城,还未曾递消息给京中。”

  “什么?”谢芳华一惊,看着皇后。

  皇后对她颔首,忧心忡忡地道,“你知晓,皇上在太子身边安插了人,虽然太子还未传来加急奏折,但是消息第一时间却传回来了。皇上本来打算太子回京后,对他交付重任,退位登基。对太子寄予厚望。我身为太子嫡亲母后,如今只担心我儿子的安危。孙太医不久前被杀,京中太医院再无好太医,怕是前去也控制不走情。皇上商酌之下,派人来请你。你未进宫,只能我亲自来了。”

  谢芳华想起谢墨含在临安城,面色微变。

  英亲王妃立即道,“皇后,这可是真的?临安大水发水灾情重这我隐隐听闻,但是未曾听说临安闹瘟疫。”

  “说似是发生了瘟疫,这一次雨下得太大,南秦普遍发生涝情,唯临安尤重,不止是淹没良田,房舍倒塌,大水淹死了不少人。钰儿前去治水,虽然去得急去得快,极时地救助处理,但是也出了状况。”皇后说着,红了眼眶,“王嫂,皇上还有好几个儿子,可我只有钰儿啊。他虽然聪颖,但是对瘟疫却没有经验,若是出了事儿,我这个做母亲的,还怎么活。”

  英亲王妃闻言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没做声。

  皇后又道,“我听闻谢侯爷近日也被大水拦阻在了临安?”

  “那岂不是怜儿也在临安?”英亲王妃面色微变。

  谢芳华点点头,“得到消息,哥哥的确是被拦阻在了临安,但我还未曾得到消息说临安发生疫情。”顿了顿,她道,“皇婶暂勿恐慌,我哥哥临走前,太子将初迟送给了我哥哥,既然我哥哥在临安,那么初迟应该也在临安□迟公子医术极好,前一段时间京中各大府垡臣突发疾餐可看出他医术。太子未向京中加急奏折求助,想来临安情况没那么糟糕,暂且应该是在能控制的范围内。”

  皇后闻言面色稍松,“我担心钰儿硬撑着,这孩子性情虽然聪敏,但是骨子里过于硬气。”

  “是皇上要你来找华丫头的?意思是想要华丫头去临安一趟?因为她医术?”英亲王妃寻思片刻,看着皇后问。

  “是皇上得到消息后,觉得事关钰儿安危,而且临安距离京城不是太远,八百里地而已。若是真发生的瘟疫,还是不能过于张扬,以免走漏消息,造成南秦百姓恐慌。”皇后诚实地道,“皇上喊了我去,让我来见絮妃。毕竟絮妃医术有目共睹。而且谢侯爷也被困在临安。单不说太子安危,就看在谢侯爷安危上,絮妃也不会坐视不管。更何况还有怜儿,也在临安。”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你也看到了,华丫头这般身子,哪里能出得了京城?她若是这么出京,我又多担一份心。临安本就有那么多人在了,又怎么好让她去?瘟疫可不是闹着玩的。”

  “王嫂,可是初迟的医术到底是真有本事,还是流于表面,不能只靠那一次医效。万一这临安若真有瘟疫,咱们也不能不管啊。”皇后眼眶发湿,“我别无办法,只能来找皇嫂了。”

  “皇后也别忧急,钰儿虽然骨子里硬气,但是断然不是不知轻重之人。他是皇上培养的太子,未来江山的继承人。知道孰轻孰重。既然他未曾给京中递信,自然是事情还没眉目,临安还在控制之中。若是不能控制,他势必会寻求救援。”英亲王妃道,“暂且等等。”

  “话虽然这么说,可都是为人父母的,难道王嫂就不忧急怜儿?就算她不在你身边长大,但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啊!”皇后有些急。

  英亲王妃闻言脸色微沉,“皇后,怜儿是我生的,什么时候都是我的女儿,她的性命我自然忧急。但是,事情没到不可控制的时候,你身为一国之母,不要先乱了阵脚。”

  皇后一噎。

  英亲王妃又道,“况且,你和皇上可知无名山虽然被毁了,三位隐卫宗师可还活着的事儿?三日前,持奉宗师借由皇室隐卫,假传忠勇侯府老侯爷藏的消息,骗铮儿和华丫头回京,却在回京途中设阵拦截。再往前推两日,铮儿深夜前往丽云庵去救华丫头,也遭到了人拦截刺杀。”

  皇后大惊,“竟有这等事情?”

  英亲王妃点点头,“所以,隐卫传来的消息,如今还能可靠吗?有待定论。”

  皇后面色大变,“皇室隐卫一直以来终于皇室,这多少年了,深受倚重,怎么可能?”

  “正因为多少年来,过分倚靠,也许才致使人心不古。”英亲王妃叹了口气,“你想想,最近一段时间,京中内外接连出了这么多事儿,天下什么人有能列本事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搅动风云?这么多年来,南秦和北齐分庭抗礼,北齐有心插手,但也不能插得这么大。如今,若没有皇室隐卫搅动,断不能这么乱。”

  皇后脸色渐渐发白,“那这可怎么办?”

  “越是这等时候,越该稳重,不要自乱阵脚。”英亲王妃道,“你也在宫中待了多年了,王嫂今日给你一句忠告。你安安稳稳地待在宫中,不要掺和进这些事里来。秦钰长大了,已经能自己独立处理事情了,漠北转了一圈都回来了。他若是将来继承皇位,更要磨砺。你在宫中平安,他在外才能踏实做事儿。”

  皇后本来忧急的面色渐渐平缓,沉默片刻,有些惭愧地道,“在皇嫂面前,我向来是自愧弗如。”顿了顿,她低声道,“怪不得皇上这么多年一直念着你。”

  “胡言乱语!”英亲王妃低斥一声。

  皇后看着她,平静地道,“我的确不如你,这么多年,别人不敢说,但是我也有自知之明。先太后有眼光,为了王爷,生生斩断了皇上的情』能给他皇位,却给了他一位贤内助,由你牵制着皇上,让王爷一生无忧,王爷比皇上有福气。”

  “你今日这是怎么了?说话愈发没个样子,什么荤话都敢说了。”英亲王妃板下脸,“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你不脸红,我还脸红呢。行了,若没有别的事儿,你就起驾回宫吧。”

  皇后闻言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峙胳膊,虚弱没心力地坐在那里,气色愈发的差了。

  皇后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既然如此,我就先回宫了,对于临安的事儿,咱们先暂且等消息吧。絮妃自己通透医术,赶快将养好,万一临安真有瘟疫,这京中无好医者,怕是还要你去。”

  “皇婶说得是,我会好好将养的。”谢芳华点点头。

  皇后又看向英亲王妃,英亲王妃站起身,“我送皇后出府。”

  皇后点点头,二人一前一后出了落梅居。

  二人身影走远,谢芳华招来侍画,低声嘱咐,“去查查,看看临安是否真有不对劲,是否是瘟疫的前兆。另外再查查宫里皇上身边的情况。”

  “是。”侍画连忙去了。

  英亲王妃送走了皇后,又来到了落梅居。

  谢芳华已经将脸上的粉洗掉,坐着画堂里侍弄那盆仙客来。

  英亲王妃进来后,仔细打量她一眼,松了一口气,“刚刚初看你的样子,我也吓了一跳。”顿了顿,她压低声音,“你说这事儿,是否是皇室隐卫背后放出的假消息?故布疑阵?”

  谢芳华曳,“还不清楚,我已经让人去打探消息了。”

  英亲王妃揉揉眉心,“真是一日也不能消停。”

  谢芳华不言声,不置可否。

  “铮儿走时可说什么时候回来?”英亲王妃问。

  “说是晚上回来。”谢芳华道。

  “大水之后,若是处理不好,的确是会起瘟疫。若真是有瘟疫,对于如今的南秦京城来说,就是雪上加霜之事。希望这等事情不是真的,否则可真是性命攸关。”英亲王妃道。

  谢芳华点点头,低声说,“言宸跟随哥哥一起离开的,哥哥被困在临安,他应该也在临安。娘您放心吧,有言宸在,临安就算有瘟疫,也能控制。”

  “对了,我竟然忘记言宸公子了。”英亲王妃一喜,不过随即又担忧,“据说他的身份是北齐的小国舅,是玉贵妃的亲弟弟,是玉家的嫡子。这个身份若是”

  谢芳华肯定地曳,“就算他是北齐玉家的人,是小国舅,但是也不会视人命如草芥,不会眼见瘟疫蔓延而见死不救。既然我让他跟随哥哥一起离京,他只是我信得过的人。”

  英亲王妃点点头,“你信得过的人就好,这样我也能放宽些心,少担忧些怜儿这丫头。”

  “秦铮既然让哥哥带妹妹出京,哥哥自然会照看好她,您且放心。”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颔首。

  二人又闲聊片刻,侍画从外面走进来,看了一眼英亲王妃。

  谢芳华摆摆手,“娘不是外人,打探出来什么事情了?说吧。”

  “回秀,关于临安的情况,短时间内还没打探出什么来,但是京中的情况打探出来一些。皇上派人来宣您进宫之前,的确得到了一份皇室隐卫传回的急报,后来,您没进宫,吴公公回去禀了皇上后,皇上就派人去请了皇后。与皇后娘娘来此的说法属实。”侍画道。

  谢芳华点点头,“还有吗?”

  侍画点点头,“裕谦王刚刚不久前进了宫,如今在宫中面见皇上。”

  “裕谦王?”英亲王妃接过话,“他不是一直在找孙子吗?今日怎么进宫去见了皇上?所为何事儿?可打探到了?”

  侍画曳,“裕谦王和皇上在宫中密谈,支开了侍候的人。”

  “秦毅的孩子一直没找到,下落不明,据说从出事儿后,裕谦王府一直在找。”英亲王妃道,“从京中内外接连出现西山军营案、孙太医被杀案、韩大人被杀案、丽云庵案、大长公主被刺杀案等等事情,这件事儿反而忽视了。”英亲王妃道,“如今他进宫,不知事关何事儿?”

  “你去查查裕谦王府近来的情况。”谢芳华思索片刻,吩咐侍画。

  侍画应声,转身去了。

  “自从裕谦王妃进京,来了一趟英亲王府求我后,我再未见过她。”英亲王妃想了想道,“今日时辰还早得很,不如我去裕谦王府一趟,看看她。”

  谢芳华笑着点头,“娘此意甚好,咱们虽然帮了忙,但未曾帮着找到孩子,理当去看看。”

  “那你先歇着,我这就去裕谦王府一趟。”英亲王妃站起身,丢下一句话,出了房门。

  英亲王妃离开后,谢芳华转身回了房,身子懒洋洋地躺在软榻上,继续闭目养神。

  不多时,侍画回来,对谢芳华禀告,“秀,近来裕谦王府一直在四处找孩子,将裕谦王府带来京中的势力都发动了,除了进宫求皇上外,还找了很多家寻求帮助。我们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只是其中之一。他们还请了左右相府、永康侯府等和裕谦王有交往的各大府邸。这段时间各大府奂或多或少地帮着找孩子了。”

  谢芳华忽然眯起眼睛,对侍画问,“你说,裕谦王府这孩子丢得是否太及时了?”

  侍画一怔,“秀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裕谦王府丢了孩子之后,京中内外便出了一系列的案发事件。因为裕谦王府丢孩子,除了皇宫,英亲王府,忠勇侯府,还有京中各大府邸,或多或少都出动人帮忙了。这样一来,说明,京中内外各大势力,都不约而同有动作。也就造成了这次破案较难。寻不到蛛丝马迹,找出幕后主使人。”谢芳华道。

  侍画恍然,“似乎是这样。秀,您不说,奴婢还没看出来。”

  谢芳华面色微凝,“若不是刚刚巧让你探探宫中的动向,巧赶上裕谦王进宫,几乎是将裕谦王府给忘了。明里,裕谦王府因为丢了嫡子嫡孙,事关重大,四处查找孩子下落。这等大事儿,造成烟雾缭绕,让人很自然地觉得,有些事情,裕谦王府自顾不暇,该无力参与才是,应该置身事外,可是偏偏”

  “秀,您是说,京中近来的动作,有裕谦王府在背后密谋?”侍画小声说。

  “不是密谋,也是有推波助澜之嫌。”谢芳华冷下眼,“你去找玉灼,让他寻到秦铮,将此事知会秦铮一声。关于宫中的事情,就算是关起门来说话,我们查不到,不代表秦镩不到。他可是在宫中长大的。”

  “奴婢这就去。”侍画闻言连忙转身出了房门。

  不多时,玉灼便出了落梅居。

  谢芳华又闭目养神片刻,忽然对外面喊,“侍墨。”

  “秀。”侍墨应声走了进来。

  “你去查查最近李沐清在做什么?”谢芳华吩咐。

  “是。”侍墨转身去了。

  片刻后,侍墨回来禀告,“秀,自从那日从西山军营回来,右相府的李公子和絮爷一起去了一趟孙太医府和刑部,后来,您为了金燕郡主和燕肖主出京了。之后,得知您出了事儿,絮爷将手头的事儿丢给李公子了。这些日子,李公子没闲赋在家,而是彻查那些案子呢,不过,似乎没有收获。今日,絮爷在刑部,他在大理寺呢。”

  “李如碧呢?”谢芳华又问。

  “李秀自从宫中回府,便闭门不出,再未路面,和右相夫人一起礼佛呢。”侍墨道。

  谢芳华点点头,对她摆摆手。

  侍墨退出了房间。

  半个时辰后,玉灼从外面回了府,来到窗下禀告,小声说,“表嫂,我见到了表哥,他说知晓了。让您好好养着,别操心。”

  谢芳华“嗯”了一声,“只说这些?再没说别的。”

  玉灼挠挠脑袋,“他正在忙,听我说了之后,只点点头说知道了,再没说别的。”

  谢芳华不再言声。

  玉灼离开了窗前,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又过一个时辰,英亲王妃从外面回来,匆匆进了落梅居,见到谢芳华后,她脸色极差地道,“裕谦王妃不对劲,丢了孩子没找到,身为祖母,是否该茶饭不思,日渐消瘦?还有心学插花吗?可是我去时,正巧赶上裕谦王妃在学插花。有这等闲心,若不是她丢了孙子没心没肺,冷血无情,那么就是裕谦王府丢孩子是假的,孩子根本就没丢,不知道背后有什么阴谋。”.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四章临安疫情》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