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誓死不娶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我不准!”

  秦铮看着谢芳华出了房门,珠帘随着她走出轻轻作响,他大喊。

  谢芳华仿佛没听到,头也不回,出了画堂,来到门口,轻喊,“侍画!”

  “小姐!”侍画应声出现。

  “都准备好了吗?”谢芳华问。

  侍画向里面看了一眼,慢慢地点了点头。

  “既然准备好了,现在就启程!”谢芳华说着,迈出了门槛。

  “小姐,您和小王爷……”侍画抬步跟上她,担忧地轻声问。

  刚刚屋里的动静,她隐隐听到了些。

  “他会给我一封休书。”谢芳华声音微凉,“以后,我们再没关系,除了必要的事情,不要在我面前提他。”

  侍画面一变,脱口惊呼,“小姐?”

  谢芳华不再说话,似乎一刻也不想留,脚步匆匆地出了落梅居。

  她走到落梅居门口时,秦铮又大喊了一声,有些撕心裂肺,“谢芳华,你给我站住。”

  谢芳华回头看了一眼,轻轻抬手,一缕淡青的烟雾顺着窗子飘进了房间。

  秦铮的声音堪堪噎在喉咙里,再也发不出。他拼命挣扎,可是无论他如何用力,武功丝毫用处不抵,那一缕细细的青烟,将他捆住,动弹不得。

  他一时急红了眼,气火攻心,身子“砰”地一声,栽到了地上。

  他倒下的身子恰巧撞到了桌椅,桌椅也随之被打翻,发出剧烈的声响。

  侍画吓了一跳,立即道,“小姐,小王爷他……”

  谢芳华面无表情,转身出了落梅居。

  侍画还想再说,但见谢芳华拿定了注意,她回身看向身后跟着的侍墨等人。侍墨对她摇摇头,示意她听小姐的,她只能住了口,跟随谢芳华,匆匆出了落梅居。

  玉灼和林七闻声跑出来,便看到了谢芳华离开的身影,二人对看一眼,感觉不对劲,连忙向正屋跑去。

  来到正屋,只见桌子打翻,秦铮人事不省地倒在地上。

  二人连忙上前,一个喊“表哥”,一个喊“小王爷”,喊了半响,依然无声无息。

  “你先守着表哥,我去追表嫂。”玉灼对林七吩咐了一句,匆匆跑出了房门。

  他追出落梅居,追到忠勇侯府门口,追到了正要上马的谢芳华,气喘吁吁地拦在她马前,“表嫂,我表哥栽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省。你……你们……”

  谢芳华看着他,语气平静,“他只是暂且昏过去了,应该出不了大事儿,你若是不放心,可以去太医院请太医过府给他看。”

  “表嫂,那你……你这是要去哪里?”玉灼虽然年纪小,但是也觉得这样的情况不妙。

  “我要赶去临安城。”谢芳华翻身上马,端坐在马上,扫了一眼英亲王府的朱红大门和烫金牌匾,对他道,“你既然来了,正好帮我给王妃传句话。就说,我与秦铮,情深缘浅,能做她几日的儿媳妇儿,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皇上的休书圣旨很快会下达英亲王府,休书圣旨一旦下达,请王妃不必阻拦,我心意已决。”

  玉灼一听,吓得脸都白了,“休……休书?”

  谢芳华不再多言,双腿一夹马腹,身下坐骑四蹄扬起,离开了英亲王府门口。

  侍画、侍墨、品竹、品萱等八人一人一骑,跟随在她身后。

  沿街想起一连串的马蹄声,踏踏作响,在傍晚的夜里,分外清晰。

  玉灼大喊了一声“表嫂”,可是谢芳华头也不回,转眼就离开了这一条街道,马蹄声向城门方向远去,他顿时手足无措,焦急地抓住一名守门的人喊,“快去请太医。”

  那人也知道发生了大事儿,连忙点头,向太医院跑去。

  玉灼撒腿就往正院跑去。

  落梅居和英亲王府大门口随着谢芳华离开闹出了动静,正院内的英亲王和英亲王妃自然得到了消息,本来打算歇下的二人匆匆起身,出了房门。

  英亲王妃打开门,喊春兰,“快去问问,出了什么事儿?”

  春兰应声,刚走几步,便见玉灼气喘吁吁跑着来到了正院,见到英亲王妃,立即喊,“王妃,快去看看,不好了。”

  “怎么不好了?你慢慢说。”英亲王妃立即问。

  玉灼喘了口气,连忙将秦铮晕倒在房间,他追出去,谢芳华让他传的那一番话叙述了一遍。

  英亲王妃听罢,身子晃了晃,脸发白,“什么?皇上会下旨给休书?这是为何?华丫头……她真这样说?出了什么事儿?”

  玉灼摇摇头,他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只说,“我和林七在院外,隐约听到屋内表哥和表嫂不知因何事起了争执,之后表哥晕厥,表嫂带着她的婢女离开了。”

  “快,命人去追华丫头!”英亲王妃立即道。

  “王妃,奴婢觉得,还是先把小王爷救醒,问问情况。小王爷都没拦住小王妃,我们派何人去拦?难道王妃亲自去追不成?”春兰也惊了一跳,听说秦铮晕厥了,她自小看着秦铮长大,自然心疼,连忙说。

  “我去追也无不可!”英亲王妃提着裙摆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急声道,“备马,我去追。”

  英亲王随后跟了出来,一把拽住英亲王妃,“你先别急,春兰说得对,先救醒了秦铮,看看什么情况再说。”

  “王爷,华丫头喜欢铮儿,我身为女人,体会得深。铮儿射了她三箭,她还执意要嫁给他。这份爱重,普天下,试问有哪个女子能做到?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儿,她今日一直好好的,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样一番话离开的。”英亲王妃打开英亲王的手,“你在府中,赶紧找太医,救醒铮儿。我带着人去追华丫头,再晚的话,她出了城,如此黑天,万一出什么事儿可怎么办?”

  “还是本王去追。”英亲王闻言,立即道。

  “华丫头与我贴心,你追去,她就算有事儿,也不会与你说。还是我去。”英亲王妃说着,匆匆出了正院,同时吩咐人,“快备马,将马厩里最快的那匹冬青牵出来。”

  “是!”喜顺闻声赶来,连忙去了。

  春兰是英亲王妃的贴身侍候之人,见王妃执意要追去,她也连忙跟了出去,同时嘱咐英亲王,“王爷,您现在赶快去落梅居,小王爷身体也一直不好,您问清楚事情就好,可千万别对小王爷发火。”

  “本王知道了,你照顾好王妃!”英亲王摆摆手。

  春兰点头,连忙去了。

  不多时,英亲王妃骑最快的马出了府门,府中一队府兵跟在她身后随扈,向城门追去。

  英亲王府的动静闹得太大,没多少时间,各个府邸便得到了消息。

  一时间很多人都疑惑不解,不知道英亲王府出了什么事儿,谢芳华和秦铮出了什么事儿?

  太医不多时便被请来了英亲王府,进了大门后,连片刻**的功夫都不容,便被急急地拽去了落梅居。

  林七此时已经将秦铮放在了床上,见英亲王和太医前后脚来到,他白着脸让开床前,“无论我怎么喊小王爷,小王爷就是不醒来。”

  “太医快给他看看。”英亲王道。

  这名太医今日在太医院当值,医术没有孙太医好,但也不错,随着孙太医虚心好学,孙太医死后,他的事情多了起来。宫里的皇上娘娘问诊,都轮到了他。他更是小心谨慎。如今见秦铮昏迷不醒,他连忙上前为他把脉。

  片刻后,他长舒了一口气,对英亲王拱手,“回王爷,小王爷这是急火攻心之症,导致一时昏迷,內腹呕血,有些损伤,并无大碍。”

  英亲王松了一口气,“他何时会醒来?”

  这名太医道,“扎一针便可苏醒。就看王爷的了,若是王爷不急,想要小王爷慢慢醒,两三个时辰之后,他应该会自己醒来。若是王爷着急,那么下官扎一针,一炷香功夫,小王爷就可醒来。”

  “那你就扎一针,让他快些醒来。”英亲王道。

  那太医点点头,拿过药箱,取出针,在秦铮的**道上施针。

  “这针对他身体,无损伤?”英亲王问。

  那太医摇摇头,“无损伤,王爷大可放心。”顿了顿,又道,“不过臣给小王爷号脉,他身体内伤未愈,又添气血心伤,这形势不太好。一定要爱惜身体,好好调养,切不可疏忽大意,否则落下努劳之症,就是大害啊。”

  英亲王闻言颔首,脸不大好。

  林七在一旁听着,大气也不敢出。

  一炷香后,秦铮果然醒来,睁开了眼睛。

  “醒了,小王爷醒了。”太医拔掉他**道上的针,对秦铮道,“小王爷有哪里感觉不适?”

  秦铮刚睁开的眼睛清亮,扫了一眼,看到英亲王、太医、林七,以及屋地上倒翻的桌椅,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一瞬间眸光灰了,像是蒙上了一层灰暗的云。

  “想来没有不适了,劳烦你了。”英亲王对太医道。

  那名太医也知道想必是英亲王府发生了什么事儿,所以,秦铮才气急攻心昏倒,知道既然救醒了人,再待下去多有不便,便顺势告辞,“不劳烦,下官告辞了。”

  “林七,送太医出府!厚赏。”英亲王对林七吩咐。

  林七应了一声,连忙拿了重金,送太医出府,那太医推辞一番,收下了,出了落梅居。

  屋中只剩下英亲王和秦铮时,英亲王看着秦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华丫头为何急急出府,夜晚离京?”

  秦铮一言不发。

  英亲王薄怒,“你到底做了什么?上一次,你射她三箭,如今又做了什么伤了她的心?既然辛苦筹谋娶了回来,为何不好好爱重她?”

  秦铮闭上眼睛,不吭声。

  “你倒是说话啊!”英亲王看着他这样子,又急又恼,“你娘已经追出去了,她骑的是冬青,不知是否能追上。”

  秦铮仍旧一言不发。

  英亲王盯着他又问了几句,他依旧不开口,拿他没法子,只恼怒地道,“你也不小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偏生要折腾成这个样子?你们大婚,何其不易,早先不是好好的吗?如今这又是做什么?”

  秦铮忽然咳嗽一声,身子一偏,一口血吐到了床沿。

  英亲王大惊,喊了一声,“秦铮。”

  秦铮慢慢睁开眼睛,眼中全不见光亮,灰蒙蒙一片,他抬眼看英亲王,哑着嗓子说,“爹,我誓死不娶李如碧。”

  英亲王看着他喷出一大口血,将床沿、地面都染红了。听到他的话,他顿时惊异不已,“你……你说什么?李如碧?右相府的小姐?她怎么了?”

  秦铮看着他,有重复了一遍,“我誓死不娶李如碧。”

  英亲王有些糊涂,“这关李如碧的事儿?是谁让你娶她?她……不是许给秦钰了吗?难道这中间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秦铮又道,“我誓死不娶李如碧。”

  英亲王看着他,从来不曾见过他这个样子,哪怕是射了谢芳华三箭,他把自己关在屋子内,也只是昏迷不醒,醒来后,整个人冷一些沉寂一些罢了。自小这个儿子性情就与常人不同,不羁世俗,肆意张扬,可是如此这般,他是真的没见过。

  他整个人气息灰暗,似乎被抽干了精神,有些脆弱。让他这个做父亲的,有心想要对他责备发怒,却再也说不出口。

  他叹息一声,软了口气,“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是皇上?还是太子?或者还是什么人?”

  秦铮目光寻不到安放的焦点,灰蒙蒙一片,不答英亲王的话。

  英亲王站在床前,看着他的模样,干着急。

  过了片刻,外面忽然传来一声高喊,“圣旨到!”

  英亲王一惊,黑天半夜,这时候竟然来了圣旨?他转头看秦铮。

  秦铮忽然想起了什么,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跳下床,抬步向外走去。

  “铮儿!”英亲王喊了一声。

  秦铮脚步不停,头也不回,转眼便冲出了房门,出了落梅居。

  英亲王只能随后急急跟出。

  夜风出来,吹乱了秦铮的头发,吹干了他嘴角和胸前的鲜血。

  他冲到大门口,果然见吴权拿着圣旨站在那里。

  吴权乍一见到秦铮,吓了一跳,怀疑看花了眼,“小王爷?”

  秦铮脸森寒,难看得吓人,死死地盯着他手里的圣旨问,“什么圣旨?”

  吴权看他的样子,似乎眼光都能吃人,他后退了一步,呐呐为难地说,“是皇上……给您的圣旨。”

  “拿来我看!”秦铮伸手找他拿。

  “小王爷,圣旨……还没宣读。”吴权手有些发颤。

  “给我!”秦铮一把扯过圣旨。

  吴权只能将圣旨给了他,同时退了数步,距离他远了些。

  秦铮拿过圣旨,快速地打开,看了一遍后,猛地抬头,看着吴权,声音冻死人的寒意,“这真是皇叔下的圣旨?”

  “回小王爷,这真是皇上下的圣旨。”吴权见英亲王随后赶来了,像是看到了救醒,苦着脸转移话题,“王爷,您……进来身体可好?”

  英亲王走上前,尽量心平气和,对吴权问,“吴公公,是什么圣旨?这么晚送过来?”

  吴权看了秦铮一眼,一时不敢接话。

  秦铮勃然大怒,“皇叔当圣旨是什么?这么昏庸无道?朝令夕改。他说赐婚,下一道圣旨,便赐婚了。他说让谁休妻,下一道圣旨便休妻了?就算是君王,天下哪有这般道理?我看皇叔是病得不轻。”

  英亲王大惊,立即上前一步,去看秦铮手里的圣旨,“什么?这是休妻的圣旨?”

  秦铮不等英亲王看,抬手就将圣旨撕了个粉碎,然后,他大喊,“来人,牵马来。”

  英亲王面大变,“铮儿,你要干什么?”

  秦铮脸如冰,吐出两个字,“进宫。”

  英亲王看着他要杀人的样子,知道阻拦不住,立即喊,“来人,也给本王牵一匹马来。”

  有人立即应声去了。

  吴权小心翼翼地看着二人,“小王爷和王爷……要进宫?”

  秦铮目光凌厉地瞅了他一眼,忽然抬手,猛地拍出一掌。

  吴权的身子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秦铮的掌风拍出了老远,“砰”地一声,撞到了墙上,顿时大口吐了一口鲜血,当即昏死了过去。

  跟随吴权一起来宣旨的小太监人人吓得失,腿都软了,噗通噗通地跪在了地上。

  这时,有人牵来马。

  秦铮看也不看那几名小太监一眼,翻身上马,马匹四蹄扬起,扒开蹄子,向皇宫而去。

  英亲王随后上了马,但没他快,生生被他落下了大半条街。

  英亲王府和皇宫前后两番动静,使得整个京城一时间如炸开了的沸水。

  消息如滚雪球一样地滚开来,整个南秦京城各大府邸的人都震惊了。

  --╯蓝√√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六章誓死不娶》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