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昭告天下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纵马来到宫门,宫门紧闭,已经落匙。

  “开宫门!”他勒住马缰绳,对宫门守门的人高喊。

  守卫宫门的人从宫墙上探出头,看了一眼秦铮,他森寒的脸色即便在夜里,也极其醒目,周身气息冷冽如出销的剑,他顿时吓了一跳,身子缩了回去,禀告侍卫统领。

  “开宫门!”秦铮又大喝。

  不多时,守卫宫门侍卫统领从宫墙上探出头,连忙道,“回小王爷,宫里已经落匙,皇上刚刚下了旨意。未来三日里,免早朝,宫门不开,文武百官,休假三日。”

  “什么?”秦铮眯起眼睛。

  那侍卫统领道,“未来三日里,皇上闭宫门,不见任何人。”

  秦铮脸色顿时如碎了霜雪,“为何?”

  “皇上身体不适。”侍卫统领道,“小王爷若是有什么事情,可交由在下传达。”

  秦铮冷笑一声,“皇叔身体不适吗?身体不适还有闲心管别人家的闲事儿?还有闲心下休书圣旨?”他说着,忽然拿过马前的弓箭,拉弓搭箭,对着那侍卫统领冷声警告,“开宫门,否则你就以身抵皇命吧!”

  那侍卫统领面色大变,骇然地看着秦铮,“小王爷,自古皇宫乃天子重地,就算您贵为小王爷,自小在宫里长大,也不能乱了君臣之道。在下死不足惜,可是小王爷难道要背上谋反的骂名?”

  “谋反?”秦铮眯起眼睛,忽然手中的箭如离弦一般,射了出去。

  “嗤”地一声,箭射中了宫墙上那侍卫统领的左胸,那侍卫统领应声倒下。

  宫墙上的侍卫顿时各个骇然,惊惶地看着秦铮。

  “给你们半盏茶的时间,立即开宫门,否则,我不介意今天背上藐视皇权,血染宫门的罪名。”秦铮冷冽地道。

  “小王爷,一……一盏茶,这就去禀告皇上。”副统领颤着音说完一句话,立即下了宫墙,匆匆向皇帝的寝宫疾奔而去。

  守卫宫墙的人,这些年,换了一批又一批,但是没有人敢得罪秦铮。秦铮历来是想进宫就进宫,想出宫就出宫,皇宫对别人来说,是威严的胜地,但是对他来说,就跟他家一样。皇权的威严在他的眼里,从小到大,视如粪土。

  任何人都不怀疑,秦铮今日这般形态,说血染宫门,就一定会血染宫门。

  以秦铮的射箭,若不是有心留了侍卫统领一命,他的箭射中的就不是左胸,而是心口了。

  不多时,英亲王纵马追来,见秦铮阴沉森寒着脸站在宫门口,他喊了一声,“秦铮。”

  秦铮偏头看了英亲王一眼,没说话。

  “宫门既然落匙了,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吧!”英亲王看着秦铮的样子,生怕他做出轰动的大事儿来。

  “宫门要闭三日,我可等不了三日。”秦铮冷声道。

  英亲王惊异,“宫门要闭三日?为何?”

  “这就要问皇叔了,据说他亲自下的旨意。”秦铮语气凉寒,“身体不适,还能下休书圣旨。我倒要看看,皇叔的身体到底不适到什么地步了?这般的昏聩无道。”

  “铮儿!”英亲王闻言低喝,“祸从口出,不可如此说皇上。”

  秦铮冷笑,“他既然做了,怕别人说?我不但要说,若是他今日不开宫门见我,我就血洗宫门!”

  英亲王闻言大骇,脸都白了,催马上前一步,急急地道,“不可如此!”

  秦铮抿唇,不再说话,一副打定主意的样子,面色冷如冰封。

  英亲王一心心里发急,对宫墙上的护卫道,“本王要见皇上,快去通报!”

  “回王爷,已经去通报了。”有侍卫连忙答,“您和……小王爷稍等片刻。”

  英亲王闻言收回视线,对秦铮道,“你先冷静一下,这中间怕是有什么事情,皇上才如此。否则,他亲自下了赐婚圣旨,不是一道,而是两道。本就令人惊异,如今你们大婚才几日,他又这般下旨休妻,实在是为儿戏之谈,传扬出去,惊世骇俗。若是载入史册,后世评说,实在不可预料。皇上一直在意史记君评。”

  秦铮冷着脸不说话。

  英亲王见他虽然不语,应该是多少听进去一些,遂不再言语。

  一盏茶后,有人高喊,“皇上吩咐,打开宫门,请王爷和小王爷进宫。”

  圣旨这般一下达,宫门口的侍卫齐齐松了一口气,如逃过了一劫般,连忙打开宫门。

  随着宫门打开,秦铮也不下马,径直策马冲进了宫门。

  英亲王大惊,刚要阻拦,秦铮已经进去了,他怕自己下马反而赶不及阻拦他,无奈之下,也只能跟着策马冲进了宫门。

  秦铮径直来到皇帝寝宫,翻身下马,扔了马缰绳,对守卫在宫门口的人冷着脸问,“皇叔呢?可在殿内?”

  “回小王爷,皇上在殿内。”有一人立即道。

  秦铮大踏步冲了进去,并无人拦阻。

  来到寝殿,里面一股浓郁的药味,皇帝靠着靠枕半躺在明黄的帐子内,见秦铮来了,他看了他一眼,面色发沉,“你非要闯宫门见朕,可是为了圣旨之事?”

  秦铮站在窗前,冷着脸看着他,“是谁圣旨说过让我今生不准休妻的?可是才几日?您就下圣旨休妻了,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

  皇帝冷哼一声,斜眼看着他,面色隐隐怒意,“你还问我是怎么回事儿?为何不问问你自己?你自己做了什么?让休书之事拿到朕面前来?逼着朕下旨了休书的旨意?”

  秦铮眯着眼睛,“谁能逼迫得了您?您不是九五之尊吗?圣旨当儿戏地一玩再玩。”

  “谁逼迫得了朕?”皇帝恼怒地一拍床板,“如今朕这个皇帝,坐的还不窝囊吗?朕是九五之尊吗?如今就是这牢笼里待宰的羔羊。谁想威胁朕,都能威胁得了。朕的金口玉言,有谁当真?你当真吗?你若是听命的话,就不会今日不顾朕下旨关闭宫门,不惜血洗宫门,硬闯了。”

  秦铮脸色阴沉,“那您告诉我,谁逼迫了您?”

  “还有谁?当然是你的好媳妇儿!”皇帝又猛地拍了一下床板,将龙床拍得铛铛直响,大怒懂啊,“你还来找朕问责?你怎么不问问她?她做了什么?”

  秦铮看着他,身子震了一下,“她……做了什么?”

  “她派人闯入皇宫,告诉朕一句话。让朕立即给她一封休书圣旨,下达英亲王府。若是朕不下达,她就动用谢氏所有势力,切断南秦一切经脉给予。从粮草到商铺、从京城到南秦各地。谢氏的所有货源经脉一旦切断。你可知道是什么后果?如今大雨刚停几日,南秦大半地方都受了灾情。尤其是临安有了瘟疫,若是这时候经脉供应一旦断裂,无异于雪上加霜。那么,南秦上下,可想而知会到什么地步!”皇帝怒道。

  “她……竟然这样?”秦铮有些不敢置信。

  “你还不相信吗?”皇帝额头青筋直跳,“她还说了,与其让别人毁了南秦江山,以谢氏不忠来做引子,使得谢氏一退再退无处容身,被动挨打,无妄之灾落其身,以至灭门株连九族,背负千载不臣罪名,含冤难辨。那么,不如就真正坐实了,也免得被冤屈至死。反正她是女子,她不在乎天下是谁家的,她只在乎忠勇侯府和她至亲之人的性命。”

  秦铮薄唇紧紧抿起。

  “她这样决绝,你让朕如何不下旨?”皇帝恼怒地道,“难道你要朕看着南秦江山在朕手里这样覆灭?难道就任由她真的切断南秦所有经济命脉?那样的话,整个南秦动荡,百姓惶恐,朕还没闭眼睛,这江山就乱了。”

  秦铮身子震了震。

  “朕不知道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朕知道,她决心之大,不惜以南秦江山威胁朕,是拿定主意朕一定会下旨受她掣肘了。”皇帝沉着脸看着他,“你竟然还跑来威胁朕?你以为朕愿意下旨不成?”

  秦铮目光渐渐泛起血红,本来一腔怒气,此时却像是泄了所有力气,身子踉跄两下,几乎站立不稳。

  皇帝看着他的样子,怒气不减,“朕真是小看谢芳华了!忠勇侯府如今人去楼空,她如今也离开京城了是不是?忠勇侯府要造反吗?”

  秦铮一声不吭。

  皇帝还想再说什么,忽然一口气岔了道,猛地咳嗽起来,片刻后,明黄娟帕上涂满了血迹。

  秦铮看着他,皇帝这些日子愈发的瘦了,这般模样,像是个垂垂老矣的老头,明黄娟帕上的血迹极其醒目刺目。

  皇帝止了咳嗽,也不避讳秦铮,将娟帕扔进了香炉内,不多时,便焚烧出了烟,有些呛人。

  他又咳嗽起来,这会儿有些压抑,没再咳出血。

  秦铮看了一眼香炉,眼中的灰色又重了些,“她派来的是什么人?在哪里?”

  “不知道是什么人!不知道在哪里!”皇帝道。

  “这皇宫是您的地盘,连什么人也看不出?也留不住?”秦铮看着他。

  皇帝又大怒,扯过床头的枕头对他砸了过去,同时额头青筋直跳,“这皇宫是朕的地盘没错,但那是以前,以前!朕若是能知道是什么人,能留住那人,早就将他五马分尸了!还容得你来问。”

  秦铮没躲开,枕头着着实实地砸在了他的身上,他身子晃了晃。

  “你给朕滚!朕不想再看到你!”皇帝对他挥挥手。

  秦铮站着不动。

  “你不走还要做什么?朕已经没什么再能告诉你的了。”皇帝恼怒。

  秦铮沉默片刻,冷声道,“我知道皇室有一份三座隐山隐卫的卷宗,凡是入隐山,成为隐卫,都是登记在册的。如今您既然有心无力,觉得自己是笼中任人宰割的羔羊了,反正藏着掖着那份卷宗也无用了,不如就给我吧!”

  “什么?”皇帝拔高声音,“你要隐山隐卫的卷宗?”

  秦铮点头。

  “不行!”皇帝断然拒绝。

  秦铮冷冽地道,“皇叔,若你不想南秦江山真正大乱,那么就将这份卷宗给我。”

  “若是朕不给你这份卷宗,南秦江山就大乱了?”皇帝怒不可遏。

  “临安瘟疫,秦钰在临安脱不开身,京城如今只我和秦倾在,秦倾少不更事,您应该清楚他挑不起大梁。若是我此时离开京城,再不管朝事,您当知道京中会乱成什么样子。”秦铮语气沉冷,“京中连番案子未结,孙太医、韩大人、连番被杀,从朝中到军中到百姓人心惶惶。您如今有心无力。若是我撤手不管。您清楚后果?京中乱,南秦江山必乱。皇室隐山隐卫已经是一颗毒瘤,若是您还看不清形势,留在手中,舍不得。那么,难道真要覆灭您才有颜面去九泉见秦氏列祖列宗?”

  皇帝看着秦铮怒目而视,却也没反驳。

  秦铮等着他做决定。

  过了片刻,皇帝收起怒意,沉声问,“你和谢芳华不是好好的吗?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这是我们自己的私事儿!”秦铮道。

  “你们的私事儿?”皇帝哼了一声,一拍床板,“你们的私事儿都已经牵连南秦江山了!还是私事儿?”

  秦铮抿唇,“那也是私事儿!”

  皇帝看着他,“看你的样子,是不想休了她?但是朕既然休书以下,断然不能再收回,已经通令各地州县,张贴告示,昭示天下了。”

  “您竟然昭示天下?”秦铮面色大寒。

  “这是谢芳华的要求!”皇帝冷笑一声,“她说若是看不见告示,那么,等同于没下圣旨,那么,她一样切断南秦经脉。”

  秦铮脸色发白。

  “告示在今夜间,都会张贴了出去!所以,不出明日,南秦上下,甚至北齐,怕是都会知道,你秦铮休了谢芳华。但是,是朕下的圣旨。天下没人知道是谢芳华自愿决绝被休。只会揣测朕如何!”皇帝又隐隐泛起怒意,“谢芳华似乎对朕厌恶到了极点,知道朕最看重南秦江山,看重史记后世评说,她偏偏用这招,后世史官,指不定如何评写朕出尔反尔,反复无常,朝令夕改,拿圣旨做荒唐事儿。”

  秦铮不说话。

  皇帝慢慢压下怒意,冷笑地看着秦铮,“你这小子,自小嚣张狂傲,肆意而为。这些年,南秦上下,论不羁世俗,横行无忌上,你认第一,没人敢认第二。但,那是以前。如今的谢芳华,你看看,她可嚣张?她可肆意?她可狂傲?她可横行?哪一点都能踩到你的头上!朕本来以为,直到闭上眼睛,这一辈子也看不到有人能压制住你了。没想到还真是出来个她,真是出人意料之外!”

  秦铮紧紧地抿着唇,脸色异常地白,不接话。

  皇帝哼了一声,口气温和些,“若不是朕自小看着你长大,知道你对皇权无心,就算是京城乱,也断然不会将隐山隐卫的卷宗给你。”话落,补充道,“不过你要起誓,朕将这卷宗给你之后,只准你一人阅目。不能第二人传看。你可能做到。”

  “能!”秦铮当即起誓。

  皇帝待他起誓后,在身下的床板处敲了敲,过了一会儿,从里面滑出一块黑色的令牌,他递给秦铮,“这是皇室隐卫的密令,朕如今也不知还能调动多少隐卫。但是皇陵的一支暗卫,是先皇留下的。应该可以调遣。朕暂且也交给你。你拿着这个,前去皇陵。开启皇陵后,先皇牌位下暗格里,放着隐山隐卫历代历年的卷宗。”

  秦铮看了皇上一眼,伸手接过。

  皇帝对他摆摆手,“王兄可跟随你进宫来了?是否在殿外?你出去后,让王兄进来。”

  秦铮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出了皇帝寝殿,果然见英亲王在寝殿外,见他出来,英亲王立即上前,压低声音问,“你没将皇上怎样吧?”

  秦铮见英亲王鬓角已经有了白发,但比之寝殿内那位小他几岁的弟弟,还是要年轻许多。皇位果然是一把杀人的刀。英亲王虽然辅助南秦江山,也操心劳力,但到底不如坐在皇位的人来得忧心大。他一时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摇摇头,“没有。”

  英亲王大松了一口气。

  “皇叔请您进去叙话!”秦铮又说了一句,抬步向宫外走去。

  “你要去哪里?”英亲王立即问。

  秦铮脚步顿了一下,说,“回府!”(..)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七章昭告天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