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再见必杀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出了寝殿,未等英亲王,纵马出了皇宫。<>

  守卫宫门的一众禁卫军没听到皇上寝宫内传来动静,彻底地松了一口气。在他们的心里,宁可得罪鬼怪,也不能得罪秦铮,这就是一尊瘟神,射侍卫统领的那一箭,侍卫统领只能生生挨着,白受了,没人给他做主。

  出了皇宫后,秦铮并没有去皇陵,而是径直回英亲王府。

  半途中,一匹马从斜侧窜出来,堪堪拦在了她马前。

  秦铮勒住马缰绳,抬眼去看,见是李沐清,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怎么回事儿?”李沐清急急地问。

  秦铮抿唇不语。

  “我听闻皇上下了圣旨,让你……休妻?据说要昭告天下?告示命人连夜各州县张贴出去?”李沐清看着他,“这事情是真的?为什么?”

  秦铮冷声道,“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我得到消息禀告,说小王妃连夜出京了?”李沐清又问,“你怎么能不知道为什么?她一个女子,连夜出京,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京中内外近来这么乱……”

  秦铮一言不发。

  李沐清又焦急地说了两句,见他还是不言语,他恼怒地道,“你倒是说话啊!难道连我也不能说?当日,若不是看她心里真是有你,非你不可,我怎么会甘心退步,不再争取,让她嫁给你。你们不是一直好好的吗?如今你又做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秦铮冷笑一声,嘲讽地看着李沐清,“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来质问我,问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没有人去问她?她弃我而去,到底想做什么?”

  李沐清一怔,“她……弃你而去?”

  “你既然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是她,她派人去了皇叔面前,拿谢氏势力和整个南秦的经脉威胁皇叔,让皇叔下一道休书圣旨,昭告天下,我休了她。”秦铮说着,声音愈发的冷,“自此,她天高地远,与我再无瓜葛。”

  “什么?”李沐清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你不信是不是?”秦铮看着他,面容在夜色下也尤为冷寂,似嘲似讽,“我也不信,可这就是事实。我闯宫门,质问皇叔,才从他口中问出下休书圣旨的原由。我想血洗皇宫,都没有立场。她做得决绝,不给我留丝毫余地。”

  “为什么?”李沐清还是难以相信,“她明明就是爱你,你射她三箭,她依然要嫁给你。早先不是还好好的吗?如今……怎么会转眼反目?”

  秦铮目光幽冷,忽然迸发出杀意,“你妹妹李如碧,你最好看好她,今生只要让我再见到她,我势必会亲手杀了她。”

  李沐清一愣,看着秦铮,说这句话的时候,丝毫不加掩饰的森冷杀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他自小对他熟悉,若是他妹妹这时候站在面前,他毫不怀疑他真的说到做到,会杀了她。他不解,“为什么?妹妹自从皇宫里回来,一直陪同母亲吃斋念佛。安静得很。难道她背后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做了什么不成?你们的事儿,和她有关?”

  “我今生都不想和她有任何关系!你最好告诉她,告诉右相府!她若是想死,就尽管到我面前来。”秦铮丢下一句狠话,再不和李沐清多说,纵马绕开他,向英亲王府而去。

  李沐清一头雾水,“喂”了一声,秦铮已经纵马走远,头也不回,他眉峰凝起,调转马头,回了右相府。

  进了右相府的门,见书房亮着灯,他径直去了书房。

  在门外深吸一口气,轻叩了三声。

  “进来!”右相的声音从书房内响起。

  李沐清推门进去,没有立即走进去,而是在门口站定,喊了一声,“父亲!”

  “怎么不进来?”右相正在看奏本,没见他走进来,回头看了一眼。

  “孩儿身上有寒气,免得染给父亲,就在这里说吧。”李沐清伸手关上房门。

  “你不是刚刚回府不久吗?又出府去了?”右相打量李沐清,忽然问,“是为了英亲王府之事?英亲王府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李沐清点点头,又摇摇头,“秦铮刚从宫里回来,孩儿半路拦了他,没问出到底出什么事儿。只是他说了几句很奇怪的话。孩儿不解,特意回来问父亲。”

  “什么奇怪的话?”右相问。

  李沐清道,“他警告我,也让我转告父亲和右相府,今生都不想和妹妹有任何关系。让我们看好妹妹。今生不要让妹妹见到他,若是让他再见到妹妹,他势必会亲手杀了妹妹。”

  右相大惊,奇怪地问,“为什么?你妹妹哪里开罪他了?”

  李沐清摇摇头,“我也不晓得,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所以,才特地回来问父亲。是不是我忙于京中案子这段时间,妹妹背后做了什么?着了他的怒?”

  右相摇头,“你妹妹自从宫里回来,一直陪你母亲在府中吃斋念佛,极其安静,你母亲最近也甚是忧心,怕你妹妹以后都这么静下来,连笑模样也不会了,闷坏了可如何是好。”

  李沐清闻言也疑惑不解了,“那这是为何?”

  右相也一头雾水,“右相府和英亲王府素来交好,无冤无仇,你妹妹心仪秦铮没错,但自从秦铮大婚后,她已经有心灰意冷之态。她不是不明事理之人,再做出什么出格之事来啊。”顿了顿,又回想道,“更何况,数月前,皇上和皇后对秦铮下**引,性命攸关之际,秦铮都不与你妹妹相好,后来谢芳华进宫,你妹妹那时就死了心。”

  李沐清面色凝重,“可是我与秦铮自小熟悉,他不是无的放矢之人,今日提起妹妹,杀气重重。却不言原因,若不是因为妹妹什么地方引他不满甚至愤恨,他何至于此?就算当初令他厌恶至极的卢雪莹,也未曾显出这般杀意。”

  右相闻言神态也凝重了,“都在京中,以后想要不碰面,焉能做到?”

  李沐清抿唇。

  右相思忖片刻,又道,“我刚刚得到消息,谢芳华连夜出城,英亲王妃随后追出了城。皇上休妻的圣旨下达英亲王府,秦铮和王爷都进宫了,据说宫门早就落匙了,皇上传旨,休朝三日,可是秦铮还是射上了侍卫统领,硬闯进了宫。”顿了顿,又疑惑,“皇上为何突然下了休书圣旨?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事儿?秦铮和谢芳华刚大婚没几日啊!我在朝中二十年,这不像是皇上会做出的事儿。”

  李沐清垂下眼睫,摇摇头,“儿臣也不晓得皇上为何下旨。”

  “秦铮闯皇宫见皇上,据说,除了他射侍卫统领那一箭外,进宫后,和皇上在寝宫中交谈,并没弄出大动静,随后王爷留在了宫中,秦铮出了宫。”右相看着李沐清,“你拦住秦铮时,没问他原因?若是皇上之错,秦铮定然会揪住不放,以他的性情,非掀翻了皇宫不可。”

  李沐清依然摇头,“他面色极差,只警告了妹妹之事,并未多说别的,便回府了。”

  “没去追谢芳华?”右相又问。

  李沐清摇头,“没有。”

  右相左想右想,还是想不明白,他揉揉眉心,“如今南秦大水,各地受灾,太子本来前往临安城,如今却因疫情,困于临安。按理说,朝中如今事情繁多,正值不可松懈之际。可是皇上却一反常态,休朝三日。这也令人不解。”话落,他摆摆手,“罢了,既然揣摩不透,就静观其变吧。”

  李沐清点点头。

  “这个时辰,你妹妹应该还没歇下,你随我去问问她,这个丫头自小就有主意,也许趁我们不查之时,做了什么,也说不准。毕竟她性子执拗,又喜欢秦铮多年。”右相又道。

  李沐清想了想,摇头,“父亲自己前去吧!孩儿想出城一趟。”

  “嗯?”右相看着他。

  李沐清叹了口气,“我不放心谢芳华。近来,京中这一连串的案子,细查之下,隐约都是冲着她而来。如今她深夜离京,万一有人对她不利,她一个女子,虽然有些本事,但也恐防别人暗算。”

  右相闻言不赞同,竖起眉头,“秦铮与她是夫妻,他都不出城去追,你去做什么?”

  “秦铮与她如今已经不是夫妻了。”李沐清道,“皇上圣旨以下,传令各州县张贴告示,昭告天下。明日一早,休书之事,便天下皆知。”

  “那我也不准你去!”右相断然道,“早先,她与秦铮纠缠之时,你掺和争夺,我念在他们婚约作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是过来人,知道各中滋味,你既然心喜她,我也就不阻拦,才任由了你。如今,被休了的女子,再不与你匹配,你休想再生念头。”

  李沐清闻言苦笑,“父亲,您想什么呢?孩儿并未因此起心思,而是曾经对谢芳华说过,她一旦有事,我以兄长护之。更何况,我与子归兄交好,子归兄如今不在京中,她出此大事儿,我理当去看看,不该置之不理。君子当该重诺,这也是父亲一直教导孩儿的话。”

  “你……”右相闻言,一时无以反驳,瞪着李沐清。

  李沐清对他深施一礼,“请父亲准孩儿出京。”顿了顿,又道,“秦铮不说出要杀妹妹的缘由,待我见到谢芳华,她兴许会对我说出。也许能解了这个结。否则,难道此后一辈子真让妹妹避着秦铮?同在京中,就算妹妹再无心,如何避开?避得了一时,难道真要避一世?”

  右相闻言寻思片刻,摆摆手,“罢了,你说得也对,那你去吧,黑天半夜,多带些人,小心一些。”

  “多谢父亲!”李沐清再不耽搁,转身出了书房。

  出了书房后,他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夜空,衣服也未换,便径直向府门走去。

  不多时,他带了护卫出了右相府,向城门而去。

  右相又在书房待了片刻,叹息一声,前去了李如碧的院子。

  李如碧正捧着一卷书在罩灯下,见右相来了,连忙起身,“父亲,天色已晚,您怎么还没歇下?”

  右相见她站在灯下,亭亭玉立,温婉贤淑,容貌秀美,这般的女儿家,当真是万里难出其一,可是秦铮偏偏看不上。不但秦铮看不上,太子也看不上。若说谢芳华,对比之下,虽然面前站着的是他的亲生女儿,他也不得不承认,谢芳华无论是容貌,还是生来的贵气,确实略胜他女儿一筹。但是论性情来说,他觉得谢芳华不及他女儿。谢芳华是看着温婉,实则性烈,只不过外面看着偏柔弱,掩盖了她的刚烈罢了。若论宜室宜家,他觉得还是自己女儿。

  可是偏偏秦铮和秦钰都是人中龙凤,又生在天下顶级的富贵之地,自幼在宫里长大,不说皇上的六宫粉黛,就是京中的红粉颜色,也阅目无数,这样的大家端庄的闺秀,他们早就看腻了,再好的糕点,放在他们面前,也不过是略好而已。而谢芳华,无论是行止做派,还是性情品貌,都别具一格,所以,和京中的大家闺秀比较起来,她就犹如鹤立鸡群了。

  真正的少年英雄,自然更喜欢不好掌控的女子。

  他在门口站了片刻,收起情绪,温和地道,“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李如碧笑着摇摇头,“天色还早,女儿睡不着,便多读了一会儿书。”

  右相点点头,“以后读书白日读就可以了,不要熬得这么晚。”话落,他走过来坐下。

  李如碧吩咐婢女上茶,亲手帮右相斟了一杯茶。

  右相端起来喝了一口,放下茶盏,对她询问,“碧儿,近来,你可私下做了什么事儿?”

  李如碧心思聪透,知道右相这个时候来,自然是有事儿找她,她摇摇头,疑惑地问,“父亲这么晚来见女儿,可有事情?女儿近来除了陪娘礼佛,不曾做什么?”

  “当真?”右相问。

  李如碧肯定地点头,“不敢欺瞒父亲。”

  右相打量李如碧片刻,见她眼神诚恳,他更是大为不解。

  “出了什么事儿?事关女儿?请父亲言明。”李如碧探寻地看着右相。

  右相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秦铮转达给李沐清的话说给了李如碧听。

  李如碧听罢,面色大变,脸色微白,“这是为何?”

  右相摇摇头。

  李如碧身子发颤,“女儿自问早已经对铮小王爷死心,如今断无念想。女儿其实佩服谢芳华,自认不如她处良多。可是……女儿近来,不觉得开罪了他啊!”

  右相见她不像作伪,有些心疼,凝重地道,“今日夜晚,谢芳华突然带着八名婢女离开英亲王府,出了京,随后英亲王妃带着人追出了京。二人前后脚刚走,英亲王府的人前去太医院请了太医给秦铮看诊,太医离开后,皇上让秦铮休妻的圣旨下达到了英亲王府。随后秦铮大怒,冲进了皇宫,之后你哥哥等在他出宫的路上拦住他,他与你哥哥说了这样一番话。凭你哥哥与秦铮自小相交,十分肯定地说,秦铮提到你时,杀气很重,不是作假。”

  李如碧白着脸听着,一时间心神惧震。

  “疑团重重,真是令人大为不解。既然你也不明白原由,那暂且不必理会了。你哥哥已经出京了,等他见到谢芳华后看看她怎么说,等他的消息吧。这一段时间,你还是留在府中继续陪你娘礼佛吧。”右相道。

  李如碧目光隐约含泪,但是极力地忍着,“女儿听爹的。”

  右相见她如此,这件事儿,对她的打击不易于皇上、皇后对秦铮下**引之事,他站起身,拍拍她肩膀,“好孩子,委屈你了。”

  李如碧摇摇头。

  “别多想,早些歇着吧!”右相又劝慰一句,出了李如碧的院子。

  右相离开后,李如碧转身扑到了床榻上,将脸埋进被子里,哭了起来,却压抑着,不敢出声,伤心至极。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八章再见必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