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天下哗然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英亲王妃心急如焚,一路快马加鞭,折返回京城,到京城时,已经深夜。

  守城的士兵见到英亲王妃回城,连忙给她打开了已经关闭的城门。

  英亲王妃冲进城门后,马不停蹄,径直先回了英亲王府。

  英亲王府朱红的大门紧闭,门前的石狮子和玉麒麟无声无息地顶着夜色矗立。守门的门房见王妃回来了,连忙打开大门。

  英亲王妃翻身下马,急急地抓住一人问,“铮儿呢?他怎么样了?”

  那人连忙说,“回王妃,小王爷从宫里回来,便回了落梅居,再未出来。”

  “王爷呢?”英亲王妃又问。

  “王爷自从跟随小王爷进宫后,再未回来,如今还在宫里。”那人道。

  英亲王妃闻言疾步向落梅居走去。

  “王妃,您慢点儿。”春兰急急地跟在英亲王妃身后,气喘吁吁地喊,“快来人,给王妃掌灯照路。”

  有人匆匆忙忙去取了罩灯,头前小跑着打着,一路向落梅居而去。

  来到落梅居,只见落梅居院门紧闭,里面一片漆黑,什么动静也没有。

  春兰连忙上前喊,“开门,王妃来了!”

  林七和玉灼都没睡,这样的日子,英亲王府出了这么大的事儿,秦铮自从回来便将自己关进房间内,谁也不见,二人担心他,也无心睡觉。此时听到王妃回来了,连忙跑到门口,给她打开了门。

  英亲王妃对二人问,“铮儿呢?在哪里?”

  “回王妃,小王爷回来便将自己关进了屋,谁也不见,屋内也一直没掌灯。”林七小声说。

  英亲王妃点点头,快步往里走。

  玉灼跟上英亲王妃,小声问,“王妃,表嫂呢?您追上她了吗?”

  “没有。”英亲王妃答。

  玉灼的精神气顿时散了几分,不再询问了。

  英亲王妃来到门口,伸手推门,门从里面插着,纹丝不动,她出声喊,“铮儿,给娘开门。”

  喊声落,里面没人答话。

  英亲王妃又连喊了几声,里面还是没有吭声。

  春兰上前,忧急地道,“王妃,小王爷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儿吧?毕竟他身体近来多有损伤,不大好。”

  “你们两个过来,给我撞开门。”英亲王妃对玉灼和林七招手。

  二人也担心秦铮,闻言连忙上前。

  玉灼有武功,林七虽然学了个三脚猫的武功,是个半吊子,但好在有力气。二人合力,不多时,便将门给撞开了。

  房门打开,英亲王妃提着裙摆快步冲了进去。

  春兰、玉灼、林七三人也跟着走了进去。

  画堂内没人、中屋没人、里屋同样没人。

  英亲王妃看了一圈后,对春兰道,“掌灯。”

  春兰连忙拿出火石,摸到桌前,掌上灯。

  灯亮之后,将内外几间屋子都搜遍了,也没见半个人影。

  秦铮不在屋中!

  春兰焦急地道,“王妃,怎么不见小王爷?小王爷去了哪里?他是不是心急之下,也去追小王妃了?”

  英亲王妃摇摇头,“不可能,出京向临安城只有一条路,咱们路上既然能碰见李沐清,若是铮儿也追去,岂能碰不到他?”

  “那小王爷怎么不在房中?可别出了什么事情。”春兰道。

  英亲王妃本来本着一股劲地忧急冲回京,如今撞开秦铮的房门,空空如也,她冷静下来,吩咐,“你们去找找,将书房、落梅居各处都找一遍。”

  “是!”春兰、玉灼、林七三人连忙往外走。

  “等等,动静小点儿。”英亲王妃吩咐。

  三人意会,应声连忙去了。

  英亲王妃坐在桌前,稍事休息,打量着屋中情形,与往日没什么变化。

  片刻后,春兰三人回来,对英亲王妃摇头,“王妃,落梅居整个院子都找遍了,不见小王爷。”话落,她试探地问,“要不要整个府中都翻找一遍。”

  英亲王妃摇摇头,“不必了。”

  “那小王爷……去哪里了?万一出了什么事儿,可怎么办。”春兰担忧地道。

  “不愧是从小看着他长大,你比我还担心他。”英亲王妃伸手拍拍春兰的肩膀,“他已经长大了,知道什么事情可为,什么事情不可为。如今既然不再落梅居,不管是去了哪里,应该都清楚自己做的是什么。我们担心也是枉然。”

  春兰闻言红了眼眶,忍不住埋怨道,“小王妃也真是的,就这么扔下小王爷就走了。小王爷对小王妃的心咱们都看在眼里,有一百二十的心,不少给一丝一毫。她怎么就那么狠心?竟然连王妃追去都决绝不见,奴婢真是想不明白。”

  英亲王妃闻言叹了口气,“你也别埋怨华丫头,身为忠勇侯府的女儿,她一直以来活得最是不易。可谓是比这京城甚至比这天下所有的女儿家都辛苦。她今日离开,必有道理。更何况,皇上已经下了休书……”话音未落,她腾地站了起来,“对,休书圣旨,昭告天下……快,走,进宫去找皇上。”

  说着,英亲王妃连忙冲出了房门,向外急急走去。

  春兰也恍然,连忙跟了出去。

  出了房门,英亲王妃疾走几步,猛地停住脚步,伸手将玉灼和林七招到身边,对二人吩咐,“将房门关上,你们两个守好落梅居,小王爷不在落梅居之事不得张扬,若是有人来问,就依照早先的说法,小王爷闭门不出。”

  “是!”林七和玉灼领会,齐齐点头。

  英亲王妃交代完,带着春兰冲出了落梅居,没回自己的正院,而是径直又冲出了府门,骑马向皇宫而去。

  夜晚的京城甚是安静,一阵马蹄声走过,惊了谁家的犬吠。

  一声犬吠起,一条街的犬都跟着叫了起来。

  英亲王妃很快就来到宫门口,夜晚的宫门依旧掌着灯,夜色将宫墙映衬得沧桑沉重。

  英亲王妃勒住马缰绳,对着宫门的守卫高喊,“开宫门,我要急见皇上。”

  守卫宫门的人见是英亲王妃来了,副统领上了宫墙内,恭敬地回话,“王妃暂且稍等片刻,在下去请示皇上。”

  “好,你告诉皇上,必须开宫门见我,今日无论如何,我要见皇上,不见我的话,我就闯宫门。”英亲王妃放出狠话。

  副统领连连点头,想着不愧是母子,铮小王爷的某些脾气一定是继承英亲王妃,王爷脾性较为温和,轻易不发脾气。英亲王妃虽然看着温和,但其实不是个好说话的主。小王爷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副统领来到皇帝寝宫外,见寝宫内亮着灯,他尽量压下急促,禀告,“皇上,英亲王妃在宫门外请求见皇上。”

  “嗯?”皇帝的声音忽然沉沉地想起,“已经深夜了,她进宫来做什么?”

  “说是有急事儿要见皇上,若是皇上不见的话……”副统领深吸一口气,“王妃说她就闯宫门。”

  皇帝闻言恼怒,“果然是母子,一个一个的都来威胁为难朕。真看朕拿他们无可奈何了吗?”

  “皇上息怒!”英亲王声音响起,有些哑,“她早先出京去追华丫头了,如今想必刚回来,情急之下,也顾不得如今深夜了。”

  “都是被你惯的!”皇帝怒斥一声。

  英亲王无奈,“是,都是臣惯的。”顿了顿,又道,“皇上若是不想见她,我出宫拦住她吧。”

  皇帝闻言沉默了一会儿,思忖片刻,摆摆手,“你去拦住她吧!她星夜回宫,急急来见朕,不用问,朕也知道她是来干什么。一定是听说了昭告天下的告示,威胁我收回圣旨来了。”话落,他冷哼一声,“朕若是真能做得了主,也不至于被他们一个个的跑来威胁我。果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那皇上歇着吧!臣出宫了。”英亲王站起身告辞。

  皇帝点点头。

  英亲王出了皇帝寝宫,看了一眼天色,长舒了一口气,径直向宫外走去。

  来到宫门口,打开宫门,他一眼便见英亲王妃骑在马上,风尘仆仆。夜色下,一脸的清寒冷清。他恍惚了一下,喊了一声,“紫菁。”

  英亲王妃见出来的人是英亲王,将他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眼,见除了气色差些外,无伤无损,她立即下了马,对他问,“你怎么出宫了?皇上不见我?”

  “先回府吧!回府后,我与你细说。”英亲王伸手握住她的手,“手这么凉,身子想必也是冰冷。回去让人熬一碗姜汤。”

  英亲王妃心下一暖,摇摇头,“不冷,我问你,皇上当真下了命令?告示传令各州县?圣旨休书昭告天下?”

  英亲王点点头。

  “他怎么可以?他下圣旨还不够?竟然还要张贴告示昭告天下?他要干什么?”英亲王妃得到英亲王的肯定,顿时急了。

  “你别急,先跟我回府,这里面的事情另有隐情,在这里不好说。”英亲王连忙拥住她。

  英亲王妃听到另有隐情,安静下来,看向英亲王。

  “先回府!”英亲王道。

  英亲王妃看了一眼宫门,见随着英亲王出来,宫门又紧紧地关上了,她恼恨地瞪了一眼,和英亲王一起上马,共乘一骑,返回英亲王府。

  二人回到英亲王府,进了正院,英亲王府随后关上房门,对英亲王迫不及待地询问,“到底怎么回事儿?”

  英亲王叹了口气,“铮儿和华丫头到底有什么事情,我至今不知。只从皇上处得知,华丫头出府前,派人进了宫,威胁皇上下圣旨休书。若是皇上不下圣旨,她将调动谢氏所有势力,切断南秦经脉。”

  “什么?”英亲王妃大惊。

  英亲王见她不敢置信,他摇摇头道,“我乍听到时,也如你一般,不敢置信。但是你我都深知皇上不是扯谎之人。皇位多年束缚着他,开口便是金口玉言,岂能随意捏造?”顿了顿,又道,“你知道的,谢氏繁衍数百年,世代累积,势力遍布南秦,士农工商皆有谢氏之人,即便不是十分掌控着南秦经脉,但也掌控了半壁江山。分宗分族分的不过是表面而已,更深的牵扯根本还是拧成一根绳,一旦切断经脉,后果不堪设想。”

  “怎么会这样?”英亲王妃脸色发白,“华丫头为何如此决绝?”

  “这就要问铮儿了,他们的事儿,只有自己知道。”英亲王道。

  “我回京后,先回了府中,玉灼和林七说铮儿从皇宫出来,回了落梅居,闭门不出。”英亲王妃低声道,“我去了落梅居,让他们撞开房门,发现铮儿并没有在屋中。”

  英亲王一怔,“那他去了哪里?”

  英亲王妃摇摇头,“你且与说说我铮儿进宫后的事儿。”

  英亲王点点头,将秦铮冲进宫,进了皇帝寝宫,质问皇帝之事简略地说了一遍。说到皇上后来和秦铮具体谈什么,他在寝殿外,一无所知。

  英亲王妃听罢后,叹了口气,“皇上后来留你在宫中,可说了什么话?”

  英亲王摇摇头,“铮儿离开后,皇上将我叫进去,先是训斥了铮儿几句,后来,他息了怒气,与我聊起了闲话。”

  “闲话?”英亲王妃不解。

  英亲王点点头,感慨道,“这把龙椅和这江山皇位将皇上磨得老了,熬得病了。如今疲于乏力,力不从心了。想当年的皇上是何等的风采,先皇和母后之所以选择他,也是看重他的确有才华,堪当大任。”顿了顿,又道,“我比他年长几岁,如今虽然两鬓也有了白发,但到底身体硬朗。这么多年,他心里憋了很多事儿,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算起来,我还是最适合跟他闲聊几句的那个人。”

  “都什么时候了,皇上竟然还有心闲话家常。”英亲王妃不满地道。

  “皇上说他管不了了,也不管了,让我也不必管了。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我们已经是旧人,就让新一辈的孩子去折腾吧。”英亲王疲惫地拍拍英亲王妃的肩膀,“你没追上华丫头?”

  英亲王妃点点头,将谢芳华摆了阵阻拦她之事简略地说了一遍,又说了李沐清追去之事。同时,将秦铮对李如碧撂出的狠话再见必杀之事也说了。

  英亲王听罢也是大为不解。

  英亲王妃一时也想不明白。

  夫妻二人对坐,一时愁容满面,相顾无言。

  直至三更,英亲王才道,“罢了,你折腾一趟,也累了,若是折腾病了,可怎生是好?先歇着吧!皇上休朝三日,朝中文武百官皆不上朝。明日我约右相出府谈谈,看看那右相府的李小姐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英亲王妃也的确是累了,疲惫地点点头。

  这一夜,英亲王府直到三更才熄灯,京中有几大府邸因为揣测英亲王府突然出的事儿,不明其由,也深夜才歇下。

  玉灼和林七守在落梅居内,秦铮一夜未归。

  第二日清早,早早起来的百姓们便看到了京城各大街小巷张贴的告示,奉旨休书。

  一时间,京中百姓们惊异不已,纷纷揣测皇上为何突然下这样一道休书圣旨?是意在侮辱忠勇侯府,还是小王妃做错了什么?以至于皇上在他们大婚后短短几日便又下了休书的旨意,且还昭告天下?

  除了京城,其它各地也张贴了告示。不得不说官府的力量是强大的,昨日傍晚皇帝下的命令,告示一夜之间贴出了千里。南秦京城千里内,各州县的百姓们都在第二日一早,看到了告示上的圣旨休书。

  这道休书圣旨比两道赐婚圣旨掀起的风波还大,实在淬不及防。有很多地方对于秦铮和谢芳华刚刚大婚喜庆的余韵还没有散去,便有了这样的圣旨休书,京城方圆千里如炸开了的沸水。

  一时间,天下哗然。

  天明时分,果然雾散阵破。

  李沐清围绕着摆设九阳九阴阵的地方转了许久,捡齐了九段发钗,又对着前方九环山看了许久,才收起九段发钗,翻身上马,带着人沿着山路追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七十章天下哗然》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