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无形之网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带着侍画、侍墨等人连夜赶路,天明时分,已经走出了距离京城五百里地外。

  从山道踏入官道后,便能听到路上三三两两经过的行人议论告示上所看的圣旨休书之事。

  秦铮休妻谢芳华,以后再无干系,各自嫁娶。

  这样的一道休书圣旨,在大婚没几日之后,便是罕见。更甚至,古往今来,也未曾有休书圣旨发令告示,昭告天下之说。简直是令人震惊至极。

  一直到入了城,身边都不乏议论之声。

  入了城后,整个城内,更是熙熙攘攘,因圣旨之事,讨论得燃火朝天。

  大街酗张贴着休书告示,每个告示前,都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

  侍画、侍墨等人看着嚷嚷人潮和不绝于耳的议论声,都偷眼看谢芳华。

  谢芳华早已经在出了山路之后,便取出了面纱,遮住了面。白纱下,只一双眸子,有些昏暗和清冷,整个人十分沉静,只扫了一眼告示,便择了一家酒楼,走了进去。

  一大清早,酒楼内空空荡荡,没有什么人。

  谢芳华回头看了一眼,示意侍画上前说话。

  侍画连忙走上前,对掌柜的说,“可否有房间,我家秀在这里休息半日,午后便离开。”

  掌柜的打量谢芳华几眼,连忙笑着说,“有房间,几位姑娘请随我上楼。”

  来到二楼一处雅间,掌柜的打开房门,只见里面十分宽敞,装饰雅致,器具所用都十分干净整洁。

  谢芳华走了进去。

  侍画先给谢芳华要了一桶水,又点了些饭菜,掌柜的连忙下去吩咐人准备了。

  不多时,有人抬了一桶水进来。

  谢芳华去屏风后沐浴,连夜走山路,染了一身寒气,被热水包裹,冲淡了些寒意。

  半个时辰,她从木桶出来,饭菜也巧端进了房间。

  用过饭菜,谢芳华对侍画、侍墨等人道,“再要一间房间,都一起歇着。午后械,m.

  八人点点头。

  谢芳华躺在床上,虽然疲惫至极,却没什么困意,闭上眼睛,静静地躺着。

  窗外正是临街,关于圣旨休书的谈论透过窗子飘进耳里。

  有人说,这样的圣旨休书既然下了,那么,铮絮爷和芳华秀自此真的再无干系了吧?

  有人说,那是自然的,肯定再没关系了!

  有人说,据说当初为了娶芳华秀,铮絮爷据理力争,受了好一番辛苦,如今才大婚没几日,皇上就下了休书圣旨,铮絮爷同意吗?

  有人说,铮絮爷不同意能怎么办?那可是皇上啊,难道铮絮爷反了皇上不成?

  有人立即捂浊人的嘴,警告,嘘,你不要命了,这话也敢说!

  一时间,人群的声音小了些。

  不多时,又压制不住,继续肆意地谈论起来。

  隐隐间,指责皇帝者居多,百姓们茶余饭后,大多爱看戏,这样的事情就跟戏本子上演的棒打鸳鸯一般。自古,男子休妻后,不耽误嫁娶,女子被休后,却不同,难得再寻到好人家嫁。所以,无论多少人在议论,言谈间,都为谢芳华抱不平,可惜这样出身在钟鸣鼎食之家谢氏的金尊玉贵的秀,偏偏也躲不开被休的命运。

  在这件事情里,她就是一个弱女子,议论声中,无数人唏嘘同情可惜。

  谢芳华躺在床上,无声地笑了笑,似嘲似讽,过了片刻,反而定下了心,睡着了。

  一觉睡到响午,用过午饭,谢芳华准备离开。

  这时,那掌柜的走进来,对谢芳华恭敬地一礼,“芳华秀,我家公子刚刚传了信来,请小人转告芳华秀,让秀在这里再休息半日,等等我家公子。”

  谢芳华挑眉,“你家公子?”

  “回芳华秀,我家公子是右相府李公子,如今正在赶来的路上。”那掌柜的立即道。

  谢芳华闻言看着他,“原来这家酒楼是李沐清的,怪不得我觉得装饰依闲些熟悉。”

  那掌柜的立即拱手道,“我家公子昨日夜晚便追随您出了京,只不过在九环山受阻了,今日辰时才从九环山离开。我一早就得到讯息,说您若是到了这里,就请暂留一日。”

  “你告诉他折返回去吧!”谢芳华曳。

  那掌柜的一愣,连忙道,“公子披星戴月,急急赶来,也是担心您。公子传信,请您万万等他一等。”

  谢芳华叹了口气,“李沐清重诺,我心领了。只是如今天下都在谈论圣旨休书一事,为了他的声誉,暂且还是不要与我靠近的好,免得被殃及。”话落,她对掌柜的道,“你家公子是聪明人,你告诉他,折返回去吧!若是有需要,我自会请求他相助。”

  掌柜的一愣,也考虑到自家公子声誉,“这”

  谢芳华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说了,出了房门。

  侍画、侍墨等八人立即跟在她身后下了楼。

  一行人很快就离开了这家酒楼,出了城。

  掌柜的在谢芳华走后,连忙飞鸽传书给李沐清。

  一个时辰后,李沐清接到了飞鸽传书。他解掉绑在鸽子腿上的信纸,看了一眼,笑了笑。

  “公子?”一名亲近随从看着他。

  “我若是怕被殃及,便不会追出京城了。”李沐清撕掉信纸,一阵风吹来,信纸飘散了。他道,“继续赶路。”

  众人都点点头。

  谢芳华出了城,纵马继续向临安城方向而去,走出一百里后,前方来到一处山坳,四周林木浓密,草木郁郁葱葱。中间一处土道,大雨过后,经过几日天气晴好太阳暴晒,土道极干,被车辕人马踩出的泥泞已经干裂。

  谢芳华忽然勒住马缰绳。

  侍画、侍墨等人见她停下,也立即勒住马缰绳,看着她,“秀,是要休息一下吗?”

  谢芳华看着前方的林木山坳,不说话。

  侍画、侍墨等人追随她有一段时间了,对她脾性有几分熟悉,见她如此,顿时齐齐警醒起来,觉得前方定然是有什么事儿,否则秀不会如此表情。

  过了片刻,谢芳华对几人道,“你们等在这里。”

  几人齐齐一惊,“秀?”

  “听我的吩咐,等在这里,没有我的吩咐,不准跟来。”谢芳华强硬地命令了一句,双腿一夹马腹,冲进了山坳。

  侍画、侍墨看着她离开,心下发急,但是碍于她的吩咐,又不敢跟去,只能干瞪眼。

  谢芳华纵马走了大约半盏茶,来到这一处山坳最低洼处,忽然,一张大网从两旁树上飞快地罩下,正对着谢芳华这一人一马。

  谢芳华抽出袖剑,挥手去砍,袖剑本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可是在碰触到丝网时,却砍不动,转眼间,她一人一马被罩在了丝网下,人仰马翻。

  马侧着倒下,谢芳华的一条腿被压在马身下,整个人也随着马一样仰倒。

  瞬间,丝网收紧,将一人一马紧紧地裹在网中,马蹄子踢蹬了两下,动弹不得了。

  “什么人?”谢芳华恼怒地低喝。

  这大网是被机关布置,大网罩下,病不见人影,显然有人在暗中操纵机关。

  谢芳华喊声落,树林内忽然传出一声冷木的笑声,“谢芳华,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没想到这谢张网,便将你套住了。你这叫不叫自投罗网?”

  “你是什么人?”谢芳华又大喝。

  “我是谁,你听不出来?你在无名山待了多年,本座的声音你听不出?”冷木的声音嘲笑,“持奉那个笨蛋说你心狠手辣,极有本事,如今在我看来,是他没本事吧?本座看你好拿得狠。”

  “原来是藏锋宗师。”谢芳华恍然,“我一个挟子,即便学了些本事,自然也不及宗师您的本事大。”顿了顿,她看着罩的网道,“不过这是什么材质的网?我手中拿的可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却不能砍动这网丝毫?”

  藏锋哼了一声,“这是金蝉丝网,你手中即便拿的是宝剑,自然也销不断。这网砍不断,烧不断。拿来给你用,省了本座一番功夫。”

  谢芳华笑了笑,“真是劳烦宗师这么费心思拿我了。”

  藏锋从暗处走出来,一身黑袍蒙面,像地狱里的走出的魔鬼,在如此白日里,他周身也是阴冷冷的鬼气。他走到谢芳华面前,打量了谢芳华一眼,冷木木地道,“若不是藏锋夸大你的本事,本座何至于在这里守株待兔两日,费了好一番心思。”

  “藏锋宗师原来已经等了两日了,这么说,我从京城出来,宗师便知道我必然经过这里了。”谢芳华看着他,似乎也被他周身的气息感染,泛起丝丝冷意,脸有些白。

  藏锋很满意她眸光中微微带出的惧意,点头,“自然,你要去临安城,必定要经过此路。本座不在这里等,在哪里等?”

  “我出京城,皇上都未阻止我离开。怎么?皇室隐卫的宗师这是擅作主张?还是奉了皇命?不再京城杀我,要来这么偏远之地杀我?”谢芳华问。

  “杀你?”藏锋曳,“本座不杀你。”

  “不杀?”谢芳华看着他。

  “只要你交出魅族的秘术,本座便饶你不死。”藏锋居高临下地道。

  “我若是不交呢?”谢芳华问。

  “不交我便让谢氏一门去死,你的爷爷、哥哥、兄弟姐妹,谢氏所有人,都为你的蠢付出代价。”藏锋肃杀地道。

  “我爷爷已经被我派人护送走了。”谢芳华说。

  “护送去东海?”藏锋冷木地笑起来,笑声难听,惊走了栖息在树梢的鸟儿,“毛头轩,自以为在无名山待了几年,便翅膀硬了吗?告诉你,你爷爷去不了东海,就会葬身海底。”

  谢芳华忽然面色大变,“你对我爷爷做了什么?”

  “只要你识时务,你爷爷便可以不死。”藏锋阴测测地看着她,“否则,本座就要让你知道你不识时务的下场。”

  谢芳华身子忽然颤了起来。

  “怎么样?交不交出魅族秘术!”藏锋满意地看着她因恐惧收缩的眼睛。

  谢芳华尽量不让自己颤抖,可是控制不住,好半响才重新找回声音,“我刚刚问宗师,到底是皇上要截杀我,热族秘术,还是宗师自己想要秘术?”

  “皇上?”藏锋大笑了起来,“你说南秦的皇帝老儿吗?无能之辈,妄想继续掌控我们,做梦!”

  谢芳华看着他,“那我不明白,宗师要魅族秘术做什么?”

  “你也不用套我的话,不用管我要秘术做什么,只将你手里的秘术给我就是了。”藏锋看着她,“否则,我就让你亲眼看着你们谢氏一个一个人去死≥说你很是看重谢氏满门,那么,我就一个一个杀了他们。”

  “宗师竟然连我一心要护谢氏满门都知晓。”谢芳华脸色一灰,咬牙道,“我将魅族秘术给你,你若是出尔反尔,再杀了谢氏,我也拿你没办法。宗师精明,我谢芳华也不傻。”

  “嗯,你的确比一般女子聪明。”藏锋看着她,“本座还看不上谢氏,只要你告诉我魅族秘术,我答应你,不杀谢氏就是。”

  谢芳华顿时大怒,“我谢氏流传几百上千年,世家大族,底蕴丰厚。我动动手指头,就能切断南秦经济命脉,掌控南秦半壁江山。你竟然如此看不上我谢氏,侮辱谢氏,还想我给你魅族秘术?”

  藏锋闻言冷木地大笑,“弱质女流,徒有些小聪明而已,只比世间大多愚蠢的女子强一些,但也强之有限。放眼天下,别说你区区谢氏,就是南秦江山,北齐江山,诸多小国加起来,也不及一个魅族。”

  “魅族不是早就灭亡了吗?”谢芳华犹自气怒地瞪着藏锋,“据说魅族是一个小国,别说南秦江山和北齐江山,就是我们谢氏的十之一二大屑赶不上。能有这么大重要?宗师莫不是在无名山的活死人地狱待久了?思维都糊涂了?”

  “混账!”藏锋大怒,“你竟然敢说本座糊涂?”

  “不是糊涂是什么?魅族区区小国,早就亡国了。天下除了仅仅苟延残喘存活的几人外,哪里还再有丁点儿魅族的痕迹?”谢芳华不屑地道,“连南秦江山,北齐江山,谢氏都看不上。宗师不是糊涂是什么?”

  藏锋本来恼怒,闻言忽然大笑,“你这女子,果然是井底之蛙,不懂魅族宝物,十个天下都不及。”笑罢,他阴测测地道,“少于本座再废话,快交出魅族秘术,饶你和谢氏不死。”

  “若是拿了魅族秘术,宗师真的放过谢氏?放过我?”谢芳华怀疑地问。

  “自然,本座说话一言九鼎。”藏锋道。

  “宗师拿了魅族秘术之后,要做什么?”谢芳华又问。

  持奉忽然抽出宝剑,对准谢芳华的脸,“你不交出秘术,本座自然不会杀你,但是,除了杀谢氏满门外,还会折磨你,先画花了你这张脸。”话落,他剑刃泛着寒光,阴狠狠地问,“本座问你,你到底交不交秘术?”

  “我没说不交。”谢芳华立即惧怕地道,“宗师既然说话一言九鼎,不杀谢氏和我,我对比宗师来说,胳膊拧不过大腿,况且还有我爷爷性命窝在宗师您的手中。我自然不敢不交。你先将剑拿开,放开我,我将秘术给你。”

  藏锋将剑拿开一些,阴冷地道,“你少耍心机,本座放开你,你岂不是跑了?”

  “秘术藏在我心里,我需要写下来。宗师既然这么轻易就捆住了我,还怕我跑了不成?我不是你的对手。能跑到哪里?”谢芳华道。

  “你既然记在心里,不用你写下来,你只这样口口相传,告诉我就行。”藏锋不吃这一套。

  谢芳华闻言咬唇,“宗师你只一个人在这里吗?若是我说出来,被别人听到呢?”

  “只本座在这里,你尽管说。没有人会听到。”藏锋肯定地道。

  “还是心些吧。宗师,你靠近一些,我低声说给你听。”谢芳华话落,补充,“不过你要先发誓,得到秘术后,不对谢氏和我动手,否则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好!”持奉立即对天发誓,有些迫不及待。

  谢芳华见他很快就发完誓,向她靠近,来到她面前,一步的距离,蹲下身,蒙着面的眼睛里厩灼热的光芒,她心里冷笑一声,忽然出手,一道青光,从她手心快速地飞出,瞬间缠到了他脖颈。

  藏锋大惊,面色大变,立即挥剑,可是晚了。

  一是他放松了警惕,二是谢芳华出手太快。尤其是她这道青光在缠住了他脖颈后,很快就如气圈一般,自上而下,转眼便浓密了三倍,将他整个人包裹在青光之气中。

  他给谢芳华罩了一张有形的网,却没料到谢芳华给他罩了一张无形的网。

  转眼间,他便动弹不得,拼命地挣扎,但是,随着他挣扎,青色之光聚成的网越勒越紧,越来越密。他空有一身真气,本事,能耐,在这一刻,全然施展不出。

  题外话

  月底啦,亲爱的们,翻翻兜,数数月票~.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七十一章无形之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