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誓共存亡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凤鸾之主,谢氏之女。

  凤鸾,所谓凤鸾宫,所谓正宫皇后居所,所谓母仪天下之位。

  谢氏之女,南秦谢氏,诸多女子,但真正能称之为谢小姐的,唯独一人,即谢芳华。

  这八个字,任谁听闻,第一时间便能精透其意。

  谢墨含闻言大惊,怎么也没料到是这样的卦后卦?他看着秦钰,一时失了声。

  秦钰话落,笑了笑,“不过,这卦最后还有一言卦补,普云大师说:天意弄人,如我如他。”

  谢墨含仔细揣摩,不甚解其意,疑惑地问,“这是何意?”

  “当年我也不懂,问普云大师这是何意,普云大师说他也观不透,对我说,也许到时候我就明白了。”秦钰闭上眼睛,疲惫地道,“如今我算是明白了几分。”

  秦钰笑了一下,“说的是天意。”

  谢墨含思忖片刻,依旧不解。

  秦钰却不再多说,闭目养神。

  谢墨含知晓他自从京城出来,一路治水,来到临安城之后,临安城又染了瘟疫,一直未曾好好休息,今早就折腾这一场,实在疲乏了,也不好再打扰他,便站起身,走了出去。

  来到门口,言宸正从暗房走了出来。

  “可验完了?”谢墨含低声问。

  言宸点点头。

  “如何?”谢墨含问。

  言宸摇摇头,“那个人的确是染了瘟疫,已经两日了,除了被秦钰一剑击杀,其余什么也查不出来。周身别无一物。”

  “这个人的身份呢?”谢墨含道。

  “这个就需要太子下令查临安城的户案卷宗了。”言宸道,“另外,我建议,这些染了瘟疫的尸体和今早暴乱留下的尸体,都立即焚尸。其余,凡是接触今日造成暴乱之事的人,都隔离关押。否则,全城一旦染上瘟疫,就算三日内黑紫草的药来到,也应救不急。”

  “太子太累了,这些我处理吧!”谢墨含道。

  言宸看了他一眼,“侯爷更要保重身体,你刚已经与太子接触了,稍后我给你再换一个药方,必须赶紧煎药服下。若是你出事儿,我难以对芳华交代。别说一个临安城,就是十个临安城,也不及你的命重要。她这些年辛苦支撑,无非是为了老侯爷和你。”

  “我晓得!”谢墨含颔首。

  言宸转身去了。

  谢墨含对听言吩咐,“你去将临安城府台和县衙各官员都喊来太子的议事厅。”

  听言虽然有些不满他操劳,但还是立即去了。

  谢墨含向议事厅走去。

  他刚走不远,秦怜从外面匆匆跑进来,见到他,气喘吁吁地喊,“谢墨含。”

  谢墨含停住脚步,转头,见到秦怜,微微蹙眉,“怜郡主,你不好生在院子里待着,怎么来了这里?”

  “我听说秦钰哥哥出事儿了,我不放心。”秦怜急急地道,“他怎么样了?可伤得严重?”

  “不太严重。但是因被已经染上了瘟疫的人抓伤,需要观察半日。”谢墨含隐晦地道。

  秦怜面色一变,“秦钰哥哥如今在哪里?”

  谢墨含道,“在房里,不过你还是不要进去了。你哥哥让我好生照顾你,如今临安城疫情蔓延,若是不小心染上……”

  他话音未落,秦怜已经摆摆手,等不及他说完,向秦钰的房间跑去。

  谢墨含喊了一声,秦怜仿若未闻,冲进了房间。

  谢墨含揉揉额头,知道阻止不了,便任由她去了。继续向议事厅走去。

  秦怜冲进了里屋,见秦钰躺在软榻上,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她推开门,弄的动静大,但是也没吵醒他,她刚想开口的话立即止住,放轻了脚步,走上前。

  秦钰的胳膊搭在软榻边沿处,包纱布包裹的地方有隐约的血迹。

  秦怜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便转身走了出去,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谢侯爷哪里去了?”秦怜出来,没见到谢墨含,抓住一人询问。

  “去议事厅了。”那人道。

  秦怜匆匆向议事厅跑去。

  来到议事厅,只有谢墨含一人,听言去喊那些人还没来,她对谢墨含道,“我不要在院子里闷着了,我要帮助你们处理事情。”

  谢墨含摇头,“你是郡主,又是女儿家,金尊玉贵,这些事情不该让你抛头露面操劳,还是回去歇着吧。若是你无趣,芳华的八名婢女昨夜来了这里,你可以让她们陪着你。”

  “嫂子也是女儿家,她怎么就能抛头露面?我这个郡主又不比她这个忠勇侯府的小姐金贵?怎么就不能了?”秦怜瞪眼,“更何况,你不是病着吗?秦钰哥哥让你好好养着,你怎么不听话,还出来操劳?”

  “芳华和你又怎么能比?我和你又怎么相同?”谢墨含头疼。

  “我不管!你别小看我,我在皇宫里长大,并不是不知世事的女子,如今临安城危,我能出一份力是一份力。”秦怜执拗地道,“告诉你,干我也不走。”

  谢墨含无奈地看着她,只能作罢,“我答应你在这里帮我,但是不经我准许,不准私自行事。否则临安城解了危难后,我便请太子将你带回京,不准你再随我去漠北了。”

  “好!”秦怜答应的痛快。

  两盏茶后,临安城府台和县衙各官员都陆续匆匆地到了议事厅。

  半日后,言宸又进了秦钰的房间,当看到他眉心处和胳膊隐隐露出黑色,微微抿唇。

  秦钰已经醒来,看着他寻问,“我这是染了瘟疫的征兆?”

  言宸点点头。

  秦钰看着手臂,抿了抿唇,忽然轻笑,“看来真是要杀我。”

  言语不语。

  秦钰招呼他落座,神色如常地叙话,“你说,从旁观人的角度看,南秦没了我,谁还能继承江山基业?”

  言宸看了他一眼,淡淡道,“除了八皇子,诸皇子皆无能。不过八皇子年纪小,不堪大任,南秦如今的形势等不及他磨练长大。”

  秦钰颔首,“既然皇子无能,那宗室呢?”

  言宸挑眉。

  “比如秦铮?”秦钰看着他。

  言宸点点头,不带情绪地道,“南秦宗室子嗣里,秦铮算是出类拔萃的一人,无人能出其右。”顿了顿,补充道,“但是也要看他是否想要江山皇位。”

  秦钰忽然大笑。

  言宸看着他,不再说话。

  秦钰笑了片刻,收起笑意,摇头道,“他即便不想要江山,也不会弃南秦江山于不顾。”顿了顿,他似是带有什么情绪地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他这一点,明明对皇位不屑一顾,却偏偏还要守护着它不让它毁,明明讨厌英亲王府的出身,却偏偏做着太后和大伯父期望他肩负起责任的事儿,明明不喜我装模作样守着规矩,他却遇到大事儿时比谁都规矩。从小到大,外人看其表,我看其里。越看越讨人厌恶不喜。”

  言宸闻言不置可否,不予置评。

  “我身为皇子,做着皇子该做的事儿,他不是皇子,却也做着我该做的事儿。你说,我可能会喜欢他?”秦钰话落,见言宸还不语,忽然似笑非笑地道,“据说小国舅多年在外,远离北齐和玉家,但是玉家的权利却被你暗中掌控。以小国舅之能,明明喜欢芳华,为何不力求一争?”

  言宸忽然站起身,冷下脸道,“太子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染上的瘟疫吧,若是明日一早没有解药,你就需要卧榻,口不能言,耳不能听,如那些染了瘟疫的人一样,不救治,只能等死了。在疾病面前,没有太子,没有贫民,人人相等。”

  话落,他转身走了出去,因他离开,帘幕一阵哗哗作响。

  秦钰哑然失笑。

  言宸走出房门,迎面正碰到谢墨含和秦怜一起来到。

  “我秦钰哥哥怎么样?”秦怜立即对言宸询问。

  言宸看了她一眼,不答话,对谢墨含道,“太子染上了瘟疫,你稍后与他说话,最好站在门外,距离他远一些,若是你也染上,那么,这临安城就没人能救了。”话落,他抬步离开了。

  谢墨含面色大变。

  秦怜大惊,立即上前一步,拦住言宸,“你……你说什么?我秦钰哥哥……他染了瘟疫?”

  言宸面色不大好,警告道,“郡主最好也不要靠近太子,如今临安城方圆五百里都没有黑紫草。太子染了瘟疫也和普通人一样,没有药照样没得救。你也一样。”

  秦怜小脸刷地一下子就白了,“怎么会这样,秦钰哥哥武功那么高……”

  “武功不能抵抗瘟疫。”言宸挥手打开她,向前走去。

  秦怜趔趄了一下,险些站不稳。

  谢墨含抬手扶住她,脸色也极差,“我们先进去看看,总能想到办法。”

  秦怜点点头。

  二人进了屋,穿过画堂,向里走去,在里屋门口处,谁脚步都没停,径直挑开门,往里走。

  “站住,别进来。”秦钰喝止。

  “秦钰哥哥!”秦怜顿时红了眼圈。

  谢墨含停住了脚步,看着秦钰,“太子。”

  “事情都处理好了?”秦钰对谢墨含询问。

  谢墨含点点头,“该处理的都处理了,只是士兵有的也染上了瘟疫,目前人心惶惶,我已经命人严加守住城门,以防城内百姓被有心人煽动蜂拥出城,那就麻烦了。”

  秦钰思忖片刻,忽然道,“墨含,你去一趟城门,将我染了瘟疫的消息公然的传出去。”

  谢墨含一惊。

  秦钰道,“有人可以用染了瘟疫的武功高手死士来伤我,就是想要我染上瘟疫,然后,越隐瞒我的病情,越会有人拿来做文章,不如公示出去。就说,神医已经找到了瘟疫救治的药方,只是少一味药,方圆五百里都没有这种药。我已经命人去找了。一定可以找到。让大家切勿躁乱,我与临安城共存亡。”

  谢墨含闻言颔首,“也只能如此了,背后之人一计不成,又来一计,真是防不胜防。”

  “正因为防不胜防,才要主动出击,堵死所有可能设计的路。”秦钰摆摆手,“怜儿也跟着墨含一起去。”

  秦怜想了想,说,“秦钰哥哥,我想出城去找解药!”

  秦钰断然道,“不行。”

  “我们都等在这里,等于关在笼子里,不出去找解药,难道就等死吗?”。秦怜道。

  “已经有人出去找解药了,用不到你。”秦钰看着秦怜,温和道,“你听话待在这里,如今我身边的人都派出去了。我染了瘟疫,墨含带病处理事情,你留在这里坐镇帮助处理些事情,比出去找解药更有用。”

  秦怜闻言立即道,“这么说,你不将我闷在院子里,同意我帮忙处理事情了?”

  “现在形势危急,也没人可用了。”秦钰叹了口气。

  秦怜不满,本来想说他两句,但见他染了瘟疫,若是没有黑紫草,性命堪忧,她只能住了口,催促谢墨含,“我们走吧!”

  谢墨含点点头,与秦怜一起出了院子。

  半个时辰后,太子被有心人陷害,染了瘟疫的消息在平阳城炸开。

  一时间,百姓们闻之色变,人人惶恐。

  谢墨含带病公布了消息之后,又按照秦钰所说,将他“誓与临安城共存亡”的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地说出,同时,也表示自己和怜郡主也和太子以及临安城的百姓们一样,“誓与临安城共存亡,瘟疫不解,不离临安。”

  此事一出,临安城的百姓们顿时的安静了下来。

  南秦最尊贵的太子殿下,尊贵的忠勇侯府继承人谢侯爷,尊贵的怜郡主,陪他们一起生死。

  临安城的瘟疫和天空上笼罩的阴云,以及空气中存在的霉味和因染了瘟疫被看押起来的人,都似乎没那么恐惧了。

  谢墨含又调遣安置了一番临安城的士兵布置,之后一身疲惫地回了下榻的住处。

  秦怜则打起全副精神,带着临安一众官员排查城内巡逻,从此时起,不准任何地方再发生作乱之事。

  秦怜在最吃人的皇宫长大,虽然顽皮淘气,有些任性执拗,但踏出京城后,跟谢墨含出来,在临安城发生了这么多事儿,经过一番磨砺,卯足了劲在秦钰染了瘟疫,谢墨含大病之下,帮他们顶起临安城。一时间,真将临安城一切秩序维持得像模像样。

  第二日,临安城方圆五百里地没有黑紫草和太子染了瘟疫的消息传到了南秦京城。

  南秦京城瞬时炸开了锅。

  皇帝闭朝已经两日,这两日里,圣旨休书的告示贴遍了整个南秦。从京城到地方各州县,整个南秦沸沸扬扬,盖住了前期隐隐传出不经确定的临安瘟疫。

  如今,临安城瘟疫的消息突然如晴空一道霹雷,瞬间在南秦京城上空炸响。

  朝野上下,京中百姓,一时间惶惶至极。

  大清早,英亲王、左右丞相、永康侯等一众朝中忠臣大小官员齐齐地聚集在宫门外。

  临安危,必须要立即想办法解救。

  皇帝闭朝已经两日,哪怕外面关于圣旨休书之事传扬得沸沸扬扬,天下皆知,众人议论纷纷,但是在南秦京城的皇宫,也听不到只言片语。皇帝耳根子清静,闭宫门之下,除了第一日秦铮、英亲王、英亲王妃闯宫门后,再无人来打扰。

  皇帝也已经得到了临安城危、秦钰染了瘟疫之事,一时间大急,吩咐打开宫门,早朝。

  金銮殿上,群臣位列。

  左相提议,“皇上,当务之急是赶紧命人将黑紫草运送往临安城,先救太子和临安城百姓要紧。”

  右相出列,“臣附议。”

  英亲王、永康侯等人也齐齐道,“臣等也附议”

  皇帝准奏,即刻下旨,命人前往国库去拿黑紫草,同时下令,派遣人去京中各大药房去拿黑紫草。

  半个时辰后,看惯御药房的官员匆匆跑来,脸上全无血色,惶恐颤抖地请罪,“皇上,御药房存储的黑紫草不知……不知哪里去了。”

  皇帝大惊,一拍金椅扶手,大怒,“不知哪里去了?你是怎么看管的御药房?”

  那官员道,“小人两日前清点诸类药物,黑紫草还在,这两日,小人也一直在御药房……实在不知道黑紫草是何时丢的……”

  “来人,将他给朕拖出去砍了!”皇帝怒喝。

  “皇上饶命!”那人脸一灰,连忙大喊。

  有人上前立即押住他,托了下去。

  朝中一众官员,英亲王、右相这等见不得生杀之人此刻也并未给那人求情。毕竟太子染了瘟疫,临安城十几万百姓们危难,连皇宫御药房的黑紫草都不见了。那么,可以推测,南秦如今还能找得到黑紫草吗?

  果然,那人刚拉出去后,前往京城各大药房去找黑紫草的人回来了,齐齐禀告,京城各大药房,都没有黑紫草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小年快乐~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七十六章誓共存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