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云澜紫草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群臣走出宫门,并没立即离去,而是聚在宫门外,愁容满面。

  左相走近英亲王,对他低声问,“王爷,小王爷当真不在府中”

  英亲王看了右相一眼,摇摇头,“是真不在府中。”

  “连你也不知他去了哪里”右相又问。

  英亲王摇摇头,“华丫头离开,圣旨休书昭告天下,他受的打击不小。这等时候,我也不敢保证说他心里还想着南秦江山社稷。不知离府去找华丫头了,还是去做什么了。”

  右相闻言叹了口气,“如今太子染了瘟疫,临安城危在旦夕,放眼南秦,能拯救太子和临安于水火的人,也就非铮小王爷莫属了。若是他不出手,这南秦就真危矣了。”

  英亲王脸色极差,“也不能将重担都放在他一个人身上,各府也有其才华兼备的公子。你家的小子,可有信儿传回来他文武双全,不差于秦铮。”

  右相摇摇头,“他至今没传信回来,我都不知道他如今在哪里。”

  “南秦京城小辈里,除了太子、秦铮、忠勇侯府的谢侯爷、你家的小子外,还有谁能出来应应急。”英亲王深深忧虑,“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南秦不出事儿的时候,觉得小辈们个个出类拔萃,争奇斗艳。如今出了事儿了,却一个个都找不到。”

  “南秦京城小辈里,有才华之人的确是大有人在。可是如今能应急的却是少。太子和谢侯爷困在临安城。铮小王爷和我家的小子不知所踪。永康侯府的燕亭至今没音讯,从除夕夜走了,一去不归,音讯全无。谢氏米粮的谢云澜在丽云庵出事儿后查无所踪。谢氏盐仓的谢云继据说失踪了,多久都没见到人了,谢氏长房的谢林溪和忠勇侯、武卫将军暗中离开去避世游历了。”右相逐一算下来,“监察御史府和翰林大学生府的两位公子学的是文治,这等时候不抵作用,只能帮着八皇子稳住朝局就不错了。八皇子毕竟年岁少,需要磨砺些年。其他皇子无一能用。”

  英亲王深深地叹了口气,“南秦市井一直以来都流传着一句话,说南秦精粹,一半出在谢氏。此言真是非虚啊。谢氏粗粗一计算,小一辈里叫得上号的,便大有人在。”

  “只是可惜,皇上这么多年来一直防着谢氏想要除去,忠勇侯府一退再退,前一阵子,京中内外诸多案子,明眼人一看就是冲着谢氏来的。老侯爷十有是寒了情,冷了心,才在这时候彻底避世离开了。他这一走,出了天大的事儿,谢氏也不管了。没有忠勇侯府支撑的谢氏,人人只力求自保了。这个时候,谁还会出面解救南秦危难”右相道。

  英亲王忽然道,“你这一说,倒是提醒了我。虽然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可是对于谢氏来说,世家大族,如卧龙,盘旋在这片土地上经历数朝数代,自有其根基。就算背后之人有通天之能,掌控了整个南秦的药铺,药商,可是,也难以对谢氏搜刮殆尽吧”

  右相恍然,“王爷的意思是说谢氏一定有黑紫草”

  英亲王颔首,“本王正是这个意思,谢氏根系有多深,不用我说,你也明白。明里没有,不代表暗里没有。”

  右相揣测,“可是如今忠勇侯府已经人去楼空,其它谢氏早已经分族分宗,恐怕”

  “不如你我先去谢氏米粮和谢氏盐仓看看,忠勇侯府虽然人去楼空了,但是这些人还在,谢氏六房的人还在,就算分族分宗了,不是谢氏之人,也是南秦子民。”英亲王道。

  “王爷所言有理”右相颔首。

  二人商议好,准备离开。

  “王爷,右相,你们二人这是要回府还是要去哪里”左相走过来。

  右相看了英亲王一眼,说道,“我和王爷打算去谢氏米粮和谢氏盐仓看看,也许有黑紫草也说不定。”

  左相一拍大腿,“对啊,谢氏。我也与你们一同去可好”

  右相笑道,“知道左相你最是忧急太子,一起去自然好。”

  “我也与你们一起去”永康侯也凑上前,“我多少兴许能帮上些忙。”

  英亲王点点头。

  一行四人向谢氏走去。

  四人离开后,朝臣互看一眼,又聚在宫门谈论片刻,三两一伙地散去了。

  半个时辰后,四人来到了谢氏米粮。

  守门人见朝中四位贵人竟然齐齐地来了谢氏米粮,惊呆了片刻,连忙恭敬地见礼。

  “本王等四人来见你家家主。”英亲王道,“你去通秉一声。”

  那守门人连忙道,“回王爷,我家家主不在府内。”

  英亲王一愣,“你家家主去了哪里”

  “去找我家公子了啊。”守门人苦下脸,“自从我家公子随芳华小姐去丽云庵,出了事儿后,再没回来,无影无踪,家主担心,带着人出去找了。至今都多日了,依旧音讯全无。”

  英亲王看向左右。

  左相疾步上前,“这府里目前有什么人在”

  “夫人在家主离开后,便去寺里小住吃斋念佛给家主和公子祈福了。府中得力的人手都被家主带走寻公子了。除了几个老奴和小人看门外,府中目前没什么人。”守门人道。

  左相一时也无言了,看向右相。

  右相叹了口气,“云澜公子乃谢氏米粮支柱,他出事儿,惊动谢氏

  ,他出事儿,惊动谢氏米粮一众去找,也情有可原。既然府中无人,便不必再进去了。我们去谢氏盐仓吧。”

  左相点点头。

  一行人离开谢氏米粮,前往谢氏盐仓。

  不多时,来到谢氏盐仓门前,只见谢氏盐仓门前落了个大锁疙瘩。

  英亲王、左右相、永康侯四人面面相耽。

  左相上前那一步,焦急地叩门,“有人在没”

  门闩哗哗地响了半天,锁疙瘩砰砰地晃动了数下,门内无人应声,连个看门人也没有。

  “行了,别晃了,你看这周遭杂草都生了,看起来这门关了有月余了。”英亲王道。

  左相大急,“王爷,我能不急吗太子危在旦夕,这谢氏盐仓的人哪里去了”

  “问问左右邻居吧。”右相道。

  英亲王点点头。

  永康侯走到一旁邻居门前叩门。

  有人从里面探出头,见几人身着官服,知道是大官,连忙见礼。

  “我问你,这谢氏盐仓的府邸怎么关了门人呢都哪里去了”永康侯询问。

  那人连忙道,“自从云继公子失踪,不知所踪,谢氏盐仓上下便出动了人去找。只留了看门人在。一个月前,看门人家里出了事儿,索性赶紧锁了门回老家了。至今没回来。”

  永康侯一听,回头去看英亲王等人。

  英亲王摆摆手,“去谢氏六房看看。”

  几人点点头,向谢氏六房走去。

  来到谢氏六房,左相迫不及待地上前叩门。

  有门房打开门,见到几人吓了一跳,也是连忙见礼。

  左相挥挥手,“你家老爷和夫人可在”

  门房点点头,“老爷和夫人都在呢。”

  左相顿时松了一口气,大喜,“快去禀告,就说我们要见你家老爷和夫人。”

  门房应声,撒腿就向院里跑。

  不多时,谢氏六房府内的人都惊动了,谢氏六房的老太太、老爷、明夫人齐齐应了出来,一群人浩浩汤汤。

  谢氏六房的老太太和宫里的林太妃是手帕交,虽然没品级,但是辈分在这里。

  英亲王、左右相、永康侯在她面前都算是小辈,见她竟然迎出来了,连忙上前见礼。

  六房老太太摆摆手,连连说舍不得,又问英亲王几人,“王爷啊,我们府中这是出了什么大事儿怎么劳动你们几个都来了”

  英亲王连连摇头,“老夫人且宽心,不是府中的大事儿,是朝中的大事儿,本王几人过来,是有要事相求。”

  英亲王说了个求字,六房老夫人吓了一跳,连忙看向她儿子、儿媳。

  六老爷因为身子骨弱,一直未入朝应卯当值,打理府中些产业,但是人并不是憨傻,相反,谢氏的人都极其聪明,闻言连忙道,“王爷、两位相爷、侯爷,先请入府。”

  英亲王等人知道门口不是说话的地方,齐齐点头。

  一行人入了府。

  来到会客厅,上了茶水果盘,遣散了下人,就剩下六房老太太、六老爷、明夫人三人。

  英亲王率先说明来意,询问府中是否有黑紫草。

  “原来王爷是为了这事儿而来。”六房老太太人虽然老了,但是不糊涂,摆摆手道,“半个时辰前,宫里的太妃派人给我传了信儿,就是询问这黑紫草。后来我才得知,是临安城出了事儿,需要黑紫草。可是我们府中一直以来没有黑紫草啊。”

  “太妃竟然早先给您传信”英亲王一愣。

  “太妃也是为了八皇子,自从太子离开后,八皇子监国,八皇子毕竟年纪小,出了这等大事,一时间听闻乱了方寸,京城内外都找不到黑紫草,太妃便想着来问问我府内有没有黑紫草。”六房老太太道。

  “老夫人,谢氏六房对于整个谢氏来说,不大也不小,据本相所闻,谢氏每个府邸都有私库,尤其是您这府中六老爷常年体弱多病,按理说,药材更是齐全才是。为何一直以来没有黑紫草”左相盯着六房老太太问。

  六房老太太看着左相,有些犹豫,“这”

  “老夫人,这里莫非有什么隐情”永康侯问。

  英亲王和右相也看着六房老太太。

  六房老太太看向儿子和儿媳。

  六老爷和明夫人也有些犯难,似乎有什么事情的确是不好说。

  英亲王看着三人道,“老夫人,六老爷、六夫人,临安城发生了瘟疫的事情你们想必也知道了,太子日前在临安城也染上了瘟疫,目前临安城十几万百姓等着黑紫草救治。可是临安城方圆五百里黑紫草都被人搜刮殆尽了。消息传到了京中,皇上今日下旨,京中各大药房,各大府邸,只要有黑紫草的,就赶紧救急。可是找遍了京中内外,都没有黑紫草,一株也没有。我等这才想到来你们府邸,想着堂堂谢氏,总该有黑紫草的。”

  “是啊,若是没有黑紫草,不止太子性命不保,临安城十几万百姓的性命都不保。临安城就毁了。更何况,忠勇侯府的谢侯爷在去漠北的路上,被大雨拦在了临安城,恰巧赶上瘟疫,如今也在临安城。”右相道,“谢氏六房和忠勇侯府可是关系最近的府邸,哪怕看着太子出事儿,也不想谢侯爷出事儿吧。”

  六房老夫人闻言看向左右,六老爷和明夫人对看一眼,对老夫人点了点头,老

  了点头,老夫人方才道,“不是老身不愿意说,这里面确实有些隐情不便说。不过既然关系到太子和谢侯爷的安危,自然也顾不得那许多了。”

  英亲王等人闻言齐齐竖起耳朵听。

  六房老夫人道,“王爷和两位相爷、侯爷虽然一直都在京城,可能忙于要务,对有些事情了如指掌,对有些事情嘛,可能就是有所不知了。谢氏米粮的云澜公子,一直有隐疾怪病。整个谢氏只要有黑紫草,每年都会送到云澜公子的府内,他的病就需要黑紫草。”

  英亲王等人闻言一愣。

  右相齐道,“竟有这等事儿,为何我等一直未曾听闻”

  明夫人接过话道,“老身方才说了,王爷和相爷、侯爷一直身负朝中要务,对些许小事儿自然就不留心了。更何况,云澜公子虽然有才华,但是因身体有隐疾,又素来低调行事,再加之三年前离京去平阳城休养,这三年来,淡出了京城。更何况,隐疾怪病这种事情,对于我们谢氏来说,自然是能瞒就瞒了,不是什么好事儿,自然不会弄得天下皆知。所以,王爷、两位相爷、侯爷不知道也不意外。”

  “实不相瞒,这些年,皇上对于谢氏的动静,一直都有所注意,整个谢氏将有的黑紫草都给谢氏米粮的事儿,本王却半丝风声都不曾听到。”英亲王道。

  明夫人顿时笑了,“皇上和王爷以及朝中众位大人的风向都是盯着江山政权经脉,对于药材,若不是出了临安城这等危急性命的大事儿,黑紫草不过是小事儿而已。”

  “说得有理”右相颔首。

  英亲王闻言道,“这么说,整个谢氏,都不见得有黑紫草了”

  “如今不是黑紫草生长的季节,往年,黑紫草成熟后,在最好的季节,我们各府只要从产业下收到的黑紫草,都会趁着新鲜,立即送给云澜公子,他那里为了自己的病,有专门的保存之法,可以使得黑紫草有最好的药效。”明夫人道,“所以,整个谢氏除了云澜公子那里,怕是别处都没有黑紫草。”

  英亲王看向左右相、永康侯,四人面面相耽。

  过了片刻,英亲王忧愁地道,“云澜公子自从去了丽云庵,至今下落不明,不知所踪。这可怎么办”

  左相急急地对明夫人问,“夫人,你们每年将黑紫草送给谢云澜,都送去哪里”

  “以前是送去她的府邸,后来是送去平阳城。”明夫人想了想道,“云澜公子身边有一位神医大夫,叫做赵柯。黑紫草就由他收。云澜公子虽然失踪了,但赵柯兴许还在平阳城。若是去平阳城找找赵柯,兴许能拿到黑紫草。”

  左相腾地站了起来,“事不宜迟,王爷、右相、侯爷,咱们赶快走吧。”

  英亲王也站起身,皱眉,“咱们几人去平阳城”

  “先去进宫找皇上啊让皇上派人去平阳城。”左相道。

  右相立即道,“一定不能走漏风声,若是我们进宫去找皇上,没准别人也会得到消息。连皇宫御药房的黑紫草都不见了。可想而知背后人其心可恶。”

  “那依你说怎么办”右相急道,“无论如何,还是先救太子当紧。”

  “王爷,铮小王爷何时回府”右相对英亲王问。

  英亲王摇摇头,“哪里晓得。”

  “最好能赶紧找到铮小王爷,这件事儿,最好还是让铮小王爷出手,目前,恐怕赵柯处是唯一有黑紫草的地方了。若是别人去,不见得能拿得到黑紫草。更惶论,还有背后的人,若是抢夺,寻常人去,怎么抢夺得过”右相道。

  英亲王点点头,“也是,这样,先去我的府里,看看王妃能否找到他。自从当年他出了那一桩事情,险些在乱葬岗丢了命。回来后,王妃便在他身上种了特殊的香,她养了一只鸟,紧急时,那鸟能寻着香找到他。迫不得已,只能用这个法子了,毕竟临安城之事十万火急。”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七十九章 云澜紫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