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重中之重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英亲王话落,左右相、永康侯也觉得别无他法,齐齐颔首,一起出了谢氏六房。 

  四人离开后,六房老太太叹了口气,“先是云继公子不知所踪,再是云澜公子下落不明,都不知哪里去了,谢氏米粮和谢氏盐仓的人都去找两位公子了。忠勇侯府也人去楼空。如今在这京城里,谢氏的大户只我们一家了。”

  “老侯爷离开前,不是给咱们府传了信儿?说是避世一阵子。”明夫人道。

  “如今这局势,实在是乱。”六老爷道,“不知道要避世多久。”

  “是几个月,还是一两年,还是几年,这都说不准。”明夫人也跟着叹了口气,“京城乱,京外也乱。如今这天下不知哪里还有清静之所?老侯爷说是出去转转,游历散心,不知能去哪里。”

  “我们要不要也寻个地方离京安置?”六老爷道。

  明夫人看向六老爷,“我们祖祖辈辈都在京中,靠祖荫田产过活,一直以来,我们谢氏六房靠忠勇侯府庇护,府中只养些家仆和几名护卫,就算出京去安置,能去哪里?”

  “也是!”六老爷惭愧地道,“都是我无能,使得母亲和你劳心劳力。”

  “快别说这种话了,你身子骨从生下来就弱,能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娘已经很知足了。”六房老夫人训斥了六老爷一句。

  “娘说得对,我不求你高官厚禄,大富大贵,也不求你像别人一样精于算计。谢氏长房一直以来汲汲营营,结果又如何了?除了芳华小姐保住个谢林溪外,其余人如今落得那个下场。咱们在京中能够安稳度日,我也已经很知足了。”明夫人也连忙道,“咱们哪里都不去,忠勇侯府无人了,谢氏米粮无人了,谢氏盐仓无人了。但是不能让别人说我们谢氏无人了。我们谢氏六房就在这京中屹立着。只要我们在,我们谢氏就会一直在。”

  “说得对!”六房老夫人一拍桌子,赞扬道,“我们谢氏这一代算是生死存亡之际,度过了这个难关,能再繁荣延续百年,若是度不过,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我们哪里也不去。”

  六老爷点点头,“听娘和明儿的。”

  “伊儿这两日一直在我身边说芳华小姐,求我去打探打探她的消息。”明夫人道,“这孩子自小也没和芳华小姐见多少面,却不明白为什么一直喜欢她。那天她去街上看到张贴出的圣旨休书的告示,脸都白了跑回来。说铮小王爷如何如何喜欢芳华小姐,一定不会同意休妻的,一定是皇上作怪。跟我说了不少关于皇上的大逆不道的话,被我喝止了。这孩子这几日闷闷不乐,也让人忧心。”

  “人与人之间啊,讲究的是个投缘。我和林太妃也是一见如故,成了手帕交。伊儿喜欢芳华那丫头,也没什么奇怪的。那样的丫头,让我见了,也喜欢。她那样的才是我们谢氏真真正正的大家闺秀,从骨子里透着尊贵沉静,比当年的她姑姑还要出挑。”六房老太太道,“照我看啊,伊儿你不必担心她,她性子活泼,性情讨喜,凡事一点就透,不钻牛角尖,想得明白。不像是她姐姐,哎,被我养成了那副执拗的脾性,闷声不语的,什么事儿都在心里憋着,日渐消瘦,才是真让人忧心。”

  “她还是放不下八皇子?”明夫人闻言也愁了起来。

  六房老太太点点头,“这也怪我,冤孽啊。我早先是想着给她许一门好姻缘,林太妃性情平和,凡事清透,能在宫中无子无女安稳度日这么多年,是个明白人。她教导成人的八皇子,品性肯定没问题。可是没想到,咱们家姑娘对他钟情,他却是无心,这岂不是冤孽了?”

  “如今正是多事之秋,京里京外事出不断,八皇子毕竟是皇子,如今年纪轻轻便监国的重担压在身上。将来啊,是福是祸也难说。就算他们彼此有心,将来也未必是好姻缘。八皇子无心正好。咱们家的姐儿,慢慢开导她吧,她总有想明白的一天。”明夫人谈了口气,“娘也别自责了,依我看,一个是天子之家,一个是富贵府邸,规矩多不说,自古就是富贵险中求,这一生都要受累。倒不如寻常人家,一生富足,衣食无忧更好。”

  六房老太太拍拍明夫人的手,“还是你看得通透,我这人老了,糊涂了,年轻的时候也跟你一般通透,可是如今搁在小辈身上,就起了不该的念想,以至于苦了那孩子。回头我再劝劝她。”

  明夫人点点头。

  英亲王等四人出了谢氏六房,匆匆向英亲王府而去。

  来到英亲王府,英亲王对守门人询问,“铮儿回来了吗?”

  守门人摇摇头,“小人不知,没见到小王爷。”

  英亲王叹了口气,邀请左右相、永康侯入府,同时对喜顺吩咐,“快去请夫人去前厅。”

  喜顺没立即去,而是小心地问,“王爷,若是夫人问起何事儿,奴才如何说?”

  “就说事情紧急,有了黑紫草的眉目,需要夫人帮着用特殊办法先找到铮儿,让他去找黑紫草。”英亲王低声吩咐。

  喜顺闻言连忙去了。

  英亲王带着那三人去会客厅。

  正院内,英亲王妃刚歇下,小睡了一觉,喜顺匆匆跑来,春兰拦住他,“出了什么事儿跑的这么急?”

  “王爷要找夫人。”喜顺小声道。

  “什么事儿?”春兰问。

  喜顺贴在

  。

  喜顺贴在她耳边耳语片刻。

  “这……”春兰犹豫,“夫人有好几日没好生休息了,如今刚刚睡下……”

  “王爷带了左右相、永康侯来,正在前厅等着夫人呢。还是将夫人喊醒吧!毕竟关系太子性命和临安城十几万人的性命。”喜顺道。

  春兰点点头,无奈地进了里屋。

  英亲王妃被春兰喊醒,听闻之后,问,“王爷说有黑紫草的眉目了?让铮儿前去?”

  “喜顺是这样传话的。”春兰道。

  “可是铮儿才回来,累的跟什么似的,怎么去?”英亲王妃心疼儿子,“王爷也真是的,谁去一趟不行,非要铮儿。”

  “定然是别人做不来,王爷才急着找小王爷。毕竟咱们小王爷可是有真本事的。”春兰道。

  英亲王妃想了想,“这样,我先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回头再做打算。”话落,她披衣起床,穿戴妥当,出了房门。

  来到会客厅,英亲王便将在谢氏六房的事情与英亲王妃说了一遍。

  左右相、永康侯都齐齐地看着英亲王妃。

  尤其是左相,一改昔日的脾性,软语相求,“王妃,你既然有办法找小王爷,就快快请小王爷回来吧!平阳城小王爷熟悉,那赵柯小王爷也认识,这京城里,再没有人比小王爷做这件事情更合适的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铮儿一直在京中处理那些案子,有他坐镇京中,这京中倒还安稳些。毕竟是天子之地。若是他出京后,这京中只一个八皇子,稚嫩得很,哪里能稳住朝局?再出大事儿怎么办?”英亲王妃闻言有些忧心。

  “京中还有我们几个在,拼着老命,也要护住皇上稳住京城。”左相立即道。

  右相颔首。

  永康侯挺了挺胸脯,“如今黑紫草是当务之急的大事儿。”

  英亲王妃犹豫片刻,点点头,“这样吧,我现在就回院子里,让那只鸟儿试着去找找。虽然说自小养着它,可从来不曾用过,希望能管用。”

  左相见英亲王妃答应,大喜,“劳烦王妃了。”

  英亲王妃出了会客厅。

  她先回到正院,之后吩咐春兰,“你去落梅居一趟,将情况和铮儿说说,问问他怎么办?”

  春兰应了一声,连忙去了。

  落梅居院门紧闭。

  春兰敲了好几下,林七才探出头,见是她,问明来意,请她进了院子。

  秦铮在英亲王妃走后,便躺去了床上,数日前,还是两个人的大床,锦绣被褥至今未换,上面还有谢芳华身上特有的海棠药香,他躺下后,扫了一圈,屋中任何东西,她都没带走,包括她最喜欢的首饰。

  虽然她人离开了,就像只是出远门了一样。

  外面贴遍了整个南秦的告示和关于圣旨休书的哗然议论声,丝毫没影响到落梅居,陈设都如从前。

  他躺了片刻,实在累极了,睡了过去。

  春兰来到,喊了几声,秦铮才醒来,嗓音沙哑,“何事?”

  春兰将英亲王妃交代的话一五一十地说了,最后道,“王爷、两位相爷、永康侯如今都在前厅等着呢,王妃没办法,才让奴婢来找小王爷询问此事该怎么办。依照王爷和那三人的意思,此事非小王爷您去不可。”

  “谢氏每年的黑紫草都给了谢云澜治病?”秦铮从床上慢慢地坐起身。

  “据王爷说,谢氏六房的人是这样说的,整个谢氏每年搜集而来的黑紫草,都暗中私下送给谢云澜了。谢氏六房的人本来不愿意说出隐情,如今也是因为谢侯爷和太子都在临安城,危在旦夕,才迫于无奈说的。”春兰道。

  “往年黑紫草都交给了赵柯?”秦铮又问。

  “是这样说的。”春兰道。

  秦铮眯起眼睛,静思片刻,对她道,“你去告诉娘,让她去前厅回话,就说我就在京城,很快就回来。”

  “小王爷,您真要去平阳城?那您的身体吃得消吗?”春兰担心地道。

  秦铮摆摆手,“无碍。”

  春兰只能转身离开,去正院回话了。

  英亲王妃听罢春兰所说之后,又是心疼秦铮,又觉得他既然答应,那么就是有非去一趟平阳城不可的理由了,此事的确至关重要。她只能去了前厅。

  英亲王、左右相、永康侯四人得到英亲王妃的答复,一颗心都落了地。

  大约等了小半个时辰,秦铮出现在了前厅。

  “你去了哪里?”英亲王见到秦铮,仔仔细细打量他,发现除了眉目间隐约疲惫,看不出丝毫异常,才略微宽下心来。

  秦铮扫了四人一眼,“我先就去平阳城,不过要一个人跟我一起去。”

  “哪个人?小王爷只管说。”左相立即急声道,“只要能救太子,能救临安城百姓,小王爷有什么条件,只要我们能做到,一定万死不辞。”

  “万死到不必。就是崔意芝。”秦铮摆摆手。

  “崔意芝?兵部侍郎?”右相看着秦铮,“小王爷,你去平阳城,是为赵柯手里的黑紫草,崔意芝去有何用处?”

  “清河崔氏和平阳城距离得近,另外,他会清河崔氏嫡传的千里追魂术,我娘用在我身上的香,不过是皮毛,只能在方圆百里能找到我的踪迹,而清河崔氏真正的追魂香就不同了,千里之内,都可追到踪迹。”秦铮道。

  “赵柯不就是在平阳城吗?需要崔意芝千里追踪?”永康侯不解。

  “谢云澜失踪了,他是谢云澜身边的医者,如今不一定在平阳城。”秦铮道,“若是能找到他在哪里,既然他手中有黑紫草,也就能找到黑紫草了。”

  “小王爷说得有理,既然如此,事不宜迟,赶紧去喊崔意芝。”左相急道。

  “你先别急,崔意芝自从上任后,一直在兵部。派个人去喊就是了。”右相转头对英亲王道,“不过官员无事,不得疏于职守离京远行,还是先要进宫禀告皇上。另外,咱们出宫前,皇上说要见小王爷。小王爷回来,赶紧去禀告皇上。”

  “这样,铮儿,我派人去知会崔意芝来府。你现在就进宫一趟见皇上吧。”英亲王道。

  “当务之急是找黑紫草,皇叔那里爹代我去吧!告诉皇叔,就说我拿他的东西,再用几日,回京后还给他。”秦铮说着,转身出了房门,摆摆手,“我先去娘那里一趟,崔意芝来了派人告诉我。”

  声音未落,人已经走没影了。

  英亲王、左右相、永康侯互相看了一眼,虽然都不明白他拿了皇上什么东西,但觉得定然是极其重要的东西。不过这都不是主要的,如今黑紫草才是重中之重。只要秦铮去找,他们相信,一定可以找到黑紫草,救临安城于危难。

  本书来自  https:////x.html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十章重中之重》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