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掘地三尺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傍晚时分,秦铮和崔意芝在鸟儿的牵引下,来到了平阳城西南三十里的地方。

  这一处,是一处绝壁天险的断崖。

  那只鸟儿来到此处,在断崖上空盘旋了一圈,然后从崖上俯冲而下。

  秦铮和崔意芝齐齐勒住马缰绳,看着面前的断崖,高达万丈,四周没有浓密的草木,只是光秃秃一面断崖。有一块极大的山石,上面大字刻着“奈何崖”,大字的右下角写着两句诗:奈何从此过,魂断九天崖。

  “表哥,怎么办?这个崖看起来深不见底。”崔意芝看了片刻,转头问秦铮。

  秦铮看着前方断崖,这时日头已落,崖面上雾霭沉沉,他目光同雾霭一样深沉,“下去。”

  “怎么下去?”崔意芝左右看了一圈,“这里无别路,我们要下去,只能去找崖下谷底的入口,可是这么长的断崖,入口在哪里。”

  “这处奈何崖在记载上没有入口可循。”秦铮道,“跳下去!”

  “什么?”崔意芝大惊,“跳……下去?”

  秦铮点头,“你没听错,跳下去。”

  “我们会摔个粉身碎骨!”崔意芝脸色微差,像看怪物似地看着他,“表哥,你没发烧吧?鸟儿有翅膀可以飞下去,我们有什么?这山崖高达万丈,我们跳下去找死吗?你没见到那写着若是从此过,便魂断九天吗?”

  秦铮冷哼一声,“我偏要从这里过,就不信魂断九天。”

  崔意芝一时无语。

  秦铮翻身下马,甩了马缰绳,向前走去。

  崔意芝立即下马,疾走几步,一把拽住秦铮,“喂,你还真要跳啊。”

  “你当我与你说笑?”秦铮挑眉,甩开他的手。

  崔意芝摇头,“要跳你跳,我反正不跳。”

  “你不跳不行!”秦铮反手扣住他。

  “喂!”崔意芝大怒,“你抽风找死,也别拉上我啊,我还没活够呢。”

  “你当我活够了?”秦铮从腰间抽出两条环锁,一条递给崔意芝,“放心,只要你按照我告诉你的方法我们相互辅助下去,死不了。”

  崔意芝伸手接过环锁,看了一眼,只见是玄铁打造,两头挂有金钩,金钩极其锋利,他怀疑地看着秦铮,“当真?”

  “当真!”秦铮颔首。

  崔意芝见他主意已定,他就算想不下去也不行,只能点头。

  秦铮来到断崖边,向下望了一眼,对他道,“我先下去,你依照我的方法,与我一环一环接连相辅,谨记,别出丝毫差错,否则,你死了我也救不了你。白死。”

  崔意芝看着下面浓雾弥漫的断崖,早已经看不到他那只鸟儿的踪迹,“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你说呢?”秦铮瞥了他一眼,“富贵险中求!”

  崔意芝狠狠挖了他一眼,不再吱声了。

  秦铮用环锁扣住自己的腰,环锁两头还留出很长的锁链,他系好后看着崔意芝。

  崔意芝无奈,照着他的方式,也将环锁扣在了自己的腰间。

  秦铮两手拿着环锁的两头,在崖边俯身而下,跳下去三丈后,狠狠地甩出环锁的一头,锋利的锁钩刺入石壁,稳稳地将他挂住。

  崔意芝看出些眉目,按照秦铮的方法,他们连环而下,虽然时间会拖延得慢些,指不定什么时候能到万丈悬崖下,但是只要不出差错,一定能下去。

  “下来!”秦铮喊了一声。

  崔意芝应声,按照他的方法,一模一样地跳了下去,同样三丈后挂在崖壁上。

  秦铮见他下来,将另一头锁钩钉在崖壁上,同时拔出早先那一头的锁钩。

  崔意芝亦然。

  这样,二人相互扶持,沿着万丈悬崖,一步步向下。

  秦铮武功高绝,崔意芝武功亦不低。二人相互配合,下崖的速度称不上奇快,但也不慢。

  因天色已晚,断崖下弥漫着浓浓雾气。所以,半个时辰后,二人只能愈发地靠近,以能看得见彼此的距离下落,速度也慢了下来,小心谨慎。

  愈发下落得深时,伸手不见五指。

  秦铮从怀中掏出夜明珠,黑色浓雾四周尺寸之地才迸发出了亮光。

  一个半时辰后,崔意芝的额头已经见了汗,他微有些气喘,“表哥,你预测还有多久?”

  秦铮从墙壁抠下一块石子,向下扔去。

  石子不大,但也不小,顺着浓雾和风声向下,久久不闻落地的声音。

  秦铮过了半响道,“至少还有一半的距离。”

  崔意芝心下一灰,“我怕是坚持不住。”

  秦铮向下看了一眼道,“稍后找到合适的位置,我们歇歇。”

  崔意芝点点头。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有一块大的凸石从崖壁处横出,恰巧容纳两个人的地方,秦铮示意崔意芝可以在这里休息。

  二人并排坐在凸石上,四周除了黑漆漆的浓雾什么也看不见,而且出奇地静谧。

  崔意芝坐了片刻,待身上的汗干了之后,细细思量下,奇怪地道,“我养的那只鸟,不同于寻常之鸟,夜能视物。按理说,这万丈悬崖它俯冲而下,虽然浓雾弥漫,但是,合该难不住它。它早该折返回来才是。怎么至今不见踪影?”

  秦铮挑了挑眉,“依你所知,它俯冲下万丈悬崖,用多久能折返?”

  “最多半个时辰。”崔意芝担忧地道,“刚刚我们一直向下,没工夫理会思量,如今想来,不对劲啊。它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秦铮向下看了一眼,“既然如此,也许正被你猜中了。”

  崔意芝闻言面色一寒,“这可是自小跟随我的鸟儿!”

  “既然是自小跟随你的鸟儿,而且,又如此通灵,除非它是撞崖或者自身原因出事儿,否则,被人为抓住的话,应该不至于丢了性命。”秦铮道,“能有本事抓住它的人,想必也能识破它的珍贵,不会轻易杀掉。”

  崔意芝松了一口气,事关他自小养的鸟儿,也不想再歇着了,焦急地道,“走吧!”

  秦铮点点头。

  二人继续沿着崖壁向下。

  两个时辰后,二人来到了崖底。

  夜明珠照耀下,崖底一片亮腾腾的光泽。

  崔意芝看到之后,脸都变了,“表哥,这崖下是水。”

  “看到了。”秦铮抿唇,“我们浮水过去。”

  崔意芝立即道,“我不会浮水。”

  秦铮偏头看了他一眼,见他脸色不止是白,而是惨白,他伸手扣住他的手,“我带着你。”

  崔意芝摇摇头,“如今正是深夜,我们不知道这水的深浅,也不知这水有多宽。我们还是找个地方休息,等到天明吧。否则,有我拖累你,万一水中遇险,你一人恐难支撑。好不容易辛苦下了悬崖,我可不想命丧在水里。”

  秦铮思忖片刻,觉得有理,他们下崖用了四个时辰,别说崔意芝,就是他也有些受不住了。他点点头,“这样,我们沿着崖壁,找一处能歇脚的地方,就按照你说的,等到天明。”

  崔意芝松了一口气。

  二人沿着崖壁找了足足两盏茶时间,才找到了一根从崖壁底端长出的大树,大树大约生长了数千年,十分之粗大,别说能容纳两个人,就是四个人都没问题。

  崔意芝上了树干,四仰巴拉躺下,累得连话也不想说了。

  秦铮拿着夜明珠在四周观察了一圈,没见到什么异样,便也歪躺在树干上。

  天明十分,谷底渐渐有了微弱的亮光。

  秦铮睁开眼睛,慢慢坐起身,谷底的雾依旧浓郁,却也能依稀看清这一处四周的情形。只见这是四面环山的一处绝谷,谷底是湖水,就像是一个大罐子,除了上方,其它各处都是密封的。

  怪不得这里叫做奈何崖。

  寻常人从上面掉下来,掉进水里,就算不被摔死,也会被淹死,淹不死,也会被饿死。

  奈何从此过,魂断九天崖。

  抬眼向上望,四面崖石,头上浓浓雾霭,真如九天上的云。

  崔意芝此时也已经醒来,当看清四周的情形,他好不容易歇过来的脸色霎时又白了,看向秦铮,“这就是一处绝谷!我们怎么办?”

  秦铮唇角抿成一线,“难道你的鸟儿嗅觉有错?”

  崔意芝立即摇头,“不可能,从小到大,我训练它多少次?从没出过错。”

  “那就是了!这里看着像是绝谷,但是定然有什么名堂。”秦铮道。

  崔意芝闻言安静下来,细细观察周遭环境,可是石面光滑,水面澄净,除了这颗大树,别无异常。他道,“这里石壁光滑的连个洞口都没有,水面清的都看不见鱼。实在看不出什么有什么名堂和出路。”

  “你先待在这里等着,我下水去看看。”秦铮道。

  崔意芝连忙挥手拦住他,“表哥,你的水性怎么样?这水只怕不会浅了,只会浮水不管用。”

  “放心!”秦铮打开他的手,跳进了水里。

  崔意芝暗悔自己没有学浮水,只能干坐在上面等着。

  秦铮下了水后,依照夜明珠在水里照亮,潜到湖底,这处湖里连水草都不生,只看到累累白骨,他沿着湖底转了一圈,回到了远处。

  崔意芝已经等了一个时辰,有些等不住了,见他回来,大喜,“怎么样?”

  秦铮摇摇头,“湖底都是死去的人骨,正如你所说,不见活物,连一尾鱼都没有。”

  崔意芝心下一灰,“那我们怎么办?”

  “定还有办法。”秦铮运功催干头上、脸上、身上的水道,“你既然驯养那只鸟,想必也有找回之术。”

  崔意芝点点头,“有!”

  “你现在就召回他,我在沿着岩壁走一遭,看看是否有什么出口。”秦铮道。

  崔意芝颔首嘱咐,“那你小心些。”

  秦铮抽出腰间的钩锁,沿着他们栖息之地向四周岩壁走去。

  崔意芝施展召回之术。

  半个时辰后,秦铮回转,见崔意芝大汗淋漓地躺在那里,气息虚弱,他问,“怎么样?”

  崔意芝摇摇头,“查无所踪。”

  秦铮蹙眉,“查无所踪?一般几种情况?”

  “就如你所说的,一是遇难,二是被人抓住了,封闭了它的灵识。”崔意芝有气无力地道,“依着我的猜测,怕是遇难身亡了。否则,我手中的尾毛能感受到它,可是如今尾毛全无反应。寻常之人不可能封闭它的灵识。”

  “灵识?”秦铮挑眉。

  崔意芝颓废地道,“你有所不知,虽然姑姑出身于清河崔氏,但因为族规,传儿不传女,传嫡不传庶。所以,姑姑对于清河崔氏的追踪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实,千里追踪术不是清河崔氏所有,而是传自魅族。”

  秦铮眯了眯眼睛。

  崔意芝脸色发白地道,“我的这只鸟儿,叫做封灵。因清河崔氏这一代根苗里,大哥虽然自小聪伶,但是被姑姑接去了英亲王府,被你养得废了。所以,族中长老选振兴门庭的继承人,便选了我。将这只封灵在我五岁时给了我。我虽然心喜族中器重,但却是处处受族中掣肘。所以,才想借你之力,夺得族中的话语权,摆脱钳制我的族中长者,掌控清河崔氏。这些你想必知道,所以,才用兵部侍郎引诱我,我自然受不住你的诱惑。”

  秦铮点点头。

  崔意芝话音一转,“可是,若是这一次,我帮你而失了封灵,就算我坐上兵部尚书,根基还未稳,被族中长者发现,一样能惩处我,若是受了族规,影响仕途,我这一辈子可就完了。”

  秦铮闻言询问,“在封灵不死的情况下,什么人才能封闭它的灵识?让你查无所踪?”

  “它出自魅族,自然是魅族之人。不过,据说必须得是魅族习得御灵术的人。”崔意芝道,“魅族的御灵术据说能御天下万物之灵,是皇族秘术。不过就算是魅族皇室之人,能习得大成者,御天下万物之灵者,每一代也就一二人而已。”

  秦铮闻言静思。

  “魅族早已经毁了,在世间游走的人,都因为本体原因,不敢再现身于世,免得被世人抓住,不是千方百计研究夺其魅术,就是当了治病的活药材。”崔意芝道,“所以,我才说,封灵怕是遇险死了。”

  秦铮忽然肯定地道,“它一定没死。”

  崔意芝腾地坐起来,“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秦铮偏头看了他一眼,“给你半个时辰休息的时间,稍后我们动身。”

  “去哪里?”崔意芝问。

  “折回去!”

  “折……回去?”崔意芝仰头向上看一眼,脸都灰了,“我们昨夜下来时用了四个时辰,如今再折回去?”

  “不折回去,难道你要饿死在这里?”秦铮反问。

  崔意芝轻哼一声,凑近他,“自然不是,你先告诉我,为何你肯定封灵没死?”顿了顿,他怀疑地问,“难道……真是有懂得魅族御灵术的人封闭了它的灵识?”

  秦铮不语。

  崔意芝看着他,见他脸色沉静,什么也看不出来,他本就聪明,揣思片刻,忽然道,“我想起来了,你将我拖出京城,是为了要追踪谢芳华。我启用封灵,也是为了让封灵追踪她。如今封灵失踪,这么说,一定是找到她了。可是,若依照你这般肯定封灵没死,那么,一定是她身边有魅族懂得御灵术之人抓住了封灵。”

  “为什么不是她抓住了封灵?”秦铮挑眉。

  崔意芝一愣,呆呆地看着秦铮,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你是说……谢芳华懂得魅族的御灵之术?她……她不是谢氏忠勇侯府的嫡出小姐吗?怎么会魅族皇族的御灵术?”

  “她是忠勇侯府的嫡出小姐,难道就不能会魅族皇族的御灵术了?”秦铮反问。

  崔意芝一时无言。

  半个时辰后,秦铮站起身,“走了!”

  崔意芝又问,“折回去之后,没了封灵,我等于失了嗅觉,我们去哪里找?”

  “封灵是从崖上俯冲而下,这里是绝壁天险,飞鸟难度,它既然下来,那么,要找的人就一定是在这里。可是崖底不见踪影,那么,脱不开这整个奈何崖去。所以,我们折返回去,如今天色已亮,也许,半途中就有收获了。”秦铮分析道。

  崔意芝扶额,“若是折回去也没有呢?”

  “那么我就铲平了奈何崖,掘地三尺。”秦铮冷哼一声,“就不信我找不到她。”

  ------题外话------

  亲爱的们,过年好,给大家拜年了,新的一年,新的梦想,新的希望,我和大家携手同行,爱你们,爱,爱,爱~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十二章掘地三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