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心安之处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不多时,鹰鸟飞出房间,飞出楼阙屋宇,飞上了水面云端,飞离了寻水涧。乐—文

  回到自己的住处,月娘窝在软榻上寻思半响,下了软榻,抬手招来一只鹰鸟,刷刷提笔写了一封信笺,待信笺墨迹干了,她将之折好,绑在了鹰鸟的腿上。

  月娘见他走出,摸着伤口蹙眉,自言自语,“那我岂不是这些日子半点儿酒水也不能沾了?真是要命……”话落,下了塌,郁闷地出了房门。

  赵柯摆摆手,“你既然不敢再去见,便回去歇着吧!伤好之前,忌辛辣之物,我过去公子之处看看。”话落,他走出了房门。

  “也是!”月娘顿时乐了,“说真的,我觉得你家公子比铮小王爷讨喜多了。”

  赵柯闻言道,“小主此番能找来这里,将你留下,是将这里当做家了。以后的事情,她和公子之事,哪里说得准,毕竟她如今再不是小王妃了。”

  “还是云澜公子好。”月娘放下摸脖子的手,感慨,“小主爱的人怎么就不是云澜公子呢,偏偏喜欢铮小王爷,如今弄得这般境地。若是云澜公子的话,我们做属下的跟着主子会少操多少心?”

  赵柯摆手,“放心吧,我家公子已经派了人暗中护送,黑紫草一定会平安运到临安城,他不会让小主出事儿的。”

  月娘点点头,有些担忧,“临安城危险,这一路上,主子别出事儿就好。”

  “小主昨日夜里离开的,如今已经一日半夜了,走最近的路,应该快到临安城了,希望赶得及救谢侯爷。”赵柯道,“我用的是上好的药,你若是不触动伤口,十日可大好。”

  月娘顿时摇头,“我才不要过去,以后还是躲着他远些。若不是主子身边无人,也不至于将我留在这里受他的剑。”说话间,牵扯到了脖颈的伤口,她顿时“咝”地一声,“这伤口什么时候能好?”

  “我还不知那边是何情形,稍后你可以和我过去看看。”赵柯道。

  月娘闻言虽然理解了秦铮本意不是要杀她,但依旧有些气不顺,“他如今在你家公子处?这么说,今晚留在这里不走了?不去追主子了?”

  “若他不如此,公子本无意见他。”赵柯道,“这里占据天然奇险,他既然能破机关进来,想必对魅族事物知晓十之**。而他本就知道公子是魅族王室继承人,寻着小主踪迹,自然能想到公子也在这里。”

  月娘一愣,“我家主子离开了,他知道我所言非虚,难道也猜出你家公子在这里?喊一声你家公子出来相见就是了,何至于出手相逼?又不是不认识。”

  赵柯看了月娘一眼,“铮小王爷其意不是在杀你,而是想要逼公子现身。”

  月娘立即不满地道,“还说什么下嫁?如今他们已经不是夫妻了。圣旨休书传遍了天下,自此再无干系。闯到这里,还这样嚣张杀我,我可是奉了主子之命留在这里的,真是过分。难怪主子要和他绝情断爱。”

  “在我家公子的住处。”赵柯转回身,“铮小王爷竟然能过了层层机关,找到这里,果然厉害,怪不得能让小主甘愿委身下嫁。”

  月娘见他不像是说笑,这才放下心,须臾,想起秦铮,又问,“铮小王爷呢?”

  “真的。”

  “真的?”月娘立即问。

  赵柯摇摇头,“没有,放心吧,只是伤了表皮。”

  月娘醒来后,第一时间脸色发白地抓住赵柯胳膊,“我是不是被毁容了?啊?”

  赵柯动手给月娘包扎,不多时,伤口包扎好,他轻轻抬手,推醒了月娘。

  那人点头,将月娘放在了榻上。

  “好锋利的剑。”赵柯看了一眼月娘脖颈,摇摇头,“告诉公子放心,铮小王爷的剑虽然快,但看起来不是真想要出手杀人,只不过是擦破了皮而已,若是他真要出手杀人,公子的术法虽然能及时拦住他,恐怕也不会致使这么浅的伤口。铮小王爷的武功在南秦可是数一数二的,而公子焚心复发,大病未愈,拦之有限。如今这点儿伤无大碍,我用上好的药给她包扎,应该不会留下疤痕。”

  那人摇头,“回先生,公子无恙,只是月娘被铮小王爷的宝剑伤了,公子命我送到这里,说月娘爱惜美貌,请您务必不要让其脖颈的伤口落下疤痕。”

  赵柯听闻秦铮和崔意芝找来,正要出门,见月娘被人送来,立即问,“公子呢?可有恙?”

  谢云澜不以为意,请他入内。

  崔意芝对于在这里看到谢云澜实在太过惊异,对于秦铮和他二人之间的对话着实不懂,总觉得二人言谈间如雷滚动,见谢云澜看来,他笑笑,“云澜兄,打扰了。”

  谢云澜看着面前晃动的珠帘,抿唇站了片刻,回身看崔意芝。

  秦铮闻言忽然冷笑,“吾心安处是吾家,这里未必是她的安宁之地。”话落,走了进去,随着他进入,珠帘噼里啪啦一阵作响。

  谢云澜点头,“前世今生,兜兜转转,这里才是安宁之地。”

  秦铮目光瞬间凌厉,“家?”

  谢云澜对上他的目光,低声道,“她若是在这里,这里便是她的家了。”

  “毕竟什么?”秦铮猛地回头看向谢云澜。

  谢云澜终于有了些笑意,“凡是她喜欢的事物,我自然不遗余力,毕竟……”

  秦铮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停住脚步,将里面扫了一圈,眸光昏暗,“这里一切陈设,都是她喜欢之物,云澜兄好有心。”

  进了楼内,一切布置雅致华美。

  “是!”那人上前,将月娘拖起,去找赵柯。

  谢云澜摇摇头,轻轻抬手,一人落在他身后,他吩咐,“将月娘抬去赵先生处,她爱惜容貌,令赵先生给她包扎,别留下伤疤。”

  崔意芝看了一眼地上昏迷过去的月娘,“她……没事儿吧?”

  秦铮抬步向内走去。

  “自然。”谢云澜看了他一眼,侧身让开门口。

  “我与云澜兄也算是故交,既然来到了他的家,怎么能过其门而不入?更何况现在天色已晚,云澜兄不会赶人不留一宿吧?”秦铮挑眉,没有要走去追的意思。

  崔意芝则是松了一口气,对于他此时来说,封灵活着没死就好,否则他难以向族中交代,他转头对秦铮问,“表哥,咱们是去临安城,还是……”

  秦铮脸色微沉。

  谢云澜点头,“那只鸟儿找到她,她便将其收了。”顿了顿,他意有所指地道,“大概不想暴露踪迹,若是我,被人时刻闻香而寻,总不太喜欢。”

  崔意芝追问,“当真?”

  谢云澜摇头,“封灵被芳华带走了。”

  崔意芝一时无言,不过他提到封灵,正是他关心之事,立即询问,“封灵呢?在你手里?”

  “我出生在谢氏米粮而已。”谢云澜看了一眼崔意芝,“天下哪处都可以安家,这里为何不能是我家?崔侍郎手里既然有族传的封灵,祖辈自然与我祖辈有渊源,既然来到这里,当该知道,这里是魅族隐世之地,我是魅族之人。”

  “你说这里是你家?”崔意芝忍不住询问,“这里怎么会是你家?你家不是在谢氏米粮?”

  谢云澜笑了一下,“这里水外有水,山外有山,寻常人难找到这里,虽在南秦,但是国图上从未有人发现记载,你自然不曾听说过了。”

  “未曾听说过。”秦铮道。

  “寻水涧。”谢云澜道。

  秦铮收回视线,四下扫了一眼,“这里是哪里?”

  谢云澜面色寡淡,“我无需骗你。”

  秦铮眯起眼睛看着谢云澜。

  “她带走了大批的黑紫草,如今这天下除了临安城用黑紫草,还有哪里用黑紫草?”谢云澜眉梢扬了扬,“她自然是去临安城了,子归兄在临安城,她不会让他出事儿的。”

  “去了哪里?”秦铮问。

  “你说芳华?”谢云澜淡淡道,“她昨日便离开了。”

  秦铮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线,直直地看着谢云澜,“她呢?”

  崔意芝大惊,转头看向秦铮。

  谢云澜颔首,“是我。至于我怎么会在这里……”顿了顿,他笑道,“这里是我家。”

  “你……你怎么在这里?刚刚出手的人是你?”崔意芝仔细地打量他,他此时的状态明显是在病中。

  “崔侍郎!”谢云澜看着崔意芝点点头,又转向秦铮,淡淡地打招呼,“铮小王爷!”

  谢云澜身穿一身绛色织锦软袍,身上披着一件轻薄的黑色锦缎披风锦袍,面色气色有些虚白,看起来十分孱弱,不是太好,实在难以想象刚刚是他出手仅仅用一缕轻烟便弹开了秦铮杀气腾腾的宝剑。

  崔意芝顺着那缕轻烟看到了谢云澜,轻烟在靠近他衣袖时消失无踪,他不由得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谢云澜,怎么是你?”

  正是在丽云庵山体崩塌碎石泥流跌落山崖失踪的谢云澜。

  这个人秦铮认识,崔意芝也认识。

  最大的那处楼阁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人。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十五章心安之处》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