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防患未然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怜的剑正中心口,可是她的心偏偏巧长偏了一寸,也就是说,没伤到心脉。

  只要没伤到心脉,人就有救。

  谢墨含闻言惊喜地对老大夫拱手,“只要能救活人,留下伤疤是新儿,慢慢再用好药淡化疤痕就是了,什么也不及性命重要。”

  老大夫点点头,“邢儿刚刚说了,只有五分把握,若是”

  “大夫救人说话一般都给自己留有三分余地,你说你有五分把握,也就是说你其实是有八分把握。既然有八分把握,那就是性命能保住了。”谢云继不耐烦地摆摆手,“既然如此,还废话什么?动手吧。”

  老大夫的话被卡在喉咙里,一时不上不下,只看着谢云继。

  “你看着我做什么?赶紧快救她啊!”谢云继挥手。

  老大夫无奈地回转身,对谢墨含一礼,“侯爷,郡主乃未嫁之身,老朽身为大夫,治踩人,份属应该。您和这位云继公子”

  “携正不想待在这里呢,她有什么可看的?我现在就出去!”谢云继转身走了出去。

  谢墨含拱拱手,“老人家可需要人在旁辅助?我命两名婢女进来帮忙。”

  “最好是有武巩人,可以帮我拔剑。”老大夫道。

  谢墨含点点头,出了房门,对守在门外的品竹、品青道,“你们二人进去,协助大夫拔饺郡主。一定要心谨慎,切不可出丝毫差错。”

  “是!”品竹和品青进了房门。

  谢墨含望天祈祷,“希望大夫真能救活郡主。”

  “她命大的很,死不了!”谢云继拿过胳膊放在鼻前闻了闻,嫌恶地道,“接租个臭丫头,弄了我一身血腥味,难闻死了。给我找一间房间,我要沐浴。”

  “听言,你带云继公子去我隔壁的房间,吩咐人烧水,给她沐浴。”谢墨含对听言吩咐。

  听言应声,“那您呢?您不回去?”

  “我在这里等着,确定郡主安然无恙再回,m.

  听言点点头,头前带路,带着谢云继去了谢墨含隔壁的房间。

  谢墨含等在门口。

  过了片刻,品竹从里面匆匆走了出来。

  谢墨含立即问,“怎么出来了?”

  “奴婢去打清水!”品竹道。

  谢墨含点点头,“那快去!”话落,对同样跟他等在门口的品萱、品妍吩咐,“你们两个也快跟着去打清水。”

  二人齐齐应声。

  不多时,三人端了三盆清水进去,片刻,又端了三盆血水出来,血水分外的红,触目惊心。

  谢墨含薄唇紧紧地抿起,站在门口,并没有再出声询问。

  如此清水进去,血水出来,反复三四次之后,再没有血水端出来。

  品竹泼了血水,回到门口,见谢墨含脸色发白,对他小声道,“侯爷,您放心,刚刚大夫说了,拔剑很顺利,郡主的命十有**是保住了。”

  谢墨含闻言松了一口气。

  品竹又走了进去。

  两盏茶之后,那老大夫从里面走出来,擦了擦额头的汗,对谢墨含拱手,“侯爷,邢儿不负所望,总算是救回了郡主的性命。只要接下来看着郡主不发高热,应该就性命无虞,只等着养好伤口了。”

  “多谢老大夫。”谢墨含连忙鞠礼,对他恳请道,“我这府中无大夫,恳请你在这府勐可好?也好随时看顾郡主查。只要救好郡主,京中的皇上、皇后、王爷、王妃、太子、铮絮爷,以及在下,都会重谢。”

  “侯爷严重了,救死扶伤本是医者本分,就算侯爷不恳请,郡主没脱危之前,邢儿也决定留下来照看郡主,待郡主脱离危险再离开。”老大夫连忙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谢墨含回身,对品竹吩咐,“快些在这所院子找一间房间,安置老大夫。”

  “是,侯爷。”品竹对那老大夫一礼,“请随我来。”

  老大夫点点头,一边擦着汗,一边跟上了品竹。

  谢墨含目送老大夫离开,见听言回来,对他问,“将云继安置妥当了?”

  听言点点头,嘟嘴道,“云继公子真是难伺候,同样出身谢氏,您还是忠勇侯府出身呢,他只是谢氏盐仓出身,竟然比您还挑剔,毛侧得很,水热了,水冷了,都不行,一定要调到温度适宜。自己只身回来,没带衣物,我临时找了您的旧衣,他死活不穿,要我拿新的。这临安城处处闹瘟疫,裁缝店都关门了,哪里还有卖新衣服的地方?没办法,我只能拿了您的新衣服给他。”

  谢墨含听罢乐了,对听言道,“你只知道他是谢氏盐仓出身,但是却不知道他另有身世。他是我姑姑谢凤和北齐王的儿子,只不过是寄养在谢氏盐仓而已。你说他这身份该不该如此挑剔?”

  听言一呆,恍然,“怪不得呢!”话落,挠挠脑袋,“云继公子身份一直保密吧?侯爷怎么就这样告诉我了?万一我脑子不好使时,泄露出去,可怎么办。”

  “如今形势迫人,南秦皇室和谢氏也不再是水火不容了,此一时,彼一时。云继这回从北齐回来,我虽然还没抽空与他细谈,但也知道,他的身份公之于众不过是早晚之事。早一日,晚一日,也没什么大碍。况且,太子、秦锘少人私下都是知晓的。”谢墨含道。

  听言眨眨眼睛,“好在咱们南秦和北齐一直和睦。”

  谢墨含闻言心思一动,忽然低声道,“和睦”

  “侯爷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听言看着谢墨含,见他神色有异,奇怪地问。

  谢墨含曳,“没怎么,我只是觉得这和睦二字听来怪异罢了。南秦和北齐未必如表面上一般和睦。我姑姑嫁去北齐,不忘故土,辅佐北齐王为王后,定然不喜两国兵战。可是北齐二皇子私下就未必会如此想了。早先有姑姑重病被救回,后有齐言轻数月前来南秦,暗中谋划,虽然后来被秦铮反利用,但也不过是太子和秦铮之间的较量。至于和睦,若是齐言轻被立为太子,坐了北齐的王的话,恐怕,这天下会起兵战。”

  听言睁大眼睛,“不会吧。”

  “这哪里是说得准之事。毕竟如今南秦内乱,从京城到京外,一片狼藉话落,我被困在临安城,以至于漠北边境守军无人做主,若是趁机制造乱向,而云继又回来了南秦,那么,万一齐言轻私下做些什么,前景真是不容乐观。”谢墨含说着,忽然喊,“品竹。”

  “侯爷!”品竹立即从里屋走出来。

  “郡主既然无恙,我就不进去看她了,你和品萱、品青、品妍四人好好地守在这里。再不准出差错。郡主一旦醒来,就去喊大夫。”谢墨含吩咐。

  “是。”品竹应声。

  谢墨含转身向谢云继所住的房间走去。

  听言纳闷侯爷怎么说着说着脸就变了,焦急起来,不解,但是直觉跟谢云继有关,连忙追上他。

  谢墨含匆匆来到谢云继的房间外,伸手叩门。

  谢云继懒洋洋地问,“谁?”

  “是我。”

  谢云继纳闷,“那臭丫头救活了?你怎么这么快就来找我了?别告诉我她没救过来,让我想办法,我可没办法可想。”

  “不是,你沐躁了吗?我是有话与你说。是重要的事儿。”谢墨含正色地强调。

  谢云继闻言,也正经地道,“既然你有话要说,我就不洗了,你稍等一会儿。”

  谢墨含点头,“好。”

  不多时,谢云继一身清爽地打开房门,见谢墨含一脸忧急,疑惑,“不是那臭丫头的事儿,难道是临安城又出事儿了?又有人捣乱?”

  “也不是,你别猜测了,我进屋与你细说。”谢墨含道。

  谢云澜点头,让开了门口,口中道,“你从秦铮手里要来这个虚童,真是不合格,难用得很,回头还给他吧,我帮你选个好用的。”

  听言一听顿时怒了,还没反驳,谢墨含便伸手关上了房门,同时将谢云继推进了屋。

  听言只得气哼哼地作罢,经此一事,他明白一个道理,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谢云继这样的人。

  进了屋后,谢墨含也不坐下,对谢云继正色地问,“我问你,你回北齐之后,可是见到北齐王和姑姑了?另外,可也见到齐言轻和玉家人了?”

  谢云继翻了个白眼,“我当是什么事儿,原来是这个啊。”他说着,坐下身,倒了两杯茶,一杯茶递给谢墨含,一杯茶自己端起来喝了一口,翘着二郎腿道,“都见了。”

  “你与我说说,如何?”谢墨含问。

  谢云继懒散地道,“还能如何?齐云雪将我抓去了北齐,途中,我使计溜走了。虽然她是奉了那老头子的命来南秦接我,但我也不能真被她抓回去,那显得我多没本事,多丢面子?于是,携甩了齐云雪,自己去北齐皇宫了。她以为我逃跑是要回南秦,于是命人拦住了北齐边境,各处找我,哪里知道我反而是自己去北齐皇宫了?”

  谢墨含点点头,“能从齐云雪手中溜走,确实本事不小。”

  谢云继切了一声,“被一个女人抓了,从她手中溜走,算什么本事?只是我走时整了她一把,不太窝囊罢了。”

  “不要写女子的本事,算起来,她是北齐王室的公主,也是你亲姑姑,不是一般女人。”谢墨含道。

  谢云继哼了一声,“我管她姑姑不姑姑,她抓了我没经过我同意,就是得罪我了。”话落,他道,“到了北齐后,我偷偷地溜去了皇宫。”

  “先去见姑姑了?”谢墨含问。

  谢云继曳,“去见了玉贵妃。”

  谢墨含一愣,“你既然回了北齐,进了京城,去了皇宫,为何先不去见姑姑?先去见玉贵妃?见她做什么?”

  “传言玉贵妃十分美貌,我想看看她到底有多美。”谢云继道。

  谢墨含无语。

  谢云继颇为失望地道,“果然传言都是骗人的,就是一个深宫怨妇而已。”

  “玉贵妃的确是美貌,我见过其画像。只不过是姑姑和北齐王两情相悦,姑姑又冰雪聪明,懂得权谋制衡之术,拴住了北齐王的心,玉贵妃虽然和北齐王青梅竹马,即便有玉家支撑,但是北齐王心向着姑姑·年累月,她自然幽怨愤懑,自然美貌不及从前。”谢墨含道。

  谢云继撇撇嘴,“我娘若真是冰雪聪明,怎么会喜欢那个老头子?与后宫妃嫔争宠?即便是宠爱长盛不衰,但也不是一心人。”

  谢墨含失笑,“北齐王怎么成了老头子了?”

  “反正没什么可看的,就是一个老头,只不过比老侯爷年轻一些的老头罢了。”谢云继道。

  谢墨含曳,不理会他的不正经,正色道,“我急急找你,是刚刚听言的话提醒了我。他说北齐和南秦和睦。这和睦二字,你如今走了北齐一趟,虽然你身份特殊,但因为自小生长在南秦,所以,当该有中正的看法,你怎么看?”

  “和睦?”谢云继嗤笑一声,“我娘这么多年,美人计使得好,抹平了老头子的征伐杀戮野心,不再想侵吞南秦国土,统一南北了。可是别人可未必这么想。若说和睦,也不过是汹涌的水下盖着一层薄冰罢了。”

  “你既然也这么看,是否知道些什么?”谢墨含看着他,“我且问你,是不是玉家和齐言轻有什么谋略针对南秦?这次南秦发生这样的内乱,据我所知,牵连了皇室隐山隐卫,是否也牵连了北齐玉家?”

  谢云继眨眨眼睛,“也许吧,谁知道呢,我又没在北齐京城待多久?只不过是转了一圈。看我娘好好的,那老头子因为无奈送走我,面对我愧疚,恨不得要星星摘星星,要月亮摘月亮,北齐玉家人看到我恨不得吃了我。在宫里是火,出宫后就是冰。携我可受不住,索性就回来了。还是南秦好,闻到空气都是新鲜的。”

  “你没待几日啊。”谢墨含闻言揣思,“玉家人待你不好实属正常,毕竟玉贵妃和玉家多年来也没斗过姑姑,上次姑姑重病,本以为能将她治死,可还是功亏一篑。如今你又回了北齐,且还是嫡系。姑姑多年根基,不容杏,若你想要那个位置,依照姑姑和北齐王互相推动,你即便多年不在北齐,也不愁难以坐稳,本来是唯一子嗣的齐言轻和玉贵妃地位就岌岌可危,玉家人当然恨不得杀了你。”

  “谁乐意要那个位置了?”谢云继嗤了一声,“受苦受累,白给我都不要,他们当香饽饽,我可不当,那个位置哪里有温柔乡,美人骨,天下美景美食能使人舒适?”

  谢墨含无语,默了片刻道,“人人喜好高处,可是不知道高处不胜寒。尤其是帝王,更是绝七情,灭六欲。勤勉者日日劳累,都不见得能流芳百世,千载盛名。更何况一旦懈怠,便国无宁日,天灾**,需要自试罚了。你不要那个位置,若是寻常人看来,难以理解,可是在我看来,也没有不对之处,不要也好。”

  谢云继点点头,大口喝了一口茶水,感慨,“虽然临安城处处闹瘟疫,但是这茶水喝起来也是香喷喷的。”

  “至今你的身份还没公布天下,是否也因为你不喜那个位置,不想要?”谢墨含又问。

  谢云继哼了一声,“老头子愧疚,屡次试探我,我娘呢,跟出家的女菩萨似的,看得开,到没难为我,说她自己一辈子困在皇宫,我以后想要什么样的日子,就由得我疡。她虽然生了我,但没养我,也就不干涉我的生活,凡事由我自己决定。”

  “姑姑这一辈子不易,北齐皇宫的确是困了她一生。”谢墨含叹了口气,“自从她去北齐,再未回娘家,心里又何尝不想故土?何尝不想踏出皇宫?游历名山大川?爷爷说姑姑性子最是活泼爱玩,可惜随我娘去了一趟漠北,一辈子便被栓在了漠北。”

  “那也是她的疡,她心甘情愿着呢。”谢云继扁扁嘴。

  “你回南秦,北齐王和姑姑可知道?”谢墨含问。

  “我是背着老头子离开的。我娘知道,她给了我一批暗卫。”谢云继说着,眼睛忽然亮了起来,“我娘还真是厉害,她的暗卫虽然不多,但是各个精良,拿出一个,就能以一当百。我这回还真没白去北齐。路上玉家的人想杀我,折损不少。嘿嘿”

  谢墨含闻言立即道,“如今姑姑给你的暗卫呢?我怎么不曾感到他们在附近?”

  谢云继摆摆手,“让我留在漠北边境了。齐言轻打什么主意,我这个自汹谢氏盐仓培育出来的慧眼可不是盖的,不用眼睛也能看出来。南秦一直动乱,而你又被困在临安城,暂时难以抽身出往漠北边境,他若是这时候出手,漠北边境一乱,南秦可就是雪上加霜了。所以,那些人被我留在漠北了。只要齐言轻在边境一动作,他们就会及时的拦下,拦不下,也会报于我,也能帮你抵挡拖延些时间,防患于未然嘛。”

  谢墨含闻言大喜,“我找你来,正是要说此事,既然你提前替我做了安排,那我就放心了。多亏有你。”.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十章防患未然》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