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芳华之伏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九曲山,九曲回肠。

  谢云继站在九曲山的中心路口,原地转了数个圈圈,将每一条路都仔细地看过一遍。

  片刻后,他从怀里拿出地星针,俯身在地,将地星针放在了地面上。

  地星针接触地面之后,针便咔咔地开始在罗盘上转圈。

  须臾,地星针指在了一个方位上。

  谢云继眨了眨眼睛,收起地星针,向着地星针指明的方位追去。

  他一人,没骑马,轻手轻脚,足尖沾地便走,沿着羊肠小道,径直上了山。

  这一条路,算是九曲山最难走的路。

  天已黑,本来白日里晴朗的日来观,今夜怎么也是星月满空,可是如今却是渐渐地乌云笼罩,不见一丝星辰。山路尤其寂静。

  谢云继没拿出任何照明的东西,走了一段路后,便适应了黑暗。

  一个时辰后,便沿着山路走出了二十里,来到一处两山崖壁的夹道山口。

  谢云继停住脚步,四下张望,迎面两处山崖,中间只有一处夹道,再无别路。他从新拿出地星针,俯身在地。地星针开始咔咔地转动,片刻后,直指对面的夹道山口。

  他无奈地看了一眼,嘀咕了一句,进了夹道山口。

  刚一进入,忽然山口内一箭射出,这箭无声无息且又快又狠地向他射来。

  谢云继开始并没发现,待他发现,已经躲避不及,他大惊失,“啊”地一声,心想完了。

  就在箭即将穿透他来不及躲开的左臂时,左侧山体忽然有一柄剑斜斜而开,“铛”地一声,箭与剑相撞,一声金鸣声,那箭被打开。

  谢云继惊魂未定,连忙转头,见看到随身而落在他左侧的人大喜,“芳华?”

  谢芳华收起宝剑,看着谢云继蹙眉,“云继哥哥?怎么是你?你什么时候回南秦了?来这里做什么?”

  谢云继伸手去摸左侧的胳膊,胳膊完好,他大松了一口气,上前一步,一把抱住他,劫后余生地道,“吓死哥哥我了,我还以为今天我这一只胳膊必定会废了,幸好是你。”

  谢芳华不放被他抱住,觉得谢云继自从被齐云雪抓走后,这数月不见,乍然看到,他似乎又疯长了些身量。听着他的话,一时好气又好笑,伸手推开他,“我问你话呢,你什么时候回了南秦?怎么来了这里?”

  “你还质问我?我还不是为了你?”谢云继被推开,劫后余生的他唏嘘不满地道,“我听说临安城有难,你又被人休了,我不放心,从北齐一路骑快马回来,刚到临安城,便得知你要带黑紫草去临安城,言宸筹备了什么好玩的事儿,我便一路追来找你了。没想到,我人刚到这儿,险些就被废了一只胳膊。”

  谢芳华听他简略说明来意,瞪了他一眼,“什么时候也改不了你好玩的本性!刚刚真该废了你一条胳膊。”

  “刚刚那一箭是你射的?”谢云继看着她。

  谢芳华摇摇头,“不是我,是秦钰。”

  “秦钰?”谢云继睁大眼睛,“你竟然和秦钰在一起?”

  谢芳华剜了他一眼,“我和他在一起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谢云继嘎嘎嘴,“是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只不过,你们化敌为友了?那……那个谁呢?”

  谢芳华不答他的话,转头看向山口外,对他问,“你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谢云继点点头,“是啊。”

  “你既然跟踪言宸的踪迹而来,言宸如今还未来,你怎么便先来了?”谢芳华纳闷。

  谢云继愣了一下,“我哪里知道?言宸真是和你约定了?他还没来?”

  谢芳华点点头,思索片刻,道,“你是用什么找到这里的?”

  谢云继啊哈了一声,“是老头子给我的地星针,果然好用。”

  “地星针?”谢芳华不解,“哪个老头子?你是说我爷爷?你外公?”

  “不是。”谢云继摆摆手,“老侯爷是老的老头子,我口中的老头子是比他年轻一点儿的,北齐王。我爹。”

  谢芳华失笑,无语地看着他,“去北齐走一遭,回来更不正经了,你这副样子,将来谁还敢嫁给你?估计一辈子取不到媳妇儿了。”话落,伸手将他一拽,拽离了洞口,对他道,“地星针据说也是魅族的灵宝之一,你既然用的是地星针,通过地表星灵意念找人,你本来想找的不是言宸,而是我,地星针走的是直线,所以,先找到我这里,到没什么奇怪了。”

  “小丫头,你少咒我,天下女子一抓一大把,都得求着小爷娶。”谢云继嗤了一声,“那言宸呢?真还没来?他比我早走了近一个时辰呢。”

  “九曲山,九曲水,依照言宸的性格,总要带着那些人绕一绕。”谢芳华收回视线,对他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上崖。”

  谢云继住了嘴,不再言语。

  谢芳华从袖中拿出袖剑和攀岩索,向上甩去,须臾,“钉”地一声响,攀岩索钉在了几十丈高的石壁上。她一手拽住攀岩索,一手拉起谢云继,凌空上崖。

  二人本来都有武功,须臾之间,便上了几十丈。

  这里有一处半崖壁上凸起的山石,容纳两三个人而坐。

  山石上斜坐着一个人,正是秦钰。

  来的山石处,谢芳华收了攀岩索,将谢云继拉上山石。

  “原来是云继兄,久违了!”秦钰微笑地看着谢云继,声音惯有的温润,“早先不知是你,我的箭用了十分之力,见谅。”

  谢云继上了山石后,仔仔细细地将秦钰打量了一遍,挑眉,“听闻太子殿下染了瘟疫,看来是假的了?”

  秦钰摇头,“不是假的,只不过是我找到芳华后,吃了她用黑紫草调配的药方而已。”

  谢云继拉长音“噢”了一声,“既然你瘟疫解了,那我也不怕你传染给我了。”话落,他伸手勾住他肩膀,贴着他身边坐下,“我听说早先你一直待在临安城,芳华妹妹则是从京城出来,你们是怎么联络到一处的?”

  秦钰任他勾住肩膀,看了谢芳华一眼,微笑,并没作答。

  谢云继眼珠子转了转,见谢芳华收好攀岩索和袖剑之后,拿过一旁挂在石壁上的大弓,也不再问秦钰,而是道,“这样的夹道真是占据天险。你们这是特意埋伏在这里?等言宸引着人来了,一网打尽?”

  “云继兄猜对了。”秦钰点头,也拿过一旁的弓箭。

  谢云继这才发现,在谢芳华和秦钰的两侧,都分别挂了一排箭,大约有二三十支,每一支箭都打造得十分精纯,是寻常箭的三倍粗重。箭尖锋利。

  这样的箭,若是武功高强着使用,千军万马都能取人首级,难怪刚刚他躲不开了。

  他立即来了兴趣,扭头对谢芳华道,“芳华妹妹,我们打个商量好不好,稍后来人,让我也射几箭。”

  “你没有提前训练过这样的箭弩,怕是使不惯,还是好生待着,别乱了我的计划。”谢芳华着重强调,“今天可不是闹着玩,你不要胡来。否则,除了我们三人外,只有言宸一人,我们四人怕是难敌几十人甚至上百人,或者几百人。若是不按照安排行事,稍有差错,这里就是我们的埋骨之地了。”

  谢云继大惊,“这么严重。”他不敢置信地问,“那暗卫呢?都哪里去了?”

  “我另有安排,从九曲水押送黑紫草去临安城了。”谢芳华道,“所有的隐卫,都调派去保护黑紫草了。”

  谢云继脸都灰了,“我虽然人在北齐,但是隐约听闻,这次南秦内乱,皆因宗师之祸。隐山宗师,离心南秦皇室,宗师不差于千年修行的僵尸精,难对付的很。你这小丫头,怎么如此胆大?万一来的人多,你们就这些箭,对付的了吗?”

  “对付不了也要对付。”谢芳华压低声音,提醒道,“我另外还有机关安排,你从现在起,乖乖地待在这里,稍后给我们两个人递箭。”

  “我递箭?”谢云继看着谢芳华嗔目。

  “要不然趁着现在就你赶紧离开。”谢芳华强硬地道。

  谢云继也知道今日事情严峻,本来想来看热闹的同时,能帮上些什么忙,可是没想到,自己来了之后只是秦钰和谢芳华的递箭手。见谢芳华不容拒绝的模样,他只能投降,“好,递箭就递箭。能得本公子这金手递箭,可是千百年修来的福气,你们两个可要一射一个准啊,别让我白递一回。”

  “定不叫云继兄白递箭。”秦钰微笑颔首。

  谢芳华不再说话,目光注视着夹道入口,凝神静观。

  谢云继也收起了玩笑不正经的神,觉得自己即便是个递箭手,但这等千载难逢的事情,能赶上了就是福气。也打起了精神,静静等着。

  半个时辰后,夹道外有了动静。

  秦钰转头看谢芳华。

  谢芳华也转过头看,对他点点头。

  二人同时举手,拉弓搭箭,将箭拉满弓到饱和状态。

  不多时,一人冲进了夹道口。

  谢云继立即睁大眼睛,只隐约看出是一个黑影,一身黑衣。他等着谢芳华和秦钰射箭,二人却谁也没动手。他不由纳闷,须臾,想起,先进来的人定然是言宸,所以,二人肯定不放箭了。又一想,不对啊,他和言宸都是一人进来,在这样的高处向下看,想必都只能看到是一个黑影,看不清是谁。为何他就挨了一箭,险些废了一条胳膊,而言宸就没射箭。本想问询为何,但转头见二人都全神贯注,不好打扰,只能将话压下。

  只见那黑影进了夹道后,向里面走了大约十几步后,打了个轻轻的口哨。

  这口哨十分有口技,竟然听哨音就能听出是在喊芳华两个字。

  哨声落,在几十米外,传来一声哨声的回应,同样是以口技回了言宸两个字。

  谢云继睁大了眼睛,向夹道内的几十米处看去。

  言宸听到哨音,似是大喜,向几十米处冲了进去。

  随着他刚抬步向里走不远,夹道入口忽然冲进来一批黑衣人。这一批黑衣人乍一出现在夹道口,带着一股沉冷阴暗的气息,瞬间在漆黑的夜内,将本来就黑漆漆的夹道内又添了几分浓墨的黑,如从地狱而来。

  当前一批黑衣人大约有十几人,人人气息均同。

  秦钰和谢芳华对看一眼,都没动手。

  谢云继本就聪明,也猜出了,头前这十几人恐怕是打头阵的一般死士隐卫,因为气息均等的话,这里面,不可能有宗师,宗师的气息应是不同寻常。

  这一批人进来之后,前后左右看了一眼,之后由一领头人一摆手,向夹道内冲去。

  十几人,在进入夹道,竟然能够踏地无声,只有些许动静。

  那一批人进去片刻后,又有一批人出现在了夹道入口,这一批人,一共有无人,其中一人气息阴暗浑厚,胜于其他人。

  从气息判断,这人是一个宗师无疑。

  谢云继暗暗吸了一口气,屏息半点儿气息不敢外露,想着传说中的隐卫宗师果然厉害,气息就能这般压人,若是以他的武功,怕是两个也不是这隐卫宗师的对手。

  秦钰和谢芳华又对看一眼,谢芳华摇摇头,秦钰点点头。

  二人依旧谁也没动。

  谢云继猜想,既然二人都不动,想必还在等着什么人。

  果然不出所料,待第二批人进去后,又有一批人出现在洞口,这一批只三个人。但三个人的气息都是浑厚天成,三个人出现在洞口,黑暗的气息如乌压压的黑云,好似将整个夹道封住了。黑暗气息弥散开来。

  谢云继惊得眼睛有些发直,不用屏息,已经忘了呼吸。

  那三人来到之后,齐齐站在夹道入口,并没有如前两批人一般立即进来,而是四下看了一眼,同时释fang处气息,沿着山壁两下覆盖而来。

  秦钰忽然给谢芳华和谢云继传音入密,“不好,他们是用内识搜索,若是内识覆盖到我们身上,定然被他们发现。”

  “放心,不会让他们察觉的。”谢芳华用传音入密回话,轻轻抬手,一缕轻烟从手腕溢出,转眼间便变成了一层密不透风的网,将整个大石和她自己以及秦钰、谢云继齐齐地照在了无形的网内。

  她刚罩好,三位宗师的内识如地狱的狂风,卷起无边的黑暗,瞬间便覆盖了过来。

  黑暗的气息压住了密网,瞬间越过,弥漫整个两侧的山崖峭壁。

  谢云继好奇地看着眼前,在密网罩住的一瞬间,他觉得温暖如春,十分舒服,不由得眨了眨眼睛,开口想问谢芳华用的是什么内力,但知道不是时候,生生地忍耐住了。

  秦钰看着周身的密网,极细极浅,在黑暗的内识压盖过来时,密网纹丝不动,他也能感觉到温暖如春的怡人感觉,十分舒适,他先是惊奇,片刻后是了然。

  这样不同于内功内力的术法,只有魅族的秘术才能做到这么不动声的防护和笼罩。即便是自小修练阴暗的邪功的隐卫宗师,拿出强da的内识,也难以发现人的气息。

  谢芳华不动声地看着夹道入口的三个人,脸在黑暗压顶的黑漆阴暗中,一片漠然。

  片刻后,三位宗师的内识将两侧山壁,方圆一里之地,搜寻了一遍,除了夹道内前方半里地有人的动静和气息外,再没发现别的。

  三人对看一眼,齐齐进了夹道,向里面走去。

  谢芳华在心里默默地数,一步,两步,三步……

  三位宗师身具浑厚内功,一步如寻常人的四五步。

  待他们向内走了三步之后,谢芳华忽然撤了秘术的防护,转头看向秦钰。

  秦钰此时也对她点头。

  二人齐齐弓满,每把弓上放的三支箭齐齐地射了出去。

  二人都是高手,所以,这箭出去之时,无声无息。比秦钰早先射谢云继那一箭,凌厉厉害数倍。

  谢云继看着这每人连发的三箭,才知道,早先秦钰说是用了十成功力,也不过是用了七八成而已。否则,以他不如三位宗师多矣的功夫,别说躲开心口会射中手臂了,根本做不到,定会一箭毙命。

  --╯蓝√√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十二章芳华之伏》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