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夹道之杀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和秦钰三箭连发,射出去之后,谢云继顾不得赞叹二人箭术,立即给二人递箭。

  二人利落的再度拉弓搭箭。

  “不好,有埋伏”一位宗师大喊了一声。

  其余两位宗师自然也察觉了射来的箭。

  箭羽远而无声,近了才使他们察觉,而且六支箭都极为凌厉、霸道。

  三人瞬间用内力在周身罩起了防护墙,可是射箭的主人显然也在箭上灌注了内力,六支箭瞬间突破了防护,直直对着他们周身要害射来。

  三人大惊失色,后退数仗,不愧是宗师,六支箭羽安然地躲了过去。

  可是即便躲过了六只箭羽,但是不妨另有机关,其中谢芳华的一支箭羽射到了地面的一处机关处,只听“砰”地一声,地面埋着的土火药雷被射中引爆。

  三人正好罩在了土火药雷中间。

  这时,秦钰和谢芳华第二轮的箭羽全力地对着三人又射了过去。

  只听“嗤嗤”两声箭羽刺破衣袂肌肉的声响,这一轮,射中了人。

  谢云继大喜,又连忙第一时间给二人递上了箭。

  二人不待下面的宗师喘息,又一轮箭羽向下射去。

  “什么人”宗师震怒如鬼魅地大叫了一声。

  谢芳华和秦钰都不说话,谢云继也不说话,见二人射出第三轮箭后,又给二人递上箭羽。

  “在左山崖上面”一位宗师怒喝了一声。

  “我们上去”又一位宗师道。

  话落,有两个人影冲破了土火药爆炸的黑烟弥漫,凌空而起,向左山崖三人的藏身之地而来,两柄宝剑,携带着排山倒海的杀气。

  秦钰和谢芳华这时手中的箭又同时射了出去。

  因六箭集中,那二人凌空而上的身影难以躲开,所以齐齐挥剑,用内力震开了箭。

  只见箭与剑相碰,擦出火星,发出刺耳的声响。

  宗师果然是宗师,当之无愧,若是寻常人,别说六支箭羽,就是一支箭羽,也难以抵挡,可是这二人却丝毫不惧,合力挥剑之下,便齐齐地挡住了势如破竹的六支箭羽,分毫未受伤。

  谢芳华、秦钰面色同时一沉。

  谢云继瞬间紧张起来,照这个气势,显然刚刚的土火药爆炸并没有对这二人造成伤势,应该只伤了下面一位宗师。若是这二人上来,依照这般浑厚绝顶的邪功,他们三人合在一起,也不见得是对手。

  他正想着,谢芳华忽然将箭递到了他的手来,“你来”

  “我你不是”谢云继一愣,早先她不是还说不准让他插手,只准让他递箭吗怎么如今又将弓箭给他了

  “我困住他们,你们两个趁机放箭,否则他们一旦上来,我们不是对手。”谢芳华当机立断,双手翻转,手心溢出淡淡青烟,瞬间对着那两位宗师而去。

  秦钰当即明白了,颔首,“好”

  谢云继虽然不明白谢芳华要如何困住这二人,但也知道她想来是要用跟刚才躲过三位宗师内识一样的方法。也连忙拿过箭羽,拉弓搭箭。

  谢芳华的两缕青烟合于一处,支起了一张无形的网,将两位宗师罩在了网里。

  二位宗师的身形猛地顿住,一动不能动了,齐齐惊骇。

  “射箭”谢芳华低喊。

  谢云继大喜,三支箭羽“嗖”地射了出去。

  秦钰的箭羽紧随其后,也对准两位宗师的要害射了出去。

  在箭羽即将碰触到谢芳华织起的密网时,谢芳华猛地撤了网,箭羽“嗤嗤”数声刺破衣袂的响动,两位宗师还没来得及反抗,便中箭,身子齐齐地向下坠去。

  “好”谢云继大叫了一声,“痛快”

  只听两声“砰砰”的重响,那二人齐齐地栽落到了夹道内的地面上。

  夹道内,除了浓郁的火药味、血腥味、还有无数的烟尘粉末味。

  “应该都死了吧”谢云继动了动身子,转头对谢芳华问,“我们下去看看”

  谢芳华摇头,对秦钰道,“保险起见,将未打开的机关,全部打开。”

  秦钰颔首,“我也正是如此想法,毕竟这是宗师,不同于一般人。”话落,他将剩下的一支箭羽拉满弓,对着一处射去。

  箭羽射去的第一时间,只听咔咔数声响动,紧接着,“砰砰砰”一连串的炸响声接连响起。

  不远处,传来惨烈的叫声。

  一连串响声之后,谢芳华道,“我们下去。”

  秦钰、谢云继齐齐点头。

  谢芳华拿出夜明珠,三人一起下了几十米的山崖,来到夹道地面。

  只见地面上横陈着两具不完整的黑衣尸体,一人各中了两箭,又被土火药炸,一人少了条胳膊,一人少了一条腿。

  谢云继“咦”了一声,“怎么拼凑都只有两个死人那个人呢”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

  秦钰拿着夜明珠四下转了一圈,抿唇,“恐怕是那一人趁机逃出了夹道,漏网了。”

  “逃出去了”谢云继疑惑,“咱们一直盯着,怎么逃出去的”

  “早先射中机关,火雷崩裂,其中有一人应该受了伤,所以,后来有两位宗师发现了我们的藏身之地,齐齐要对我们出手,后来被芳华困住,我们射伤坠落,又引动机关。”秦钰看着地上不完整的两具尸体道,“

  完整的两具尸体道,“这两个人应该就是后来被我们所伤之人,而那一人,虽然受了重伤,但应该是趁机又退出了夹道,逃走了。”

  “重伤之下,逃走也走不多远。”谢云继恼恨地道,“我们去追。”

  “还是不要去追了,那离开之人,不死也剩下半条命,咱们先前放过去两批人,虽然做了安置,言宸一人恐怕不好应付,还是言宸要紧。”谢芳华说着,向里面走去。

  谢云继知道言宸对于谢芳华的重要,点点头,蹲下身,扯开那二人面纱,看了一眼,嘀咕,“还以为真的是长舌鬼,没想到面相如此普通的人,不知怎地就修炼成了这等厉害的邪功霸道得跟厉鬼现身一样。”

  秦钰对于不去追那逃走之人,而去帮助言宸也没什么意见,见谢云继掀开面纱,他也看了一眼,接口道,“隐卫宗师,自有一套厉害内功,但据说练此功者,倒行逆施,称之为暗之功。以气压人,以功破人,巅峰者,可以摧毁十里草木寸草不生。”

  “这么厉害”谢云继睁大眼睛。

  秦钰颔首,“我今日也是第一次见,只不过隐卫出自南秦皇室,我也知道些罢了。”

  谢云继扁扁嘴,“这等祸害,皇室还留着做什么早就该奖他们一窝端了,早死早超生,也不必出来害人。”

  秦钰叹了口气,“隐卫培养不易,毁之也不易。”

  谢云继在南秦长大,自然也知道南秦一直以来的形势,便不再接话,而是快步追上谢芳华,凑近她,“芳华,你刚刚用的是什么内功,竟然一下子就捆住了那两名魔鬼。”

  “魅族秘术。”谢芳华道。

  谢云继一呆,“魅族秘术”

  谢芳华点头,“你没听错,别废话了,快走,我听到那边有打杀声了,言宸别出事儿。”

  谢云继还想再问她什么时候学会了魅族秘术,只能住了口,跟着她快步向前。

  三人大约走了四五十步,前方传来打斗声。

  谢芳华挑起夜明珠,只见前方一片狼藉,地上被火药炸起的坑坑洼洼,横陈着无数具尸体,断胳膊断腿,其中箭羽刀剑凌乱一片。显然,早先这里经历了一场机关恶战,死伤的皆是早先谢芳华等三人放进来的那两批人。

  其中,言宸正在和一黑衣人对打,这名黑衣人黑暗的气息十分强大,言宸的身上已经挂了彩,那黑衣人后背似乎也受了伤。

  但是两相比较起来,言宸明显吃力。

  三人来到近前,那黑衣人显然也发觉了,面色大变,忽然虚晃一招,就要离开。

  谢芳华哪里能让他离开,瞬间手心溢出青烟,对着他直直地卷去,顷刻间便将他罩在了密网里。言宸见谢芳华来了,欺身上前,追上那人,一剑刺向他后背心。

  谢芳华撤了青烟,言宸一剑刺中那人后背心的心口,那人轰然倒地。

  言宸瞬间抽出宝剑,又在他要穴处补上了一剑,那人腿脚踢蹬了一下,没了气。

  谢云继上前一步,扯开那人面纱,又嫌恶地扔掉,“这么厉害的邪功,人却没什么可看的,都是一个死鱼眼的木木的德行。污了小爷的眼睛。”

  话落,他对谢芳华道,“芳华妹妹,你有这么厉害的本事,杀这些人哪里还用得到我们你自己就能办了。早知道,我看戏就好了害我白紧张一场。”

  他话音刚落,谢芳华忽然身子一软,向地上倒去。

  距离她最近的秦钰一把将她拖住,只见她已经昏迷了过去,面色一变。

  谢云继顿时呆了,连忙走过来,“芳华怎么了”

  言宸收起剑,来到近前,伸手给谢芳华把脉。

  秦钰和谢云继都看着他。

  片刻后,言宸道,“她內腹被掏空得厉害,气血如丝,损伤甚重。”

  秦钰立即追问,“要紧吗”

  言宸点头,“她应该是连番动用了魅族秘术,次数太多,以至于心血损伤大亏。我先给她服用一丸稳住心脉的药,不再让心血流失。回去之后,慢慢调养,至少半年之内,不能再动用所谓的魅术,一个月之内,不能再动剑用内力。”

  “这么严重”谢云继看着言宸,纳闷,“我看她早先一下子就困住了那两个人,如今又一下子就困住了这一个人,很是轻松啊怎么会把自己弄得这副样子”

  “你有所不知,魅术是以心血为根基,能灵驭天下万物,可是这毕竟是逆天之事。所以,每动一次魅术,都会损耗心血。而魅术的术法也是依照功强功弱而分,她本就功弱,却连番用之对付宗师强者。宗师修炼的则是暗之功,是邪功,能使黑暗之气。所以,你看着她轻松地困住宗师,可是她却是自己暗中用了十倍的精血才能制住他们,可想而知,损耗损伤自然大。”

  “原来如此”谢云继皱眉,上前一步,对秦钰道,“将她给我,我抱着她。”

  秦钰摇头,“我来吧。”话落,将谢芳华抱在了怀里。

  谢云继挑了挑眉,立即强行地伸手去将谢芳华夺到了自己怀里,对秦钰道,“太子殿下,男女授受不亲。我的身份呢,算起来,是她的亲表哥,不大碍于男女之防,还是我来抱她吧。”

  秦钰抿了抿唇,也没强硬,点点头,“那就辛苦云继兄了。”

  “我们是自家人,这小丫头轻得很,不辛苦。

  ,不辛苦。”谢云继抱着谢芳华,转头看向言宸,“我们后面拦截的三位宗师趁机跑了一个,你这里呢”

  “一个未逃脱。”言宸道。

  “你果然厉害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们去哪里”谢云继问。

  “回临安城吧”秦钰道,“芳华和我联手派了大批的人从九曲水护送大批黑紫草,不知道如今黑紫草顺利地到了没有。我们还是要回临安城看看。”

  言宸点点头,“不错,谢侯爷也染了瘟疫,必须尽快服用黑紫草,若是黑紫草顺利到了临安城的话,我们就要尽快赶回去,连夜架锅熬药,让百姓们尽快都服下,少耽误一刻,少死不少百姓。”

  “那就走吧”谢云继抱了昏迷不醒的谢芳华,顺着原路返回。

  秦钰道,“你们先走,我将这里的尸首搜查一遍,随后追上你们。”对谢云继道,“你抱着个人,总会慢一些。”

  “这些人有什么可搜查的”谢云继不屑。

  “也许他们的身上会有些有用的东西,毕竟这些人是从哪座隐山的来路,以及名讳,到底要做什么,都不清楚。还有待追查。更甚至,还有逃脱之人。我总觉得,隐山宗师将南秦如今搅了个翻天覆地来看,不像是只隐山一脉的手笔,定然还有背后的鬼祟。”秦钰道。

  “也对,那你慢慢搜查吧”谢云继话落。前头走了。

  “你小心一些,隐卫宗师自小练功原因,几乎是百毒不侵之身,寻常人近身不了,一是因为其功力迫人,二是因为周身藏毒。”言宸提醒。

  “好”秦钰颔首。

  言宸跟上谢云继,不多时,便走远了。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十三章夹道之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