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被困密地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墨含星夜启程离开后,秦钰即刻修书一封,命人快马加鞭,八百里加急,送往京城。一看书?w?ww·1

  第二日,谢芳华为找寻黑紫草受了重伤以及临安城危难解了的消息传回了南秦京城。

  朝野上下,一片哗然欢喜。

  临安城之危化解,太子平安无恙,最欢喜的人莫过于左相,一大早便进了宫,向皇帝道喜。

  皇帝听闻临安城瘟疫解除,之危化解,亦是心下大快,但听闻黑紫草是谢芳华找到的,不由皱眉,对左相问,“消息可准确?黑紫草当真是谢芳华找到的?”

  “回皇上,是芳华小姐找到的,据说芳华小姐和太子联手,在九曲山铲除了临安城背后作乱者,黑紫草提前一早就走九曲水的水路运到了临安城。声东击西的好谋略,好胆识。太子并未受伤,安然无恙,据说芳华小姐受了重伤,至今昏迷不醒。”左相道。

  皇帝闻言点点头,轻哼一声,“念在谢芳华拯救了临安城,既往过错,朕就不予追究了。”

  左相欢喜得不能自己,“甚是!”

  “太子总算不负朕望。”皇帝在殿内走了两圈,忽然问,“不对啊!秦铮和崔意芝呢?他们是为了黑紫草前去,如今可有消息?”

  左相摇头,“回皇上,未曾听闻铮小王爷和崔侍郎的消息。二人似乎并没有去临安城。”

  皇帝绷起脸,“那这二人哪里去了?”

  “老臣的人在二人出京时一直暗中跟着,可是在奈何崖失去了踪迹。”左相道,“自此,便音讯全无了。”

  “奈何崖?”皇帝看着左相。

  “正是奈何崖!奈何从此过,魂断望天涯的奈何崖。是高万丈的绝地,飞鸟难度,野兽都不敢在那里出没。无论是活人,还是活的动物,一旦滑落奈何崖,万死无生。”左相道。

  皇帝闻言面色微沉,“秦铮和崔意芝去那里干什么?他们若是去临安城的话,不需走奈何崖吧?”

  “要去临安城是不需要走奈何崖,但是他们离京的目的是为了黑紫草,普南秦,只有谢氏米粮的谢云澜手里有黑紫草。他们是为了找谢云澜和他手下的赵柯。”左相也纳闷,“不过臣也猜不出为何会去了奈何崖,难道谢云澜在奈何崖?可是芳华小姐和太子又是从哪里得到的黑紫草?”

  “奈何崖能住人吗?”皇帝问。

  左相摇摇头,“臣刚刚已经说了,奈何崖别说是人,方圆几里,动物都没有一只。?要看?书>

  “这就是了,那他们去奈何崖做什么?谢云澜又怎么会在奈何崖?”皇帝不解。

  左相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就要等联络上铮小王爷,待他回来之后,才能得知了。”

  “王兄呢?他那里可有消息?”皇帝又问。

  “您知道老臣担心太子,铮小王爷和崔侍郎离开后,这两日老臣一直与王爷待在一处,铮小王爷并没有给王爷传信回来。”左相道。

  皇帝听罢摆摆手,“算了,既然临安城的危难解了,太子又安阳无恙,朕就放心了。至于秦铮和崔意芝,联络不上就暂且先别理会了。”

  左相点头,对于他来说,只要太子安然无恙就阿弥陀佛了。

  君臣二人叙话片刻,到了早朝的时间,左相便陪着皇帝一起到了金銮殿。

  朝臣们也都得到了临安城之危化解的消息,一片道喜恭贺声,口口声声皇上太子洪福齐天。

  皇帝者几日心口压制的郁气总算消散,言:待太子回京后,好好犒赏,又夸了八皇子这几日稳住朝局,行事有所长进,十分不错,予以表扬。

  八皇子秦倾抹抹额头的汗,这两日他一直提心吊胆,生怕京城内外再出事儿,好在有左右相、英亲王、永康侯众人一心相帮,挺了过来,没出现什么大事儿。如今临安城之危解了,他的心也落到了实处,连忙上前,“父皇,儿臣不敢表功,若没有众位大臣协力一心帮助儿臣,儿臣年幼,尚且不足以担负朝政之责。”

  皇帝闻言点头,“八皇子不居功,朕心甚慰,你的确年幼,于朝政一事还需多加磨练。”话落,扫了一眼群臣,“这些日子以来,朕一直身体欠佳,多亏众位爱卿辅助朝政。今日临安之危解了,朕午时在御花园设宴,款待众位爱卿。”

  “多谢皇上!”群臣叩谢。

  早朝后,皇上御花园设宴的消息传开,满朝文武自然都留在皇宫,前往御花园等午时开宴。

  午时宴席刚开始,歌舞刚奏起,有人来报,“皇上,八百里加急!”

  这一声极大,群臣齐齐一惊。

  皇帝坐在上,闻言面色一沉,“报上来。”

  “是!”那人呈着加急文书,蹬蹬地递到了皇帝面前。一??看书??·1要k?a?n?s?h?u?

  吴权养了几日伤,已经能动弹了,一瘸一拐地下了台阶,接过书信,递给皇帝。

  皇帝展开书信一看,面色微变。

  群臣都看着皇帝,歌舞暂歇,整个御花园无一人出声。

  片刻后,皇帝沉着脸道,“太子接到奏报,北齐军营有调兵动向。”话落,他将书信又递回给吴权,“拿下去,传给王兄和众位爱卿阅目。”

  吴权应声,将书信递给英亲王。英亲王看过后,递给右相,右相看过后,递给左相,左相看过后,递给永康侯,永康侯看过后,依次递传了下去。

  群臣一时间默默无声,欢喜的气氛霎时消失,一身御花园甚是沉寂。

  “都下去吧!”皇帝也无心歌舞,挥挥手。

  歌舞立即撤了下去。

  “太子信中所言,诸位爱卿都已经看过了。谢侯爷已经于昨日夜里,星夜赶往了漠北,但是骑最快的马,也要五日后方可到达,这五日,漠北无主帅,而北齐的主帅十有**是齐皇子言轻。据传此子文韬武略,深得百姓军心。他坐镇北齐军营,如今有兴兵动向,看来是趁我南秦内乱之时,想要大举进犯。”皇帝看着满朝文武道,“太子昨日夜里得到的消息,最快的飞鹰,从漠北到临安也要走上一日。也就是说,待谢侯爷到漠北,也就是七日之后了。”

  众人齐齐点头。

  “七日之后,是个什么后果,众位爱卿可能想到?”皇帝伸手一拍桌案,“北齐居心叵测,如今兴兵,是否说明南秦近来一些事端,都是北齐背后搅乱挑起?”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没人接话。

  “王兄,你怎么看?”皇帝看向英亲王。

  英亲王满面忧色地起身,对皇帝一揖,“南秦近来内外乱向,到底是不是北齐背后搅动所为,还有待查清。北齐军营有调动动静,是有兴兵之向。但也还未落实。既然谢侯爷已经星夜赶去,太子又恳请皇上更改兵制,调动漠北方圆百里兵甲为谢侯爷所用。依臣之见,太子所言甚是。皇上赶紧下旨吧。”

  “更改兵制是大事儿,岂能轻易更改。”皇帝皱眉,看向其他人。

  左相闻言立即出列,“皇上,若是连日来南秦的内乱实属北齐暗中所为,那么,北齐趁机兴兵,我南秦的应对之策就刻不容缓。臣同王爷一样,觉得太子之言甚有道理。北齐兵制与南秦兵制不同,若是齐言轻调动北齐周边兵马部署,我漠北边境区区三十万大军,在无主帅之下,断然不是对手。若是边境被攻陷,北齐乘胜追击,长驱直入,马踏南秦山河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啊皇上。”

  “臣也觉得太子提议更改兵制甚有道理。”右相此时也出列。

  永康侯看了一眼左右,也出列,“臣附议。”

  “臣也也附议!”众臣也纷纷起身。

  皇帝看着众人,恼怒道,“你们都同意太子之言?但是你们考量没有?忠勇侯府如今人去楼空。谢氏米粮和谢氏盐仓同样门口落了锁疙瘩。谢氏满门如今只剩下个谢氏六房的老弱病孤。谢氏到底是个什么居心,谁能保证?况且,都别忘了,忠勇侯府的女儿,谢芳华的姑姑,谢凤可是北齐的皇后。若是谢氏满门皆归顺北齐,谢墨含此去兵权加深,与北齐联手,内应外合。我南秦还有活路?”

  众人闻言面面相耽。

  英亲王闻言出列,“皇上,谢氏忠心可鉴日月,临安城大危,谢芳华寻到黑紫草,救了临安城,以至于重伤在床。此消息已经传得天下皆知,不是作假。况且谢侯爷一直和太子固守临安城,齐心合力,才解了临安城百姓危难。忠勇侯府老侯爷只不过是在京待得久了,外出游历散心。谢氏米粮和谢氏盐仓是为了找寻云澜云继两位公子。据臣所知,云继公子如今就在临安城。小女秦怜从里南城墙被歹人所害,正是云继公子及时接住,才保下性命。臣以为,谢氏忠心耿耿,无需再猜疑顾忌。”

  “皇上,是啊。”左相上前,“太子既然亲笔所书,皇上就算不信任谢氏,当该信任太子。”

  “太子?”皇帝冷哼一声,“太子见了谢芳华,便没了……”

  “皇上!”英亲王忽然大喝一声,打断皇帝的话。

  皇帝惊醒,也觉得不该当堂出此不适的言论,住了口。

  群臣却是齐齐心神一醒,想着皇上下旨休了谢芳华,谢芳华不顾英亲王妃追赶,执意离开,临安城与太子汇合,如今联手解了临安城之危,难道她和太子期间有……太子才信任谢墨含,为了北齐兴兵,决定更改兵制?

  一时间,满堂屏息,无人说话。

  英亲王又气又怒,忽然一甩袖子,“臣忽然觉得身体不适,先告退回府了。”话落,第一次不等皇上应允,便出了御花园。

  官袍如风,蟒似震怒,匆匆离去。

  群臣人人噤声,悄悄打量皇帝神色。

  皇帝脸色极其不好看,但也没震怒作离去的英亲王,而是压制住怒气,“兵制是先皇崩逝前所定,断然不能轻易更改。不过,朕可以下一道旨意,一旦北齐大举进攻,漠北周边兵马即刻援助。八百里加急,即刻送往漠北周边各郡县。”

  左相和右相对看一眼,知道这是皇上决意已定,虽然没有更改兵制,有这道圣旨,也能起到作用。便齐齐上前,“皇上万岁!”

  皇帝一挥袖子,也出了御花园。

  皇帝、英亲王都离开后,群臣面对面盘珍馐也没心再进食,都垂丧着脸出了皇宫。

  南秦近来真是流年不利,连番出事儿,没有一日能真正让人安稳。他们这些官员,每日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活。甚是不易。

  英亲王怒气冲冲地回到了英亲王府。

  英亲王妃听闻了御花园之事,迎上英亲王,对他仔细询问,“怎么生了这么大的气?”

  英亲王叹息一声,“想当年,七弟不曾坐上皇位时,饱读圣贤诗书,为人心胸豁达,通晓仁义。可是如今的皇上,真是和昔日天地之别。若是当年,他断然不会当众说出那等话。即便是华丫头已经不再是英亲王府的儿媳妇了,但事关太子声誉,他怎可随意乱说?难道皇位坐久了,真能改变一个人?”

  “皇上的确已经不是昔日的皇上了。我早就深有体会,你偏偏对他还抱有希望。”英亲王妃嗔了他一眼,来到身后给他捶肩,“罢了,你也别气了,气又有什么用?铮儿和意芝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我实在是担心,临安城之危解了,可是却没有听到他们的踪迹,不知在哪里。”

  “唉,真是不叫人省心!”英亲王揉揉头。

  英亲王妃也愁容满面,刚要再说什么,外面喜顺匆匆赶来,“王妃,有一封您的信函。”

  “信函?”英亲王妃一愣,“谁送来的信函?”

  “是右相府李公子的信函。”喜顺道。

  英亲王妃一喜,“快拿进来。”

  喜顺应声,连忙跑到门口,春兰迎出去,接过信函回屋,递给了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连忙打开信函,只见果然是李沐清来的信函。

  英亲王立即问,“什么事儿?”

  信函很简短,英亲王妃看了一遍后,半喜半忧地道,“右相府的李小子说他日前见到了华丫头,华丫头摆脱他独自离开了,他查询之下,没查到华丫头的踪影,却无意寻到了铮哥儿的下落。”

  “秦铮现在哪里?”英亲王接过信,连忙看。

  英亲王妃道,“被困在了魅族的密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十七章被困密地》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