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女子见地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英亲王出了皇宫,左右相、永康侯等人都未离开,正在宫门口等他。

  见他出来,左相立即上前,拉,“王爷,怎样?你和吴公公私下说话,吴公公可说了什么?里面是个什么情形?皇上如何了?”

  英亲王脸色十分灰败,看了几人一眼,几乎落泪,“吴公公说,华丫头”顿了顿,似乎觉得再叫华丫头不太合适,便改口道,“芳华秀给皇上把脉,说最多不过明日午时。”

  左右相、永康侯等人闻言齐齐面色大变。

  “怎么会?皇上数日前看来还好,明明不会这么快这怎么”永康侯有些语无伦次。

  “是啊,皇上怎么会怎么能最多明日午时?”左相也觉得不敢置信。

  英亲王曳,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我也不信,可是吴公公看起来不像是说假话,由不得人不信,太子一直在里面守着呢,不敢离开。”

  “我们都好几日没见到皇上了。”左相看向右相,“那日你看皇上如何?”

  “不太好,正因为如此,那日我才拦下了你。”右相道。

  “这样说,皇上真的是熬不住了?”永康侯上前问。

  右相点点头,“芳华秀医术高绝,我们都知道,若是她说真的熬不住了,不过明日午时,那就是真的了。”

  “我们都知道皇上一直不喜她,她也不喜皇上,如今芳华秀的话可信吗?”左相问。

  右相叹了口气,“你不相信芳华秀,总该相信太子。”

  左相顿时噤了声。

  “走吧,先回府吧,太子吩咐明日一早进宫,明日我们早些进宫。”英亲王摆摆手。

  左右相、永康侯等人齐齐点头。

  一行人离开了宫门。

  英亲王回到英亲王府,府内灯火通明,英亲王妃还没有睡,正等着英亲王,见他回来,立即迎出来,焦急地问,“我听说华丫头跟随太子回京了?进宫了?”

  英亲王械,m.

  “华丫头怎么会跟随太子进宫?”英亲王妃问。

  英亲王曳。

  “你见到华丫头了?她说了什么?”英亲王妃又问。

  英亲王曳,“称呼我为王爷,给我见礼,什么也没说。”

  英亲王妃面色微变,“这么说她和太子当真了?”

  英亲王伸手握的手,紧紧的,“如今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是吴公公对我说,华丫头给皇上诊脉,最多不过明日午时。”

  “最多不过明日午时什么意思?”英亲王妃一时不解,没反应过来。

  英亲王看着她,“说的是皇上啊,命不久矣。”

  英亲王妃面色大变,身子猛地一震,一时间没了声。

  英亲王拍拍她的手,拉着她进了房间,坐在了椅子上,满面沉痛。

  过了片刻,英亲王妃才回过神,转过头,呐呐地问,“你是说皇上活不过明日午时了?”

  英亲王点点头,“是这样说。”

  “这怎么会这么突然?”英亲王妃有些不敢置信。

  英亲王想了想道,“从皇宫回来,我想了一路,先是有些想不明白,后来便明白了。皇弟本就得了重症,药石无医,他一生的坚持就是除去谢氏,使得南秦江山史志清明,长久以来,成了执念,固执地认为是谢氏挡了他史志清明的路,多年筹谋辛苦,本以为这一生能达成心愿,却连番受挫,他大搀,希望寄托在太子身上,可是太子却心向谢氏,提议更改兵制,将军权重新交回谢氏手里,他的执念成了竹篮打水一痴。他本就绷着一股劲儿,如今劲儿散了,人也油尽灯枯了。”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眼刃些红,“真是没想到,他比你还年轻几岁。”

  “是啊。”英亲王握紧他的手,看着她,“到如今你是不是心里还念着王弟,怨着他当年没有执意娶你?”

  “说什么呢!”英亲王妃打掉他的手,“在圣旨赐婚给你的那一日,我便放下了。只是听到他即将心里有些难受罢了。”

  “皇弟这么多年来,一直念着你,我心里知道。”英亲王道,“他真是苦了一辈子。”

  英亲王妃瞪了他一眼,“你心里一直念着玉婉,我也知道。”

  英亲王一噎,看着英亲王妃,顿了片刻,呐呐道,“前些年,我是放不开,后来才想开了。如今早不念着了。”

  英亲王妃轻轻哼了一声。

  “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吃起醋来了?”英亲王道。

  英亲王妃“扑哧”一下子笑了,“明明是你吃醋,还怪起我来了?”

  英亲王也笑了。

  二人笑罢之后,愁容又紧接着布上了脸。

  过了半响,英亲王妃道,“怎么办?你心中可有主意?”

  英亲王曳,“太子吩咐,让众位大人都回府休息了,明日一早再进宫。今日皇上一直昏睡,从昨日午时之后再未醒来。”

  “如今都谁在皇上身边守着呢?”英亲王妃问。

  “昨日午后,皇后、太妃、后宫有品级的妃嫔都去了,皇上那时明明醒着,谁也不见,连皇后和太妃也不见。皇后守了半日,回去了。八皇子前两日一直守着,也没见到皇上人,日头这么大,八皇子中暑请了太医,被太妃接回宫去了。”英亲王道,“如今只有太子和华丫头在。”

  英亲王妃点点头,“既然这样,咱们早些歇下吧,你昨日守了一日,如今气色这么差,累病了可怎么是好?还是歇歇,明日也能有精神应对接下来的事儿,明日一早我与你一起进宫。”

  英亲王点点头,“不知道铮儿什么时候回来?”

  英亲王妃曳,叹了口气,“这个时候,他不回来才好,若是回来看到指不定掀翻了这京城的天。”

  英亲王面色沉重地颔首。

  二人一起进了内室。

  不多时,英亲王府的灯火熄了,京城各大府邸的灯火也都陆续地熄了。

  只有皇宫灯火明亮,犹如白昼。

  皇后早已经听闻秦钰回宫的消息,本来要急急冲出去,但是听到谢芳华随他一起回京进宫的,便又止住了脚步,回头问,“当真?”

  如意点点头,小声禀告,“太子带着芳华秀去见皇上了,如今就在皇上的寝宫。”

  皇后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有些惊疑,“皇上可醒了?”

  如意曳,“皇上从午时后一直昏睡,还未醒来。”

  皇后又问,“如今都谁在皇上寝宫?”

  “只有太子和芳华秀,其余人还被拦在寝宫外不得见。英亲王和左相已经守了一日了。”如意试探地问,“娘娘,您现在过去吗?太子回来了?您若是过去,太子做主,一定会让您进去看皇上的。”

  皇上在门口站了片刻,看着帝寝殿的方向,许久后,泄气道,“罢了,本宫不去了。”

  如意不解地看着她。

  皇后气色极差,“多年来,我就在这凤鸾宫望着帝寝殿,虽然两殿距离的不远,但我这个皇后从来是不得召见不能进去。天下夫妻,可有做成我们这样的?黎明百姓千家万户和乐,可是有谁知道这最尊贵荣华的皇宫却是夫是夫,妻是妻』是固守三纲五常,而是皇上自始至终心里没我,我去看上一眼,又如何?”

  如意心疼地看着皇后,走过来,伸手扶,“那奴婢扶着您上床休息。”

  皇后点点头,任由如意将她扶到了床上。

  虽然上了床,但是直到深夜,皇后也没睡下,凤鸾宫一直灯火未熄。

  吴权端来夜宵,秦钰对谢芳华温声道,“你吃些,我再命御膳房给你煎药,你的汤药也要按时吃。”

  谢芳华点点头。

  秦钰看了吴权一眼,吴权意会,连忙出了内殿找侍画、侍墨要谢芳华的药方。

  侍画、侍墨因为身在皇宫,不放心别人假手谢芳华的汤药,对吴权客气地道,“公公,您找一个人将奴婢二人送到御膳房就好,秀的药我们亲自来煎。”

  “也好。”吴权点点头,挥手招来一人,吩咐他带着二人去了御膳房。

  谢芳华也没什么胃口,简单地吃了几口后,便放下了筷子,对秦钰道,“你也吃些吧。”

  秦钰曳,“我吃不下。”

  谢芳华不再言语。

  一个时辰后,侍画、侍墨端着汤药来到,谢芳华喝了汤药后,看天色,已经到了三更。

  三更鼓打响,鼓声似乎也带了一股压抑的厚重。

  四更十分,床榻上的皇帝突然眼皮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谢芳华一直坐在矮榻上看着床上,所以,在皇帝醒来的第一时间,她便看到了他。

  皇帝在醒来时似乎有所感,慢慢地转过头,正看到了不远处坐着的谢芳华。

  他一双有些凸的眼睛对上了谢芳华的眼睛。

  谢芳华平静地看着皇帝,没做声。

  皇帝也看着他,眼中闪过无数的情绪,也没做声。

  二人互相看着,空气似乎稀薄的沉冷。

  秦钰一直趴在床头,双手握着皇帝的手,头低着,脸贴着自己双手握住的皇帝手背,无声地伤痛着,并没有发现皇帝已经醒来。

  皇帝与谢芳华大约对看了半盏茶的功夫,皇帝忽然咳嗽了起来。

  秦钰猛地惊醒,抬起头,立即看向皇帝,惊喜地道,“父皇,您醒了?”

  皇帝咳嗽得撕心裂肺,胸腔似乎要咳出来,没答他的话。

  秦钰连忙起身,但是他跪坐的久了,腿脚都已经麻了,刚起身,又跌回了地上,慌忙地喊,“快拿水来。”

  吴权连忙冲进来,端了一杯水,递上前,伸手去扶皇帝。

  皇帝挥手打开,水杯从吴权手中脱落,“啪”地一声碎到了地上。

  吴权大惊,“皇上”

  “父皇?”秦钰也有些心惊,看着皇帝。

  皇帝大咳不止,本就苍白无血色的脸咳得通红,一双眼睛充血得吓人。

  “芳华!”秦钰回头求救地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慢慢地站起身,缓步走上前,吴权连忙让开床边,她站在床头看着皇帝。

  她并没有给皇帝把脉,皇帝在她来到时,咳声忽然戛然而止,一双眼颈直地看着她。

  谢芳华也看着他。

  皇帝看了她片刻,忽然道,“好,好,好!”

  谢芳华不语。

  “好一个谢芳华!”皇帝又道。

  谢芳华依旧不语。

  “你是刻意回来看我闭眼的是不是?”皇帝说了两句话,见她一言不发,死死地瞪着她。

  谢芳华依旧不做声。

  皇帝忽然怒道,“你是哑巴吗?”

  谢芳华平静地看着他,“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皇上,您如今看见我,还能生这么大的气,实在不应该了。”

  皇帝一噎,眼中冒起火来,看着她,目光似乎要吃人。

  谢芳华静静地瞅着他,“三百年前,北齐、南秦分庭抗礼,玉家和王家两败俱伤,修兵和好。两国君主谁都不甘心,谁也不知道会修和多少年,都想眷地富国强兵,意图再攻克对手,统一江山。因北齐是前朝旧都旧址,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玉家即便元气大伤,但北齐综合国力比南秦还是强。南秦生怕北齐短期内富国强兵,超越南秦,南秦再不是对手。是以始祖皇帝三番五次恳请谢氏出山入世,以世袭王侯之尊,许以谢氏半壁江山,永世无忧。谢氏家主被始祖皇帝所感,才举家族之烈心辅助南秦。”

  皇帝目光一时凝注。

  “南秦因为有了谢氏,士农工商迅速繁荣起来,不过百年,便足以去攻打北齐,夺褥下。可是百年后,南秦的皇帝不再是始祖皇帝,早已经忘了谢氏的功劳,早已经忘了争雄天下的野心,却只看得见谢氏日渐树大根深,生恐威胁皇权皇位。”谢芳华看着皇帝,“南秦从百年前,便开始防范忌惮谢氏,不断明里夺权,暗里内斗,明明国力先强于北齐,可是因内斗不断,反而不能一心去争天下。”

  皇帝目光中似有什么裂开。

  “这样过了两百年,到了你这一代,对谢氏的打压更甚。”谢芳华看着皇帝,“只知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却不记得没有谢氏,怎么会有如今的南秦江山?没有谢氏,南秦早已经是北齐铁骑下的鱼肉,任人宰割。三百年来,南秦有多少机会可以攻克北齐?可是都因此都废,却最终使得如今北齐铁骑率先攻打南秦。”

  皇帝目光又裂开一大片。

  “南秦的帝王一代不如一代,只知猜忌防范除去忠臣,北齐的帝王却是一代比一代英明、有野心,有抱负。如今,北齐蒸蒸日上,玉家即便势大,北齐王依旧善于利用,而南秦呢?隐山崩塌,隐卫宗师暗反谋杀,自家隐卫悉数变成对准自家江山帝业锋利的剑,内忧外患之际,还是需要谢氏。”谢芳华看着他,“你要的史志清明难道就是拿除去谢氏作为南秦基业倒退百年来换?若真那样,不用几十年,北齐便能长驱直入,踏破南秦山河,南秦也会同历史上那些灭国的国家一样,消失在历史长河,那样你就满意了?你觉得可有颜面去九泉之下见南秦始祖皇帝?”

  皇帝的目光忽然全部崩裂,如冰面,霎时碎了,面上的怒气和火气也悉数地退了去。微仰的身子跌倒回了龙床上。

  “父皇!”秦钰声音沙哑,身子前倾,去查看皇帝。

  皇帝忽然闭上了眼睛,面上一片死灰死寂。

  吴权心地瞅了谢芳华一眼,默默的退后了一步,没做声。

  谢芳华见此,声音平静地道,“多少代帝王被表象所蒙蔽,在这金砖碧瓦的皇宫宝座上只记得自己是帝王,却不记得自己应该是为南秦千万子民谋福的皇帝,却不知道秦氏和谢氏只能共存的道理,少了任何一方,南秦必败,这是历史建朝遗留的结,解也解不了。”

  皇帝忽然开口,声音难听至极,“是啊,解也解不了。”

  谢芳华不再言语。

  皇帝沉默片刻,又道,“没想到,多少代南秦帝王,不及谢氏一个区区挟子有见地。”

  谢芳华不再做声。

  皇帝又忽然转过头,去看秦钰。

  秦钰眼圈通红,里面满布血丝,见他看来,低低地喊了一声,“父皇!”

  皇帝看了秦钰片刻,对他道,“朕和你一样有眼光,当年看中了一个女子,亦是德才兼备,堪当国母。可惜,朕没福气。”顿了顿,又道,“你母后目光短浅,朕亦故步自封,这江山朕不是一个好父亲,也不是一个好皇帝,这一生也就只能如此了。”

  秦钰眼泪在眼角里滚动,紧紧地扣的手,“父皇”.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零五章女子见地》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