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新帝威仪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永康侯闻言顿时心惊肉跳,连忙谢恩,“多谢皇上。本文由。。首发”

  半响后,秦钰摆摆手道,“朕回宫后便会宣你夫人进宫,否则让她亲自去侯府给你夫人诊脉,如今不比以前,恐怕会折了你夫人的寿。”

  永康侯额头的汗又冒了出来,有些紧张。

  秦钰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永康侯立即道,“臣也不想劳顿芳华小姐,但是京中实在没好的大夫,臣的夫人不敢让人乱看。皇上若是……”顿了顿,偷眼看秦钰,小声道,“让臣的夫人进宫找芳华小姐也行……”

  “嗯?”秦钰挑眉。

  永康侯向里看了一眼,请求道,“臣想请芳华小姐回京后去臣的府邸一趟,给臣的夫人诊一诊脉……”

  “说。”秦钰看着他。

  永康侯又道,“臣还有一事儿……”

  秦钰颔首,“准。”

  “多谢皇上信任臣。”永康侯又请旨,“臣想这两日先暂时留在皇陵,待处理完这桩事情再回京。”

  “既然交给你,就随你处置。”秦钰点头。

  吴权前脚去吩咐启程,永康侯后脚匆匆来了,对秦钰叩礼,“皇上,臣昨日想了一夜,觉得……三皇子和五皇子之事,暂且先冷两日,待过两日,臣想出个万全之策来,再处置。”

  秦钰抬手,虚扶了他一把,将他扶起。

  “老奴多谢皇上!”吴权叩头谢恩。

  秦钰无奈,“好吧,反正三哥和五弟是不能再在这里守皇陵了,暂时就由公公你看顾着吧。若是你闷时,可以随意走动,若是想念宫里,也随时回宫。”

  吴权依旧摇头,“太后身边有如意,不需要老奴,皇上您身边有小泉子,也不需要老奴。您就给老奴这个恩典吧。”

  秦钰看着吴权,“母后应该也不想你留在这皇陵,待回宫后,你就去母后身边。”

  吴权摇摇头,跪在地上,“老奴老了,侍候不了您,回宫去也是闲人一个,不如就在这里陪着先皇。老臣愿老死在这里,时常给先皇上上香,也为皇上和南秦江山祈福。求皇上恩准老奴吧。”

  秦钰闻言起身,来到门口,看着吴权,温和地道,“公公侍候父皇一辈子,朕自小是由你看着长大,也多得你提点。如今父皇虽然去了,但你也不必追随而去,更不必守在这里,心里有敬就是了。你也该安享晚年了,与朕回宫吧。”

  吴权应是,又恭敬地道,“皇上,杂家伺候先皇一辈子,如今先皇去了,杂家也老了,本该随先皇一起去,但是杂家想替先皇看看未来的南秦江山,以后好去禀告先皇,就苟延性命了。不过杂家求皇上您一道旨意,恩准杂家在这里给皇上守皇陵扫墓。”

  秦钰点点头,“传话出去,这便启程。”

  二人话落,吴权前来请示,“皇上,时辰差不多了,该启程回京了。”

  秦钰颔首。

  “以哥哥之能,守七日无碍。”谢芳华想了想,“这七日之内,一定要想到办法。”

  秦钰点头,“差不多,但是王贵急行军,就算七日能到,也要休息,不能立即作战。”

  “王贵的兵再有七日能到了吧?”谢芳华问。

  “是啊,子归兄在信中说,漠北的军事比他去之前想象的要严峻许多,尤其是,数日前,军中一直无主,使得士兵松散,北齐突然兴兵,准备不足,死伤过万,军营内的士气极其低落,竟然有出逃的士兵。”秦钰道,“若是北齐再增强兵力,用计强攻的话,没有援兵,恐怕守不住。”

  “外出便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城了。”谢芳华道,“而漠北军营和边境等不得。”

  “也有可能。”秦钰道,“据说城主外出了,不在城中,不知去了哪里。雪城如今由三堂长老坐镇,三堂长老不敢擅自做主。”

  谢芳华猜测,“难道是知道哥哥是去请兵,所以避而不见?”

  秦钰摇摇头。

  “城主哪里去了?”谢芳华问。

  秦钰抿唇,“子归兄到漠北军营第二日便暗中去了雪城,没见到城主。”

  “那你……”谢芳华看着他。

  秦钰点点头,又摇摇头,“子归兄三日前已经到漠北军营了,北齐是又出了兵,有子归兄坐镇,北齐这次没讨到好处去。”

  谢芳华蹙眉,“哥哥是否已经到漠北军营了?北齐二次出战,结果如何?南秦难道又败了?”

  秦钰颔首。

  谢芳华看着他,“出了什么事儿?北齐又二次进攻了?”

  秦钰点点头。

  第二日清早,秦钰便收到了漠北边境传来的加急军情。谢芳华看着他脸色一变再变,不由问,“是哥哥传来的信儿?”

  英亲王点点头。

  “睡吧,别想了,明日再说。”英亲王妃道。

  “说得有理。”英亲王叹了口气,“先皇丢下了这么一个烂摊子,皇上也不易。”

  “如今先皇刚入土,还未安息,边境开战,可谓内忧外患。皇上还未登基,这时候即便出了天大的事儿,三皇子、五皇子即便再荒唐不成样子,他也不能杀。毕竟,兄弟手足,有污仁慈宽厚的贤德名声。”英亲王妃道。

  “怎么讲?”英亲王看着她。

  英亲王妃想了想,摇摇头,“皇上气归气,待冷静下来想想,不见得杀。”

  英亲王对英亲王妃说,“难道真让皇上杀了那两个不争气的?”

  英亲王和英亲王妃回到住处后,二人都是一肚子的气,好半响,气才压下。

  二人又低声交谈片刻,各自回去休息了。

  永康侯无奈地点点头。

  “听我的就对了。”左相也拍拍他肩膀。

  永康侯一噎,伸手去拍左相肩膀,“相爷啊,这么多年,你揣度帝王心的本事可真是高,让老兄我自愧弗如啊。”

  “真正的好臣子,是为皇上分忧解难,我这是以绝后患。”左相理所当然地道,“你想想,如今皇上将这件事情交给你处置,无论你处置的轻重,宫中的两位太妃心疼骨肉,都不会满意,没准还会恨上你。既然如此,你又何苦做好人?不如替皇上免除以后的烦心。”

  永康侯看着左相,一时无语,“相爷,你这是老奸巨猾,趁火打劫啊。”

  左相想了想道,“依我说,你先冷两日再处理,宫里的两位太妃定然着急,届时,自会拿些东西来换。她们毕竟是先皇的宠妃,这么多年,多多少少,手里还攥着些东西,万一有朝一日拿出来刺皇上,也是闹心。不如就趁此机会,你帮皇上一并处理了。何愁得不到重用?”

  “说得有理。”永康侯点头。

  左相捋着胡子道,“先皇刚入土,三皇子、五皇子的皇室丑闻不能扩大,但也不能不让人知道,免得不明就里的人以为是皇上心胸狭窄,先皇刚入土便容不下两位皇子。”

  永康侯长舒了一口气,看着左相,“你帮我支支招,怎样处置三皇子和五皇子?”

  “你老兄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左相低声道,“依我对皇上的了解,就是已经决定不杀三皇子和五皇子了,只不过,也不能轻饶了。这件事情交给你,你若是能办好,办的妥当,等燕小侯爷回京,你永康侯府就会得到皇上的重用。”

  永康侯不解。

  左相揣思半响,忽然笑了,拍拍永康侯,“你老弟好福气,说明只要办好了皇上交代的差事儿,以后你永康侯府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永康侯看着左相,“你说皇上是什么意思?竟然将三皇子和五皇子交给我斟酌处置。”

  左相听罢,一时没言语。

  永康侯也不隐瞒,简略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左相一愣,“后来呢?”

  永康侯摇摇头,“我去的时候,皇上在芳华小姐处,被我撞了个正着。”

  “芳华小姐答应了?”左相问。

  永康侯扭头,对左相等在这里不觉得意外,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左相从侧角探出身,伸手拍拍永康侯,“侯爷,怎么样?”

  永康侯出了院子,冷风一吹,通体冰凉,他伸手一抹,前身后背的衣服全湿透了,他用袖子抹抹汗,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大口大口地踹气。

  秦钰回到房间后,见谢芳华房间的灯熄了,他也熄灯歇下了。

  二人连忙过去铺床,铺好床褥后,待谢芳华褪了外衣躺去了床上,挥手熄了灯,退了出去。

  谢芳华点点头。

  侍画、侍墨走进来,小声问,“小姐,歇了吗?”

  秦钰收了笑意,想起三皇子、五皇子,到底不快,点了点头,出了房门,回自己寝殿去了。

  谢芳华站起身,“天色夜了,既然你心情好了,快去休息吧。”

  秦钰忽然哈哈大笑。

  谢芳华无语地看着他,“恩威并施,永康侯以后更是怕你怕的要死了。”

  秦钰倚着门槛转回身来,对谢芳华微笑,“这样算不算是你说的收拢了?”

  秦钰摆摆手,永康侯立即告退着出了院落话落。

  永康侯对上秦钰的目光,又连忙垂下头,他毕竟是一把年纪了,经历两个朝代,很快就领会了秦钰画中的意思,连忙道,“臣领旨。”

  “侯爷不明白朕的意思?”秦钰看着他。

  永康侯一惊,看向秦钰,讶然,“皇上?”

  “国有可用之兵,敌才不敢强范。侯爷明晓大义,适时谏言,替朕分忧,甚得朕心。对于三哥和五弟之事,就由侯爷斟酌处置吧。”秦钰道。

  永康侯心下一喜,连忙道,“既然皇上要用他,臣万万不敢。”

  “燕小侯爷回来,朕会视其才而重用。”秦钰看着永康侯,“侯爷届时可不要将人给赶走了,让朕无人可用?”

  永康侯闻言一惊,立即抬起头,看着秦钰,“皇上的意思是……”

  秦钰摇摇头,“如今朝中正是用人之际,侯爷若是打断了他的腿,朕岂不是少了一个文韬武略的人才?”

  “借皇上吉言,他若是再走,老臣打断他的腿。”永康侯又硬气起来,拿不准秦钰的意思,只能顺着他的话说。

  秦钰笑了笑,“燕小侯爷走了已经大半年了,外面的风景也见识得差不多了。既然此番回来,应是不走了。”

  “这……”永康侯不明白秦钰是何意,不太确定地道,“他若是回来,臣和夫人自然不想他再走了,但若是他自行主张,臣怕是也看不住他,毕竟长大了。”

  秦钰又道,“燕小侯爷这次回南秦后,便不走了吧?”

  永康侯一愣,连忙点头,“臣也听说了,只不过如今还没回京,派出去的人也没查到他的踪迹,不知如今在何处。”

  过了片刻,秦钰慢悠悠地道,“侯爷,据朕所知,燕小侯爷回南秦了,你可得到信儿了?”

  永康侯说完后,提着心,等着秦钰说话。

  秦钰不语。

  永康侯垂下头,“皇上可以念在先皇刚入土,不曾安稳的份上,免其死罪,以示皇上您宽厚仁慈,顾念手足兄弟。”

  秦钰看着他,“难道你让朕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们对先皇对皇陵内躺着的列祖列宗大不敬?”

  “杀不得。”永康侯话落,又连忙补充,“至少现在杀不得。”

  秦钰点点头,“照你这样说,三哥和五弟杀不得了?”

  永康侯立即垂下头,后面的话凭他三寸不烂之舌也顺畅了,“杀二人不足惜,但恐怕危急皇上您在市井民间的贤德英明。所谓,民心动,朝纲动,朝纲动则天下动。”

  秦钰面无表情,见他抬头,平静地问,“但什么?继续说!”

  他说到这,抬眼看了秦钰一眼。

  永康侯见秦钰出来,顿时跪在地上,咬着牙继续道,“先皇仙去,柳家和沈家早已经退出京城,两位太妃在宫内再无依靠,三皇子、五皇子不成气候,如今在这时日竟然行这样的事儿,说明已成废物,皇上为表对先皇的孝道对皇室列祖列宗的敬重,杀了二人也是应当,但……”

  秦钰闻言站起身,缓步走到门口,挑开帘幕,站在门槛看着永康侯。

  “臣……臣来是为了……”永康侯硬着头皮咬着牙床子好半响,才将来意说了,“臣是觉得,如今先皇刚入土,即便三皇子、五皇子犯下酒色不孝先皇的大罪,念在……皇上您还未登基,南秦现在内忧外患之际,此事……此事要慎重处置。”

  秦钰点点头,没让永康侯进来,而是对外面问,“侯爷有何要事?”

  谢芳华见秦钰的气大体是消了,“皇上有威仪,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秦钰的耳力极好,在里面已经听到了外面细微的说话声,他看了谢芳华一眼,隐约地笑了一下,对她温和地问,“我有那么可怕吗?把永康侯吓的来了不敢见?”

  永康侯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猛地咬了咬牙,大声说,“皇上,臣有要事求见。”

  言外之意是,你现在走也来不及了。

  侍画、侍墨见他可怜,有些不忍,小声说,“刚刚侯爷来时,我们二人已经通秉皇上和小姐知道了。”

  “这……”永康侯不知里面是个什么情形,也不知秦钰的怒火是否消了,他本来是来找谢芳华,却没想到秦钰从三皇子、五皇子处回来没回寝宫,还在谢芳华这里,他一时没了注意。通秉吧,势必要见秦钰,他可怎么求情?不通秉吧,如今里面的人肯定知道他来过了。他一时浑身冒冷汗。

  侍画、侍墨看着永康侯,“侯爷,还用通秉吗?”

  永康侯额头的汗珠子顿时落了下来,向里面看了一眼,果然见窗前朦胧地坐着两个身影,又立即垂下头,一时间有些踌躇不知所措。

  二人点点头。

  永康侯一惊,“皇……皇上……也在?”

  侍画、侍墨对看一眼,见永康侯小心翼翼,低声提点说,“皇上也在。”

  “那……”永康侯犹豫了一下,小声说,“劳烦两位姑娘通秉,就说本侯有要事相求。”

  侍画、侍墨摇摇头,“不曾。”

  外面永康侯已经来到门口,见侍画、侍墨守在门口,对二人拱了拱手,低声说,“两位姑娘,芳华小姐还不曾歇下吧?”

  谢芳华不再接话。

  “你会吗?”秦钰瞅着她,不等她答话,笑道,“即便危害南秦江山利益,我也不在乎。”

  谢芳华挑眉,“危害南秦江山利益呢?”

  他怒意褪去,温和地道,“找你自然管用,你一句话,我便会按照你的意思照做。”

  谢芳华抬眼看他。

  秦钰看着谢芳华,忽然笑了。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一十章新帝威仪》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