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大闹朝堂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钰第一时间放下奏折,回转头,看向言宸。

  言宸也看着他。

  过了片刻,秦钰笑道,“言宸兄武功当真厉害,不惊动外面护卫和隐卫,径自进了这御书房,你已经站在了我身后,我才发觉,你若是有心杀我的话,我怕是不死也会重伤。”

  “皇上比做太子时警惕松了。”言宸道。

  秦钰笑笑,“如今这京城以及这皇宫,除了言宸兄怕是无人能踏入御书房。我知道言宸兄回来了,你又不会伤我,也没必要防着。”

  言宸看着他,忽然意味不明地道,“有些人自诩算无疏漏,但还是算漏了芳华,所以,注定是一败再败。”

  秦钰挑眉。

  “皇上虽然不如我知芳华甚深,但贵在心诚。”言宸又道,“怪不得她雁。”

  秦钰微笑地看着他,“言宸兄今晚来这里,是专门与我说这个的?”

  言宸曳,正了神色,“芳华不想见秦铮,倾天机阁之力怕是也拦不回京,皇上若也有此意的话,不如联手。意下如何?”

  “自然!”秦钰毫不犹豫地道,“我也确实不想他回京。”

  “既然如此,我们商量一番,我今夜便动身。”言宸道。

  秦钰点点头。

  二人商量了大约两个时辰,夜色已深,言宸出了御书房,径直出了皇宫。

  他走后,秦钰站在窗前,看着重重暮霭,久久站立。

  “皇上,夜深了,您累了一天了,该歇了。”小泉子走上前,站在秦钰身后,小声建议。

  “小泉子,法佛寺的普云大师这些日子在做什么?”秦钰忽然问。

  小泉子一愣,连忙说,“回皇上,先皇驾崩,法佛寺要做七七四十九天的佛场,为先皇超度,普云大师也在寺内,从法佛寺失火后,大师一直闭关,先皇驾崩后才出来主持佛场。”

  秦钰点点头。

  小泉子试探地问,“您怎么突然想起普云大师了?是要见,m.

  秦钰笑了一声,“朕在想,当年年幼之时,普云大师为我和秦锓卦,算出我们的情劫。曾几何时,朕觉得普云大师真是沽名钓誉,卦象不足为信。却不想风云突变,倒是真应验了。”

  小泉子小声说,“您是说芳华秀?”

  秦钰点点头,失笑道,“我从漠北回京,一路被人拦截,芳华见了我,冷血下杀手,如今也让他尝尝滋味。”

  小泉子暗暗欷歔,不再言语。

  “回宫吧!”秦钰转身,出了御书房,向寝宫而去。

  言宸从御书房出来,出了皇宫,谢芳华很快就收到了消息,她挥手熄了灯,上了床。

  第二日,早朝,再次朝议关于登基立后之事。

  依旧争执不下之际,太后驾到。

  群臣齐齐一惊,所谓后宫不得干政,曾是先皇皇后的太后曾经上过一次朝堂,是为了四皇子秦钰纵火烧宫闱之事。如今身为太后的她在先皇故去后二度上了朝堂,众人都猜测,不知所谓何事。

  秦钰停到太后来了,目光温和了几分,摆摆手,“有请太后。”

  不多时,太后踏上了朝堂。

  群臣分立两侧,虽然太后上朝不合规矩,但群臣依旧见礼,“拜见太后。”

  “众卿免礼。”太后摆摆手,扫了一融人,“哀家昨日便听说朝议上议论皇上登基和一并立后之事,为此争执不休。关于皇上登基,有先皇遗照遗言,无可厚非,哀家身为女人,不该参与朝政之事,也就不与置喙了。但是关于这立后一事,关系朝堂也关系后宫,哀家觉得也不能置身事外。”

  群臣一听,知道太后是为立后之事而来,齐齐揣测,不知太后是附和还是反对?毕竟早先又传,太后不喜谢芳华,甚喜李如碧。可是如今李如碧和皇上退婚了,那么,她如今是何态度?

  “先皇大脖,一直挂念皇上婚事儿,临终前,见了皇上和芳华秀一起回京,才彻底地宽了心,安然地走了。”太后缓缓道,“哀家觉得,立后之事,不该有大的争议,皇上后位非谢芳华莫属。她不惜身体重创的待嫁找到了黑紫草,接了临安城的燃眉之急,救了十几万百姓民生,才华品貌兼备,贤良淑德,实为母仪典范。”

  众人闻言对看一眼,又看了一眼上面端正沉稳而坐的皇上,觉得太后此举在意料之外,但也在意料之中。太后虽然不比英亲王妃护子厉害,但也是唯皇上之命是从,昔日曾为了他大闯朝堂,今日为了他立后,二度上朝。如此,太后表态,也算是堵住了群臣的嘴。

  左相在太后话落,见无人言语,立即上前附议,“皇上,太后说得有理。芳华秀德才兼备,堪为国母。”

  他一开口,有一半朝臣顿时出列附议。

  其余的一般人都看向英亲王。

  英亲王无奈,一时也不好再开口反驳,他隐隐觉得,此事即便他反对,怕是也无效了。太后如今出来,说是代表先皇。他又如何阻止?先皇驾崩前,谢芳华确实随皇上一起回京,守在了帝寝殿内,有目共睹。

  右相见此,也只能上前,“皇上,既然”

  他刚开口,外面有一人冲了进来,跪地禀告,“皇上,英亲王妃请求上殿。”

  众人齐齐一惊。

  英亲王顿觉不妙,立即道,“胡闹,朝堂之上,怎么容许妇人一而再再而三上殿?你去告诉她,就说不准她上殿,若是找本王,待散朝之后再说。”

  那人立即道,“王爷,王妃手里拿着剑,说皇上若是不准许他进殿,她就誓死闯进殿”

  “她真是”英亲王一时无言,转过身,请求道,“皇上,请准许微臣出去拦。”

  秦钰一时没答英亲王的话,对跪地禀告那人问,“王妃还说了什么?”

  “王妃说,她有天大的冤屈,要状告先皇。”那人说着,颤抖起来,“说若是皇上不准她进殿,她就要杀进来,杀不进来,就要去击鼓鸣冤”

  群臣又是一惊,先皇已经死了,英亲王妃要状告先皇?这

  这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秦钰闻言点点头,“还说了什么吗?”

  那人哆嗦着曳。

  “去,将王妃请上殿来。”秦钰摆手吩咐。

  那人起身,倒退着出了大殿。

  英亲王的心一时提到了嗓子眼,盯着大殿,生怕英亲王妃使起性子,什么也不顾了,到时候事情闹得不可收拾,天下百姓岂不是要看皇室宗室的笑话?

  不多时,英亲王妃进了殿,她的确是手里拿着宝剑,一脸怒气,寻常温婉的她,如今看来,有几分英彤气。

  朝堂中的一般老臣都知道英亲王妃和忠勇侯府世子夫人当年的风采,博陵崔氏和清河崔氏的两个女儿,能文能武,文不输当世文士大家,武不输当朝大将军,巾帼不让须眉,当年不知道牵动了多少人的情丝,如今英亲王妃依旧风韵犹存。

  英亲王妃上了大殿后,看了皇后一眼,将手中的宝剑扔了。

  秦钰温和地看着英亲王妃,“大伯母,何事让您发了这么大的火?”

  英亲王妃闻言看向上首的秦钰,帝王的宝座金椅让他周身闪闪发光,少年天子,威仪却丝毫不输久经江山宝座的帝王。她收敛了身上的怒意,平静地道,“臣妇要状告先皇,我儿子秦铮和儿媳妇儿谢芳华明明两情相悦,明媒正娶,恩爱有加,可是先皇一道休书的圣旨,便致使有情人分崩离析。我家王爷心软仁厚,不论先皇之过,但我一个妇人,以儿子为先,哪怕先皇仙去了,但还有当今皇上您在,求皇上给臣妇做主,替先皇收回休书圣旨,换我儿子和儿媳妇儿美满。”

  群臣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英亲王睁大眼睛看着英亲王妃,暗暗想着她怎么竟然想出了这么一个招数,状告先皇,还竟然有理有据。这还真是古来未有。

  左相一时大急,向上首看了一眼,见秦钰虽然面色如常,但眼底已经黑了。他连忙上前,大声说,“王妃,先皇圣旨休书时,已经是一个月之前的事儿了,先皇仙逝不过**日,曾经休书圣旨下达后,你为何不登堂状告先皇?如今反而要当今皇上为您做主?你岂有不知子不言父之过?您这样,是要将皇上置于何地?”

  英亲王妃转身,直直地看着左相,“这期间,王爷一直拘束着我,不准我上朝,以免再增重先皇查。我本想缓缓再说此事,寻求个公道,但不成想先皇去得如此之急。如今皇上要立华丫头为后,我却不能忍了。”

  左相立即道,“当初,芳华秀自己离府出京,先皇随后下的休书圣旨,若非她和铮二公子感情破裂,芳华秀如何会自己离府出京?王妃,这是朝堂之上,皇上国事缠身,如今内忧外患之际,你向来明事理,今日可不要因为自己家事不和,便来朝堂作乱?”

  英亲王妃顿时怒了,冷眼看着左相,“左相这张嘴可真是厉害,你说国事,皇上登基,是国事。我一个妇人,自然不会理论。可是你一流张皇上立后,举荐华丫头,她是我的儿媳妇儿,不明不白地被先皇圣旨休弃,这就是我的家事儿,如今皇上立后和我的家事儿掺和在一起,我自然要理论上一番。”

  “王妃,你休要胡搅蛮缠,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还有什么不明不白?芳华秀如今是自由之身,甘愿随皇上一起回京,一起共乘玉辇,如今就宗这皇宫之中。你这些日子,也见了芳华秀几面。她可有要回英亲王府重修旧好的意思?没有吧?所以,皇上的国事家事和你的家事,自然不相干。”左相道。

  英亲王妃恼怒地看着左相,“你口口声声不相干系,为何这么急着请求皇上立后?我的儿子在圣旨休书下达之前,根本不知道有圣旨休书这种事儿。如今他远出在外,至今还未回京,多日来,未曾抽空疵此事。难道还不算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地少了媳妇儿?”

  左相一噎。

  英亲王妃不等他开口,又道,“我的儿子是被你等三催四请因临安城之析了京城。可是,如今临安城之危解了,我儿子在哪里?左相,我是不是该找你要人啊!”

  左相脸上又青有白,“老臣也想知道,铮絮爷和崔侍郎明明是去解临安城之危,找黑紫草,可是至今为何音讯全无≥老臣得到消息,他们根本就没有去临安城。”话落,又道,“如今边境开战,内忧外患,皇上自然宜早登基,宜早立后。这样,才能稳住朝纲,以鼓舞边境士气,以安百姓民心。我等朝臣,为江山分忧,自然着急。”

  “你口口声声为江山分忧,为皇上分忧,怎么不去边境打仗啊!朝中一旦有事情,就找我儿子,待事情解决了,就将我儿子给甩一边了。”英亲王妃怒道,“月前,京城内外接连刺杀案,军营杀人案等等,都是我儿子冒跑后。临安城有为难了,迫在眉睫,也请我儿子。待事情解了,却忘了他了。如今又要夺他的媳妇儿。当我英亲王府无人了吗?这么受欺负。”

  左相又是一噎。

  英亲王妃又道,“如今连我一个妇人都知道当务之急是平息边境纷争,解边境燃眉之急,你身为两朝老臣,却只知道让皇上立后,天下百姓不安,皇上何以为家?所谓,民心所向,才大势所趋。”顿了顿,又道,“左相,我看你也是老了,无用而昏聩了出血馊主意,有你辅佐皇上,风气会越来越歪斜。指不定这南秦江山如何呢。”

  “你”左相又气又急,“谢侯爷在边境元奋战,铮絮爷和芳华秀早已经再无干系,皇上立芳华秀为后,此乃激励加冕谢侯爷,若是谢侯爷成功地阻挡了北齐军队踏入边防线,那么,谢氏一门何愁荣华不再盛一筹?”

  “谢氏还需要什么荣华鼎盛?出身在谢氏的人,自型见惯荣华。”英亲王妃似乎说得累了,也懒得再争辩,撂出狠话道,“反正皇上立谁为后,也不能立谢芳华。她是我英亲王府早就定下的儿媳妇儿。先皇圣旨休书,我们英亲王府不服。我告诉你们,若是立她为后,除非将我杀了。否则休想。”

  “你”左相彻底没了话。

  群臣面面相耽,又都觉得心惊肉跳。

  英亲王妃这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可是偏偏她站在这里,有她的资本,她出身清河崔氏,世代以诗书传世的世家大族,她的丈夫是当今朝堂上的英亲王,如今先皇亲封的辅政王,她的儿子是英亲王府的铮絮爷,在南秦京城从出生后就横着走的主,她本人更是言语铿锵,巾帼不让须眉,身上担着皇上大伯母的身份,而她口口声声说的儿媳妇儿,昔日与她极其要好,好比母女。

  这样的她,左相都辩论不过,更何况别人?

  她让皇上杀,以死相逼,皇上真能杀了她?

  那是不可能的!

  杀了她就是滔天大浪。本就内忧外患,朝野京城更是不能再经受大风浪了。

  心里明白点儿的朝臣都暗暗地觉得,英亲王妃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聪明了,抓住了这样的时机,这样混淆视听的口风,以状告先皇为名,以阻拦皇上立谢芳华为后。

  太后虽然一身太后正装,但此时看着与她站在对面的英亲王妃,她一身素衣,却腰板挺得笔直,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她忽然觉得,她这一生,无论什么时候,怕是都抵不上英亲王妃了。

  英亲王妃比她能豁的出去!

  她在皇宫多年,虽然说柳太妃和沈太妃是依傍先皇的蔓藤,她又何尝不是?如今先皇去了,她只不过比那两个宠妃幸运,她的儿子是皇上,她也不过是依靠儿子的蔓藤而已。

  她抬眼看上首金椅上坐着的秦钰,这个时候,他怕是心里也无可奈何的,众人心中都清楚,左相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英亲王妃如今虽然和左相对峙,但实则上,对峙的人是他。

  到底立不立后,便是两难了。

  今日若是退一步的话,那么,此事怕是以后想再提起更难疵了。

  她忽然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对英亲王妃道,“王嫂,你所言有理,左相所言也不无道理。我们在此争论,也难以定论,更不能将芳华秀和铮絮爷排除在外,毕竟,无论是昔日之事,还是今日之事,都事关他们。你我都是长辈,不如就让孩子们自己做主。”

  “怎么做主?如今我家铮儿不在京城。”英亲王妃恼怒地道。

  “那就先将芳华秀请上殿来。”太后说完,看向秦钰,见他面无表情,她知子莫若母,知道他应该是不喜她来面对这件事情,于是又改口,“若是她不想上殿,便派个人去问问她的意思。”

  “若是她有什么被逼迫的不得已的苦衷呢?”英亲王妃立即道,“我不相信嘴里说出来的话,我只相信人心,华丫头对我家铮儿,情深意重,怎么可能弃他而另嫁?”

  “王嫂,你这样就不对了,芳华嘴里说出的话,你都不信,那你信什么?难道真要阻止皇上的姻缘?虽然说你是王嫂,谁也不能拿你如何,但也该考虑孩子们的感受。”太后道。

  “等我家秦铮回来,若是他回来后,对皇上立华丫头为后不与置喙,还同意此事,那么我就相信,是他们自己情分耗尽,无缘一生了。我就再别无二话。”英亲王妃一咬牙,开口道,“届时,我第一个送上贺礼。”

  太后鲜有的和气,她自然也不好太过咄咄逼人,若不是今日听说太后都上殿了,她猜测就是为了立后之事,她定会一力赞成,那么,英亲王定然不是对手,不好说什么,所以,她实在按耐不住,只能来了。

  她上殿要的也无非是皇上能答应等秦铮回来。

  群臣闻言看向上首的皇上。

  左相也悄悄抬眼,看向上首的皇上,英亲王妃的厉害她不是第一次领教了,实在想不明白,寻常温温婉婉的一个人,护起儿子来,怎么就这么豁得出去,一般的寻常女人真是做不到。

  一番激烈的争执后,大殿上陷入了诡异的沉静。

  众人都等着一直没开口的皇上表态。

  过了片刻,秦钰缓缓开口,对英亲王妃道,“大伯母所言其实甚是有道理,朕当初也不明白先皇为何会下了休书的圣旨,不过朕也可以不避讳的说,朕却是一直以来心仪芳华,大伯母是知晓此事的。她如今孑然一身,朕登基,自然想立她为后。”

  英亲王妃闻言心一沉,秦钰当着满朝文武说出心仪之事,也是坦坦荡荡,豁得出去了。正因为如此坦荡,反而才让人不好诟病,而芳华已经是孑然一身,更不会被人他说夺兄弟之妻了。

  秦钰顿了顿,又道,“朕可以应允大伯母,此事暂且搁置,就以朕登基之日为期限,若是登基之日秦铮还不回来对此事置喙,朕就会立芳华为后。时间足够了吧?”

  英亲王妃闻言看向英亲王。

  英亲王对她叹了口气,也觉得她如今大闹早朝,秦钰不但不怪罪,反而定下期限,也算是念在情面了。

  英亲王妃算了一下日子,期限虽然不多,但若是秦铮闻到风声回京,以他的本事,也应该处葱余,若是他回不来京城,她这个当娘的也尽力了,也没什么再说的了。她一咬牙,“好,多谢皇上,臣妇应承你,若是到登基之日,他还不回京,臣妇自当备上厚礼,恭贺皇上立后。”.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一十三章大闹朝堂》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