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补心赏花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裕谦王的孙子秦环,仅有三岁稚龄。

  秦环继承了南秦皇室子嗣的上乘容貌,但是十分瘦弱苍白,像是长期营养不良。他被人带来皇宫后,小的身子蜷缩着,看着陌生的地方,以及陌生的人,一双眼睛和一张小脸极其恐惧。

  秦钰知道秦环今夜被带来,便在谢芳华处等着,当见到秦环本人时,他蹙了蹙眉,露出不忍之色,慢慢地起身,走到秦环面前,温声问,“你可认识我是谁?”

  秦环猛地曳。

  “会说话吗?”秦钰看着他。

  秦环警惕地看着他,见他不像是穷凶恶极的坏人,点了点头,开口,声音稚嫩,“会。”

  秦钰露出笑意,“能听得懂话,看来三岁已经是启蒙了的。”话落,他又温声道,“你别怕,我是你堂叔。”

  行孩褪去恐惧,好奇地看着他,“叔?”

  秦钰点点头,回转身,对谢芳华道,“你看他如何?”

  谢芳华对秦环招招手,“到我面前来。”

  秦环看着谢芳华,只见熏黄的宫灯下,一位极其温婉华贵的美人,他踌躇了一下,慢慢地挪着小步子到了谢芳华面前。

  谢芳华对他伸出手。

  他立即瑟缩着后退了一步。

  谢芳华温和地道,“你别怕,我看你似乎是病了,给你把脉看病。”

  秦环闻言又踌躇片刻,走上前,将小胳膊递给谢芳华。

  谢芳华握手腕给他把脉。

  秦钰站在一旁看着。

  过了片刻,谢芳华放下手,对他问,“你是不是每当正午和子夜的时候总是心口难受揪疼。”

  秦环点了点头。

  谢芳华摸摸他的头,“我能治好你的病,不过药十分苦,你怕吗?”

  秦环有些怕,但还是曳,小声说,“不怕。”

  “真是个乖孩子。”谢芳华对她道,“你要在我这里砖天,裁了再送你回去找你娘好不好?,m.

  秦环似乎要哭,“我想我娘亲。”

  “若是你这样才,你娘亲看到你,会很难过的,若是你裁了,你娘亲见了你的话,就会很高兴。”谢芳华又道。

  秦环强忍邹意,点点头。

  谢芳华看向秦钰。

  秦钰摸摸秦环的脑袋,对外面吩咐,“小泉子,将他带下去,安置在这里最近的地方,好生侍候着。”

  “是。”小泉子进来,将秦环拉了下去。

  秦钰待秦环走了,对谢芳华询问,“可是虫盅?”

  谢芳华沉默地点了点头。

  “是什么虫盅?”秦钰问。

  谢芳华沉默片刻,沉声道,“是血盅。”

  秦钰看着她,不解,“是魅术的一种吗?致人性命?”

  谢芳华点点头,又曳,“是魅术的一种,但是不致人性命。这种虫盅之术,是专为人饲养,以血养虫,需要放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童身体里养一年,再拿出来,放在阳年阳月阳日阳时的男童身体里养七七四十九日。”

  秦钰蹙眉,“养好了之后呢?这种虫有何作用?”

  “补心。”谢芳华吐出两个字。

  秦钰怔了怔。

  谢芳华不再说话。

  过了片刻,秦钰问,“如今秦环体内的虫盅有多久了?”

  “一个月有余。”谢芳华道。

  “若是到了七七四十九日,他会自己出来吗?”秦钰问。

  谢芳华曳,“必须有人亲手用魅术取出来,若是过时不取,他就会化在了这个寄主身体里。寄主所伤的元气,一下子就能补回来了。总归,寄主都是没有性命危险,只不过每日的正午和子夜难受罢了。”

  秦钰抿唇,“能从血盅上猜测出是什么人动的手吗?”

  谢芳华淡淡道,“等到七七四十九日,就知道了。这么费心力养的虫盅,总要有人来拿。”

  秦钰点点头,见谢芳华脸色在昏黄的灯光下忽明忽暗,他温声道,“天色不早了,歇了吧。”

  谢芳华颔首。

  秦钰转身出了房门。

  他离开后,谢芳华并没有立即去休息,依旧在桌前坐着。

  侍画走进来,低声说,“秀,夜已经深了,您歇着吧。”

  “李沐清、燕亭、崔意芝三人是不是明日进京?”谢芳华问。

  侍画颔首,“是,明日应该能进京。”

  “言宸可有消息传来?”谢芳华问。

  “言宸公子从离京后,便没有消息传来。”侍画曳。

  “云继哥哥可有消息?”谢芳华又问。

  侍画曳,“云继公子自从去了寻水涧,便没了消息,几日前,铮絮爷,李公子、燕蓄爷、崔侍郎向京城赶来,云继公子并没有一起来京。”

  谢芳华抿了抿唇,站起身,向床上走去,同时对侍画道,“你也去歇着吧。”

  侍画点点头,服侍谢芳华睡下,熄了灯,出了房门。

  第二日,一早,谢芳华醒来后,开了一张药方,递给侍画,“按照这个药方煎药,药煎好后,每日的午时和子时,给秦环喝下,连着喝七日,一定要谨记时辰,不要忘记。”

  侍画点点头,“秀放心,这个药方给品竹,她记性最好,一定记着时辰。”

  谢芳华颔首。

  侍画拿着药方下去了。

  秦钰下了早朝后,回到寝宫,先去看了秦环,又来见谢芳华。

  谢芳华见小泉子跟在秦钰身后,怀里抱了一摞奏折,挑了挑眉,探寻地看着秦钰。

  秦钰笑了一下,“我见你整日的待在殿内,怕是你闷得慌,我在御书房自己一个人批阅奏折也闷得慌,不如就搬到这里来,与你做个伴。”

  谢芳华闻言失笑,“我是养病,你是皇帝,怎么能跟我比?才几日就嫌闷,以后漫漫长日,你如何过日子?”

  秦钰眨眨眼睛,“你不是说过,得过一日是一日,以后如何,谁又说得准吗?”

  谢芳华无语。

  秦钰坐在桌前,对小泉子招手指挥道,“都放在这里吧。”

  小泉子连忙走过来,利落地将奏折放在桌子上,又悄悄退出了门外。

  秦钰掀开奏折,阅目一边,提笔批阅,批阅一本后,忽然对在对面喝茶的谢芳华道,“你也来帮我批阅奏折吧。”

  谢芳华抬眼看了他一眼,“这是皇帝做的事情。”

  “也有别人代批的先例。”秦钰道。

  “那都是昏君做的事儿。”谢芳华道。

  秦钰一噎,揉揉眉心,苦笑,“在你面前想偷懒都不成。”

  谢芳华放下茶盏,“你以为我对政事感兴趣?其实不然,我虽然对政事了如指掌,但并不代表我对它感兴趣。”

  秦钰失笑,“我确实以为你对政事感兴趣,看来是我错了。”

  谢芳华不接话。

  秦钰又道,“天下大多数人都觉得皇帝是天下最至尊无上的人,享受荣华,舒舒服服。其实却不知朝政枯燥无味,金椅子并不是那么舒服,坐久了,椎骨疼,不知道历代的先祖和父皇怎么熬了一生。”

  “你还没登基,就用熬字了,一生还长得很。”谢芳华瞥了他一眼。

  秦钰笑笑,忽然扔下笔,“我不见得能活一生不是吗?”话落,站起身,对她道,“不批了,这些日子被琐事缠身,心烦不已,走,我们去逛御花园吧,御花园的荷花早已经开了,咱们去乘船游湖,再不赏荷花,过些日子该败了。”

  谢芳华指指一堆奏折,“这些怎么办?”

  “先扔着,午饭后我再批阅。”秦钰道。

  “午后李沐清等人进京,兴许先进宫,到时候你还哪里有时间?”谢芳华看着他。

  “那就晚上。”秦钰催促她,“你好啰嗦,快走了。”

  谢芳华见他实在有兴趣,站起身,跟着他一起跨出了殿门。

  侍画、侍墨等人听说秀和皇上要去御花园赏荷花,心里都松了松,从回京以来,秀一直闷在殿里,她们也生怕不利于秀养病,反而再闷出泊。

  二人出了寝殿,向御花园走去。

  如今已经正当酷暑季节,天气十分的炎热,太阳照下来,火辣辣的。

  秦钰走了两步回头看了谢芳华一眼,对跟在后面的侍画吩咐,“去找一把纱给她撑着。”

  “不用!”谢芳华曳,“没那么娇气。”

  “你多日不曾出来,太阳又这般热,万一中暑呢!”秦钰不赞同,示意侍画去拿。

  侍画也觉得天太热了,秀身体还是虚弱,便赶紧跑了回去。

  秦钰停着步,站在原地等着。

  谢芳华也只能停着步。

  过了片刻,侍画拿来伞,给谢芳华打在头上,秦钰继续向前走。

  走了一段路,秦钰温声道,“斜候,通往御花园这条路不知道走了多少次,那时候父皇的后宫里争妍斗艳。每走几步,都能看到宫里的美人。”

  “嘘纪就会看你父皇的美人了?”谢芳华故意嗅他。

  秦钰失笑,回头看了她一眼,“是啊,会看了。”顿了顿,又笑道,“那时候我甚是不解,觉得母后那么爱父皇,整颗心几乎都扑倒了父皇的身上,父皇的心里怎么还能装得下那么多的女人?”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

  秦钰继续道,“渐渐地,我明白了,父皇心里不是装了那么多女人,而是只装了一个,只是那个女人不是我的母后而已。每当大伯母进宫看皇祖母,他便推了所有朝务和奏折,赶去皇祖母处,那时明明早已经跟皇祖母请过安了。”

  谢芳华不再言语。

  秦钰又道,“父皇因为喜欢大伯母,对他爱如至宝的儿子也爱屋及乌,甚至宠爱高过我。皇祖母、大伯母更是将他宠成了心尖子,朝臣宫眷见风使舵,一个个见了他都卑躬屈膝,点头哈腰,眉开眼笑。从宫里到宫外,似乎天下间只有他一个上天的宠儿。”

  谢芳华脚步顿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秦钰声音平和,“我是父皇母后嫡子,可是在他面前,似乎还要矮上一头』知不觉,便对他看不顺眼。他却不知为何,对我更是看不顺眼。这样一来,你不喜我,我厌恶你,便长此结下了不对卯的梁子。”

  “这么多年,你不曾问过他为何不喜你?”谢芳华沉默片刻,缓缓开口。

  秦钰曳,“他那不可一世的样子,我哪里喜欢去问?更何况,让他喜欢的能有几人?不喜便不喜,我反正更不喜他。”

  谢芳华笑了一下,平静如常地道,“他喜欢的人的确没有几个,但最不喜欢却是你。”

  秦钰也失笑,“是啊,不明白。”顿了顿,又道,“等有机会了,问问。”

  谢芳华不再说话。

  秦钰也不再言语。

  二人走的这条路不是小路近路,而是宫眷惯常走的路,可是直到走到御花园,一路上也没见着一个人影,不但没见到宫女,也没见到太监,妃嫔等更是一个影也没见到。

  谢芳华感觉到了后宫内不同寻常的静,她问,“宫眷呢?怎么一个也没见着?即便天太热,也不该如此吧。”

  秦钰“哦”了一声,说道,“忘了与你说了,前日,我将父皇的宫眷们都安置了。”

  谢芳华抬眼看他,“怎么安置的?”

  “有品级的太妃,身下有皇子公主的,都随皇子公主出宫立府了。妃嫔身下没有依傍的,自愿留在皇宫的,都挪去了西宫苑。想要出宫的,都放出宫了,宫外无家的,去了尼姑庵。”秦钰道。

  “那宫女和太监呢?”谢芳华问。

  “也一样疵了。”秦钰道。

  “也就是说,这个东宫苑,如今无人了?”谢芳华看向西方,隔着楼阙,有不少宫苑。

  秦钰点点头,看着他笑道,“反正你喜好清静,我便这般安置了。”

  谢芳华收回视线,看着他道,“你是帝王,帝王自古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如今清空了先皇的人也好,待你登基后,重新的进一批新人。”

  秦钰曳,“不进了,就这样挺好,我也不喜太过乱遭热闹。”

  谢芳华不再说话。

  “走吧,船在那里。”秦钰伸手一指。

  谢芳华已经看到了湖里中央大片大片的荷花正盛开,点点头,来到湖边,二人一起上了船。

  船刚划走不远,便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紧接着,有一个人影凌空飞起,足尖点着几片荷叶,踏水而来。

  船上顿时有护卫涌上前,齐齐地护棕钰和谢芳华。

  “你们躲开,无碍,是燕蓄爷。”秦钰摆摆手。

  内卫闻言警惕地撤退到了一旁。

  转眼间,燕亭落在了船头上,他一身青蓝长衫,身形比离开京城时长高了许多,一身风尘仆仆,显然是刚进京,连家都没回,便进宫了。曾经身上公子哥的习气消失得无影无踪,离京大半年,经历了一番世面,整个人看起来像是被沉淀洗礼了一番,如璞玉被打磨出来,十分耐看且枯。

  谢芳华看到燕亭,几乎认不出了,她犹记得他离京前,在忠勇侯府海棠苑那一番话,以及他的表情,那时候的燕亭,被失意、失望、压力、厚重、挣扎、困顿等诸多东西压在身上,整个人没有鲜活之气,她那时候就感觉,若是他不走,不离开牢笼,这一辈子就毁了。

  如今的他看起来极好!

  秦钰乍然见到燕亭,也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大半年不见,变化如此之大,难道北齐的水土比咱们南秦的水土养人吗?”

  燕亭拍拍身上的灰尘,闻言对秦钰挑了挑眉,“大半年没回京,南秦的京城天都换了。四皇子变成了太子,太子又变成了皇上。一时让我真有些不习惯。”话落,他上前两步,对秦钰拱拱手,“燕亭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燕蓄爷果然长进不少,一日怕是进益千里。朕本来以为你见到不会见礼呢。”秦钰摆摆手,“免礼吧。”

  “不敬君父,可是大罪,担当不起。”燕亭直起身子,看着秦钰道,“北齐的水土再好,但也不是我的根。”

  “你这般冲上船,已经不敬了。”秦钰看着他,微笑,“幸好你还记着南秦是你的根,朕曾经还真担心你一气之下补回来了。”

  “顾不得不敬了。皇上的船若是开远了,我还得现找船去追,在这皇宫里,如今有没有人给我船用,还是个未知数。而我想立马见到你,又不想等你游湖游完了。”燕亭抹抹额头的汗,转头看向谢芳华,认真地打量她。

  谢芳华对他轻轻挑了挑眉。

  燕亭看了谢芳华半响,缓缓开口,“芳华秀愈发美而华贵了!”话落,他又转向秦钰,似笑非笑地问,“难道是这皇宫里的水土比宫外养人?”.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一十六章补心赏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