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秦铮归来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帝王登基的奏乐响彻整个皇宫。

  侍画、侍墨、侍蓝、侍晩、品青、品竹、品萱、品妍八人面对皇后的大红凤袍虽然惊艳赞叹华美,但是人人小心谨慎以对,在这样的日子里,满宫阙的奏乐中,丝毫提不起喜庆的感觉。

  秦钰离开后,太后凤驾来到了寝宫。

  这是谢芳华进宫以来,太后第一次来这里见谢芳华。

  太后笑容和蔼,身上穿着太后祥服,跨进内殿后,见桌案上摆着皇后吉服,谢芳华站在窗前,看着窗外,身量纤细,不盈一握,她笑了笑,“前方皇上已经在行大典了,芳华小姐怎么还不换后服?”

  谢芳华回转头,看向太后,淡淡一笑,“皇上对我说不急的。”

  太后走过来,握住她的手,十分和气,眉目都是透着欢喜,“今日是皇上登基和立后的大日子,他虽然说不急,但是也不能拖延,还是要早早准备好,以待登基礼毕,便是封后了。当年我紧张得不行,可是早早就将后服给换上了呢。”

  谢芳华笑道,“耽搁不了,太后放心吧。”

  太后看着她,“虽然登基大典不让我们女人去参观,但是,却不必只闷在宫里。”话落,她笑道,“将衣服换了,我带你却禁苑内的凤凰台,那里能一览整个皇宫的情形,可以看到皇上的登基大典。”

  “凤凰台?”谢芳华看向太后。

  “是凤凰台,在皇宫禁苑内。”太后抿着嘴笑,“皇陵距离京城较远,所以,历代都在皇宫禁苑内设了灵位佛堂,以做太庙。寻常时候,是封闭着的,不准许人私自进入,当年我是偷偷去的。如今到大可不必了。这后宫里,除了皇上,无人敢拦阻我们。”

  谢芳华想了想,道,“既然是宫里的祠堂,还是不该去打扰清静。”

  太后笑着道,“祠堂在禁苑的内院,凤凰台是外围的观景台,我们并不妨碍祖宗清静。”

  谢芳华见太后兴致浓郁,点头,“也好。”

  太后见她答应,心下高兴,连忙让侍画等人为谢芳华换皇后正装。

  侍画等人小心谨慎地帮助谢芳华沐浴梳洗换装。

  收拾妥当后,还没出门,小泉子却匆匆来了,见到太后,顿时乐了,“还真让皇上给猜准了,说太后一准来带芳华小姐前往禁苑的凤凰台观礼,让奴才过来问问,如今看来不用问了。”

  太后闻言失笑,“他登基大典忙的脚朝天,还顾得想起我会带着芳华小姐去凤凰台?”话落,笑着道,“不错,我们是正要去。皇上可有什么吩咐?”

  小泉子笑着道,“皇上吩咐奴才,说您二人若是去凤凰台观礼的话,就让奴才派人先去将凤凰台收拾一番,大典时间长,免得您二人观得不舒适。”

  “真是想的周到。”太后笑着摆摆手,“行了,快去准备吧!我们稍后就过去。”

  小泉子应了一声,立即跑了出去。

  “禁苑内虽然一直有人打扫,但长年累月,风雨侵蚀,观景就罢了,可真没舒适可言。还是皇上对你上心,提前安排,如今我们真可以舒舒服服的观看皇上登基大典了。”太后笑着对谢芳华道。

  谢芳华笑了笑,不接话。

  太后携着谢芳华出了房门,一众宫女太监随从人员向皇宫禁苑走去。

  二人来到皇宫禁苑,小泉子已经先一步奉了秦钰的旨意,打开了禁苑的门,将里面命人清扫一新,安置收拾打点了一番。

  尤其是凤凰台上,凤尾香罗帐、美人靠、桌椅、茶点、果盘,一应俱全。

  小泉子见二人来了,恭敬地见礼,“一切都准备妥当了,皇上说,奴才不必去前往侍候,就跟在这里侍候好太后和芳华小姐就好。”

  “这里用不到你,还是到前面去吧,免得皇上身边没个近身侍候的人,传个话别人兴许都办不好,用着也不顺手。”太后摆摆手。

  小泉子点点头,领命去前殿了。

  太后和谢芳华一起上了凤凰台。

  凤凰台有一百个天阶,比灵雀台还要高上一节。

  太后走到一半时,向下看了一眼,身子晃了晃,谢芳华立即伸手扶住她,见她浑身是汗,脸色有些白,她关心地问,“您怎么了?”

  太后摇摇头,“到底是老了,当年我自己一口气就爬了上去,怕被人发现,看了一会儿,又赶紧地爬了下来。端端正正地再等着皇上立后。如今二十年,到底是不行了,才走到一半,竟然犯了晕眩。”

  “要不然还是别上去了,的确是有些高。”谢芳华道。

  太后摇头,“不行,钰儿登基是大事儿,我总要亲眼看看,这么多年,我们母子,在皇宫里倾轧,虽然我明知道其余的皇子都没有他又才华聪明有谋略,帝位一定是他的,但还是提心吊胆,生恐出事。如今总算是盼出头了,怎么能不亲眼看看?”

  “那我扶着您,您小心些。”谢芳华道。

  太后点点头,任由谢芳华扶着,一步步上了凤凰台。

  凤凰台不仅台高数十丈,而是地理位置十分有利,站在上面,的确能一览整个皇宫。

  登基大典正在进行,乐师奏乐,百官依次进殿朝贺。

  金銮殿外,一派盛景。

  帝王登基,是大事儿,礼部准备的排场自然是极其壮观的。

  太后擦擦汗水,望着金銮殿方向,面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半个时辰后,百官随新皇一道入了金銮殿。

  太后收回视线,笑道,“殿内的情形是看不到了,不过顶多一个时辰,礼毕,就该封后了。”

  谢芳华点点头。

  太后道,“我们下去吧,回头你休息片刻,好去前殿。”

  谢芳华从前方收回视线,对太后道,“我看您是乏了,先让人扶着回宫去歇着吧。这里风景极好,我再坐片刻,反正时间还早,稍后自会去前殿。”

  太后想了想,“也好,我是人老不中用了,你在这里多待一会儿也可,不过不要误了吉时。”

  谢芳华点点头。

  太后让如意扶着,一步步下了凤凰台。

  太后的凤驾离开后,谢芳华对侍画招招手,“去拿棋来。”

  “小姐,这里风大,仔细您的身子。”侍画小声建议。

  “如今这个天气,高处风大些,也不会冷着。”谢芳华摆摆手,“去吧。”

  侍画点点头,转身去了。

  侍画离开后,谢芳华对侍墨道,“这个禁苑,布置了多少御林军?”

  侍墨低声道,“回小姐,本来在我们寝宫外布置的一万人,刚刚调到了禁苑外围。这内外布置的御林军,不下一万五。”

  “整个皇宫呢?多少御林军?”谢芳华又问。

  侍墨低声道,“不下五万。”

  谢芳华点点头。

  侍墨看着谢芳华清淡平静的脸,有些紧张,“小姐,铮小王爷今日若是真的回京了,闯皇宫的话,这重重御林军,他……”

  谢芳华不语。

  侍画话语顿住,不敢再胡乱说话,退到了一旁。

  不多时,侍画取来棋盘棋子,递给谢芳华。

  谢芳华铺开棋盘,自己与自己对弈起来。

  侍画、侍墨等人站在一旁。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小泉子匆匆走来,在凤凰台下恭敬地喊,“芳华小姐,皇上登基大典即将礼毕,请您前去前殿。”

  他话音刚落,宫门外传来一阵踏踏的马蹄声,马脚钉了脚掌,踩踏在地面发出的声音十分响亮,几乎掩盖了宫里喜庆的奏乐声。

  侍画、侍墨等顺着高台向宫外看去,只见一人一骑,飞驰而来,转眼便到了宫门口。

  谢芳华抬头看了二人一眼。

  侍画立即小声道,“小姐,是铮小王爷!是他回京了!”

  侍墨点头附和,“不错,真的是铮小王爷!”

  谢芳华低下头,平静地看着棋盘,慢慢地落下棋子,一言未发。

  小泉子见谢芳华坐在高台上没动静,以为她没听到,又高声道,“芳华小姐,皇上登基大典即将礼毕,请您前去前殿。”

  “知道了!”谢芳华没起身。

  小泉子便恭敬地等在下面。

  侍画、侍墨紧张地看向宫门口,只见秦铮勒住马缰,对宫门口的守卫说了一句什么,守卫们立即给他打开了宫门。

  过了片刻,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竟然向皇宫禁苑冲来。

  小泉子大惊,对同来的小太监吩咐,“快去看看,怎么回事儿?怎么有人在皇宫内纵马?”

  他话音刚落,一人一骑便冲来了皇宫禁苑。

  小泉子看清马上的人,顿时睁大了眼睛,失声道,“铮小王爷?”

  他刚看清楚人,秦铮一人一马已经来到了近前,“嗖”地一声,从他的身上跃了过去。

  小泉子吓得腿一软,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待他回过神时,只见秦铮已经勒住了马缰,仰头看向凤凰台上。

  一身风尘仆仆,但却端的风姿高贵,清俊无双。

  守卫皇宫禁苑的禁卫军刚要拉弓搭箭,见是秦铮,箭羽僵持住。

  小泉子揉揉眼睛,看清楚这个人的确是秦铮,是英亲王府外出多日音讯全无的铮小王爷。顿时暗叫了一声不好,撒腿就往外跑,去前殿报信了。

  秦铮仰头对着凤凰台上看了片刻,翻身下马,缓步走上凤凰台。

  凤凰台上的侍画、侍墨见到秦铮要上凤凰台,顿时更紧张起来,小声对谢芳华道,“小姐,小王爷要上来了。”

  谢芳华不语,面容平静清淡。

  侍画、侍墨一左一右地守在谢芳华旁边。

  秦铮的脚步不快不慢,半盏茶的功夫,上了凤凰台。除了一身风尘外,他周身无丝毫的锋芒戾气,如闲庭信步,步履轻缓踏花踩莲而来,整个人清风朗日,雅逸贵气。

  他上了凤凰台后,看了一眼上面的情形,径直地坐在了谢芳华摆的棋局对面。

  对面是一张早先太后坐的软榻,他懒洋洋地躺在了上面。

  侍画、侍墨对看一眼,屈膝见礼,“奴婢给小王爷请安!”

  秦铮瞟了二人一眼,摆摆手,抬眼上上下下打量谢芳华,片刻后,目光落在她的一身皇后装上,眯起眼睛。

  谢芳华自顾自地下着棋,眼皮也没抬。

  片刻后,秦铮闲闲散散地说,“谢芳华,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谢芳华不答话,仿佛没听见。

  秦铮看着她,“南秦建皇宫时,起初选址就在这里设金銮殿。先祖请法佛寺高僧相看,高僧摇摇头,谏言说,这里虽然是地势极好,整个皇宫里风景最佳,但奈何占了鬼门,不吉。于是先祖改了金銮殿的建址,将这里设了皇宫禁苑,做了佛堂太庙,而这最佳的位置,当做凤凰台。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做鬼门关。”

  谢芳华抬头看他。

  秦铮瞧着她,眉目内乍然地闪过一些情绪,翻涌片刻,归于平静,继续道,“今日你等在这里,是想给我摆一局死局?还是给你自己摆一局死局?入鬼门关?嗯?”

  “无论是给谁摆死局,都是死局。”谢芳华看着秦铮,指尖轻轻捻动着黑色棋子,淡淡道,“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的道理,你难道不知?”

  秦铮懒洋洋地点头,“知!”

  “既然知,为何今日还来?”谢芳华向外扫了一眼,御林军刚刚拉开的弓箭并没有收回去,紧张地注视着高台上,已经将整个凤凰台围上了,似乎只待一声令下,便会开弓放箭。她面容凌厉,“不怕死无葬身之地?”

  秦铮斜睨了她一眼,无所畏惧,“媳妇儿跑了,自然要追回来!”顿了顿,补充道,“哪怕是死局,也该死得其所。”

  谢芳华嘲讽地看着他,轻轻舒展因为不小心压得褶皱的华贵皇后装,冷淡地道,“你媳妇跑了,来找本宫作何?本宫记得已经跟你没有关系了!”

  秦铮闻言腾地站起身,倾身上前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棋子远远地抛进了香炉里,一改闲散慵懒,恶狠狠地看着她道,“穿了皇后的衣服就是皇后了?你问过爷答应了吗?”

  棋子投入香炉里,“啪”一声脆响,香炉里的袅袅烟雾炸开。

  谢芳华平静地看着他,“铮小王爷,请认清楚你的身份,你答应不答应都改不了事实。”话落,她伸手一推棋盘,棋子四散打乱,她慢慢道,“毕竟这南秦江山做主的人不是你。”

  秦铮冷笑,“南秦的江山如今是他说了算,但是女人却是我说了算!”顿了顿,他冷嗤,“你要做皇后,今日就问问我答不答应。”

  谢芳华挑眉,“你不答应又如何?”

  秦铮上前一步,一把拽住她手腕,两步便拉着她走到了凤凰台的边缘,恼怒地道,“看来我曾经说过的话早已经被你忘了。”

  谢芳华用力挣脱,挣了两下,没挣开。

  秦铮看向凤凰台下,冷冷重复,“我曾经告诉你,你是我一直要等的,要换的,要夺的,要守的唯一。若是你这一生不能相好与我,那么,沉浮一世,我只能拉着你去碧落九泉了。”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铮小王爷,你死了南秦江山怎么办?你的命值钱的很,如何轻易谈死?为了一个女人而死,千载后世岂不是笑话?”

  “我管他笑话不笑话!”秦铮恼怒地道,“若是你敢嫁给秦钰,敢做她的皇后,我今日便拉着你从这里跳下去,一死百了。”

  谢芳华忽然恼怒,回身对侍画道,“去请英亲王和王妃来,让他们看看,他们的好儿子是不是只有这么一点儿本事,抢不到女人便寻死觅活!”

  侍画一呆,看向谢芳华。

  “还不快去!”谢芳华轻喝。

  侍画点头,连忙快步下了凤凰台,向皇宫禁苑外跑去。

  秦铮闻言气极而笑,“谢芳华,你还是你吗?什么时候学的这般无赖了?你就非要做秦钰的皇后不可?你何时发现了他的好?转而弃我不顾?”

  谢芳华不语。

  秦铮伸手搂住她,恶狠狠地道,“就算我娘来了,你当我真不敢拉着你去死吗?就算多年辛苦,付之一旦,又有何妨?我秦铮这一世就是为了你而活,你成了别人的,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话落,他踏出一步,一脚悬空。

  “混账东西!你敢!”英亲王妃从远处急步走来,当看到这一幕,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恼怒又心惊地大喝。

  秦铮扭头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毫不犹豫地带着谢芳华跳了下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一十九章秦铮归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