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深山院落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秦铮本来好好的脸闻言顿时变了,扔了手中刚要拿起的干柴,恶狠狠地说,“你做梦!”

  谢芳华一时无言,沉默片刻后,忽然抬眼,看着他,认真地道,“这里不是写着再有不和,自愿做和离吗?”

  “如何?你不是我的妻子,谁是我的妻子?”秦铮瞅着她,“如何你还有话反驳?”

  谢芳华伸手接住,打开一看,竟然是先皇的遗旨。

  秦铮扬眉,忽然扔了手中的活,伸手入怀,取出一卷明黄的卷轴,扔给她,“你自己看。”

  谢芳华看着他的笑,一时间觉得晃眼,恼怒地道,“谁是你的妻子了,我与你没关系!”

  秦铮忽然笑了,“困你一辈子又如何?反正你是我的妻子,别说这一辈子,下一辈子也休想躲开我。”

  谢芳华平静地看着他,“别告诉我你要用阵法在这里困我一辈子?”

  “或者在想怎么破阵出去?”秦铮又问。

  谢芳华转头看向他。

  秦铮从厨房探出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眯着眼睛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挑眉询问,“在想这里是哪里?”

  这样的阵法,她只看一眼,便知道,是绝阵,有进,无出。

  尤其是外围布了极其精妙的阵法。

  这里是哪里完全辨识不出来,但唯一知道的是,这里一定不在京城的范围内,因为京城百里内,除了法佛寺,没有这样的山林。可是法佛寺有山林也没有这样的地貌。

  四周极其的静,只能听到偶尔有飞鸟叽叽咋咋叫两声。

  谢芳华盯着厨房的门口看了半响,移开视线,看向篱笆墙外,只见四处都是山林,这一间院落坐落于半山腰处,虽然被山林围困,但却遮挡不住阳光,有充足的阳光能照进这间院落。

  秦铮进了厨房,不多时,里面传来锅碗瓢盆的叮当声。

  谢芳华看着他不语。

  语气寻常,一如他们从来就没有丝毫的风波。

  秦铮放下弓箭,没有立即走来,而是转道向厨房走去,对她道,“既然醒了,就活动活动筋骨,过来帮我做饭吧。”

  她眯了眯眼睛,静静地看着他。

  任何人看到他,也不能将他当做山野村夫,而明明是一个风采清贵的贵公子

  谢芳华慢慢地移开手臂,抬眼便看到秦铮从篱笆墙围着的门扉处走了进来,一手拿着弓箭,一手拿着一只山鸡,阳光照耀下,即便手里拿着山鸡,可是他仍旧清俊俊美得不像话。

  “醒了?”秦铮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已经是响午,外面阳光充足,猛地照射过来,她伸手挡住了眼睛。

  她起身下了床,快步走到门口,伸手打开了房门。

  她将屋中看了一圈,目光看向窗外,窗户是浣纱的格子窗,隐约能看到篱笆围的院墙,根本就不是她熟悉的任何一个地方。

  将屋中除了有些旧的摆设外,空无一人。

  她眉头不由得紧紧地皱起,打量着屋中的摆设。

  她慢慢地坐起身,感觉后脖颈传来一阵疼痛,她伸手去摸,那里确实很疼,脑中顿时响起是秦铮在皇宫里对她出手,将她劈晕了,后面的事情她便没了记忆。

  谢芳华昏睡了一日,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大床上,屋中一切陈设极其陌生。

  这一处院落不是华美的庄苑,而是简简单单的几间房舍,里面的布置也不华美,如寻常稍显富足的人家。外围是篱笆编织的篱笆墙。

  这里没有别人,除了暗卫青岩,一个仆从侍婢也没有。

  被无数人谈论的主角,秦铮和谢芳华,此时却在一处深山的院落里。

  京中内外对新皇登基那日的事情一直在谈论,围绕着秦铮、秦钰、谢芳华,足够写一部史诗一般的书。茶楼酒肆,虽然不敢大肆谈论新皇的名讳,但是每日必开暗场,肚子里有些墨水的人总要一吐为快,不吐不快,说上三分,评上七分,每日暗场挤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场场爆满。

  李沐清点点头。

  燕亭眨眨眼睛,一拍大腿,“也对!他就是纸老虎,对宠在心尖上的人,自然舍不得。”

  “你倒是操心!”李沐清失笑,“你放心,他舍不得。”

  “离京这么长时间,真是错过了好多事情。”燕亭忽然又道,“你说,秦铮不会真的恼了芳华,将她如何吧?”

  “还有刑部的韩大人,也是可惜了。”李沐清又道。

  “是啊,没想到被人杀了。”燕亭叹了口气,“如今京中没什么好太医了。”

  “可惜了孙太医!”李沐清道。

  燕亭想了想,好笑,“也对!他喜欢的人,我只要一有苗头,定然被他掐灭。”话落,他更是好笑,“不过我隐约知道他对芳华的心思,毕竟他比我那时候跑忠勇侯府跑的勤快,只要子归兄稍微有点儿不适,他一准把孙太医给揪去,就是那时候,我才敏锐地察觉,不敢告诉他吧。”

  李沐清闪得快,只被他扫到了一个边角,笑问,“难道我说错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燕亭抬脚踹了李沐清一脚。

  李沐清失笑,“是兄弟未必事事都告知,你当年若是不藏着对芳华的心事儿,早些告知他,他早一棒子给你打死在胎中了,也不至于你后来情殇远走。”

  “真是奇了怪了。从小到大,这么些年,我们都与他白是兄弟了。”燕亭道,“不知道他还有多少窟穴藏得隐秘。”

  李沐清摇摇头,“他根本就不想让人找到,他不想让人找到的地方,多少人也找不到。”

  燕亭纳闷地揣测,对李沐清询问,“你说秦铮将芳华带去了哪里?怎么半点儿踪迹都寻不着?连我们都找不到的地方,会是哪里呢?”

  这间茶楼隐秘,二人可以不避讳地说话。

  李沐清和燕亭散了朝后,相邀去了茶楼。

  君臣议事,在新皇登基三日免朝后,才在今日彻底地拉开了新一代朝堂的篇章。

  群臣分两对站列,无一人缺席。待秦钰上朝后,都偷偷抬眼小心地看皇上的脸色。发现皇上三日不见,比登基那日憔悴了许多,但好在面色如常,一如既往温润平和,再不见那日风暴,齐齐松了一口气。

  三日后,秦钰上了早朝。

  英亲王府一扫阴云,招回在外寻找的人,总算有了些生机。

  春兰也忍不住笑了。

  英亲王妃顿时笑了,嗔了春兰一眼,“不愧是你看着他长大的,最会夸他。”

  春兰点点头,“一准是这个理儿,咱们小王爷聪明着呢。”

  英亲王妃点点头,“也是,他这回从皇宫一意孤行带出了华丫头,不得她同意,两个人是该找个地方,避开喧嚣,好好的谈谈。”

  春兰宽慰道,“王妃这回大可放心了,小王爷说安好,就一定是安好。”

  英亲王妃无奈,气道,“真是主仆一个德行!连句多余的话也不说。”

  英亲王妃总算放下了心,刚要对青岩询问,青岩已经又离开了英亲王府,没了影。

  英亲王妃怎么也坐不住了,正要调动全府的人都出去找,青岩出现在英亲王府,对英亲王妃送回了秦铮的口信,告诉英亲王妃放心,他和谢芳华一切都好,该回府时自己会回府。

  一连三日,秦铮依旧带着谢芳华音讯全无。

  既然无早朝,群臣只能散了,各自前往各自的职位应卯。

  小泉子点了点头。

  左相闻言松了一口气,嘱咐道,“一定要仔细小心地照看皇上。”

  小泉子摇摇头,“相爷放心吧,奴才自小就陪在皇上身边,皇上需要自己安静两日。”

  左相大惊,“那怎么行?皇上可别出事儿!”

  小泉子叹了口气,小声说,“皇上昨日一直将自己关在御书房,今日还在御书房没出来。”

  群臣都等在金殿内,小泉子来公布今日免朝的消息时,左相一把拉住他,小心地问询皇上如何了。

  新皇登基第二日,并没有早朝。

  可是转日,秦铮依旧没有带谢芳华回府,依旧不知所踪。

  英亲王妃点点头。

  “今日不回来,也许明日就回来了。睡吧。”英亲王拍拍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摆摆手,“算了算了,不管了不管了。”

  “即便是互相伤了,你也帮不上忙。”英亲王道。

  “真是操心的命!”英亲王妃揉揉额头,“我就是怕他们两个再互相伤了自己。”

  英亲王看着英亲王妃无奈,“这世上当娘的人顶数你最累,没回来时,盼着他回来,他回来后,不回府,又四处找,如今又担心华丫头。你整日里最是操心。”

  英亲王妃又是担忧又是生气,“这个死孩子,他将华丫头带去了哪里?就他那个驴脾气,可别将华丫头怎样才好。”

  侍画、侍墨等八人也没有找到秦铮的踪迹,无奈返回了英亲王府。

  英亲王府派出去的人找了一日,也没有找到秦铮的下落,出了北城后,无人看见他去了哪里,不知所踪。

  各种版本,直至许多年后,依旧经久不衰。

  皇上登基之日,铮小王爷大闹皇宫,带出了芳华小姐,一时间,京城内外便传扬开了。

  左相府、翰林大学士府、监察御史府等朝中一众大臣府内,内眷们都不约而同地在谈论这件事儿。

  永康侯夫人一噎,没了反驳之语。

  燕岚嘟嘴,不服气地道,“多少美人也不及那一个心头好。先皇倒是后宫佳丽三千呢,还不是一辈子心心念念着英亲王妃。”

  “你就知道玩!”永康侯夫人点了点她的额头,训斥道,“不准说皇上名讳,他是皇上,江山在手,美人以后多得是,哪里会可怜?”

  “这样一想,秦钰真是可怜。若没有遗旨,秦铮定然没那么容易能从宫里带出芳华。”燕岚支着下巴,欢喜地道,“不过她出宫再回英亲王府后,我若是想找她,可比皇宫方便多了。”

  “是啊,估计谁都没料到!”永康侯夫人道,“皇上也没料到。”

  “最出人意料的是先皇的遗旨,竟然下了那样的遗旨。”燕岚道。

  “是该感谢,说起来,咱们府需要感谢她的地方多了。”永康侯夫人点头,“那日你我进宫去找她把脉,我真以为自此后,她真会成为皇后了。没想到,铮小王爷真是死活不放手,硬给夺回来了。”

  “这也要感谢芳华,是她暗中帮助哥哥躲开了皇室隐卫和咱们府的追踪去的北齐。”燕岚道。

  永康侯夫人叹了口气,“幸好他出走了,要不然娘真毁了他一辈子。”

  “他那会儿也痛彻心扉,只是您不管不顾罢了。”燕岚道。

  永康侯夫人抬手给了她一巴掌,“哪壶不开提哪壶!”话落,又道,“是娘目光短浅,只看表面。不过也多亏了娘当时死活不应,否则你哥哥陷进去,再拔出来可就痛彻心扉了。”

  “当初您还处处看不上芳华,如今知道了吧?她可是哥哥想抢都抢不回来的人,更何况当初还有您拖他后腿。”燕岚道。

  永康侯夫人白了她一眼,感慨道,“你哥哥说铮小王爷一定会赶在皇上登基之日回来,他还真没说错。”

  永康侯府内,燕岚听说皇宫之事后,大喜,“这才是秦铮!”

  右相夫人看她的样子,心下也跟着难受,再不忍责备。

  李如碧点点头,喃喃地道,“死心了。”

  右相夫人“哎呦”了一声,连忙拽过她的手,恼怒地道,“这些日子,你还没想明白吗?无论如何,这一辈子,你都嫁不了秦铮,死心吧!”

  右相府内,右相夫人和李如碧正在绣花,当听到秦铮闯皇宫,皇上与他险些大动兵戈,而又请出了先皇的遗旨时,李如碧的手无意识地扎了一针。

  左右相点点头,各自回了府。

  “多少年了,他们自有相处之道。”英亲王摆摆手,“我回府去看看那个小子,最不省心的就是他了。”

  “今日虽然惊险,但总算是没出大事儿。”右相道,“只求以后,经此一事,铮小王爷和皇上能够和平相处,否则这南秦江山真危矣。”

  “从没见皇上发这么大的火。”左相叹了口气。

  “你不是疏于管教,你是以往管教得太过了。”左相道,“令公子虽然不出彩,但是行事规矩,左相也不必忧心。你最起码还能顶几年,皇上器重,你左相府的门楣倒不了。”

  左相愁眉不展,“一直以来,我对小儿疏于管教,如今方才觉得后继无人。不像你们,都有人继承门楣。”

  “你还年轻,卸什么甲?归什么田?”右相看了左相一眼。

  “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啊。我们不服老都不行,今日这等阵仗,若是再来一次,我这老骨头可受不了了。我在想,是不是该卸甲归田了。”左相道。

  英亲王叹了口气。

  出了宫门后,左相拍拍英亲王的肩膀,“王爷,转了一圈,芳华小姐还是你家的儿媳妇儿啊。”

  英亲王等人对看一眼,只能出了皇宫。

  众人请见,秦钰关闭御书房的门,吩咐今日谁也不见。

  英亲王、左右相、永康侯等人并没有立即出宫,而是在秦铮离开后,追着秦钰去了御书房。

  侍画、侍墨等八人追出皇宫后,到了英亲王府,听说秦铮并没有带谢芳华回府,而是出了北城,八人立即向北城追去。

  “也罢!”英亲王妃点点头,向内院走去。

  春兰宽慰英亲王妃,“小王爷如今都回来了,您总不至于每天都提心吊胆了,小王爷带着小王妃出城,必有主张,不会出事儿的。”

  “是!”那人又带着人出了府。

  “这个孩子!不回家出城去做什么?”英亲王妃皱眉,摆摆手,对那人道,“再去找,看看小王爷到底去了哪里。”

  “出了北城,因为是骑马,太快,如今不知踪迹。”那人道。

  “出了哪个城?”英亲王妃又问。

  那人摇摇头。

  英亲王妃一愣,“他出城去哪里了?”

  不多时,喜顺派出去的人回来了,禀告说,“有人看到小王爷纵马从皇宫出来后,径直出了城。”

  英亲王妃等在门口。

  喜顺连忙招手,派人出府打探。

  英亲王妃摆手,“快去,快去!”

  喜顺挠挠头,“要不然老奴出去打探打探?”

  英亲王妃纳闷,“他已经早一步出了皇宫了,去了哪里?”

  喜顺立即道,“老奴听说了宫里发生的事儿,知道咱们小王爷回来了,便在这里等着,直到现在,也没看到小王爷回府啊!”

  英亲王妃和春兰追出皇宫后,匆匆回了英亲王府,刚进门便对大管家喜顺询问,“铮儿和华丫头呢?是不是回落梅居了?”

  今日新皇登基,大赦天下,普天同庆,京城内外一片喜气洋洋。

  秦铮纵马带着谢芳华出了皇宫,并没有回英亲王府,而是径直带着她出了皇城。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章深山院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