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给你十日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很想问秦铮,你是君子吗?

  可惜,他不给她问的机会。

  床板震荡,幔椅,一室的火热浓情,消也消不散。

  月余的分离使得秦铮恨不得将怀中身底下的人儿吃拆入腹,但碍于她的身体,还算有良心地在将自己喂了个半饱之后,跑去了厨房,将饭菜端进屋,从床上拽起已经浑身乏力昏昏入睡的人儿,喂她吃东西。

  后来,秦铮果不食言,温柔乡,三日**,不知餍足,谢芳华真的三天没下来床,直到她再也承受不妆,秦铮终于吃饱了。

  吃饱后的他,神清气爽,迸浑身无力的谢芳华顶着月色上屋顶上看星星。

  夜晚风很轻,夜很静,山上无人打扰,夜空的星光很美。但是谢芳华实在太累,无心欣赏,刚呼吸了两口屋外新鲜的空气,便睡着了。

  秦铮低头看她,见她小脸厩疲惫,他心疼的伸手沿着她脸部的轮廓描画了一下,笑着曳,迸她下了屋顶,回了房。

  将谢芳华放在床上,他静静地倚在她身旁看着她。

  看了许久,他起身走到窗前,轻喊,“青岩。”

  “公子!”青岩应声落在窗外。

  “你在这里守着她,我去一趟皇陵。”秦铮吩咐。

  青岩抬眼看他,“若是絮妃醒来寻你”

  “她最少要睡到明日午时,那时候我回来了。”秦铮话落,又道,“若是她提前醒来,你就如实告诉她。我明日午时之前回来。”

  青岩点点头,“是!”

  秦秭了房门。

  这一面深山距离皇陵百里有余,秦铮到皇陵的时候,已经过了子夜。

  地宫门前,有人见秦锎了,恭敬地见礼,“铮絮爷。”

  秦铮点点头,“我来给皇叔上一炷香。”

  守宫人颔首,打开了地宫的门。

  先皇的牌位依次排列在南秦列位先祖之后,静静地安置在那里。

  ,m.

  秦铮缓步走到牌位前,静静地看着。

  南秦风风雨雨三百年,历时多少代帝王,先皇后面的还有很多空置之位,是为下一代,甚至是下下代,甚至更多代而留。

  下一个放在先皇之后的人就是秦钰了。

  但是南秦江山在这一代,是承前启后的延续,还是到此终止,谁也说不准。

  秦铮站了许久,对身边伸手,“拿香来,一炷。”

  有人将一炷香递给他。

  秦铮伸手接过,插入了香炉里,半响,俯身叩了一个头。

  又在地上跪了片刻,他站起身,伸手入怀,将地宫令拿出来,放在了先皇牌位上。

  那人见此,一惊,立即道,“铮絮爷,先皇既然将地宫令给您,临终也不曾收回,就是将地宫令给您传承了。”

  秦铮看了那人一眼,淡淡道,“将它交给秦钰。”

  那人一怔。

  秦铮转身出了地宫。

  地宫外,月色下,站着一个人,一身黑色锦袍,身形秀雅挺拔,负手背着身子立在地宫外,若不仔细看,似乎与月色融为了一体。

  正是本来应该在南秦京城皇宫里待着的新皇秦钰。

  秦铮踏出地宫后,一眼便看到了他,他停着步,眯了眯眼睛。

  “你还知道来皇陵,还知道到父皇牌位前上一炷香,还记得自己是秦氏的子孙?”秦钰听到秦秭来的动静,转回身,冷冷地看着他,轻嘲,“南秦江山化成灰也与你不相干。我以为你如今已经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秦铮面色平静地看着他,不语。

  秦钰紧紧地盯着他,见他不答话,他也不再说话。

  二人中间有一股黑暗的气流你来我往,来回盘绕,夜晚的地宫门前,明明是晴空朗月,可是却如黑暗的海底,黑不见底。

  守护地宫的人犹豫片刻,上前打断二人对视,双手对秦钰递上地宫令,恭敬地单膝跪地,“皇上,这是铮絮爷交还的地宫令,言明给您。”

  秦钰转过头,看向守宫人。

  守宫人举着地宫令,月色下,地宫令泛着清清冷冷的光。

  秦钰看了一眼,转过头,对秦镤笑,“父皇将地宫令交给了你,就是你的,你想就此扔给我?”

  “地宫令本来就是历代皇帝执掌,皇叔那时老了,糊涂了,临终才忘了收回。”秦铮道。

  秦钰伸手猛地一甩,地宫令从守宫人手中脱手飞出,对着秦铮打去。

  地宫令飞来,灌注了秦钰的功力,凌厉霸道至极。

  秦铮的身后是玄铁打造的地宫门,他若是躲开,地宫令打在上面,定然粉碎,他只能出手钳住地宫令,皱眉看着秦钰。

  “父皇临终可不糊涂!别以为我不知道皇祖父临终的遗诏,你以为你不要这南秦江山,我就会感谢你?”秦钰冷冷地看着他,“只有父皇媳这南秦江山!”

  秦铮抿唇,“你已经继承了皇位,这南秦江山不管你媳不媳,都是你的。”

  “我为何继承皇位?”秦钰盯着他,“有芳华作为我的皇后,我才继承皇位。没有她,皇位于我来说,片瓦不值,我还要他干什么?”

  秦铮看着他,清淡平静地道,“她做你的皇后这辈子也不可能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死心?”秦钰看着他,“你来教教我,怎么死心?”

  “自小,皇叔教导你,让你谋忠勇侯府,谋谢氏,你因此而注意忠勇侯府有一个小姑娘,她叫谢芳华。你谋谢氏,渐渐地连她一起谋了。”秦铮看着他,“秦钰,你如何还记得自己的初衷吗?”

  秦钰抿唇,“那又如何?入了心就难以根除,你让我放手?”

  秦铮淡淡道,“你所谋与我所谋多年来一直就不同,我要的就是一个谢芳华而已,自始至终。哪怕南秦大厦倾塌,哪怕英亲王府零落,哪怕南秦皇陵埋入历史尘埃,哪怕我秦锘姓秦,哪怕挖骨去心,都不能对谢芳华放手,你能吗?”

  秦钰冷笑,“说得好听,皇祖父和皇祖母加固在你身上的责任呢?你能真正地扔掉?全然不顾?”

  “能!”秦铮毫不犹豫地点头。

  秦钰眯起眼睛,“你交回地宫令,将她带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你这就打算一走了之,永不回京城了?”

  秦铮看着他,“也许!”

  “收起你的也许!”秦钰勃然大怒,上前一步,一把揪棕铮的衣领,“你从来只以自己的意志而活,你可曾顾虑过别人是否愿意?芳华是否愿意?谢氏在南秦几百上千年的根基,有南秦,才有谢氏。芳华真愿意让谢氏随着南秦埋入历史的尘埃?你与她就算隐世,能亲眼看着南秦大夏倾塌而不顾?家园流离失所而不理?你们此一生,可能圆满?看着祖宗的坟墓被踩在脚底下,你们能过得安心?”

  秦铮抬手,慢慢地拂开秦钰的手,“兴许那时候我们就没命了,不见得能看得到。眼不见为净。”

  “好一个眼不见为净!”秦钰忽然抽出腰间的剑,直直地对准秦铮的脖颈,“不如你现在就死了算了。”

  秦铮看着秦钰,冰冷冷的宝剑,极其的锋利,秦钰的眼神满是杀意,他忽然笑了,“秦钰,没有谢芳华,你还是南秦江山的帝王。”顿了顿,又道,“你会是一个合格的帝王。”

  秦钰宝剑向前推了一寸。

  秦铫没躲开,也没伸手拂开,而是看着他,“皇祖母临终前问我,让我再想想,南秦江山,帝王之尊,千载功名,万世垂仰,难道我不想要吗?多少人梦寐以求而求不得。我告诉皇祖母,我若是求了,就没有谢芳华了,没有她,活着再无意义,既然如此,求之何用?”

  秦钰手中的宝剑又向前推进,锋利的剑尖将秦铮的脖颈瞬间割破,出了血。

  秦铮眼睛眨也不眨地继续道,“皇祖母听到我的回答,连连叹息,最后说,这是天意。我却知道,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天意。而是我的疡。”顿了顿,又继续道,“芳华将你身上的同心咒用魅术引到了自己的身上是不是?”

  秦钰手一顿。

  秦铮看着他,缓缓地笑了,“那时候,你就应该知道她的决定了,即便她死,也是我的人。从来都是。皇祖父生前留的遗诏,被她毁了,兵符她交给了你。”

  秦钰紧紧地盯着他,脸色灰了灰,“我一直不明白,她为何非你不嫁,明明她嫁给你,只有死路一条。你可知道,在九曲山,我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吐血,可是还是给我解了瘟疫之毒,趁机动用魅术,从我身上移走了同心咒。”

  秦铮脸色昏暗却平静,“生而知之,死而置之。”

  “你的爱就是让她陪你一起死吗?”秦钰看着他,鲜血顺着宝剑流下,染红了衣领以及胸前的衣襟,夜色下,竟然看起来夺目的红。

  “能活谁不想活着?但若是真回天无力,也只能听从运数。”秦铮目光冷寂。

  “运数?你不是不信天意吗?”秦钰看着他。

  “我是不信,所以,宁愿用一切换她活。”秦铮低头看了一眼脖颈,“秦钰,你不是真想杀我,又何必再举着剑?不累吗?我受了伤,她一眼就会看到,你让我如何与她交代?”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怕不好与她交代?”秦钰嗤笑。

  秦铮叹了口气,“她的心比较软。”

  秦钰猛地收了宝剑,盯着他,一字一句地道,“你休想对南秦江山罢手不管,江山是我坐,但你也有责任。对于芳华,我不是输给了你,而是输给了她的心。她答应我的事情,你说消除就消除?你说了不算。我给你十日的时间,十日后,你必须带她回京城。”

  “她若是不想回京城呢。”秦铮问。

  “她不会不想,你说对了,她比你心软,比你有良心。”秦钰背转过身,冷声道,“这江山本来是你的,你不要,甩给我,但也休想做甩手掌柜。我登基坐这南秦江山,为我的身份,为父皇,为南秦千万百姓,为芳华,却永远不是为你,你最好记住了。”

  秦锒了扯嘴角,“自古以来,兄弟相争,皇权染血,南秦这一代,没有相争,你还不愿了?难道人人抢手的香饽饽,才真正看着香?”顿了顿,他又道,“你不是为我最好,帝王就该有帝王的样子。”

  秦钰又回转身,恼怒地看着他,“如今你得意什么?你有本事让芳华活着才有资格得意。”

  秦铮收了笑,“不到最后一刻,我决不放弃。”

  “记足的话!”秦钰瞪了他一眼,不再逗留,转身走了。

  秦铮看着秦钰背影消失在夜色中,他抬头看向天空,又回首看向皇陵,夜色月色暮霭沉沉处,皇陵静谧且安静,历代南秦江山列祖列宗的栖息地,真正的安息之地。

  若是子孙后代守不住,便会成了荒凉的沧芜。

  作为南秦宗室的子孙,他不合格。

  幸好,还有秦钰,秦钰不愧是皇叔亲自带在身边教导的儿子,他的骨子里,帝王基业,根深蒂固。哪怕没有芳华,他也能坐好南秦江山的帝王。

  南秦总不会如上一世一样,谢氏倒塌后,跟着也大夏倾塌,回天无力。

  他又驻留许久,才低下头,看向手里抓着的地宫令,然后,转头看向守宫人。

  守宫人单膝跪地,“地宫隐卫誓死效忠地宫令主!”

  秦铮看着他,笑了笑,“不愧是皇祖父选的人,起吧!”

  守宫人站起身。

  秦铮伸手摸摸脖颈,对他问,“有上好的金疮药吗?”

  守宫人点点头,看着他的脖颈,“不过,最好的金疮药也需要三日才能结疤。”

  “秦钰多年来碰不到我一根头发,如今他算是解气了。”秦铮摆摆手,“三日爷可等不了,去拿金疮药来了,我抹了就走。”

  守宫人立即去了。

  午时之前,谢芳华醒了,睁开眼睛,见身边已经无人,伸手去摸被褥,一片冰凉,而且被褥平整,没有躺下过的痕迹。她揉揉额头,慢慢地坐起身,穿戴好衣服,走出房门。

  院中十分的清幽宁静,院中空无一人,厨房也没有人声。

  她将身子倚在门框上,看向远去重重山峦巍的山林。

  青岩无声无息地从暗中出现,站在院中,恭敬地拱手,“絮妃,絮爷昨夜去了皇陵,说今日午时之前回来。”

  谢芳华看了青岩一眼,点点头。

  青岩抬眼瞅她,见她并无意外,脸色极其的平静,看不出情绪,他有些担心,犹豫了一下,解释道,“絮爷应该是去皇陵为先皇上香,顺便还回地宫令。”

  谢芳华见青岩心翼翼,颇为紧张,她笑了笑,温声说,“我等他回来。”

  青岩松了一口气,“属下去给你做饭。”

  谢芳华愣了一下,湘地问,“你会做饭?”

  青岩脸隐约一红,“应该会。”

  谢芳华看着他,“应该会?”

  青岩点头,“看公子总做,学了个七八成。”

  谢芳华对他摆摆手,“不用你做,我做就好,你去吧。”

  青岩看着她,似乎担心她身体,“还是”

  谢芳华忽然觉得青岩有些好笑,自小跟在秦铮身边,让这个近身暗卫做得很辛苦吧?除了保护他,竟然连做饭也跟着他学会了。她曳,笑着说,“你放心,我没事儿,若是饭都做不了,真就什么也不用做了。”

  青岩见她真无恙,点了点头。

  谢芳华向小厨房走了两步,回头问,“就你自己?”

  青岩点点头,“公子让我留下来照看你。”

  谢芳华想了想,对他道,“那你来帮我烧火吧,顺便帮我辨认辨认哪个是盐那个是糖。”

  青岩点点头。

  谢芳华来到厨房,只见厨房里,锅碗瓢盆,米面油盐,青菜果蔬,肉食药材,有具有,一应俱全,就算在这里待上几个月,也够吃够用,看来秦铮真没打算短时间带她出去。

  谢芳华洗手,准备好材料,青岩负责烧火,同时负责帮她辨认盐糖。

  菜下锅,谢芳华拿起一个罐子,对青岩问,“这个是盐?”

  青岩看了一眼,点头,“是盐。”

  “确定?”谢芳华问。

  青岩看了又看,点点头,“确定。”

  谢芳华放进了锅里。

  如此二人配合,抄了四个菜时,秦铮从外面回来了。

  他回来后,便闻声进了厨房,谢芳华一眼便看到了他脖颈上一道血痕,虽然他穿了高领子的衣服,但依旧遮掩不住,她皱眉,“怎么伤着了?”

  “没事儿!”秦铮摆摆手,找到筷子,先尝了一口菜,刚吃到嘴里,顿时苦下脸,看着谢芳华,无奈地扶额,“你怎么到现在还盐糖不分?”

  谢芳华立即看向青岩。

  青岩看着秦铮,也呆了。

  秦铮顿时了然,又气又笑,伸手指着青岩对谢芳华问,“你让他帮你辨认?他也是个盐糖不分的主,只会拿剑。”

  谢芳华看着青岩,一时又是无语又是好笑。.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章给你十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