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多年筹谋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原来盐糖不分的人不只是她一个,如今算是找到同盟了。

  谢芳华看着那四个菜,一时间作难,好不容易做的,总不能扔了。

  秦铮扔了筷子,让谢芳华躲开,自己动手做了两个菜,做好后,他指指谢芳华做好的那四个菜,对青岩说,“这些你负责吃掉。”

  青岩顿时苦下脸。

  秦铮端了菜,示意谢芳华跟他走。

  谢芳华好笑地看了青岩一眼,跟着秦铮出了厨房。

  回到房间,秦铮将菜放下,回身将谢芳华拽进怀里,低头将她吻住。

  谢芳华伸手捶了他两下,忽然想起他脖颈上的伤口,捶的动作改为推。

  秦铮意犹未尽地被她推开,不满地看着她。

  谢芳华伸手指指他脖子,“怎么回事儿?怎么伤的?”

  秦铮扁扁嘴,“去皇陵碰到秦钰了。”

  谢芳华蹙眉,“你们打了起来?”

  秦铮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摇头,“没有,谁爱跟他打。”

  谢芳华看着他,“那你这是……”

  “他拿着剑指我,要杀我,我真让他杀,他又下不去手了。”秦铮不在意地说,“破了一层皮而已,用不了三天就结疤脱落了。”

  谢芳华也看出是小伤,上了上好的金疮药,三天内是能够结疤脱落,她慢慢地坐下身,对他问,“昨日你在我睡着后去的?那时候赶到皇陵已经深夜了,秦钰怎么会在皇陵?”

  “皇陵有他的人,应该是得到了我去的信儿,赶去的。”秦铮拿起筷子,“好饿。”

  谢芳华知道他折腾一趟累了,便不再说话扰他,让他安静吃饭。

  饭后,秦铮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阳光洒下,他昏昏欲睡。

  谢芳华伸手拽他,“去床上睡。”

  秦铮顺势抱住她,“你陪着我睡。”

  谢芳华使劲地伸手照着他脑袋敲了一下,脸红地忿道,“你自己睡,我再睡下去,都快长到床上了。”

  秦铮轻笑,“长到床上最好。”

  谢芳华伸手推他。

  秦铮眯着眼睛瞅她,低声说,“我又想你了怎么办?”

  谢芳华脸烧了烧,伸手在他胳膊上狠狠地拧了一下,也学着他低声问,“还想吗?”

  “狠心的女人!”秦铮抽了一口冷气。

  谢芳华放开手,“还不快去睡。”

  秦铮抱着她不松手,软黏黏地问,“我去睡,那你呢?”

  谢芳华想了想,“我可不想再在屋子里关着了。”

  秦铮看着她,“你不会趁我睡着了再跑了?”

  谢芳华又气又笑,“我如今还能跑到哪里去?你外面可是布了我解都解不开的阵法。”

  秦铮撇嘴,“这阵法真能难住你吗?我倒是不信的。”

  谢芳华向外看了一眼,重重山林,郁郁葱葱,她道,“难得住的,言宸交代我,一个月内不能动用武功内功,半年内不准动用魅术。这个阵法若是想要破解,我除非动用魅术。”

  秦铮点头亲了她一口,温柔地笑道,“听话就对了,我才舍不得真正圈着你呢。”话落,从袖子里拿出一块绢布,递给她,“这个是这片山的地形图,其中有绝阵的阵眼。你若是想出去走走,就只管去。”

  谢芳华伸手接过,挑眉看着他,“如今不怕我跑了?”

  “我在这里,你能跑哪里去。”秦铮打了个哈欠,向床上走去,摆摆手,“我就睡半日,你要是出去玩的话,天黑前一定要回来,知道吗?”

  谢芳华回身看着他,见他已经一头栽去了床上,闭上了眼睛。她笑了笑,坐在桌前,将绢布摊开,放在桌子上。

  有了地形图,这片山果然一目了然。

  距离京城北城百里,山势连绵,不得不说,秦铮真的很会选地方,这样的山势地貌,布置了这样的阵法,难怪成了世外桃源,谁也找不到。

  尤其是这片山势竟然与碧天崖衔接,遥遥相对,由碧天崖将它遮挡住,山林茂密,便是绝佳的胜地了。

  谢芳华收了绢布,出了房门,喊,“青岩。”

  青岩苦着脸现身,“小王妃!”

  “这山里有比如蘑菇、野菜,可采吗?”谢芳华对他笑着问。

  青岩想了想,“有。”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谢芳华问。

  青岩挠挠头,为难地说,“要不然属下去查看一番?”

  “你认识蘑菇、野菜吗?”谢芳华不太信任地看着他。

  青岩点头,“认识。”

  “那你跟我一起去。”谢芳华道。

  青岩向屋内看了一眼,只见秦铮已经呼呼睡去,他点了点头。

  谢芳华去小厨房找了两个篮子,一只递给青岩,一只她拿着,出了篱笆墙的门扉。

  二人向山里走去。

  走出院子不远处,来到后山的山林,谢芳华在一棵树下蹲下身,摘了一只蘑菇回头问青岩,“这个是吗?”

  青岩看了又看,“是!”

  谢芳华好笑,“到底是还是不是?”

  青岩点头,肯定地说,“是。”

  谢芳华放入了篮子里,对他说,“若是不是的话,等做好了,就给你吃。”

  青岩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有些后怕地小心翼翼地说,“要不然,你还是将那个扔了,万一不是呢!”

  谢芳华听了无语,“你刚刚不是说肯定是吗?”

  青岩无言以对。

  谢芳华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将篮子里的蘑菇扔进他的篮子,“学医的人,辨认千百种草药,这山上拿出一种东西,我都能认识。”话落,见青岩一呆,她笑着说,“糖盐对我来说特殊罢了。就照着这个采,你采蘑菇,我采野菜。告诉你,采错了,就给你吃。”

  青岩无语地看着她,好半响,点了点头。

  谢芳华回转身,叹了口气,“看来我和秦铮若是有了孩子,一定不能交给你照看,这么呆,把我的孩子带呆了怎么办?”

  青岩闻言立即站起身,对谢芳华保证,“小王妃放心,我一定将盐糖分清楚,不会的事情都学会了。以后好好照看小公子,不会让他变呆的。”

  谢芳华失笑,看着他,心情愉悦,“好,那你好好学。”

  青岩用力地点了点头,拿着蘑菇,仔仔细细地研究了起来。

  谢芳华不再理他,笑着转身去挑野菜。想着若是她和秦铮真的过这样青山绿水、闲云野鹤,择一地终老的日子,也许真的很不错。身边跟随的人不用多,只青岩一个,也足够了。不对,青岩还要娶个媳妇儿……

  二人沿着后山林一步一步地向上走,遇到了野菜便采,遇到了蘑菇便摘。

  待二人到后山林的高处时,每个人已经采了半篮子。

  有两块大石,屹立在山顶处。

  谢芳华坐下身,对青岩招手,指着一块石头道,“坐这里歇一歇。”

  青岩点点头,拿着篮子,坐在了上面。

  这一块高处,是整个山林环绕群山连绵的最高处,从这里,可以看到南秦京城。

  重重殿宇,层层楼阙,远远看来,帝景城繁花似锦。

  谢芳华看了片刻,轻声问,“青岩,你几岁到秦铮身边的?”

  青岩摇摇头,“记事起就在公子身边了。”

  “也就是说,你无父无母无兄弟姐妹是吗?”谢芳华问。

  青岩漠然地点点头。

  谢芳华偏头看他,“你知道秦铮最喜欢什么吗?”

  青岩点头,“公子最喜欢小王妃。”

  谢芳华失笑,“我让你说的不是这个,是喜好。”

  青岩想了想,摇摇头。

  谢芳华叹了口气,“你看,你记事起就跟在秦铮身边,却连他最喜欢什么都不知道,可见他活得有多累。别说问你,就是问熟悉他的人,哪怕与他感情向来很好的燕亭、哥哥、李沐清,估计都不知他最喜好什么。”

  青岩抿了抿唇。

  “骑马、射箭、投壶、蹴鞠、打猎、游玩,各种事情……”谢芳华逐一道,“他都会,都可以玩的很好,可是却不见得是真正的爱好。”

  青岩点点头。

  谢芳华又轻声道,“他真正的信念,除了我,就是南秦的江山了。这一片土地,生他、养他、给予他无上的身份和荣华,祖母、慈母、父辈、兄弟、给予他一切。若是真正的舍弃,他这一生,一定不快乐。”

  青岩听着,顿时紧张起来,看着他。

  谢芳华敏感地察觉青岩的气息,笑着对他道,“你别紧张,我就是与你说说话。有些东西,秦铮一定不告诉我,但是你自小跟在他身边,一定知道。”

  青岩轻轻舒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说,“小王妃只要不再丢下公子,属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早先转了个弯子,自以为对他好,是我错了。”谢芳华道,“你放心,我不会再丢下他了。”顿了顿,又道,“就算是让我放下,我也放不下了。秦钰身上的同心咒,如今被我引到了我的身上。同心同命,同生共死。”

  青岩轻轻地抽了一口气,看向谢芳华的目光又敬重了几分。

  “你只告诉我,这么多年,秦铮都做了什么。”谢芳华看着他,“不是要事无巨细,而是他在我不在京城,待在无名山的这些年,他做了什么。”

  青岩想了想,低声道,“公子明里是和四皇子处处做对,暗中实则是权衡皇室和谢氏的关系。同时又收复了雪城,在岭南暗中埋了十万兵马。”

  “原来岭南的那些兵马是他的。”谢芳华道。

  青岩点点头,又摇摇头,“岭南的兵马也不全是公子的,除了公子在岭南安置了兵马,另外还有人之后也在岭南安置了兵马。公子曾经要属下去查,但是半途中又将属下给招回了。”

  谢芳华点点头,“岭南有裕谦王五万私兵,另外,有我埋了五万兵马。”

  青岩恍然,“原来是你安置的。”

  谢芳华颔首,“我让言宸从无名山下山后,便去岭南安置了五万兵马,以备不时之需。”

  青岩道,“为了谢氏。”

  “嗯,为了谢氏。”谢芳华怅然,“谢氏在南秦这片土地上待了多少年,就连谢氏的族谱怕是都数不清了。当年我恨秦氏皇室,却没想到,原来皇室也是身不由己。”

  青岩抿唇。

  谢芳华轻声道,“我为了谢氏,秦铮为了秦氏,筹备多年,焉能半途而废?这片江山,总要护住!若是护不住,就算死了,也是有憾。”

  青岩立即道,“在公子的心里,小王妃最重要。”

  谢芳华顿时笑了,“是,我知道,在他的心里,我最重要。”话落,她站起身,对青岩笑着说,“走,我们下山,他估计快醒了。”

  青岩点点头。

  二人下了山。

  回到院子里,果然秦铮已经醒来,正倚在墙头上,嘴里衔了一根草,百无聊赖地晒夕阳,见二人回来,他吐了嘴里的草,对二人手里的篮子挑了挑眉。

  青岩举着篮子里的蘑菇说,“小王妃说了,让我要学好每一件事情,以便以后照顾小公子。”

  “小公子是谁?”秦铮看着青岩。

  青岩看了谢芳华一眼,“就是公子您和小王妃的孩子。”

  秦铮拔了一根墙头的草对着青岩扔了过去,“那也不一定是男孩,怎么不是女孩?”

  青岩一呆。

  秦铮对他摆摆手,“看你那呆样,让你照看爷可不放心。”

  青岩委屈地看着他,“您自己照看不过来的时候,我也能帮忙啊。”

  秦铮点点头,“也是。”挥挥手,“那你快去做饭,不准糖盐再分不清了。”

  青岩立即放下篮子,去了小厨房。

  谢芳华无语地看着秦铮,“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青岩采了一篮子蘑菇,已经很累了。你睡了半天,还要他去做饭?”

  “小王妃,属下不累。”青岩声音从厨房传出来。

  谢芳华一噎。

  秦铮摊摊手,跳下墙,走到谢芳华身边,小声说,“没有你在身边,睡不踏实,没睡好。”

  谢芳华笑着瞪了他一眼,“过来帮我摘野菜。”

  秦铮点点头。

  院中摆了桌椅,谢芳华将野菜倒在桌子上,摘了起来。

  秦铮用玉手拈起一颗,问,“这是什么菜?”

  “苦菜!”

  “苦不苦?”秦铮问。

  “你说呢?”

  秦铮立即放下,“爷不想吃苦的。”

  谢芳华又塞进他的手里,“必须吃,败火!”

  秦铮看着手里的菜,无语片刻,小声嘀咕,“不想败火。”

  谢芳华失笑,不再理他,动手摘菜。

  秦铮扁扁嘴,只能跟着她一起摘。

  小厨房内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青岩做饭做菜架势拉得十足。

  谢芳华一会儿向厨房看一眼,有些担心地对秦铮道,“能吃吗?”

  “能!”

  谢芳华还是不放心,“他跟我一样。”

  秦铮摇头,“不会,我给他改正过来了。”

  谢芳华看着他。

  “你若是不想以后我们的孩子吃该甜不甜反而咸死人,该咸不咸反而甜死人的饭菜,你也能改过来。”秦铮慢悠悠地道。

  谢芳华眨眨眼睛,凑近他,“大婚的时候,你喝避子汤,想尽办法,不让我怀孕,如今想通了?”

  秦铮顺势拽住她,吻了一记,低声说,“万一咱们都死了,总要留点儿血脉延续传承下去。”

  谢芳华伸手捶他,“你还真想死啊。”

  “不想。”秦铮摇头,认真地看着她,“所以,你一定要想尽办法克制,让我们活下去。”

  谢芳华看着他认真的眸子,想到自己的身体,以及他,抿了抿嘴角,点了点头。

  二人将野菜摘完,谢芳华拿去清洗干净,秦铮带着蘑菇去了厨房。

  小厨房内陆续地传出香味。

  青岩今日大约是高兴,做了一桌子菜,香味俱全。

  摆在院中的桌子上,满满的一桌子,秦铮对他说,“一起吃。”

  青岩看了一眼谢芳华,坐下身。

  谢芳华拿起筷子,逐一的吃了一口,露出笑意,对秦铮说,“你说得没错,一个也没错。”

  “下次你做,也不会放错了。”秦铮勾起嘴角,“看来真得要一个孩子了。”

  谢芳华笑着点了点头,小声说,“我仔细调养,总能怀上。”话落,又说,“青岩有中意的人没有?若是有的话,娶进来。”

  青岩刚拿起筷子夹了口菜,闻言筷子“啪嗒”地掉在了桌子上,睁大眼睛看着谢芳华。

  秦铮笑着看了青岩一眼,想了想,“从你身边的人里挑一个,我看侍画不错。”

  青岩脸一红,连忙摇头,“属下不娶妻。”

  “你说了不算,闭嘴吃饭。”秦铮摆手。

  青岩一噎。

  “闭嘴怎么吃饭?”谢芳华好笑,“侍画是不错,哥哥给我的八个人里,我最喜欢就是她了。行事沉稳,知晓分寸,进退有据。”话落,问,“那日你带着我离开皇宫,她们呢?如今还在皇宫里?”

  秦铮想起她曾住在皇宫便不高兴,轻哼一声,“你放心,她们回了英亲王府。”

  --╯蓝√√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章多年筹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