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六房暗探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和谢芳华出了皇宫,燕亭和李沐清正等在宫门口。

  看到二人,秦铮挑了挑眉,停住脚步。

  燕亭和李沐清正在一边闲聊,一边等二人出宫,见二人出来,齐齐向宫门口看来。

  李沐清看到二人交握在一起的手,微微一笑。

  燕亭走上前来,先打量了一眼谢芳华,然后走到秦铮一侧,伸手勾住他肩膀,“小时候我就服你,如今还是不得不服。你行啊,这么些日子带着芳华猫哪里去了连兄弟也不知会一声。”

  秦铮伸手拂开他的手,“如今没空与你闲扯,晚上来福楼见。”

  燕亭切了一声,“这么急着回府想你的落梅居了”

  秦铮哼了一声。

  燕亭又转到一侧,看向谢芳华,“晚上他说来福楼见,你也去呗。”

  秦铮将谢芳华环住,与他换了个位置,隔开燕亭,说,“她没空。”

  燕亭翻了个白眼,“何必防着我跟防狼似的,所谓兄弟妻不可欺,你放心,我早死了心,不会跟你抢人。”

  “你抢也抢不走”秦铮道。

  “那你还怕什么”燕亭瞪眼。

  “她身体不适。”秦铮道。

  “这样,去来福楼多没意思,晚上去你的落梅居。”燕亭又勾住他肩膀,看向谢芳华,对她说,“就这么说定了。”

  谢芳华笑了笑,看了秦铮一眼,“行,晚上我给你们准备酒菜。”

  “还是你痛快”燕亭放开秦铮,对他嗤笑,“你一个大男人,有了媳妇儿便忘了兄弟,还不如女子。”

  秦铮剜了燕亭一眼,“废话真多,可见这些日子你还是不累。”

  “怎么不累累死了。”燕亭捶捶肩膀,转头看向李沐清,“你问问他,我们俩都快被秦钰当狗使唤了。”

  李沐清失笑,“在这里直呼皇上名讳,当心传出去,御史台参你一本。”

  燕亭哼了一声,“他们还指着我给皇上效命呢,敢”

  “他听说你们回来了,拉着我追去了英亲王府,到了英亲王府后,知道你们进宫了,又追来皇宫。”李沐清笑着对秦铮和谢芳华道,“这些日子,的确是累得很,你们回来,我们应该就轻松了。”

  “先皇丢下的烂摊子,新皇登基,你们又刚刚入朝,诸事纷乱,谁也不轻松。”谢芳华笑着道,“如今我们回来,的确是能分担些。”

  “对你来说,还是身体当紧。”李沐清道。

  谢芳华点了点头。

  秦铮对二人摆摆手,拽着谢芳华走向马车,“落梅居就落梅居,你们晚上自己来。”

  “好”燕亭和李沐清见他应允,齐齐笑着点头。

  秦铮拉着谢芳华上了马车,帘幕落下,车夫赶着马车向英亲王府而去。

  李沐清和燕亭目送二人马车拐过了街道,走得没了影,燕亭嘎嘎嘴,对李沐清说,“你说,他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你说谁秦铮兄还是芳华”李沐清收回视线,笑着问。

  燕亭一噎,“当然是说秦铮,关芳华什么事儿”

  李沐清笑着摇摇头,“两个人能够在一起,缘分深厚,这样子折腾都分不开,不见得是一个人修来的福气。”

  燕亭扁扁嘴,“也有理。”

  “走吧,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今日早做完,才能早去落梅居。”李沐清说。

  燕亭深吸一口气,“想当年大把的时间任我们玩耍,如今吃个饭的功夫都靠挤,真是”

  “如今你便知道父辈们都不容易了,那时候他们娶妻娶贤。这南秦京城里不知根底的人,都会说右相府的夫人贤良大度。右相府后院一派和乐,妻贤妾恭。可是到如今,那个家,连我都不愿意回去。还不如如今的永康侯府,更不如你娘这个被人称作悍妻的人,到底后院干净,没这些事儿。”

  燕亭哈哈一笑,“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当年我心烦的时候,你们一个个看戏看得乐呵。如今也轮到你了。”话落,他拍拍李沐清的肩膀,“你也离家出走算了。”

  李沐清摇头,“我若是学你离家出走,我娘真会疯了,我出京这段时间,她急得头发都白了等我回来。更何况,你这可不是个什么好主意,若是被皇上知道你怂恿我离家出走,怕是你肩上的事情又会多一倍。”

  燕亭一听,连忙道,“那算了。你还是在京城待着吧。”话落,眼睛一亮,给他出主意,“干脆,你自己搬出右相府,另立府邸算了,眼不见,心不烦。”

  李沐清笑了笑,“再说吧,如今父亲母亲都指望着我能想到对策劝住妹妹,哪肯放过我殊不知,我却没什么对策可想了。她一门心思要出家,我真怕逼急了,她自尽了断。那可就真不如让她出家了。”

  燕亭闻言拍拍李沐清肩膀,“所谓一帆风顺真不是什么好事儿,如今我倒有个省心的妹妹,我不在京城的这段时间,她似乎一下子长大了懂事儿了,能撑起永康侯府了,多亏了她。”

  “燕小郡主经历一番,确实沉稳明智多了。”李沐清颔首。

  二人说着话,离开宫门口,向议事的地方走去。

  秦铮和谢芳华回到英亲王府,喜顺等在门口,见二人回来,连忙上前道,“王妃知道小王爷和小王妃不会在宫中用膳,已经在正院准备了午膳,告诉老奴等在这里,说您二人回来就去正院用午膳,王爷刚刚已经回府了。”

  秦铮和谢芳华点点头,向正院走去。

  春兰见二人来了,连忙挑开门帘。

  英亲王和英亲王妃正坐在桌前等着。

  谢芳华对英亲王见礼,英亲王摆摆手,上下打量二人一眼,颔首,“回来就好。”

  英亲王妃伸手拉过谢芳华,让她挨着她坐下,关心地问,“这次进宫,皇上没为难你们吧他和铮儿没吵起来吧”

  谢芳华摇摇头,“没有。”

  英亲王妃松了一口气,感慨道,“这两个孩子总算是长大了,知道和平共处了。”

  秦铮轻轻哼了一声。

  “皇上也不易,这些日子,他甚是劳顿,眼见的瘦了下来。如今南秦这般形势不容乐观,你既然回来了,理当与皇上及朝野上下同舟共济。”英亲王道。

  秦铮颔首,“知道了。”

  英亲王还想再说两句,英亲王妃拽了拽他衣角,“俩孩子刚回京,屁股都没坐稳,就被叫进了宫,如今刚回来,先让他们赶紧吃饭吧。”

  英亲王住了口。

  吃过饭后,秦铮对谢芳华道,“我先送你回去歇着。”

  谢芳华见英亲王似乎有话要对秦铮说,对他笑着道,“我自己回去就行,你陪着爹说会话吧。”

  “让春兰送华丫头回去。”英亲王妃对秦铮说,转头又对谢芳华道,“上午回来时,我见你气色还好,如今这气色又差了,真是不禁折腾,赶紧回去歇着,下午我让大厨房给你炖汤,好好补补。”

  春兰连忙过来扶谢芳华。

  谢芳华点点头,由春兰扶着,出了正院。

  她离开后,秦铮喝了一口茶,不等英亲王询问,便简略地说了今日他与秦钰在宫中商议的事情。

  英亲王听罢,颔首,对他道,“你说得对,我们南秦这么多年,就是只知内忧,不知外患,太过安逸,准备不足。给我们多少年准备,怕是也不够,抵不过北齐多年筹谋。皇上和你都有主见,既然达成一致,就按照你们的意思来吧,我也看出来了,这些日子,皇上就是在等你回京。如今我们老了,能做的,也就是在你们的背后,稳住朝局。”

  秦铮抬眼看英亲王鬓角的白发都多了,抿了抿唇,有些伤感。

  春兰陪着谢芳华一路走回落梅居,在路上与她说了她离京的那些日子里,英亲王妃日日忧急担心寝食难安,英亲王日日唉声叹息愁眉不展,英亲王府众人日日如头让小姐放心,明日午时之前,一定会有名单送来。”

  谢芳华点点头。

  “明夫人还问小姐身体如何。”侍画道,“奴婢答伤势恢复了七七八八了,让她宽心。”

  谢芳华又点点头。

  “奴婢回来时,正碰到小王爷出府,小王爷告诉您,他出城一趟,晚上回来,让您务必休息,他回来检查。”侍画又道。

  谢芳华又点点头,对她道,“晚上,小王爷约了右相府的李公子和永康侯府的燕小侯爷来府中吃酒。也许不止他们两个人。你告诉林七让厨房准备晚上的饭菜。”

  侍画应了一声,见谢芳华没别的吩咐,退出了门外。

  谢芳华的确是有些累了,这副身体自从九曲山后,她明显地感觉日渐不如从前,她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回了床上躺下。

  不多时,便真的疲乏得睡着了。

  下午,英亲王妃来了一趟落梅居,侍画迎出去,她得知谢芳华午睡还未起,看了看天色,已经日头将落,她将侍画拽到一旁,低声问,“你与我细说,华丫头的身体是不是极差”

  侍画犹豫了一下,低声说,“不瞒王妃,小姐从带黑紫草回临安城后,身体受损极重,便大不如前了。若是以往,她午睡极浅,不会一睡就半日的。”

  英亲王妃点点头,提到临安城,她蹙眉,“不知道怜儿那丫头什么样了,也没有个消息传回京城。”

  侍画立即道,“王妃放心吧,怜郡主的伤只要好生地养着,以后不妨碍。”

  “那就好我就怕这丫头子没人在身边盯着她,她性子野,伤势刚好一点儿,便又跑出去玩,伤势养不好,落下病根。”英亲王妃头疼地道。

  侍画想想秦怜的性子,还真难保准。

  “我没别的事儿,就是大厨房将汤炖好了,铮儿响午后就离府去办事儿了,我听说晚上李沐清和燕亭等人来落梅居吃酒,看看准备好了吗需要不需要我让大厨房再准备。”英亲王妃道。

  侍画低声说,“小姐响午就吩咐了,林七已经准备好了,都是按照几位公子的口味准备的菜色,只等几位公子来了。应该不需要再准备了。”

  “那就好。”英亲王妃让春兰将汤交给侍画,对她嘱咐,“待华丫头醒来,给她热着喝了。”

  侍画点点头。

  英亲王妃离开了落梅居,折返回了正院。

  傍晚时分,太阳刚落,秦铮便回府了,与他一同回来的还有李沐清、燕亭、程铭、宋方、王芜、郑译、秦倾、以及崔意芝。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章六房暗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