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落梅做客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回府时,谢芳华已经睡醒了,正懒洋洋地坐在床上醒盹。

  外面一帮子人走进落梅居,言语热闹,脚步凌乱。谢芳华向窗外看去,这才发现,天竟然黑了,她睡了大半日,一下子睡虫全跑了个没影。

  侍画走进屋,一边挑开门帘一边轻声问,“小姐可是醒了?”

  “醒了。”谢芳华点点头,连忙下床,“什么时辰了?”

  “已经酉时三刻了。”侍画来到床边,伸手扶她,“您睡了整整大半日。”

  谢芳华有些无力,“怎么睡了这么久?”

  谢芳华揉揉头,“小王爷带着人已经回来了,你快去前面奉茶。”

  “有侍墨她们在呢,您放心,怠慢不了各位公子。”侍画低声说。

  谢芳华点点头。

  二人说着话,秦铮带着人来到外间画堂,将李沐清、燕亭等人扔在画堂,穿过中厅,进了里屋,见谢芳华明显是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失笑,“你可真能睡。”

  谢芳华抬眼看他,也有些无奈,“本来打算睡一会儿,没想到睡了大半日。”

  秦铮走到跟前,伸手抱住她,凑近她耳边,小声说,“你睡了大半日也好,晚上正好不用睡了。”

  谢芳华脸一红,羞愤地瞪着他。

  秦铮瞅着她,“你这副样子可不能出去,还是在屋里待着吧。”

  谢芳华看着他,又气又笑,“客人上门来做客,我这个女主人不出去,不怠慢客人吗?”。

  “女主人……”秦铮将三个字在唇瓣品了品,笑意加深,“燕岚听说燕亭来做客,也跟过来了,稍后就到,你只招待她就行了。女主人招待女客就好,男客让我这个男主人招待。”

  谢芳华轻笑,伸手推他,“那你快出去,别将你的客人晒在客厅里。”

  秦铮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口,转身走了出去。

  他刚来到画堂,程铭就看着他大喊,“喂,兄弟,你有多久没见到媳妇儿了?把我们仍在这里,急急地跑进去,我们以为你把我们晾在这里,舍不得出来了呢。”

  “就是!”宋方附和。

  秦铮扬眉,“就算凉了你们又如何?爷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媳妇儿,自然要捧在手心里。”

  程铭一噎。

  宋方咳嗽了一声,玩笑地道,“说得也有理,嫂子呢,怎么不出来?多少日子没见着,我们也想她了。”

  秦铮抬手给了宋方一个爆栗,“回去想你媳妇儿去。”

  “我还没媳妇儿。”宋方道。

  “改天我提醒宋伯父和伯母一声,尽快给你娶妻。”秦铮凉凉地道。

  宋方顿时求告,“饶了兄弟吧,父亲喜欢姑姑家的女儿,想要大表妹做儿媳妇儿,我娘喜欢舅舅家的二女儿,想要二表妹进门,为了这个,家里已经吵了半年了。如今南秦这般形势,我家里好不容易因为紧张的局势消停了几天,你可千万别去提醒。”

  秦铮冷哼一声,“两个都娶进来算了。”

  宋方哆嗦了一下,怕怕地道,“哪个进门,都够我喝一壶,无福消受。”

  “那你闭上你的嘴,少胡言乱语,爷的媳妇儿也是你想的。”秦铮瞥了他一眼。

  宋方更是告饶,哭笑不得,“这不是开玩笑吗?嫂子天上少有地上无的主儿,你都敢从皇宫里往出抢人,我们这里谁还有那个胆子肖想?”

  “知道就好!”秦铮端起茶,喝了一口。

  秦倾向里面看了一眼,“铮哥哥,芳华姐姐呢?你不会真不让她出来吧?我也多日没见着她了。不知她身体的伤养得怎样了?我来时,太妃还让我问问。”

  “她刚睡醒,伤已经养得差不多了。”秦铮看向秦倾,“听说太妃在给你物色人?”

  秦倾脸一垮,点点头。

  秦铮看着他,“你不喜欢谢氏六房的长女,是不是喜欢谢氏六房的次女?”

  秦倾一惊,看着秦铮,睁大眼睛。

  一旁的燕亭听了恍然,“原来你不喜欢谢惜,你喜欢谢伊啊。”

  秦倾脸一红。

  程铭、宋方、王芜、郑译等人齐齐欷歔。

  “铮哥哥,你……你怎么知道?”秦倾心惊半响,呐呐地红着脸小声问。

  秦铮笑了一声,懒洋洋地道,“就你那点儿心思,可惜太妃精明了一世,竟然没看出来。”

  秦倾噎得没了声。

  燕亭忽然抚掌,“这可有意思了,谢惜喜欢你,据说喜欢得食不下咽,如今谢氏六房里提起你的名字都避着,小心翼翼,谢氏六房的老太太暗自懊悔,不该和林太妃撺掇,使得谢惜动了心思。而谢伊……就我所知,对你没心思吧?”

  秦倾红着脸点点头。

  “你是怎么喜欢上他的?”燕亭纳闷。

  程铭说,“这个我知道,谢伊活泼,隐约有谢氏女子的骨气风范,虽然看着不像是大家闺秀,但是若是真论起来,两个谢惜也及不上一个谢伊。”

  “好像是这么回事儿,我记得谢伊和嫂子的关系极好?”宋方看向秦铮。

  秦铮“嗯”了一声,“还好吧!谢氏诸多的女儿里,她比较喜欢谢伊。”

  众人正说着话,谢芳华收拾妥当,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乍一出来,众人齐齐一静,向她看来。

  温婉柔软,端庄秀美,娉婷纤细,清华淡雅。遍寻南秦,遍寻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哪怕找到了比她容貌更甚者,也找不出如她骨子里的生就的无双高贵。

  众人静谧中,李沐清微笑,对谢芳华当先开口,“大家都说想见你,以为秦铮兄会藏着不让你出来。”

  谢芳华闻言失笑,看了秦铮一眼,见她有些不满,她笑着道,“我的伤养得差不多了,适当出来走动走动,哪里就有大碍了?是他总盯着我的伤势。”

  “你身体本就不好,自然要适当地管制。”李沐清好笑。

  谢芳华问向燕亭,“燕岚不是说来吗?怎么还没来?”

  燕亭摆摆手,“我来时,她在府中拾掇呢,说多少日子没出府了,总不能邋遢地出来,没法见人。一会儿估计就来了。”

  “她因为受伤,在府中闷了月余还多了吧?依照她的性子,的确是要闷坏了。”谢芳华笑道,“已经到了晚膳的时辰,我去看看厨房是否准备好了。”话落,出了房门,向厨房走去。

  程铭拍拍秦铮肩膀,“怪不得你死活不放手,搁谁也不放手。”

  燕亭哼了一声,“只不放手有用吗?抢得到人,也要困得住心,管本事有什么用。”

  秦倾忽然凑近秦铮,拽住他衣袖,“铮哥哥,太妃这些日子快把南秦与我适龄的闺秀都看遍了。你既然知道,可要帮帮我。”

  秦铮挑眉,“非谢伊不娶?”

  秦倾咬唇,慢慢地点了点头,“我喜欢谢伊。”

  “因为谢惜,你一直不敢对林太妃开口?”秦铮又挑眉。

  秦倾苦下脸,气闷地道,“怎么开口啊!谢氏六房估计因为谢惜之事早就不待见了我,更何况,谢伊是谢惜的亲妹妹……”

  “真有你的,南秦多少女儿家,你怎么就偏偏看上的谢伊?”程铭看着他,“我都替你犯愁,若是你告诉林太妃,林太妃估计也要愁死了。”

  “若是我不点破,你准备怎么办?”秦铮问。

  秦倾咬了咬牙,“太妃逼急了我,我只能对她坦言了。”话落,拽住他衣袖央求,“铮哥哥,帮帮我。我一直不敢对太妃说,我怕太妃会受不住。”

  秦铮嗤笑,“太妃受不住你便不敢说吗?看来也没那么喜欢。”

  秦倾摇头,“我真的很喜欢她,太妃年纪大了,还一直为我操心,我不忍心再让太妃为了我的婚事儿而……更何况,这件事情本来就难办,让太妃怎么拉下脸去与谢氏六房提这个事儿啊。”

  “我也没办法!”秦铮摊摊手。

  秦倾拽他衣袖晃,“你一定有办法。”

  秦铮看着他的动作,扬眉,“你是小孩子?抢玩物呢?得不到就求着人撒娇?”

  秦倾脸一红,立即放开了手。

  秦铮看着他,“我给你出两个主意,一,去向林太妃坦白,请太妃帮忙对谢氏六房说项;二,自己去谢氏六房,直接找明夫人坦白,求娶谢伊。”

  秦倾苦下脸。

  “没胆子就娶别人去,凭你八皇子的身份,就像太妃目前给你做的婚事儿一样,遍京城地挑合适的。娶一个进门,定然温婉贤淑。”秦铮道。

  秦倾闷着不吭声了。

  秦铮不再理他,转身对崔意芝说,“你的封灵呢?帮我再做一件事儿。”

  崔意芝闻言吓了一跳,“表哥,上次我险些就失了封灵,你难道真想让我被清河崔氏的族长使用家法质问?”

  “如今我就待在这京中,清河崔氏族长知晓是为了国事,就算你失了封灵,也不敢对你如何?你怕什么?”秦铮瞥了他一眼,“更何况,充当个信使而已,送一封信,不会出事儿。”

  崔意芝无奈,“你上次答应我的事情还没兑现呢。”

  “办好了这件事儿,给你兑现。”秦铮淡淡道,“新旧更替,朝中的血液总要换一番。”

  “那好吧?你说给什么人送信。”崔意芝看着他,“你知晓封灵特殊,需要他能闻到那个人的气息。”

  “气息简单,封灵是灵鸟,但凡接触过的人,都熟悉他的气息。”秦铮道,“谢云澜。”

  崔意芝一怔,“表嫂和谢云澜关系亲近,她自己没有办法找到吗?还是……”顿了顿,他看着秦铮,“你要瞒着表嫂找他?”

  秦铮摇摇头,“不是瞒着,她现在也难联络到他。”

  崔意芝不解,但觉得各种隐情也不好深问,点点头,“什么时候用?”

  “现在。”秦铮站起身,“你随我去书房。”

  崔意芝点点头,跟着秦铮站起身,二人说走就走,凉了一众人,去了书房。

  燕亭见二人离开,挑了挑眉,对李沐清询问,“他找谢云澜做什么?给他传什么信?”

  李沐清寻思片刻,说道,“今年南秦各地发大水,耽搁了春种,金秋粮食收成定然不好,两国兴兵,所需内耗定然极大,不能再加重百姓税收。谢氏米粮称之为天下粮仓。如今全权抓在谢云澜手中。不找他找谁?”

  燕亭蹙眉,点点头。

  屋中几人一边喝茶一边说着闲话,侍画、侍墨等人从小厨房端了菜品陆续地摆上桌。

  燕亭站起身,“我也去厨房看看。”

  “你去厨房做什么?”程铭看着他。

  “看看是否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燕亭说着,出了房门,去了小厨房。

  谢芳华正在小厨房内盘点今日林七准备的菜,听见脚步声,她回转头,见燕亭来了,她笑道,“来厨房做什么?”

  燕亭倚着门框,向里面打量了一眼,对谢芳华说,“我如今会烧火了。”

  谢芳华想起当初燕亭来厨房要烧火,被秦铮捉弄,弄了一鼻子灰,发誓不再进厨房的事儿,她好笑,“在北齐学会的?”

  燕亭摇头,“在去北齐的路上,与言宸一道时学会的。”

  谢芳华了然,“言宸会很多东西。”

  燕亭颔首,“是啊,我当时就羡慕,觉得他和秦铮是一类人,什么都会,不是人。”

  谢芳华失笑。

  燕亭忽然问,“哪个是品竹?”

  谢芳华一愣。

  燕亭说,“就是你不在忠勇侯府的那些年,易容成你的那个。”

  谢芳华恍然,左右看了一眼,没见品竹的身影,对侍画说,“品竹去了哪里?”

  “在帮小姐您做衣服,您比以前清瘦了许多,衣服穿在身上,都太宽大了。”侍画道,“品竹说反正她针线活还可以,闲来无事儿,这里小厨房小,多了人也插不上手,就在屋子里帮您做衣服。”

  “去将她喊来。”谢芳华道。

  侍画点点头,立即去了西厢跨院。

  不多时,带了品竹来到小厨房。

  品竹远远走来,娉婷纤细,看起来分外柔弱不禁风雨,有一种金娇玉贵的感觉。不看样貌的话,还真是十足的像谢芳华,尤其是她本就出身谢氏,是南阳谢氏旁支的孤女,与谢芳华有着血缘关系,容貌眉眼处有几分相似。

  另外,大约是因为她从小就扮作谢芳华,必须将自己融入她的身份里去,所以,如今一行一止,一走一动,甚至可以说,比谢芳华还像是大家闺秀。

  唯一不同的是,谢芳华因为在无名山多年,骨子里养成了清冷的脾性,而品竹则是温温婉婉,柔润如水,将端庄刻在了骨子里。

  燕亭看着品竹,眸光动了动,“听说她也是出身谢氏?”

  谢芳华点头,“是南阳谢氏的旁支。”

  “她家中可有什么人?”燕亭又问。

  谢芳华摇头,“是南阳谢氏的孤女。”

  燕亭看了片刻,忽然对谢芳华说,“你做个人情,将她给我吧,如何?”

  谢芳华转头看向燕亭。

  燕亭没看她,而是看向前方,颇有些俊秀的侧脸线条坚毅,唇瓣抿了抿,低声说,“我的心里住着一个谢芳华,眼睛里看到的是另一个谢芳华。很长时间,我都忘不掉两个场景,一个是老侯爷寿宴你为我包扎,一个是这样的一副弱柳扶风的倩影。对于你,今生求不来,来世我也许一样求不来。不如,就全了这一世。”

  谢芳华蹙眉,没说话。

  燕亭转过头,认真地看着她道,“我会好好的对她的。”

  谢芳华心底暗暗地叹了口气,没应允,也没回绝,沉默片刻,看着缓缓走来的品竹说,“她虽然是我的婢女,但这等事情,还是要看她自己的意愿。她若是不同意,我不能替她应允你。”

  “她若是同意呢?”燕亭问。

  谢芳华道,“那就是她的选择,我就应允了你。”顿了顿,又道,“不过,不是送。谢氏的女儿,即便是谢氏的孤女,也要用轿子抬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一章落梅做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