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嫁娶亲事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哪怕是谢氏旁支的孤女,但出身于谢氏,本来就是金娇玉贵。

  燕亭看着谢芳华,微微颔首,“自然,我早已经想过了,想得很清楚明白。即便我娶几十房小妾美人,放在后院,也不如那一个心头好。南阳谢氏的孤女,也不是没身份的人,自然不会委屈了她。”

  “她虽然出身谢氏,但南阳谢氏的孤女配你永康侯府前途无量的燕小侯爷,还是委屈你了。”谢芳华道,“你要真正地想清楚。”

  “只要我觉得不委屈就行。”燕亭目光幽幽,“大千世界,难找一个心头好,无论多少人非议,但他们非鱼,焉知鱼之乐?”

  “永康侯和夫人那里,你说得通?”谢芳华看着他。

  “他们如今只怕我终身不娶。”燕亭笑了一声。

  燕亭颔首。

  品竹来到近前,喊了一声“小姐”,然后给燕亭见礼,“燕小侯爷!”

  燕亭点了点头,看着她笑了笑。

  品竹露出疑惑地看向谢芳华,“小姐您找我?是有什么吩咐吗?”。

  谢芳华斟酌着用词,对品竹道,“那些年,燕小侯爷把你当做了我,后来才整出诸多事端。如今,他知道了你,想求娶你。这种事情,是一辈子的事儿,我觉得还是不要拘泥于礼数了,将你叫到跟前,若是你合意,便应允他,我为你做主。”

  品竹吓了一跳,不敢置信地看向燕亭。

  燕亭看了谢芳华一眼,对她慢慢地点了点头,“明媒正娶,八抬大轿,我保证这一辈子只娶你一人,只要你应允我,我便禀明父母,前来提亲。”

  品竹大惊,后退了一步,不敢置信地看着燕亭。

  燕亭笑了笑,“那些年,我不知是你假扮的她,时常去忠勇侯府,哪怕看不见面容,只看到你的身影,我便心满意足了。如今知晓是你,我想求你为伴,你意下如何?”

  品竹又后退了一步,似乎惊吓得够呛,拉过一旁的侍画挡在她身前,连连摇头。

  燕亭看着她,“你……不愿?”

  品竹立即点了点头。

  燕亭上前一步,“为何?你不喜我?这没关系,我们不曾相处,相处些时日,定然会……”

  品竹立即打断他,小声说,“不是的,燕小侯爷,奴婢配不上您,您还是别做想了。”

  燕亭失笑,“我说你配得上,你就配得上,这个你不必担心。”话落,又道,“至于进永康侯府,我父亲、母亲经我离家出走一事,如今已经对我不做要求。况且,就算你待不惯永康侯府,你也不必担心,我们出府另住就是。”

  品竹骇然地摇头,“燕小侯爷,您是喝醉了吧?”

  燕亭摇头,“我刚来这里,还不曾喝酒,你放心,不是醉话。”

  品竹紧紧拽着侍画,摇头,“燕小侯爷,奴婢自从被当初还是世子的侯爷带到忠勇侯府,便保证过,一辈子侍候小姐,不离不弃,不能应允你。”

  “这个你也放心,你家小姐已经应允了我,只要你同意。”燕亭道。

  品竹抬眼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对她点了点头,温声说,“燕小侯爷诚意十足,我不好拂他心意,若是你们真是姻缘,我也不好阻隔。更何况,你们不能一辈子跟在我身边,我本就有打算待南秦风平浪静后,还你们自由,各自婚嫁。”

  品竹面色一变。

  她身边的侍画脸刷地一白,当即跪在了地上,“小姐,您可不能由此想法,奴婢曾经发誓,一辈子不离开您身边。不嫁人。”

  品竹也立即跪下,“燕小侯爷的好意奴婢心领了,奴婢也一辈子跟在小姐的身边,不嫁。”

  这边二人一跪,厨房内外隐约听到话的人都立即走了过来,侍墨、侍蓝、侍晩、品萱等人齐齐跪在谢芳华面前,“小姐,我们也不嫁,您不要赶我们走。”

  谢芳华一看转眼间呼啦啦地跪了一大片,无奈地揉揉额头。

  燕亭看这个阵势,也有些无语,对她们到,“我只是求娶品竹,你们放心,我没打算都娶了,不用这时候就这么害怕。”

  品竹一听,立即摇头,“燕小侯爷,奴婢自知身份,配不上您,您还是别在这里开奴婢的玩笑了。奴婢不会应允您。”

  燕亭上前一步,伸手去拽她。

  品竹立即灵敏地弹跳了起来,一退数步,远远地避开了他。

  燕亭失笑,“你怕我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品竹看了他一眼,转身,“嗖”地身影一闪,进了西跨院的房间,紧紧地关上了房门。

  燕亭抬步就要追去,秦铮和崔意芝不知何时从书房出来,来到厨房门口,伸手扣住了他肩膀,燕亭被迫停住脚步,转头看向他。

  秦铮看着他蹙眉,“你在做什么?将我的落梅居弄的鸡飞狗跳。”

  燕亭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娶媳妇儿。”

  秦铮嗤笑,瞥他,“娶媳妇儿都娶到我的落梅居来了?什么人被你燕小侯爷看中了?”

  “品竹。”燕亭道。

  秦铮眯了眯眼睛,瞅着他,“你确定?”

  “自然确定!”燕亭点头。

  秦铮拍拍他肩膀,“你好自为之吧。”话落,对谢芳华问,“你答应了他?”

  谢芳华无奈地道,“燕小侯爷诚意拳拳,我不好拂了他的心意,说品竹若是自愿,我就应允,不反对。”

  秦铮点点头,问,“饭菜都准备好了吗?”。

  “差不多了,已经端进去一部分,还剩几个,林七正在做。”谢芳华道。

  秦铮点点头,向房间走去。

  这回论燕亭追上他,拦住他,“喂,你刚刚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好自为之?说清楚。”

  “你真不明白?”秦铮看着他。

  燕亭皱眉,“明白什么?我承认我没你聪明,你告诉我。”

  燕亭叹了口气,扫了一眼依旧跪在地上的侍画等人,对他道,“她们八人自小被子归兄培养,子归兄在她们身上下力气极大,尤其是易容芳华的品竹,更是悉心教导。”

  燕亭看着他,“你是说,这件事情需要子归兄出面?”

  秦铮看了他一眼,“不可救药。”话落,进了里屋。

  燕亭一把拽住要跟着秦铮进屋的崔意芝,“你能知道他什么意思吗?”。

  崔意芝瞅了谢芳华一眼,见她正看着西跨院若有所思,他摇摇头,摊摊手,“我一直在清河,进京时间不长。对忠勇侯府内的事情,不大了解。”

  燕亭放开他。

  崔意芝跟着秦铮进了屋。

  燕亭揣测片刻,回头问谢芳华,“你知道这其中的意思?”

  谢芳华思索片刻,忽然了然,收回视线,对燕亭点了点头。

  “那你告诉我,我离京这大半年,回来宗师被他们跟白痴一样的对我嘲笑。就算这大半年南秦京城是变化得多了些,但我也不至于像是个傻子。”燕亭凑近谢芳华。

  谢芳华没立即答话,而是对跪在地上的侍画等人摆手,“你们起来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你们若是不愿,我自然不会强迫你们。”

  侍画等人一听,立即站起身,各自散了去。

  燕亭等着谢芳华解惑。

  谢芳华叹了口气,低声说,“秦铮寻常看起来轻狂张扬,什么都不看在眼里,但是殊不知他心思最细。有些事情,我却也不知,他便能知道。”

  燕亭看着她,等着她继续说。

  谢芳华道,“品竹怕是喜欢我哥哥。”

  燕亭一愣,“同是姓谢,她也是谢氏的女儿,怎么能同性相亲?”

  谢芳华摇摇头,“品竹是谢氏在南阳的旁支分支,已经出了五服,甚至,不止五代以上,十代怕是也有了。血缘已经淡薄,不少旁支偏远的谢氏子女,早就已经互有通婚。她若是真喜欢哥哥,也不在礼教之内,不相犯冲。”

  燕亭一时噎住,没了音。

  谢芳华看着他,“你是永康侯府的小侯爷,天下多少女子趋之若笃。既然品竹不愿,你便罢了吧。掺杂了杂质的嫁娶,以后未必如你所想,真是你的心头好。倒不如以后寻个更中意的女子,白首齐眉。”

  燕亭沉默了片刻,摇头,苦笑,“我这到底是得罪了哪方月老神仙?想求个喜欢的,如此之难。”话落,他摆摆手,“她虽然喜欢子归兄,子归兄未必喜欢她吧?”话落,他转身向屋里走去。

  谢芳华有些头疼。

  “芳华!”燕岚脚步欢快地来到落梅居门口,见谢芳华正站在小厨房门口,对她清脆的喊了一声。

  谢芳华回转头,见到燕岚,虽然是夜晚,她的身影却十分明媚,洋溢着笑脸,让看到她的人心情立即明快起来,她笑着对她招手,“听说你要来,我一直等着,等了大半个时辰,才见到你。”

  燕岚欢快地来到她的近前,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遍,凑近她,小声说,“铮小王爷就是厉害,你这样子才像是个女人,在皇宫里的那个你,我看着都快修仙得道了,淡得没了味儿。”

  谢芳华失笑,“如今你的伤彻底好了?”

  燕岚立即退后,转了一个圈,欢快地道,“你的药真是最管用了,你看看,我如今能走能跑能跳。痊愈了。”话落,她感慨道,“以前只知道伤春悲秋,如今遭大难险些没命了,我才知道活着的感觉可真好。”

  谢芳华好笑,“没在府中用晚膳吧?”

  “没有!你这里请客,我自然要来你这里蹭吃蹭喝。”燕岚摇头,向里屋看了一眼,只见画堂里不少人,她又道,“不过我才不和那些臭男人坐一处吃喝,咱们两个找一处清静的地方,好好聊聊。养伤这些日子可真是闷死我了。”

  “那就去后院吧!”谢芳华道,“虽然后院没有景色,但贵在清静。”

  “好啊!”燕岚点头。

  谢芳华握住她的手,对侍画笑着吩咐,“给我来一份饭菜,端去后院。”

  “是,小姐!”侍画点头。

  二人携手走向后院。

  落梅居的后院,只有几株桂树,几张桌椅,还不到开花的季节,打扫得干净,极其清静。

  燕岚坐下后,对谢芳华道,“我出门时,我娘一再嘱咐,让我多谢谢你,说若不是你,我哥哥在府中就会被她养废了。如今回来见到我哥哥与以前大为不同,我娘甚是欣慰。”

  谢芳华笑了笑,心里想着若是永康侯府人知道燕亭又起了心思要娶她的婢女,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感激。她不好与燕岚说,只笑了笑,“侯夫人太客气了。”

  “我娘也改变了不少,以前我都难以想象她能对人如此宽厚和蔼。你也知道,她一贯强势惯了。”燕岚双手支着额头,“我从小长这么大,如今才觉得永康侯府像个家。”

  “侯夫人如今是身怀六甲,待孩子生下来,该给你操持着婚事儿了。”谢芳华笑道。

  燕岚扁扁嘴,“不想嫁人!”

  谢芳华好笑,“如今的南秦京城,可真是奇了怪了,我听到的都是这句话。不是不想娶,就是不想嫁。你们一个个的,难道都要孤独终老不成?”

  “那也不错。”燕岚道。

  谢芳华给她倒了一杯茶,“你快打消这个念头吧!永康侯夫人好不容易缓过劲来,若是听到你这话,估计又有的操心了。”

  燕岚一听大笑,笑罢之后,忽然凑近她,低声说,“你听说了右相府内的事儿了吗?”。

  “什么事儿?”谢芳华摇头,“我们今日才回来,还不知道近来京城内发生的事儿。”

  “你不知道?那你刚刚说不想娶不想嫁。”燕岚看着她。

  谢芳华道,“我方才不久前是听到程铭宋方李沐清等人闲聊。”

  燕岚恍然,然后小声说,“李如碧闹着要出家,右相夫人拿她没办法,整日里都愁白了头发。右相据说也没办法,她铁了心了。如今右相府内僵持着呢。”

  谢芳华一怔,“为何?”

  燕岚看着她,“你说为何?她一直喜欢铮小王爷,本来以为你们失和,她有戏了,如今又彻底没戏了。而右相府和新皇的婚事儿也退了。她觉得没意思,人生无望了呗,打算长伴青灯古佛了。”

  谢芳华闻言叹了口气。

  “我听说前两天右相夫人托了金燕去劝她,金燕也没劝动。”燕岚也叹了口气,“真是想不开了。”

  “李沐清呢?今日没听他提起。”谢芳华道。

  “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他怎么好提?尤其又是涉及到你和铮小王爷。”燕岚道,“你可知道,曾经你离府出走,你家的小王爷放话,说若是再见到李如碧,定然杀了她。”

  谢芳华点头,“这个我知道,他不过死气话罢了。他是有理智之人,若是真见到,顾忌右相府和李沐清,也不会真杀了她。”

  “你听了不当真,但是右相府听了,那些日子可如临大敌。你家的小王爷是谁?他若是真黑下脸,杀了谁,那不就杀了?”燕岚道,“敢不当真?”

  谢芳华又叹了口气,“这么说,这件事情,还是起因在我了。”

  燕岚一听,立即摇头,“跟你是有些关系,但也没有什么大关系,怨不到你。主要在李如碧对你家小王爷一直不死心。如今死心了倒好,非要闹着出家,钻牛角尖出不来了,怨得了谁?”

  谢芳华想起李如碧,论才华,论样貌,论出身,都是一等一,若是要出家,这一辈可真就毁了。

  “算了,别想她了,性子太傲,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儿。”燕岚又凑近她,“我跟你说,大长公主府已经相看好人家了。若是不出意外,金燕的好事儿近了。”

  谢芳华又是一愣,“是哪家?金燕同意?”

  燕岚点头,“是荥阳郑氏的嫡子,早先与谢氏长房的大小姐定了亲,但是因为谢氏长房落难,全家被发配去了岭南,所以,那门亲事儿就黄了。如今被大长公主看中了,过了金燕的眼,金燕同意了。大长公主正暗中托人说媒呢。公主府的长女,荥阳郑氏岂能不愿?这门亲事儿怕是一说一个准。估计两方都同意后,会先定下来,待先皇驾崩的孝满,可以兴喜事时,筹备大婚。”

  谢芳华实在太意外了,“荥阳郑氏算是远嫁,大长公主怎么会看着荥阳郑氏?将她疼在手心里的金燕郡主远嫁?”

  燕岚又凑近她,小声说,“听说荥阳郑氏的嫡子是右相夫人先看中的,想说给李如碧,但是李如碧死活不愿意离京。大长公主便接了过去,试试金燕的意思,没想到金燕竟然同意了。我也挺意外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二章嫁娶亲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