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牵一动十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钰和谢芳华进了御书房后,英亲王妃并没有跟进去,而是等在门口。

  谢芳华没听见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见英亲王妃没跟进来,这是一份信任,她心下一暖。

  秦钰看着她,低声问,“如今都午时了,什么事儿让你这么急?”

  谢芳华压下情绪,对秦钰道,“你可知道大长公主给金燕挑选的婚事儿?”

  秦钰颔首,“今日大姑姑和金燕进宫了,如今就在母后的宫里,早先请我前去,说是要为她们做主,关于金燕的婚事儿。”话落,她疑惑,“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谢芳华点点头,对他道,“昨日,我听燕岚说,选中的是荥阳郑氏的嫡子郑孝纯,这门亲事儿本来是右相夫人看中给李如碧的,李如碧不愿,大长公主看着中意,接了过去,金燕却应了。”

  秦钰点点头,“我听说了,是这么回事儿。”

  谢芳华叹了口气,对他道,“昨日,我让谢氏暗探暗查北齐暗桩,今日递上来一份名单。”话落,她道,“名单到我手后,我命青岩立即送去给秦铮了,但是名单已经被我记了下来,你拿纸笔来,我将这些名单给你写下来。”

  秦钰颔首,将一旁的笔墨纸砚推给她,同时问,“难道这份名单里有荥阳郑氏?”

  谢芳华摇头,“你看过这份名单后就明白了。”

  秦钰不再询问。

  谢芳华拿过笔墨,提笔将名单依次地写了出来。

  秦钰站在一旁,看着她写,目光由最开始的淡然,渐渐地变得深邃幽深。

  谢芳华落下最后的一个名字,放下笔,看着秦钰,“你看这份名单,如今你可明白了?”

  秦钰抿唇,“这份名单,就是一张网,但是网的中心似乎都指向一处。”

  “对!”谢芳华点头,“这份名单这样看着没有什么联系,但是若是揪住其中一根绳,便能烧死一串的蚂蚱。而这根绳偏偏藏匿隐晦得极深,从面上看,全无关联和踪迹可循。”

  “这根绳就是荥阳郑氏。”秦钰凝重地道。

  “是啊。”谢芳华叹气,“荥阳郑氏也是几百年的世家,虽然如今较其它世家没落了些,但到底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有很多的事情,都被极好地隐藏和忽略了。”

  秦钰皱眉,“当初谢氏长房和荥阳郑氏是怎么订立的婚约?你可知道?”

  “我听说,因敏夫人出生在赵郡李氏,英亲王妃的表弟娶了赵郡李氏的嫡女,又因清河崔氏二老爷结发嫡妻出生在荥阳郑氏,也就是听言的娘,英亲王妃和死去的嫂嫂交好,抚养了听言。所以,基于这多层关系,为了和英亲王妃更亲近一层,把上这颗大树,所以,有些没落的荥阳郑氏入了敏夫人的眼,将她的大女儿许给了荥阳郑氏的嫡长子。谢氏长房毕竟是旁支,这桩亲事儿,算是般配。”谢芳华道。

  秦钰脸色微微沉了沉,“我所知道的也是这样。当初,关于谢氏大房的大小姐与荥阳郑氏嫡长子的婚约,京中众所周知,如今被人提起来,都说是谢氏长房敏夫人通过多重关系求来的。”

  谢芳华点头,接过他的话道,“当谢氏长房落难后,与荥阳郑氏嫡长子的婚约作废,我们都没有猜疑和异议,毕竟是谢氏长房周转辛苦求来的婚事儿,荥阳郑氏见谢氏长房落难了,婚约作废,也是怪不得荥阳郑氏,只怪长房。却忽略遮掩了这背后的真实目的。”

  “荥阳郑氏……”秦钰看着这份名单,眯起眼睛,“隐藏得可真是好深,这样一份深挖出来的名单,竟然都没有荥阳郑氏的名字,可见根基之深,不是一朝一夕,怕是有一代之久。”

  “从这份名单看来,怕是不止一代。”谢芳华颔首,“三代以来,荥阳郑氏就渐渐地趋向没落,子嗣大多不入朝。但正因为这样,才没多少人去关注其每日动静,日常所为,才更掩人耳目。”

  秦钰不语。

  谢芳华又道,“就算铲除北齐暗桩,也不宜闹出太大的动静,毕竟如今南秦朝局还不安稳。水涝灾情,新旧更替,本来就民心浮躁。而如今,大长公主府怕是和荥阳郑氏暗中对这桩婚事儿达成了一致意见。所以,今日大长公主才带着金燕进宫请你做主。这样一来,干系可就大了。”

  秦钰揉揉眉心,“的确是一桩麻烦事儿。”

  “动几百年根基的世家大族,总归不是那么轻易的,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谢芳华道,“尤其还是牵连了大长公主府和金燕。金燕一直以来对你思慕,大长公主日夜忧心,如今她好不容易死心许荥阳郑氏,若拿不出真凭实据,对荥阳郑氏动手的话,大长公主定然会不干,不容许破坏这一桩姻缘。”

  “恐怕由不得她!”秦钰声音微沉,“大长公主府和荥阳郑氏的婚事儿与南秦江山百年基业比起来,不值一提。”

  谢芳华看着他,“就算不顾及大长公主府和金燕,也要顾及荥阳郑氏这个几百年的世家。若是这时候,南秦牵起一场动荡的话,对南秦没有好处,只有坏处。”

  秦钰抿唇,“若是快速动手,悄无声息铲除呢?”

  “南秦一夜之间若是被灭了一个几百年的世家大族的话,你说会不会哗然天下?其余的世家会不会恐慌?朝野会不会震荡?”谢芳华挑眉。

  秦钰脸色又阴了阴,“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谢芳华摇摇头,“如今没什么好办法!这一桩事儿,怎么处理怕是都会有所失。”话落,她指指名单,“仅凭这一份名单,当不得证据,毕竟不是所有人能如你我一样看出这其中牵扯了荥阳郑氏的厉害关系。”顿了顿,又道,“况且,风声也不能走漏出去。”

  秦钰看着名单沉默。

  谢芳华自从看到了明夫人派谢伊送来的名单后,一瞬间便分析出了这中间的得失利弊,荥阳郑氏虽然如今看着不如其它世家风光,这些年,仿佛没落了。其实不然,当初的日渐没落,怕是另有隐情。抽丝剥茧,就会发现,这些年来,姻亲关系,盘根错节。尤其是近年来,都觉得荥阳郑氏想要重回京城,有起死回生之象,如裕谦王府一样,向往京城,是以盘亲。谁知道,这背后也许就是另有筹谋。或者,更大的猜测,也许荥阳郑氏才是北齐在南秦最大的暗桩纽带。

  若是这样的话,南秦目前来说,是真真正正地面临着麻烦,不止来自齐言轻和边境,还来自南秦内部,隐山隐卫以及由荥阳郑氏牵扯的百年世家,牵一动十。

  秦钰沉默半响后,对谢芳华道,“从我回京后,一直忙于朝事儿,未曾留意私下这种各府走动以及姻亲关系。况且,若没有这份名单,倒是忽略了荥阳郑氏这其中很深的牵扯。”话落,他叹了口气,“我先去母后宫里探寻一下大姑姑和金燕的意思,是否已经到了非荥阳郑氏不嫁的地步,再做定论。”

  谢芳华颔首,“荥阳郑氏嫡子能先让谢氏长房求之联姻,再让右相夫人看重,如今让大长公主心喜。可见真是非同寻常。”顿了顿,她道,“若是金燕决心极大的话,那么,必须想个万全之策。”

  “如今南秦的形势,哪里等得及慢磨?”秦钰向窗外看了一眼,“秦铮是今早出京的?”

  谢芳华点头,“嗯。”

  “你说你将名单已经给他送去了?”秦钰又问。

  谢芳华颔首,“他如今在三百里地外。”

  秦钰思忖片刻,“最快将名单送到他的手里也要一个半时辰,他收到后,应该会有回信。天黑之前应该到了。”话落,他收回视线,“这样,你和大伯母先随我去母后宫里一起用膳。顺带探寻一番大姑姑和金燕的意思,我们顺带等秦铮的回信,商议之下,再做定夺。兴许他能有好的办法。”

  谢芳华想了想,点头,“也好!”

  二人一起出了御书房。

  秦钰对等在门口的英亲王妃和声道,“大伯母,如今已经是响午了,您和芳华就不必回府了,随我去母后宫里用膳吧。”

  英亲王妃看了一眼谢芳华,见她对她点头,便笑道,“我也有多日没见太后和大长公主了,走吧。”

  三人一起向太后宫里走去。

  路上,英亲王妃低声对谢芳华询问,“事情可解决了?”

  谢芳华摇摇头,向太后宫看了一眼,低声简略地道,“牵连了大长公主给金燕选的婚事儿,不太容易,先去太后宫里,探探态度,再想办法。”

  英亲王妃本就聪明,闻言心下对谢芳华进宫的要事儿了然了几分,面色也多了丝凝重,“大长公主一直为金燕的婚事儿忧心,如今好不容易选中一家,金燕又同意了。若是其中再出波折,还真不好说。”

  谢芳华点点头。

  三人一起来到了太后宫。

  太后、大长公主、金燕等人得到秦钰、英亲王妃、谢芳华三人来宫的消息,本就等着秦钰的三人对看一眼,齐齐从宫里走出外面迎接。

  大长公主和金燕给秦钰见礼。

  秦钰见大长公主精神气色极好,金燕规规矩矩给他行礼,一改曾经面对他含情脉脉,眼皮都没抬,十分平静。他摆摆手,温和地说,“大姑姑和表妹无需多礼,平身吧。”

  二人起身。

  英亲王妃和谢芳华给太后见礼。

  太后笑着摆手,连连说免礼。

  大长公主笑着与英亲王妃寒暄两句,又对谢芳华笑着说,“多日不见,小王妃气色真不错,伤势看来是彻底的养好了?”

  “托大姑姑的福,已经好全了。”谢芳华笑着说。

  “这些日子金燕一直念叨着你,昨日要去英亲王府看你,因府中来了客人,没抽开身,今日又被我拉进宫,如今没想到凑巧你们也进宫了。”大长公主又笑着说,“这回你们姐妹见了,有什么话啊,只管说。”

  金燕走上前,拉住谢芳华的手,仔细打量她,“你的伤势真的好全了吗?我怎么瞧着又瘦了这么多?”话落,她蹙眉,“秦铮到底有没有给你吃好吃的?”

  谢芳华笑着道,“她是饿着我了,你见着他替我训他。”

  金燕闻言抿着嘴笑,“他哪里舍得饿着你?我可不敢训他。”

  谢芳华也有些好笑。

  金燕拽拽她的衣袖,“你看看,你这衣服如今大了这么多,可见你瘦了这么多。”

  “华丫头刚刚回府,我已经让人重新给她做衣服了。是瘦得太厉害了,需要仔细地养回来。”英亲王妃接过话道。

  “走吧,快进去,就等着你们一起来用午膳了。”太后对众人道。

  秦钰率先抬步,一行人进了宫内。

  席间,几人偶尔闲聊几句,气氛轻松愉悦。

  饭后,秦钰喝了一口茶,对大长公主询问,“大姑姑今日进宫说要找朕,所为何事儿?”

  大长公主闻言笑着道,“是为了燕儿的婚事儿。”

  “哦?”秦钰偏头看了金燕一眼,似乎有些意外,“朕听小泉子说了,不知选的是哪家?”

  金燕依旧低着头,眼皮也没抬,静静地坐着。

  大长公主也看了金燕一眼,笑着说,“皇上这些日子为了朝事儿烦忧,太忙了些,这一桩婚事儿没声张,刚刚定下来,你不知道也不奇怪。”话落,她说,“是荥阳郑氏。”

  “嗯?”秦钰愣了一下,面色瞬间现出一丝奇妙的情绪。

  大长公主一直看着秦钰,清楚地看到了他面上的变化,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试探地问,“皇上,有什么不妥吗?”

  金燕闻言抬起头,第一次看向秦钰。

  秦钰眉头微拧,一时没答大长公主的话。

  大长公主看向一旁的太后和英亲王妃。

  太后对她微微地摇了摇头,英亲王妃没什么表示情绪。

  她又看向谢芳华,谢芳华也佯装不知。

  一时间,屋中有一种低沉之气。

  过了片刻,秦钰依旧没说话。

  大长公主忍不住了,二度开口,“皇上?难道……真有不妥?”

  秦钰终于开口,对大长公主询问,“大姑姑很中意这门亲事儿?”

  大长公主一愣,品味秦钰这句话的意思,毕竟是皇宫里养出来的人,立时觉得怕是真不好,偏头看了金燕一眼,说道,“我是觉得还好,燕儿也同意,而且年纪到了,便商定了下来。”

  “已经定了?”秦钰又问。

  大长公主谨慎地道,“是已经商定了,还没交信物,我进宫来问问皇上的意思,若是你也觉得合意,便给下一道圣旨。”

  “赐婚的圣旨?”秦钰问。

  大长公主点了点头,如实说,“你也知道,荥阳郑氏有入朝的打算,我也不太舍得燕儿远嫁,听说荥阳郑氏的嫡子郑孝纯人品端方,品貌出挑,也颇有才华,所以,朝中正值用人之际,若是皇上过目后,觉得可以,也可启用不是?”

  秦钰沉默片刻道,“父皇还未过百日,婚事儿不急着现在就定。”

  大长公主一听,顿时觉得怕是真有问题,立即道,“只是现在定下来,待一年后完婚。”

  “大姑姑可见过郑孝纯了?”秦钰问。

  大长公主摇头,“还不曾见,昔日,谢氏长房的敏夫人甚是喜欢他,右相夫人也极其看重,她们二人的眼光都是毒辣,想必这个人真是不错。”

  秦钰想了想,说道,“表妹的婚事儿是一辈子的终身大事儿,需要慎重,这样吧,朕派人传旨,着荥阳郑氏的家主和郑孝纯进京面圣,朕当面看看他。”

  大长公主左右看了一眼,深吸一口气,压低声音,“皇上,你与我说实话,是不是这荥阳郑氏真有问题?燕儿嫁不得?”

  金燕一直看着秦钰。

  秦钰放下茶盏,淡淡道,“也不是嫁不得,毕竟大长公主府是皇亲国戚,表妹也是金枝玉叶。婚事儿还是慎重点儿好,尤其是如今朝局不稳,各方牵扯,都需多加注意。”

  大长公主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笑着道,“皇上说得极是,那就派人去宣荥阳郑氏家主和郑孝纯进京吧,我就这么一个疼在手心里的女儿,她的终身是大事儿,的确不能小视。”

  秦钰颔首,喊了一声“小泉子”。

  小泉子立即来到他近前。

  秦钰吩咐了一句,小泉子连连应是,出了太后宫。

  “如今天色还早,大姑姑和大伯母、表妹、芳华好不容易在母后宫里聚在一起,便多逗留些时候吧。”秦钰又道。

  太后、大长公主、英亲王妃三人一起道,“皇上朝事繁忙,这里没什么事儿便去忙吧。”

  秦钰起身告辞,出了太后宫。

  秦钰头脚刚走,金燕便拉住谢芳华,对她说,“我有多日没逛这宫里的御花园了,听说好多话都开了。芳华,你若是不累,与我一起逛御花园吧。”

  谢芳华知道金燕聪明,从秦钰与大长公主中怕是已经品出了些问题,她点点头,笑着说,“我不累。”

  “就知道你们姐妹见面要有话说。这日头热得很,别晒着。”大长公主嘱咐。

  金燕应声,拉着谢芳华出了太后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四章牵一动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