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秦钰大怒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和金燕从太后宫里出来,直奔御花园。

  二人一路没什么话,来到御花园碧湖上的雨花台内,金燕才停住脚步,对谢芳华道,“这里清静,四周都是水,视野敞亮,没什么闲杂人来打扰,也不会有人明目张胆来偷听,就算偷听距离得远也听不到,正是我们说话的好地方。”

  谢芳华点点头。

  金燕拉着谢芳华坐下,看着她,压低声音询问,“芳华妹妹,你想必已经猜到我叫你来这里的目的了?”

  谢芳华看着她,又慢慢地点了点头。

  金燕对她道,“那么你如实告诉我,荥阳郑氏到底有什么问题?”

  谢芳华一时没说话。

  谢芳华依旧没言语。

  金燕握住她的手,“是不是不好对我说?你知道,我已经不是昔日的金燕了。这件事情事关于我,你一定要让我知道。”顿了顿,又道,“芳华妹妹,难道你信不过我?”

  谢芳华叹了口气,摇摇头,“我不是信不过你,只是此事事关重大,不太好说。”

  金燕目光顿时凝重,“我知晓你、钰表哥、铮表哥如今都是齐心为了南秦江山。朝野上下对于他们二人能够握手言和,十分欣然。娘亲也私下说他们真是长大了,舅舅一去,他们担起了南秦江山的责任,不是只知晓情情爱爱行事的不计后果的少年了。你与我实说,是不是此事干系南秦江山基业?”

  谢芳华看着她,缓缓地点了点头。

  金燕露出果然的情绪,又盯着她,“荥阳郑氏是不是背后做了什么事儿,威胁南秦江山?”

  谢芳华又点了点头。

  金燕握着她的手紧了紧,一时沉默下来。

  谢芳华看着她,见她虽然猜到了,但是脸色在她点头后还是变得白了些,她一时有些心疼,金燕今日见了她后,拽着她的衣袖说她瘦了,可是她难道不知她自己更是瘦了许多?

  女人一旦爱上一个人,那个人若是也爱自己还好,若是不爱自己,便会开始受煎熬。

  金燕从小到大,受了多少煎熬?

  如今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应允的婚事儿,却是上天作弄,出了波折。

  雨花台内,一时和风寂寂。

  过了许久,金燕低声道,“芳华妹妹,与其让我蒙在鼓里,不如你于我如实说说,让我看清楚到底有没有转圜的余地,也好做个定论。”

  谢芳华看着她,同样低声道,“除了荥阳郑氏,天下人才济济,好男儿多的是。未必非荥阳郑氏不可。不是吗?你我姐妹情分,我劝你,还是不要趟进这趟浑水吧。”

  金燕抿着嘴角,摇摇头,“你不懂。”

  谢芳华看着她。

  金燕低声道,“我虽然已经死心,已经看开,但总想为他做些什么,荥阳郑氏几百年的世家,虽然已经没落三代,但据说近些年来,家族兴起些以郑孝纯为首的年少才华之辈,如今朝廷正是用人之际,我本想着,若是我嫁入荥阳郑氏,那么有了这层关系,表哥用荥阳郑氏也算是水到渠成,荥阳郑氏本来也有进京入朝局的打算,正好为南秦效犬马之劳。”

  谢芳华惊异地看着她,“没想到你答应荥阳郑氏是为了这个打算。”

  金燕点点头,“与你实话实说,我确实是为着这个打算,天下人人都知道,先皇驾崩,给钰表哥扔下了这样一个烂摊子。御书房夜夜亮灯到深夜,他着实辛苦。我对他的喜欢爱已经刻到了骨子里,哪怕他不喜欢我。我嫁给谁,都一样,既然如此,何不选择送上门来却恰恰能用的荥阳郑氏呢?”

  谢芳华一时有些失语。

  金燕又道,“只是我没有想到荥阳郑氏不但不能用,反而还有问题。”

  谢芳华看着她,反手握住她的手,“金燕,一个人不应该为另一个人而活。你这么年轻,要才华有才华,要美貌有美貌,要身份不输于任何一个人。你应该寻找一个真心喜欢爱你的人,过好一辈子。秦钰不喜你,非你的良人,便不是你的姻缘。你又何必?你虽然是大长公主所生,但又不姓秦,南秦江山基业与你何干?你真不必如此为他牺牲。”

  金燕闭了闭眼睛,“也不能说是牺牲,世间千万种生活,我选择了其中一种罢了。对我来说,这样才是最好。”

  谢芳华无言地看着她,天下多少因爱生恨之辈,比比皆是,但是金燕这样不计回报的爱和全心付出,她却是第一次见。

  金燕看着她,“芳华妹妹,你为了秦铮,也做了很多辛苦付出的事儿,不是吗?”。

  谢芳华低声道,“秦铮爱我。”

  金燕摇头,“钰表哥不爱我,但也没什么不同,我爱他就够了。这一辈子,他不喜欢我,不爱我,又有什么关系?我放弃他,是放弃对他的圈固和追逐,而不是放弃对他的爱。他如今一心只为南秦江山,那么,我只能尽我所能尽些绵薄之力。”

  谢芳华看她片刻,低声感慨,“秦钰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金燕摇头,“他修的福气还是没有修够,若是修够了,为何你选择了秦铮,而没选择他。”顿了顿,她道,“前些日子,我在府中,听着宫中种种传闻,你与钰表哥和气谈笑,我就想着,若是你真嫁给了他,做了他的皇后,也是极好的,我希望我爱的人幸福,不是孤冷寂寞。我甚至想,秦铮干脆别回京城了,最好是回不来京城。”

  谢芳华看着她,已经说不出话来。

  金燕盯着她,“所以,求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谢芳华见她决心已定,再劝看来也是无用,便将秦钰、秦铮与她三人暗中铲除北齐在南秦的暗桩,以及谢氏暗探查出的名单里隐晦地牵引了荥阳郑氏之事说了。

  金燕听罢后,面色露出端凝,“怪不得钰表哥面色凝重,原来是这样。”

  谢芳华点点头,“荥阳郑氏,树大根深,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十分棘手,必须谨慎拿出万全之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金燕咬着唇瓣,一时想着什么,没有接话。

  谢芳华也不再说话。

  碧湖清幽,湖中莲花早已经开败,湖中莲叶已经结了小小的莲蓬,只剩下稀疏几只莲花顶着炎热的太阳开着。微风静静,气息寂寂。

  过了许久,金燕抬起头,对谢芳华道,“如今时候,我觉得更不宜对荥阳郑氏打草惊蛇。所以,大长公主府与荥阳郑氏这一桩亲事儿,必须成。我必须嫁到荥阳郑氏去。”

  谢芳华一惊,断然地摇头,“不行。”

  金燕看着她,“如今时局如此紧张,荥阳郑氏愈发小心,仅凭谢氏密谈的名单,不能作为对荥阳郑氏暗中投敌的证据。而我娘一直忧心我的婚事儿。两相属意,一拍即合之事。却突然断掉,尤其还是正暗中铲除北齐暗桩情形下,那么,荥阳郑氏难保不会起疑心。对荥阳郑氏,应该先消弱设防,让其觉得达到了钰表哥的信任,以便能暗中进一步的徐徐图之,瓦解其多年筹谋,同时也能反利用荥阳郑氏,对北齐投递假消息。这样一来,也不会惊恐到其它世家大族,更不会对荥阳郑氏铲除,使朝局动荡。”

  谢芳华抿唇,她早先在被秦钰问起时,也想到了这个办法,只是想到这样一来,就牺牲了金燕的一辈子姻缘,于是断然地放弃了,她想着秦钰同样聪颖,定然也想到了,他虽然不喜金燕,但不会冷血绝情到拿她终身作伐,没想到金燕却是自己提出来了。

  金燕站起身,对她道,“我现在就去找钰表哥。”

  谢芳华也站起身,出手拦她,“这个事情需要仔细斟酌商量,你且不可冲动。”

  金燕摇头,“我早已经想好了,虽然事情与我早先想法背道而驰,但也算是殊途同归。”话落,看着她认真地说,“芳华,你不要拦我,人活一世,到底什么是最有意义的事儿,我曾一度想要去死,在丽云庵时,恨不得就那样睡过去算了。后来经历种种,看你和秦铮分分合合,我也想明白了。看着他好,看着他坐拥南秦江山,根基稳固,承载千秋功业,万载盛世,才是我最想看到的。爱情如我,如今已经卑微如尘埃,不要也罢。”

  谢芳华慢慢地放下手,低声道,“那好,我不拦你,你去吧。”

  金燕点了点头,快步出了雨花台,向御书房走去。

  谢芳华看着她身影走远,烈日打在她的身上,她后背挺得笔直,脚步稳重,一步一步,隐隐透出骨子里的决心和坚毅。直到她走得没了影,她才收回视线,没急着离开,慢慢地坐下身。

  不知过了多久,小泉子匆匆来到雨花台,对谢芳华恭敬地见礼,“小王妃,皇上请您去御书房。”

  谢芳华点点头,站起身。

  小泉子引路,头前走着,谢芳华跟着走了一段路后,对他低声问,“金燕郡主去御书房了?”

  小泉子点点头,“半个时辰前,金燕郡主便去了。”

  “如今是什么情形?”谢芳华问。

  小泉子压低声音说,“皇上发了很大的火,如今气还没消呢。”

  谢芳华颔首。秦钰不是无情无义之人,金燕问了他如此,他若是同意,心又何安?

  来到御书房,小泉子小心谨慎地禀告,“皇上,小王妃来了。”

  “进来!”秦钰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谢芳华抬步走了进去,便见金燕立在正中央的位置,低垂着头,脸色一片平静,而秦钰站在窗前,侧着身子,即便只是看到一张侧脸,但也极其明显地看出其脸色阴沉,心情极差。

  金燕见她进来,抬起头,对她看来,依旧是从雨花台离开时一样,目光坚定坚决。

  谢芳华暗暗地叹了口气,对秦钰道,“皇上叫我来何事儿?”

  秦钰转过身,看着她,“你知道她的决定?”

  谢芳华颔首。

  秦钰眯起眼睛,“你同意?”

  谢芳华沉默了一下,对他道,“人各有志。”

  秦钰恼怒地看着她,“毁其终身,就叫做有志吗?我南秦还没沦落到要靠牺牲女人的婚事儿来保天下!”

  谢芳华沉默。

  秦钰又怒道,“若是如此,我坐这个皇帝何其窝囊!”

  “你怎么会窝囊?”金燕抬起头,立即反驳。

  秦钰转向她,又气又怒,“你够了!我不喜欢你,你便要用这个方法让我愧疚吗?我告诉你,你太小看男人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无论你做什么,也不会让我喜欢。你做了有何用?牺牲自己又有何用?白白牺牲,我不会念你的情。”

  金燕平静地道,“你不喜欢我,我早就知道,不是一朝一夕了,你若是喜欢我,早就喜欢了。也不必等到现在。我也没有想用这个方法让你愧疚,更不会让你念我的情,我只是在做一桩我自己决定的事情而已。与你有关,但又无关。”

  “你……”秦钰恼怒地看着她,忽然拿起桌子上的奏折,砸到她的脚边,奏折用了极大的力气,到她脚步已经粉碎成末,他震怒,“大姑姑辛苦抚养你长大,将你当做手心里的宝,就是由得你拿出来作践自己的吗?”。

  金燕看着他,依旧平静,“我没有作践自己,只是在做我自己认为值得的事情。”

  “什么是值得?”秦钰更是大怒,“你知道不知道,荥阳郑氏,我不会准许它留着。也就是说,荥阳郑氏定然会片瓦无存。”

  “那我也愿意!”金燕道。

  秦钰猛地挥手,“你给我滚!”

  金燕看着他,坚决地道,“我心意已决,你知道的,只要我愿意,我娘一定会玉成此事。哪怕你反对,你若是不拿出真凭实据和确凿的理由,若是不将真相告诉我娘,我娘也不会凭信,而是会随我心愿。而荥阳郑氏的阴暗之事,决计不能泄露出去。权衡利弊,你没得选择。”话落,她挺直脊背,转身走了出去。

  秦钰死死地瞪着她的背影,看着她出了御书房的门,看着珠帘哗哗作响,看着她人影离开,一拳砸在了玉案上。

  玉案瞬间被砸碎了一角。

  小泉子在门口守着,吓得心惊肉跳。

  谢芳华看着秦钰,他是真的怒了,比起数日前秦铮回京闯宫,他的怒意丝毫不少于那日。

  她能理解他为何而怒,他的怒不止是因为自己,因为金燕,还因为他心里明白,这是一条万全之策,是一道顺畅铲除荥阳郑氏的路,更因为除了这条路,别的选择都不会尽善尽美,都会有所失,到底所失是多少,干系南秦江山,谁都不敢做准。

  正因为这样,所以无力,所以怒。

  他身为南秦的天子,一朝帝王,九五之尊,可是将宝座真正地抓在手里坐上这个位置,才比坐四皇子太子时更明白其中的无奈艰辛。

  多少帝王兴许就是这样耗尽心血熬枯了华发。

  帝王也不是万事顺遂,万般所想所为皆能如意的。

  御书房内,一时寂寂无声,秦钰大怒后,便是彻底的颓然默然。

  过了许久,他扶着玉案慢慢地坐下,无力地对谢芳华沙哑地说,“我若是喜欢她,就好了,哪怕到现在,我也喜欢不上。”

  谢芳华心中升起一丝苍凉叹惋,秦钰的心里怕是现在真的极其不好受吧!可是喜欢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真的是由不得自己,全凭心。

  她沉默片刻,对他道,“成全一个人,不止用自己成全她的爱,也可以用她的成全而成全这份情。”顿了顿,她道,“全了她的意吧!”

  秦钰闭上眼睛,“就算不为情,她也是我的表妹,我心何忍。”

  “就如她说,值与不值,端看她自己的选择。”谢芳华慢慢地转身,低声道,“我回府去等秦铮的信,先看看他怎么说。”

  秦钰点了点头。

  谢芳华走出了御书房。

  金燕等在御书房外不远处,见她出来,对她灿然一笑,“我第一次见他对我发怒,就为这个,也是值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五章秦钰大怒》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