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赏花宴会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下的帖子一个时辰后便都送到了该送的人手中。

  燕岚收到帖子后欣然应允明日来做客,并且笑成,最喜欢英亲王府里珍藏的美酒。

  金燕收到帖子后有些纳闷,不明白如今有那么多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为何谢芳华竟然有闲心要为迎卢雪莹回府办什么赏花会,毕竟她们今日才在宫里见过,但还是应允明日前往。

  郑叶微、王紫茗、程玉屏、宋芩冉等人接到帖子后,纷纷讶异,自从英亲王府这位小王妃和铮小王爷大婚后,波折重重,一度险些做了皇后,如今刚回府没两日,怎么邀请她们入府赏花?

  李如碧的帖子送到右相府,管家直接交去给了右相夫人。

  右相夫人看罢帖子后,慢慢地放下,对管家道,“你去回话,就说谢过小王妃的好意,碧儿身体不适,不去了。”

  管家刚要应声,李如碧来到了正院,接过话说,“去回话,就说我去。”

  右相夫人抬头看向进屋的李如碧,有些怒意,“你要去做什么?”

  李如碧道,“应约去赏花。”

  “你不是要出家吗?出家人谁还会理会这种凡尘俗事。”右相夫人没好气地道。

  李如碧摇摇头,“娘,您说得对,您辛苦养我这么大,难道就是让我出家去做姑子的吗?哥哥也苦心劝我,我想明白了,不糟蹋自己了,也不出家了。婚事儿听从您的安排。”

  右相夫人一惊,慢慢地站起身,看着她,仔细打量她神色,“你为什么……突然改了想法?”

  李如碧看着她,因为她,右相夫人本来一直保养得极好的样貌已经大不如前,鬓角已经有了几根白发,她抿了抿唇,“是女儿想通了,上天让我出身在右相府,自小金娇玉贵,荣华富贵,我为何非要想不开去求那不该求的?就算我出家,除了爹、您、哥哥,也没有人会怜惜我。”

  右相夫人走近她,握住她的手,有些激动,“你真的想通了?”

  李如碧点点头,“想通了。”

  右相夫人看着她,眼眶有些湿,“我和你爹、你哥哥,费了多大的劲,你昨日响午还坚持要出家,今日怎么就突然想通了?”话落,看着她,提着心问,“你是不是又有了什么想法?”

  李如碧摇摇头,“出家是女儿万念俱灰下的执念,只觉得青灯古佛能让女儿心里平静,可是昨日晚上,抄着抄着经书,女儿忽然就想通了,一念之间的事儿,哥哥也说了,若非我自己想通,没人能左右我。”话落,反握住右相夫人的手,“娘,我想通了,不出家了,难道不好吗?”。

  “自然好。”右相夫人立即点头。

  李如碧露出笑意,低声道,“痴心了多年,一场空付,女儿从今日起,才真正地想明白了。情爱如云烟,来这世上走一遭,不能稀里糊涂地交代了一辈子,总要值得。”

  右相夫人见她真像是想开了,顿时大感欣慰,几欲落泪,握住她的手紧了紧,“你想明白就好,也不枉我和你爹生你一场,男人算什么,你这么好的女儿家,总有喜欢你把你疼在手心里舍不得放下的人。”

  李如碧点了点头。

  右相夫人拉着她心喜地坐下,“看看你这些日子把自己折腾的,都瘦成了什么样子?你爹若是知道你想通了,也一准会高兴,今日娘让厨房多下几个菜,晚上你爹和你哥哥回来,一起吃饭。”

  李如碧又点了点头。

  右相夫人看着一旁的帖子,“这些日子,因你要闹着出家,外面传了许多风言风语,明日你就别去英亲王府了。”顿了顿,又道,“况且秦铮那个不是人的东西,见到你指不定又要扬言打杀的。”

  李如碧摇摇头,“娘,未来在京城,低头不见抬头见,总不能让女儿躲他一辈子。况且女儿想开了,难道他还真对我打杀不成?外面越是传风言风语,女儿明日才越要去英亲王府,风言风语自然不攻自破。”

  右相夫人犹豫了片刻,觉得她说得也有理,点头,“那好吧,娘因为你的事情,也有多日没出府走动了,更有多日不曾去英亲王府了,明日我与你一道去。以前英亲王妃赏花,总会喊我过去。今年一直没办赏花会呢。”

  李如碧笑着点头,“娘陪我去最好了。”

  右相夫人头上的阴云散去,心里也敞亮了,点点李如碧额头,对管家说,“快去回话,就说明日我和小姐一起过府凑热闹。”

  “是!”管家立即去了。

  侍画将给谢伊的帖子送到了谢氏六房,对管家言明,交给夫人。

  管家连忙引着侍画进了府内。

  明夫人正在陪谢氏六房的老太太说话,听闻侍画拿着帖子来了,便知道谢芳华有要事儿,连忙吩咐人快将侍画领进来。

  侍画进了屋,拜见谢氏六房的老太太和明夫人。

  明夫人连忙压低声音问,“是姑娘亲自来的,可是小王妃有要事儿?”

  侍画将帖子递给她,笑着说,“是给伊小姐下的帖子,明日小姐在府中办赏花会,邀请了京中一众小姐,小姐知道伊小姐喜欢热闹,而六房家教严苛,让我特意给您送来过目。”

  明夫人闻言笑了起来,“原来是这事儿。”话落,她接过帖子看了一眼,请字落笔较寻常字有些重,她笑着点头,“我也有多日没去英亲王府走动了,明日正好与伊儿一起过去凑凑热闹。”话落,问六房老太太,“娘,您去吗?”。

  六房老太太摆摆手,“你们俩去吧。”话落,忽然想起什么,又道,“将惜儿也带去吧!这么多年,都是我礼佛误了她。若是不跟着我礼佛,如今也不至于死心眼,越来越钻牛角尖,越发地瘦了。就是这副日日困在深闺佛堂不谙外事的样子,想做皇家的媳妇儿怎么行?还是带她多出府走动走动,见识见识外面的天,尽量地扭转吧。”

  明夫人闻言点点头,“娘也别自责,惜儿自然就是性情喜静的孩子,她和伊儿同是姐妹,却大大的不同。以前我看到伊儿这么活泼跳脱,头疼得不行,生怕她这样不稳重的丫头没人要,如今反而她竟然还是让我省心的那个。正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惜儿以后什么样,让她顺其自然吧。我去问问她,她若是愿意出府,我就带她出去,不愿意的话,勉强了也是破坏赏花会的气氛,她若是和京中一众小姐不合拢,也是不自在,不如不去。”

  “也罢!你做主吧。”六房老太太摆摆手。

  二人正说着,谢伊蹦蹦跳跳地从外面跑进来,十分欢喜,人还没到,声音便传了进来,“娘,我听说芳华姐姐给我下帖子了?是不是?在哪里?在哪里?快给我看看。”

  “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个臭丫头!”明夫人笑骂了一句,见她进来,将帖子递给她,“在这里,你自己看吧。”

  “哎呀,真是帖子,赏花会啊,英亲王府的赏花会我只参加过一次,还是三年前,后来娘嫌弃带我出去闹腾,怕我不稳重丢人,这两年一直拘着我在府中学规矩,都不让我去了。”谢伊拿着帖子左看右看,爱不释手,“芳华姐姐写的字真漂亮,娘,这是芳华姐姐亲自给我下的帖子哦,你不会不让我去吧。她今日上午说有空请我过府去玩,没想到明日就请我去了。真好。”

  明夫人失笑,“让你去,我与你一起去。若是你姐姐同意,也带着她去。”

  “好哦,我去找姐姐,问问她去不去。”谢伊拿着帖子转身,又跑了出去,刚走两步,回过身来,一把拽住侍画,笑着问,“你还有什么事儿找我娘吗?”。

  侍画笑着摇摇头,“回伊小姐,奴婢没事情了,就是来送帖子。”

  “那我送你出府。”谢伊拉住她,向外走去。

  侍画没办法对明夫人行告退礼,只能笑着被她拽出了门外。

  明夫人指着外面,又气又笑,“娘,您瞧瞧,我刚夸完她,她这两年规矩都白学了。”

  六房老太太也是好笑,“她这两年规矩也不白学,在外面去会装模作样就行,规矩说白了都是给人看的,关起门来,谁还严苛地讲究规矩?过分地苛求规矩就没趣了,将来她找了夫家,会讨公婆喜欢,抓住丈夫的心就够了。”话落,又道,“伊儿性情讨喜,有时候性情决定命运,我看她比惜儿将来有福气。”

  明夫人笑着点了点头,“这孩子以前看着她觉得太闹腾,如今看来,的确是不必太担心。知进知退。”话落,她站起身,“娘休息吧,我回去准备明天的穿戴。”

  六房老太太摆摆手,“去吧。”

  明夫人出了六房老太太的房间。

  谢伊挽着侍画胳膊往外走,没人的地方,她悄声地问,“芳华姐姐怎么要办赏花会?她不是喜好热闹的人啊。”

  侍画笑着说,“小王妃从大婚后,波折一直不断,如今她和小王爷和好了,京中尚且安平,左相府的小姐,也就是我们府中大公子的夫人回府了,王妃今年还没办赏花会,趁着这个机会,小王妃便邀姐妹们一起去热闹热闹。”话落,悄声说,“王妃是喜好热闹的人,也是想她开心开心。”

  谢伊孤疑地看着侍画,半响,轻轻哼了一声,“我才不信。”

  侍画一噎。

  谢伊又道,“况且,今日上午我见她,她看起来有十分紧要的事情要处理,我娘交托我事情时也是一副沉重的模样,如今还怎么有闲心?难道事情处理了?不能吧?若是事情好处理,我娘和芳华姐姐也不必心事重重了。”

  侍画一时无言,只能道,“小姐只是让奴婢来送帖子,请了京中一众有身份的小姐。奴婢也不晓得是否事情解决了,还是小姐另有打算。”

  谢伊闻言指指帖子上的字,“你看看,芳华姐姐在这个请字上用这么重的比例,一定是另有乾坤。”话落,摆摆手,“算了,我不难为你了。反正能去英亲王府赏花,能见芳华姐姐,我已经很高兴了。”

  侍画笑着点点头。

  谢伊将她送到门口,才回府向谢惜的院子走去。

  侍画回到英亲王府,对谢芳华禀告了去谢氏六房的情况,自然将谢伊对她的盘问说了。

  谢芳华听罢后笑道,“谢伊聪颖,心思玲珑,六婶母教女有方,若是从她来看谢氏的一众小姐的话,不埋没了谢氏女儿的风骨。”

  “她去问谢惜小姐了,不知明日谢惜小姐是否跟明夫人和伊小姐过府。”侍画又道。

  谢芳华随意地道,“女儿家也不能一味地养在深闺,反而眼界短浅,礼佛礼没了心性,最是不该。诚如谢惜,可惜了。”

  侍画又道,“我刚刚回府后,打听了,送往各府邸的帖子都应允了。右相府回话,明日右相夫人和小姐一起过府来赏花。”

  谢芳华愣了愣,随即道,“应允的可痛快?”

  “据说很痛快。”侍画道。

  谢芳华想了想,笑道,“若是一心出家的人,该不会应下帖子,来参加明日的赏花会,看来李如碧是打消了出家的打算。”

  侍画颔首,“奴婢也是这样想。”

  “你去正院告诉王妃了吗?”。谢芳华又问。

  “奴婢还没去,先来禀告您,再去禀告王妃。”侍画道。

  谢芳华摆摆手。

  侍画出了落梅居,前往正院。

  正院内,英亲王妃正拉着卢雪莹的手说话,刘侧妃也在,反观她这个亲婆婆,到没有英亲王妃这个正房的婆婆嘘寒问暖极其和气可亲。

  卢雪莹这么长时间在左相府已经将养得好了,回来后,身体莹润,气色极好。坐了片刻后,便与王妃提了给秦浩纳妾之事,说她一个人侍候不来爷们,当该给他纳妾,请王妃找人择个日子,一起纳八房侍妾。

  英亲王妃闻言吓了一跳,“孩子,自从你回左相府后,秦浩半丝荤腥再未沾,你的院子里如今一个婢女也无,只有几个小厮。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我观他行止,这些日子真是改进不少,看来他是真的毁了改了。闺阁之事,应该再不会像以前一样对你,他去接你之前,也与我和王爷保证过,且发过誓。如今若是一下子娶八房小妾,未免会影响你们的感情,你可要斟酌三思。”

  卢雪莹笑着道,“我已经想好了,感情好坏,不在乎后院进多少女人,若是别人能拴住他的心,我也乐得做个轻松的正经主子。娘就依了我吧。”

  英亲王妃见她似乎是打定主意,问道,“纳妾之事,你与大公子说了?是你们商定之后的结果?”

  卢雪莹摇头,“他没答应,但是我想请王爷和王妃给我做主,由不得他。”

  英亲王妃闻言顿时笑了,“古来都是男人想要纳妾,到咱们大公子这里如今反过来了。”话落,她看向刘侧妃,征询她的意见,“你觉得如何?”

  刘侧妃联想到自己,多年来也没抓住王爷的心,抓住男人的心跟后院进多少女人还真是没多大关系。她叹了口气,点点头,“王妃姐姐,妾觉得就依了雪莹吧,妾如今只盼着他真的改好,走正道,别在歪拧了。若是他真的改了,后院进多少女人,也无干系。换句话说,若是不改,说句不该说的话,那么雪莹也轻松些,做女人不易。”

  “好吧,既然你也同意,待晚上王爷回来,我与王爷说说。”英亲王妃点头。

  卢雪莹谢过英亲王妃。

  三人话刚落,侍画便进了正院,给王妃、刘侧妃、卢雪莹见礼,之后便将谢芳华明日的打算说了,并且又说知道王妃一定会同意,咱们府也好久没热闹了,今年的夏季的花都快开过了,咱们府的赏花会一次还未办,小王妃便趁着大奶奶回府的日子,做主将帖子发了出去。

  英亲王妃闻言眸光动了动,笑着点头,“咱们府是好久没热闹了,雪莹回来是该热闹热闹,华丫头做得对。”话落,她吩咐春兰,“去准备准备,依照往年的规矩打点。”

  春兰笑着点头,“是,王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七章赏花宴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