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喜欢四年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明夫人看着秦倾,脸色变幻,说不上好看,也说不上难看。

  同样是她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

  秦倾看着明夫人,见她半响不语,他当即单膝跪在她面前,诚恳地说,“我对谢伊是真心爱慕,求夫人成全。”

  明夫人吓了一跳,连忙错开身,“八皇子快起来,我可受不住你的大礼。”

  秦倾摇头,“夫人若是不答应,我就不起。”

  明夫人看着她,一时更是无言,脸色不知如何摆正才是好,在一众夫人的瞩目下,她只能看向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顿时笑了,“这孩子,原来是来逼婚了。”

  秦倾脸爆红,但依旧直挺挺地单膝跪着。

  秦倾低下头,小声说,“我刚对她表露心迹,她便怒了,我心仪她甚久,所以……”

  他说到这,话语顿住,后面的意思不言而喻,来求明夫人了,也是把这件事情当面说出来。

  英亲王妃好笑地道,“小姑娘面皮子薄,你这样公然求娶,估计更会恼了。”话落,她为明夫人解围道,“你先起来,你是皇子,虽然先皇不在了,但还有太妃给你做主,还有皇上和太后,这事情不是能轻易说答应就答应了的。你的心意谢伊和明夫人已经知道了,回头再仔细商量。”

  秦倾闻言没立即起来,而是有些倔强地看着明夫人,表明道,“夫人,我是真心喜欢谢伊,只喜欢她,从没喜欢过别人。既然大伯母已经说了,这就回去禀明太妃,让她前来和您商量。”

  明夫人看着秦倾,有些无奈,想着林太妃是个精明人,她教导出来的秦倾自然不是傻子。这件事儿若是藏着掖着来办,整个谢氏六房反而对他不喜,而如今他公然这样求娶,她还真沉不下这个脸一口回绝。她点点头,“婚姻之事,事关重大,的确不能轻易做决定。”

  秦倾点点头,站起身,对英亲王妃和明夫人行了个告退礼,转身匆匆向府外走去。看来是真要去请林太妃。

  “这孩子,不知该夸他,还是该骂他。”英亲王妃见他走了,又气又笑。

  明夫人叹了口气,没说话。

  一位夫人笑着上前说,“明夫人好福气,我看八皇子是真心喜欢谢伊,实意求娶,才做出这样的事儿来。你家的二姑娘聪明伶俐和八皇子般配。”

  其她几位夫人也你一言我一语笑着应和。

  明夫人看着众人,反驳不得,关于秦倾和谢伊的话语更是不能随意说,只能苦笑。

  众人正说着话,外面一声高喊,“皇上驾到,太后驾到。”

  众人连忙出去迎接。

  迎到半路,秦倾和太后已经来到,太后脱去了繁冗琐碎的宫装太后服,换了一身轻便的装束,从打扮看来,比以前看着年轻了好多岁。

  一群夫人小姐们迎上前参拜见礼。

  秦钰笑着摆摆手,“今日是大伯母做东,朕是陪太后来赏花散心,都不必拘礼,随意就行。”

  众人都起身道谢。

  “哀家好久没出宫了,都快发毛了。”太后笑着对英亲王妃说,“王嫂,哀家今日来不打扰吧?别因为我,扫了大家的兴致。”

  英亲王妃笑着摆手,“哪儿能呢,你和皇上来了大家都高兴。”

  一众夫人连连附和。

  有人说太后年轻了,有人说太后气色好,有人说太后要常出宫散散心芸芸,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一堆的恭维好话奉上来,太后眉开眼笑,连连摆手。

  一番寒暄后,英亲王妃领着众人重新入水榭。

  秦钰走在前面,眸光早已经扫到没见到谢芳华,但也没开口询问。

  太后则笑着问英亲王妃,“怎么不见小王妃?”

  英亲王妃笑着说,“被谢氏六房的二姑娘给拽走了方便了,一会儿估计就回来了。”

  太后闻言问向明夫人,“你家的二姑娘是不是叫谢伊?”

  “正是。”明夫人笑着回话。

  太后转头问向秦钰,“刚刚我们在府门口,碰到急匆匆出府的秦倾,他说已经向谢氏六房的二姑娘提亲了,这便回去请太妃做主,说的是不是这谢伊?”

  秦钰笑着点头,“是,早先他与我提了此事,我说他的婚事儿太妃做主。”顿了顿,又笑道,“没想到他的胆子倒是不小,今日竟然就自己在这里提亲了。”顿了顿,又道,“空手提亲,当面问未来岳母,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明夫人听到秦钰说未来岳母的字样,一时有些脸红尴尬,但她心思却微转间,又隐约明白秦钰这是赞同,在帮秦倾。

  太后大笑,“我们秦家尽是出些痴情种,每个人娶媳妇儿都闹一出石破天惊。”

  秦钰面色微暗,没接话。

  太后话落后,顿时惊醒,后悔不已,但话已出口,收回也来不及了,她只能转了话音,对明夫人说,“八皇子勤奋好学,知书识礼,求取上进,如今还尚且年幼,虽然行事不太沉稳,有些出入,但是假以时日,必能磨练成才。”

  明夫人点点头,“八皇子自然极好,只是这事儿,还是需要多多商喙。”

  “也是。”太后颔首,“婚姻之事是大事儿,不能轻易决定。”话落,她改了话题,对英亲王妃说,“我听说府内十八学士全开了,其中有两株珍品,快带我去看看。”

  “好。”英亲王妃笑着点头。

  众人一起前往水榭赏花处。

  谢芳华和谢伊走到了背静之处后,谢伊自从见到秦倾,对他警告了一句话后,一直绷着脸。

  谢芳华好笑地看着她,“怎么了?”

  谢伊拉着她的衣袖,紧紧地拽着,恼怒地道,“秦倾说喜欢我。”

  “喜欢你就喜欢你,至于将你气成了这副样子?”谢芳华含笑看着她。

  谢伊更是恼怒,“芳华姐姐,你不知道,秦倾他竟然说现在就要去找我娘当面求娶我。”

  “嗯?”谢芳华愣了一下,“今日?现在?在英亲王府?”

  谢伊恼恨地点头。

  谢芳华有些无语,“我见他一没拿礼金,二没太妃陪着,怎么求娶?”

  “谁知道呢!”谢伊没好气,“我听说他带来了一对蛐蛐,被燕亭抢走了。”

  谢芳华好笑。

  “你还笑!”谢伊着急地拽着他,“我刚刚已经警告他了,你说他会不会不胡来?万一他胡来怎么办?芳华姐姐,你快帮我想想办法。”

  谢芳华看着她,她一张小脸又青又白,看来真是极坏了,她想了想,问,“那你喜欢不喜欢秦倾?”

  “不喜欢!”谢伊立即说。

  谢芳华看着她,“你是因为你姐姐谢惜而不喜欢他?还是因为你自己本身就不喜欢他?”

  谢伊咬了咬唇瓣,道,“我不喜欢她。”

  “当真?”谢芳华看着她,“其实,秦倾还是不错的,如今他是年纪差些,行事上也有些差池。但是磨练几年,在这南秦京城一众年轻公子里,才华品貌能力定然是排得上号的,而且又是皇子,先皇的一众皇子里,只他左右周全,与秦钰和秦铮等众人都交好,如今就受秦钰器重。将来更不必说了。他能当面找你表露心迹,又当面找六婶母求娶的打算,看来是真心喜欢你。”

  谢伊不说话。

  谢芳华又道,“你若是也喜欢他,不必为了你姐姐而不接受他。毕竟情意之事,关乎一生。若细究起来,秦倾一直并没有与你姐姐真正有过瓜葛,你们若是两情相悦,你姐姐也怨不得你,谁也不能说你什么。”

  谢芳华摇摇头,小声说,“芳华姐姐,我不是为了我姐姐,是我真不喜欢他。”

  谢芳华闻言便打住话,看着她的神色,心思一动,忽然压低声音问,“你是有喜欢的人了?”

  谢芳华本来青白的脸有了些红色,不敢看谢芳华。

  谢芳华看着她,笑着问,“那你喜欢谁?”

  谢伊摇摇头。

  “是没有还是不能说?”谢芳华看着她。

  谢伊依旧不说话。

  谢芳华好笑地看着她拽着她衣袖的手越来越紧,她无奈地说,“我的袖子快被你拽破了。”

  谢伊立即松了两根手指,头都快垂到地下了。

  谢芳华刚要再说话,侍画匆匆走过来,小声喊了一声,“小姐。”

  谢芳华转头看向侍画,问道,“什么事儿?”

  侍画看了一眼谢伊,低声说,“您和谢伊小姐刚离开后,八皇子已经对明夫人当面求娶了谢伊小姐,奴婢想着,应该来告诉您二人一声。”

  谢伊猛地抬起头,面色大变,看着侍画,“你说什么?”

  侍画又重复了一遍。

  谢伊大怒,“秦倾这个讨厌鬼,我明明就没答应他。”话落,她松开谢芳华衣袖,一把拽住侍画的胳膊,急迫地问,“快告诉我,我娘说什么?她答应了吗?”。

  侍画摇摇头,“明夫人没答应。”

  谢伊松了一口气。

  侍画又道,“不过夫人也没反对。”

  谢伊面色一变。

  侍画连忙将经过简略地说了一遍,最后说到,王妃从中解围,八皇子回府去请太妃了。

  谢伊闻言松开侍画,又拽住谢芳华的衣袖,白着脸说,“芳华姐姐,我真不喜欢秦倾,我不要嫁给她。”

  谢芳华想着秦倾一腔心思怕是只能空付了,不过姻缘之事喜欢之事不能强求,也强求不来。她道,“秦倾去请林太妃,林太妃虽然为了当初他和谢惜不成之事,不太好意思再来提你,但是他疼八皇子,怕是也会拉下脸面来提。若是你喜欢,六婶母怕是不会反对,六婶祖母应该也会同意。若是你不喜欢,就要提早拒了。”

  谢伊立即道,“我不喜欢他,但是这由得我吗?万一我娘和我祖母答应了怎么办?”

  “六婶母明智,六婶祖母也不糊涂,你若是不同意,应该不会强求你。”谢芳华道。

  “可是秦倾实在是讨厌,我都明白告诉她我不喜欢他了,可是他竟然还厚着脸皮找我娘。而且在今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今怕是都传出去了。”谢伊说着,恨得跺脚,“我怎么办才能转圜余地?”

  谢芳华看着她,从来不曾见过谢伊这个样子,她低声问,“你告诉我,你到底喜欢的人是谁?我兴许能帮你。你若是不说,万一事情变得更不可收拾,就晚了。”

  谢伊咬唇,挣扎片刻,小声说,“芳华姐姐,我喜欢……”

  谢芳华等着她往下说。

  谢伊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说,“我喜欢皇上。”

  谢芳华一愣,有些不敢置信。

  谢伊的脸通红,说完话后,看了谢芳华一眼,又垂下头,肯定地说,“我就是喜欢皇上。”

  “秦钰?”谢芳华怎么也没想到谢伊喜欢的人是秦钰。

  谢伊点头,“是他。”

  “你……怎么会喜欢秦钰?”谢芳华看着谢伊,一直以来不曾听说谢伊和秦钰有过接触。

  谢伊红着脸说,“四年前,上元节,在法佛寺后山,我娘去上香,我贪玩,跑去了后山上,不小心被蛇咬了,恰巧遇到他,救了我,将我背了回去。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四皇子秦钰,从此后,就不知不觉地总想起他。”顿了顿,小声说,“以前我不知情爱,直到上个月,他要娶你,我才觉得难受,不想他娶你,芳华姐姐,我想这就是喜欢吧?是不是?”

  谢芳华一时无言,片刻后,点了点头,对她问,“四年前你没见过他?”

  谢伊摇摇头,“我娘嫌弃我太贪玩闹腾,以前我还小,从来不带我进宫,而他是四皇子,我自然见不到了。哪里知道他是四皇子。”

  谢芳华叹了口气,“你若是喜欢别人还好,可是你喜欢秦钰,这怕是更难办了。”

  谢伊拽住她衣袖,小声说,“芳华姐姐,我知道皇上喜欢你,若是你真嫁给她,我虽然心里不舒服难受,但也会烂在肚子里,永远不说。可是如今你和姐夫和好了,而秦倾又要求娶我,我实在是……只能求你了。”

  谢芳华抿了抿唇,“你知道金燕自小喜欢秦钰,喜欢了多年,秦钰一直不喜欢她。”顿了顿,又压低声音道,“我和你娘最近做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一些。金燕为了他,要嫁去荥阳,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不喜欢她。”

  谢伊咬唇。

  谢芳华又道,“喜欢秦钰,是一条极难的路,也算是一面南墙,你一旦去撞,没有头破血流,怕是难以回头。”顿了顿,她握住谢伊的手,“他是喜欢我,我也希望他放下,去重新找一个中意的女子,但我怎么忍心那个女子是你?更何况,又是如今南秦江山内忧外患之际,他哪有心思来谈婚事儿,尤其秦倾还喜欢你,他和秦倾关系一直不错,虽不是一母所生,虽然历来皇室皇子没多少亲情,但他们不同。”

  谢伊看着谢芳华,小声说,“芳华姐姐,我喜欢了他四年呢,若是这么算了,我不甘心。”顿了顿,她道,“我本来想慢慢地说动我娘等着选秀,可是如今秦倾要求娶我,我没办法了。”

  谢芳华看着她水汪汪的眼睛,这是一面通向心灵之湖,谢伊性格活泼,品性端方,聪明坚韧,且心性善良,若是秦钰有她,以后清冷的皇宫应该不会孤寂。可是秦钰会喜欢她吗?会应允吗?她暗暗叹了口气,看着她,“你想试试?”

  谢伊重重地点头,“嗯。”

  谢芳华寻思对策。

  谢伊又补充道,“芳华姐姐,我不止想试试,我不想放弃,哪怕孤独终老。”

  谢芳华闻言所有的想法立时打住,看着她有些坚毅的表情,也能感受到她的感情。她沉默片刻,开口道,“那好,这样,你现在就找皇上,赶在林太妃没来之前,你也学一回秦倾,当面去向皇上求亲。”

  谢伊睁大眼睛。

  谢芳华看着她,“喜欢一个人,是要有勇气的。若是你没有勇气,就干脆放弃,毕竟你若是真喜欢秦钰,非他不想嫁给别人的话,那么,以后你在他身上会遇到无数挫折。但是任何一种挫折,都及不上今日你去当面求亲的难度。”

  谢伊呆了片刻,喃喃地道,“古来哪有女子当面提亲的?而且还是向皇上?这……这跟自荐枕席有什么区别?我……我做不出来啊。”

  谢芳华好笑地看着她,“你说得对,所以说,这是开天辟地鲜有之事,不管秦钰应不应允,你的名字都会在后世的传记上被提到,算是帝王的风流艳事儿。实在大胆,他若是不娶你,你因此也会芳名远播,以后就真嫁不出去了。”顿了顿,她叹了口气,“就今日之事,我也只能想到这一种办法,既然已经乱了,那么不如就更乱一些,兴许能有一成的功率。否则对于秦钰,连金燕都放弃了,你若是没有比城墙还厚的脸皮,豁得出去名声,死皮赖脸的劲儿,大胆石破天惊的去求,怕是这一辈子你一直偷偷摸摸的喜欢多少年,都无用,只能固执地孤独终老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一章喜欢四年》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