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和乐融融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氏的女儿金尊玉贵,若是可以,谢芳华不想谢伊如此以惊世骇俗之举去博得秦钰。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谢氏的女儿虽然金贵,但是若是能用声名换到喜欢了四年的心仪之人眷顾,也是值得的吧!

  值与不值,端看自己的心了。

  诚如金燕。

  诚如谢伊。

  飞蛾扑火。

  她们自己认为值,那就是值了。

  谢芳华暗暗想着秦钰真是一个祸害,比起秦铮,她想到李如碧和受了不少苦如今才苦尽甘来的卢雪莹……这二人在招桃花的功夫上真是不遑多让。

  谢伊听罢谢芳华的话后,半响没说话。

  只要她愿意,摆在她面前的就是一条一帆风顺的锦绣路,嫁给秦倾,或者另选门楣。

  但是她若是选择秦钰,可以预知,怕是处处荆棘,步步艰难,秦钰接受了还好,不接受的话,她将会把这些年金燕身上所成受的那些诟病和流言蜚语承接到她的身上,以后千载后世,只要提起秦钰,便会提到她的名字。

  过了许久,谢伊忽然抬起头,鼓起勇气,“芳华姐姐,我去做。”

  谢芳华看着她,对于她做这个决定不出所料,女人一旦陷入爱情里,就有了飞蛾扑火的决心。但她还是问,“这个办法不是什么好办法,你可想好了,关乎你的一生。”

  谢伊点头,坚定地道,“芳华姐姐,我觉得没那么严重,我就去见皇上,他不喜欢我,至少也知道我喜欢他了。就算今天我做了惊天动地惊世骇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儿,被外面人的吐沫星子淹死,又能如何?我就豁出去了。人活一世,总要任性一回两回是不是?”

  谢芳华慢慢地点了点头。

  “若是今日的事情发生后,不管后果如何,我都悉数承受就是了。再多的吐沫星子也不一定淹得死我。流言蜚语又伤不了我的骨头和肉,千载后世的传记若是提到皇上就能提到我,我当高兴才是,巴不得的呢,也不枉我喜欢一回。”谢伊说着,眼睛里、脸上都现出明亮的光,“就算他最后不接受我,那有如何?只要谢氏不觉得我丢脸,将我驱逐出门庭,我还是谢伊。”

  谢芳华失笑,“若说丢脸,这也算不上什么丢脸的事儿!你求的不是别人,是这南秦最尊贵的皇上,九五之尊。天下多少女人想飞上枝头变凤凰,都没有那个勇气。你有勇气,若是真有大智的后记史官当赞扬你。”

  “真的?”谢伊眼睛更明亮了些。

  谢芳华点头,“若我是史官,我就赞扬你。”

  谢伊顿时笑了,挽住她手臂,撒娇道,“芳华姐姐,若是你,面临今日这样的事儿,你是不是也会做这样的决定?否则你也不会替我想出这样的办法了。”

  谢芳华失笑,想了想道,“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你既然喜欢他四年,我觉得成与不成,让他记住你喜欢他,也不枉费喜欢一场。”话落,她狡黠地对她眨眨眼睛,“换句话说,就算他记不住,天下人都会替他记住,就算他想忘记今日这一幕,别人也会替他记着。天下百姓,熙熙攘攘,茶楼酒肆,快板评书,都有你谢伊一笔。”

  谢伊忽然大乐,“那就这样做。”

  谢芳华点点头,随即又叹了口气,“金燕一直默默喜欢秦钰,多少年来,秦钰也知道,但都不成。”话落,她握住她的手,“伊妹妹,所谓有放有收,你能放手大胆不拘礼数的去做,但是也一定要能收得回来。没有路,踏着荆棘也要走出一条路来,但也记着不要把自己折腾得遍体鳞伤,血本无归,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谢伊重重地点头,“芳华姐姐,你放心吧,我以前想着只要等着选秀就好,毕竟他站得离我太高太远了。可是如今不同,他就在这英亲王府,如今又正是个机会,我发现一下子就距离他近了。我会把我好自己的分寸的。”

  谢芳华笑着点点头。

  谢伊一把拽住谢芳华,连忙往水榭走,“芳华姐姐,走,咱们这就去找皇上。”话落,走了几步,又放开手,“不行,我不能将你托下水。这样,我自己先跑去,你慢慢地走回去吧。”话落,她提起裙摆,撒腿就往水榭跑。

  谢芳华看着谢伊轻盈的身影转眼就跑没了影,她又是好笑,又是感慨。

  这样年轻而有朝气聪明又活泼的谢伊,不知道宫墙能不能给她一番天地。

  但是无论如何,她都觉得,谢伊不会是金燕,至少,骨子里她是乐观向上的,应该不会为了求而不得而走入绝境。

  不过谢氏六房的六婶母和六婶祖母那里能不能承受这样的惊世骇俗就难说了。明夫人应该是不想谢伊嫁入皇宫的。当初据说六房的老太太和林太妃商议秦倾和谢惜的婚事儿时,明夫人就不太赞同女儿嫁入皇室。

  谢芳华慢慢地一步一步地往回走,她不知道当谢伊去了秦钰面前,当面对他说喜欢,秦钰会如何表情?她也不知道英亲王妃和明夫人会如何表情?更不知道一众的夫人小姐们会如何表情?尤其是金燕,会是什么感受。

  若是前世的她,也一定会如谢伊一般,鼓起勇气去飞蛾扑火。

  今世,她所有的力气似乎都在前世用尽了,不过幸好还有秦铮,他用了两倍甚至更多倍的力气来缔结姻缘。

  她正走着,忽然一个人影从斜后方向她劈来一掌。

  谢芳华一惊,瞬间移步错位,一掌还了回去。

  她一掌打出后,只听有人“哎呦”了一声,刚站稳的身影蹬蹬瞪地倒退了数步。

  谢芳华听到熟悉的声音,抬眼看去,见是燕亭,他一手拿着一个笼子,一手捂住拿着笼子的那只胳膊,一脸惊险地看着她,她没好气地问,“你偷袭我干什么?”

  燕亭看着她,“你不是伤势还没好吗?”。

  谢芳华瞪了他一眼,“我伤势没好你就能偷袭我了?”

  燕亭一噎,“我就是试试你,哪里真偷袭你。”

  谢芳华看着他,“我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幸好用了七分气劲,否则你这只胳膊就废了。”

  燕亭“唔”了一声,看着手里的笼子,长舒一口气,“幸好这两只蛐蛐没大碍,否则秦倾估计会吃了我。”

  谢芳华早看到了他手里的笼子,对他问,“你抢人家蛐蛐做什么?”

  燕亭眨眨眼睛,“逗逗他。”

  谢芳华无语,“你早就来了英亲王府,去了哪里?”

  燕亭向落梅居看了一眼,理直气壮地说,“去你的落梅居找品竹了。”

  谢芳华好笑,“见着她了?”

  燕亭“嗯”了一声,点头说,“她不买我的账。”话落,他问,“皇上来了?”

  谢芳华点头。

  “秦倾呢?还在不在?我将蛐蛐还给他。”燕亭道。

  谢芳华摇头,“回府去请林太妃了。”

  燕亭眨眨眼睛,“有多大一会儿了?”

  “有一会儿了。”谢芳华看了一眼天色。

  “我刚刚不在这一会儿,发生了什么事儿吗?”。燕亭又问。

  谢芳华简略地将秦倾当面向明夫人求娶谢伊的事情对他说了一遍。

  燕亭立即道,“姐姐喜欢秦倾,而秦倾求娶妹妹,林太妃和谢氏六房老太太早先还牵线没戏,如今又凑一块了,只不过汤里换了菜。”话落,燕亭大笑,“那有好戏看了,走,我们快过去看戏。”

  谢芳华想着不止这一出好戏,还有别的好戏连台呢,不过她才不会告诉燕亭。

  燕亭提着笼子大步往前走,走了几步,见谢芳华慢悠悠地挪步,他催促,“你怎么走得这样慢?磨蹭什么?还不快点儿走。”

  “你快走就是了,管我做什么?”谢芳华扫了他一眼。

  燕亭翻了个白眼,“你不喜欢凑热闹吗?”。

  谢芳华摇头,“不喜欢。”

  燕亭切了一声,自己径直转身,大踏步走了。

  谢芳华想着燕亭真是变了,不知道她去落梅居见了品竹如何。

  早先谢伊拉谢芳华出来时,二人本就没走多远,如今即便谢芳华放慢脚步,依旧不足半盏茶便来到了水榭。

  水榭内,这时,该来的人已经全来了。右相夫人和李如碧,秦倾和林太妃。

  谢芳华讶异,没想到秦倾这么快就将林太妃请来了。

  她目光扫了一圈,见谢伊规规矩矩地坐在了明夫人身边,秦钰则是与秦浩、李沐清、程铭、宋方等人坐在一处喝茶,燕亭站在秦倾面前,将装着蛐蛐的笼子还给了他,又说笑了一句什么,秦倾的脸立即红了。

  林太妃满面笑容,面上看不出什么来,果然是在皇宫里待了近一辈子的女人。

  英亲王妃与皇后和一众夫人们坐在一处,围着一盆花说说笑笑。

  卢雪莹和燕岚、金燕等人坐在一处吃点心聊天,偶尔说出几句笑话。李如碧除了瘦了些外,一如往日,言笑举止大家闺秀的做派。

  水榭内,风和日丽,繁花似锦,和乐融融,气氛十分的轻松热闹。

  显然,什么也没有发生。

  谢芳华来到,便被燕岚眼尖地看到,喊了一声,“芳华快过来打牌,正好缺你一个。”

  谢芳华看向燕岚,挑了挑眉,笑着走进水榭,来到一众小姐的面前,“今日不是赏花的日子吗?怎么打上牌了?”话落,看向李如碧,笑着说,“李小姐瘦了,确是漂亮了。”

  “你也一样。”李如碧也笑着回话。

  燕岚看了李如碧一眼,对谢芳华说,“一边赏花一边玩嘛,快来坐下。”

  “这么多人,还差玩牌的?”谢芳华扫了一圈,笑着问。

  “两个人一把牌,郑叶微、王紫茗一起,程玉屏、宋芩冉一起,我和李如碧一起,你和燕岚一起。八个人玩八手牌,对着打。这不正好缺你吗?”。

  “不是还有大搜吗?”。谢芳华看向卢雪莹。

  “她说不玩,伺候我们茶水。”燕岚道,“谢伊被她娘叫去说亲了,没法玩,只能你上了。”

  谢芳华眉梢动了动,笑着问,“林太妃和秦倾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到。”燕岚道。

  谢芳华想着谢伊跑回来时,怕是已经晚了,林太妃和秦倾估计已经来了。她伸手一推卢雪莹,让她坐在金燕身边,对她们说,“我还没去给太后和皇上见礼,大嫂先替我玩着。”

  卢雪莹闻言笑着点头,“也好,那你快回来。”

  谢芳华颔首。

  燕岚没意见,一众小姐们玩了起来。

  谢芳华来到英亲王妃等人待的地方,对太后和林太妃见礼。

  太后笑着拉住她的手,“小王妃快免礼。”

  林太妃也笑着摆手,“多日不见小王妃,今日看来气色极好。”

  谢芳华直起身,笑着说,“太后今日看起来年轻许多,林太妃也比在宫里时年轻了呢。”

  太后笑起来,“是皇上说让我穿得轻便些,出宫来玩,就不要穿得太繁琐了。没想到我从踏入这府门后,得了不少夸。”

  林太妃也笑起来,“我可是地地道道的老太太了,再年轻也是岁月饶人,小王妃会说话哄人开心。”

  谢芳华刚要再说话,那边燕亭已经去了秦钰身边,喊她,“芳华,过来。”

  谢芳华偏头看去,燕亭对她招手,秦钰、李沐清等人看来。

  “这个小子,刚刚把蛐蛐还给了秦倾,如今不知道又要闹腾什么。”英亲王妃笑着道。

  太后知道秦钰出宫应该不止是为了陪她散心,便笑着摆摆手,“快过去吧。”

  谢芳华点头,走了过去。

  她自然不给秦钰见礼,来到开口问燕亭,“你又闹腾什么?”

  燕亭瞪了她一眼,“你这是什么话?我哪里闹腾了?”

  “你该喊小王妃。”秦钰开口。

  燕亭立即问他,“你怎么不喊?”

  秦钰瞥了他一眼,理所当然地道,“我是皇上。”

  燕亭一噎,眼皮翻了翻,“这不是理由。”话落,对谢芳华说,“你落梅居藏着不少好酒,给我们搬几坛来呗!”

  谢芳华好笑,“原来你喊我来是为了这个?”

  “你当是为了哪个?”燕亭看着她。

  谢芳华想了想道,“这王府不给你们准备酒吗?非要喝我落梅居的酒?”

  “落梅居的酒好喝。”燕亭道。

  谢芳华看着他们桌子上放了几样东西,挑眉,“这是在设赌局?”

  燕亭点头,“输的人喝酒。”

  “这样喝酒岂不是糟蹋好酒?”谢芳华断然地道,“落梅居的酒可是要品的,这样喝不给喝。”话落,转身又走回英亲王妃、太后等人所坐的地方。

  燕亭干瞪眼,喂了一声,谢芳华头也没回,他转头看向秦钰。

  秦钰失笑。

  李沐清也好笑。

  燕亭只能摆手,对喜顺说,“喜顺叔,就拿王府的酒吧,挑好的。”

  喜顺应了一声,连忙下去了。想着太子做了皇上,来这英亲王府和燕小侯爷等人待在一起时,还是一样和气如从前,天子难得不高高在上。

  谢芳华走回来,坐在了英亲王妃身边,笑着说,“他们要拿我落梅居珍藏的酒做赌注,糟蹋好酒,我没给。”

  英亲王妃好笑,“做得对,就不给。铮儿好不容易藏了几坛好酒,燕亭这小子总是惦记着给他喝光。”

  “燕亭好酒,是出名的。不过酒量到不大,喝一回醉一回。”林太妃也笑道。

  “这帮孩子如今聚在一处,又让我恍惚觉得先皇还在一样,一切还如从前。”太后感慨。

  林太妃宽慰她,“先皇去享福了,你就别总惦念他伤了自己的身子。”

  “我知道。”太后点头。

  “刚刚我们说到哪儿了?这一打岔,我就忘了,如今记性真是越来越差了,快成老糊涂了。”林太妃问向明夫人。

  明夫人看了一旁的谢伊一眼,见她从回来后,便一直低垂着头,除了给林太妃见了个礼外,再没多余的话,不知是害羞了,还是怎地。她笑着说,“芳华这以来,我也给忘了说到哪儿了。”

  太后这时笑着说,“我记得,刚刚说到八皇子心仪六房的伊姑娘,太妃说若是明夫人也觉得这桩婚事儿过得去,便趁着今日说说,哀家和王嫂也跟着做个说项。总归这是一桩好事儿。”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二章和乐融融》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