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一直等着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伊还是一个少女,阳光照在她身上,打着光晕,她就如光的水影,清澈无暇。

  这一刻,京城里住了多年的人们似乎才发现,谢氏六房里一直被明夫人挂在嘴边的性气鬼长大了∩为了一个少女,站在这里,亭亭玉立,一众秀们也盖不的光华。

  尤其是这一刻的光华。

  有的人甚至暗暗想着,谢氏忠勇侯府的芳华秀名满天下。今日后,谢氏谢伊秀的名字也会传遍天下。

  无人笑话,更无人言声,四周静如无人。

  秦倾在谢伊说出喜欢秦钰时,身子晃了晃,险些栽倒,一旁有人及时地扶住了他。

  林太妃看着秦钰和他对面的谢伊,又看了看秦倾,暗暗地叹了口气。

  太后一直是打着帮林太妃和秦倾说项的心思,如今没想到谢伊却喜欢自家儿子,她着实惊了个够呛,吃惊的不是因为谢伊喜欢秦钰,喜欢秦钰的闺阁女子不少,但是敢今日这样跑去秦钰面前说出来的却没有。

  这一番举动,可比喜欢了秦钰多年却在秦钰面前屡屡怯阵不敢言语的金燕要大胆。

  可谓是惊世骇俗,石破天惊了。

  明夫人也惊了个够呛,她怎么也没想到谢伊喜欢秦钰,而且真大胆地这样说出来。她一时不知该夸自家的女儿,还是该站出去训斥她竟然敢对皇上不敬。

  她隐约地记着有那么一码事儿,四年前,的确是秦钰送回了谢伊,那时候她还郑重地谢了四皇子,谁想到却因此埋下来了自家女儿喜欢的种子?她因为从来没有生起与皇室结亲的心思,谢伊也从来没有表露过,所以,她自然从来就没想过。

  英亲王妃也愣住了,没想到这谢伊的胆子这么大,但心底下赞赏却比惊异多,想着小姑娘勇气可嘉,不是谁都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皇上说喜欢的。金燕喜欢皇上虽然这些年闹得众所周知,怕是也做不得这样。

  大长公主偏头去看自家的女儿。

  金燕脸色平静,静静地看着男客械,席的方向,目光似乎落在秦钰的身上,又似乎落在谢伊的身上。极其的平静,像是一个看客,不知道在想什么。

  燕岚则是目瞪口呆。

  李如碧也如金燕一样,看着男客席的方向,目光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面上看不出来。

  卢雪莹、郑叶微、王紫茗、程玉屏、宋芩冉等人与大多数夫人一样,惊讶于谢伊胆子够大。

  今日是英亲王府办的赏花会,几乎齐集了南秦京城整个贵裔圈子。

  今日皇上、太后、英亲王妃、林太妃、大长公主、左右相夫人等一众夫人秀们都在。

  这样的日子口,这样众多人,把自己换做谢伊,都觉得做不到。

  过了片刻,秦钰忽然开口,对谢伊询问,“你告诉了朕,朕知道了,那么接下来,你打算作何?”

  谢伊一愣,没想到秦钰这样说,一时怔住。

  秦钰看着她,等着她回话。

  不过片刻,谢伊便大声且认真地道,“你现在不喜欢我,也不要紧,以后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好了,不做何,就等着你想娶我的时候娶我,想纳了我也行。”

  “等着我?”秦钰眯了眯眼睛。

  谢伊认真地点头,“我先排队,让你先记住我,有朝一日,你娶后纳妃,或者雁,我先报名,算上一份。”

  秦钰忽然笑了一声,“若是朕这一辈子都不娶后纳妃了呢?”

  太后面色大变,险些站起来。

  众人也都齐齐心惊。

  谢伊立即灿烂地笑了,“那正好,你若是不喜欢我,我早已经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你不娶后立妃,我也不必难受了,你在那里就好。”

  秦钰又笑了一声,“若是朕洋立妃,一定要选不喜欢朕的女子,你待如何?”

  谢伊想了想道,“我已经喜欢你四年了,不可能不喜欢你,但你若是一定要选不喜欢你的女子,你是皇上,我哪里能将你如何?我依旧孤独终老呗。”

  秦钰看着她,不再说话。

  谢伊任他看着,也同时看着他,似乎说出来这件事儿后,她十分轻松地站在那里,对于结果如何也不那么在意了。

  秦钰看了她片刻,笑着摆摆手,“你还是一个孩子,切莫说孩子话。秦倾喜欢你,你便嫁给他吧{是朕的弟弟,朕自然不会亏待他,待几年后,他磨练出来,也有不输任何人的风采。你如今看着朕好,几年后,皇位磨没了朕的性情,怕是还不如他。”

  谢伊曳,肯定且坚决地道,“我说不喜欢秦倾,就是不喜欢秦倾,我不说假话。”

  秦钰闻言道,“既然你不喜欢,那就算了。”话落,对谢伊道,“若是你同意,朕便认你做妹妹。封你为公主,将来再帮你鸦门你中意的婚事儿。”

  众人闻言齐齐暗暗欷歔,想着皇上如此仁厚。

  谢伊依旧曳,“我才不要做妹妹,我哥哥多个是,即便你是皇上,我也不想认你做哥哥。”

  秦钰蹙眉,“既然如此,那就罢了』过你要知道,朕不喜欢你,不会娶你的。当年救你,也是举手之劳。”顿了顿,他又道,“当时因为知道你也是谢氏的女儿,谢氏六房与忠勇侯府向来亲厚,你是芳华的妹妹,我才出手救的。”

  众人闻言这才想起昔日与秦钰有诸多瓜葛,险些做了皇后的谢芳华还在这里,一时都将目光看向她。

  谢芳华暗叹,揉揉眉心,只觉得头疼。

  秦钰身为皇上,曾经的事儿天下都知道,倒也不需要再遮遮掩掩,可是他这样说,也就是明摆着拉她下水。

  他故意的!

  谢伊却道,“我知道你喜欢芳华姐姐,不管当初你因为什么原因救我,但我确确实实喜欢你了,不是作假。”顿了顿,又道,“皇上不喜欢我,也不必苦恼,我虽然早先打定了主意,想缠着你,磨着你,练就比城墙还厚的脸皮来着,可是如今我改主意了。我就等着你,待白发苍苍,我还不能如愿的话,大不了白活了一世,有朝一日,黄泉路,奈何桥上,我喝了孟婆汤,忘了你,来世再不为你所苦就是了。人生一世,左右不过一辈子,短得很。”

  秦钰无言片刻,失笑,“你倒是看得开。”

  谢伊点头,神色认真,“我就是这样想的。”

  秦钰对她摆摆手,“有些人今天喜欢,明天就不喜欢了,有些人前一刻想着这样,后一刻就想着那样了。刚刚你还想缠着我如何,转眼便改主意了。这都是孝子的事儿。”话落,他道,“你去吧,朕权当你什么都没说过。”

  谢伊恼怒,“你怎么能权当我什么都没说过?难道你喜欢我缠着你磨着你没脸没皮?”

  秦钰揉揉眉心,“自然不是。”

  “那就记住我喜欢你。谢伊喜欢你。你不喜欢我没关系,不能当做我什么都没说。”谢伊大声地说完一句话,对秦钰恭敬地一礼,不等他再言语,转身向明夫人走去。

  秦钰看着她的背影,似乎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无言以对。

  燕亭忽然哈哈大笑,一拍桌子,“我喜欢谢伊。”

  秦钰偏头看他。

  众人也都向她看来。

  燕亭忽然凑近秦钰,“你若是不喜欢她,我可就喜欢了啊。”

  “随意。”秦钰收回视线,端起茶盏,喝了一口,神色淡淡。

  燕亭喊了一声,“谢伊!”

  谢伊脚步顿住,回头看向燕亭。

  燕亭看着她笑道,“嫁给本侯爷吧,怎样?兴许我能让你改了主意,喜欢上我。”

  谢伊闻言认真地看了燕亭一眼,曳,一字一句,一本正经地道,“燕蓄爷,对不起,我只喜欢皇上。若是这一辈子,要嫁人,就嫁给他,要不然,就孤独终老。”

  “我还没说孤独终老,你个小姑娘,比我们忻几岁呢,说什么孤独终老?太早了。怪不得别人拿你当儿戏。”燕亭看着她,意有所指地道。

  谢伊认真地道,“我再过几个月,就及笄了呢,是孝子吗?”

  燕亭点点头,“看着像孩子。”

  谢伊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然后又抬头,认真地道,“燕蓄爷,我不是孝子,我是谢伊,谢氏六房的女儿谢伊。兴许现在所有人都觉得我是孩子气地说了孩子话做了孩子才做的任**儿,但是,有朝一日,五年,十年,或者二十年后,天下人就会知道,谢氏有一个女儿,叫做谢伊,喜欢一个人,一直等着他,就算他洋立妃时不妖,孤独终老,老死在府内,也是心甘情愿的。今日言,永远做数。”

  话语掷地有声。

  燕亭一噎,顿时对谢伊刮目相看。

  秦钰又抬眼看了谢伊一眼,见她说完一句话后,转身走了,背影挺得笔直。

  有那么一瞬,她是像谢芳华的。

  不过,所有人都清楚,她不是谢芳华,忠勇侯府的秀,一直不会这样任性行事,即便喜欢一个人,喜欢铮絮爷,依照她清冷的性情,也不会如此恣意任性说这样的话。

  这一刻的谢伊,反而像秦铮,年少轻狂,肆意任性。

  明夫人本来纠葛着这一团乱麻,现在听到谢伊这些话,顿时心惊又心凉,她可不想自己的女儿真的孤独终老一辈子,但是当娘的对自己的女儿的性情了解来说,怕是这个结就此就系死了,解不开了。

  明夫人看着走来的谢伊,顿时忧心忡忡。

  一众夫人秀们无一人言声,都各有所思所想,不得不说,这一番话,极具冲击力。

  英亲王妃在静寂中忽然叫了一声“好”。

  她话落,太后看了秦钰一眼,想了想,也附和地叫了一声“好”。

  二人一开口,便是对谢伊的认可,一众夫人秀们的心思又齐齐地转了几道弯。

  燕岚腾地站了起来,满眼赞扬,大声道,“好。”

  金燕随后也喊了一声“好”。

  金燕喊声落,一众人刷刷地都向她看来,视线一下子聚焦在了她的身上。

  金燕笑了笑,招呼燕岚等人,“继续啊,该谁出牌了?”

  “该我了!”李如碧收回视线,一边看牌,一边说。

  众人这都才想起,除了喜欢秦钰多年的金燕郡主在,还有先皇曾经赐婚又塞了婚约的右相府秀李如碧也在。

  很多夫人们发现,这一代南秦京城的风月事儿比如今翻涌不定的时局还要刺激人的神经。

  谢伊来到明夫人身边,低声说,“娘,我们回府了。”

  明夫人勉强站起身子,还算镇定地点了点头,转身对太后、林太妃、英亲王妃告辞。

  这样闹了一出,谢伊自然不好再在英亲王府待着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都是众人始料不及的,林太妃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太后看着谢伊,临近仔细端详,忠勇侯府虽然满院海棠,但谢芳华更像寒梅,而谢伊反而像海棠,娇艳明媚。她忽然想着,若说谢伊做她儿媳妇儿也不错,这样的场面,能临危镇定不乱地说出这些话,丝毫不胆怯怯阵来说,便当得起。

  她拉过谢伊的手,温和慈爱地笑笑,从手腕褪下一只玉灼,给她套在了上面,嘱咐道,“哀家一直在宫里,无人陪着憋闷不已,明夫人若说有空,就待二秀多入宫。”

  这算是变相的认可了。

  同样地做娘的,自然希望自己的儿女好,明夫人笑着点点头,“多谢太后,有空我便带着伊儿去打扰。”

  “谢太后。”谢伊也没推辞,露出笑脸,灿然清脆地道了一声谢。

  英亲王妃从头上拔下一根玉步摇,插在谢伊的鬓发上,对她温暖地笑,“真是一个好孩子,以后多过来陪华丫头玩。”

  “谢王妃,我以后一定炒,一旦想芳华姐姐了,就过来。”谢伊转头对谢芳华挤挤眼睛。

  谢芳华失笑。

  明夫人与一众夫人们寒暄告辞,带着谢伊出了英亲王府。

  二人走后,林太妃看了一眼秦倾,见他低着头,像是失了魂魄,她顿时心疼,拍拍他肩膀,“倾儿,所谓缘分,乃天注定,不是你的,也没办法强求。谢伊不是你的缘分,便算了。”

  秦倾低着头不语。

  林太妃又道,“我也乏了,咱们回府吧。”

  秦倾这回听了,站起身,扶了林太妃。

  林太妃对众人告辞,英亲王妃和太后等一众夫人起身相送,秦倾脚步有些踉跄,祖孙俩一起出了英亲王府。

  看这一副背影,让人有些难受。

  谢芳华想着,今日她给谢伊出的这个办法,不知是好是坏,连她也说不准。只不过是站在了谢伊的角度上,她帮了堂妹,却伤了秦倾。

  秦倾喜欢谢伊,但是谢伊不喜欢秦倾,就如当初秦倾拒绝谢惜一样,任谢惜肝肠寸断,又能如何?

  若说没有因果循环,她也不信。

  谢芳华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明夫人和谢伊,林太妃和秦倾,相继离开后,赏花会上沉寂片刻,夫人秀们又陆续地说起话来,但气氛总归不如早先一般喧嚣热闹了。

  过了片刻,小泉子走了过来,对谢芳华见礼,“絮妃。”

  谢芳华转头看向他,“公公有何事儿?”

  小泉子立即打个揖,低声说,“奴才离宫前忘了给皇上带衣服了,刚刚燕蓄爷不心将酒杯打翻了,酒洒在了皇上身上,如今若是回宫去取,皇上就要一直穿着湿衣服。杂家想着,铮絮爷和皇上身量相当,是否可以”

  谢芳华了然,向秦钰的方向看了一眼,喊道,“侍画。”

  “秀。”侍画来到近前。

  “你去落梅居然件秦铮的外衫来,要崭新的,交给小泉子公公。”谢芳华吩咐。

  侍画点点头。

  小泉子立即小声道,“里面的内衫也湿了,皇上得前去换了。”

  谢芳华只能道,“这样吧,让侍画带路,皇上去落梅居换吧。”

  “多谢絮妃。”小泉子连忙道谢,向秦钰跑去。

  他跑到秦钰面前,说了两句,秦钰向这边看来,谢芳华对他点了点头,秦钰站起身,侍画引路,小泉子尾随,三人向落梅居走去。

  不多时,侍画跑了回来,气喘吁吁,来到谢芳华面前,耳语,“秀,皇上看重了昨日您刚做好衣服,非要穿,奴婢阻拦不住。”

  谢芳华一怔,“你是说”

  “就是新做的。”侍画有些急,补充,“您给絮爷新做的,昨天做好后,忘记收起来了。”

  谢芳华立即问,“他已经穿上了?”

  侍画点头。

  谢芳华问,“那他可知道内情?”

  侍画曳,“不知道皇上看出来没。”

  谢芳华无语片刻,摆摆手,“既然穿上了,就给他穿吧。”话落,揉揉头,“他的衣服怎么就偏偏被洒了酒呢。”顿了顿,看向男客席,燕亭和程铭划拳,看样子输惨了,一杯接一杯的喝酒,已经醉了的样子,她气闷,“这个燕亭,都怪他。”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四章一直等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