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兄代弟罚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谢芳华听罢后,不由蹙眉。

  荥阳郑氏的这位二公子尾随郑轶、郑诚、郑孝纯之后进了京,刚进京,便好巧不巧地冲撞了右相府的马车,打伤了李如碧半边脸,破了相,右相夫人焉能不大怒?右相知道后,怕是也会大怒。但是这位二公子却是郑诚和郑孝纯捧在手里的宝贝,也就是说,荥阳郑氏和右相府怕是就此结怨了。

  右相是两朝重臣,先皇器重,秦钰准备重用。

  荥阳郑氏这一坛深水,如今要曲线迂回除去,丝毫不能惊动,自然要明里宠络着,不能重处。更何况,荥阳郑氏刚与大长公主府结亲,也不应该此时撕破脸,太难看的话,对于江山不利。

  总之,突然出了这等事情,秦钰这个皇上才是夹在中间为难。

  谢芳华转眼间便将厉害关系在脑中梳理了一遍,对侍画问,“如今荥阳郑氏的二公子被右相夫人拿下去了哪里?”

  “绑回了右相府。”侍画道。

  “皇上知道这件事情了吗?”谢芳华问。

  “此时应该知道了吧。”侍画道。

  谢芳华想了想,又问,“皇上还没回宫吧?”

  “还没有。”侍画摇头。

  谢芳华抬步向水榭走去。

  她刚走不远,小泉子迎面跑来,气喘吁吁,见到谢芳华,也顾不得见礼了,连忙说,“小王妃,皇上请您立即随同前往右相府一趟,右相府的李小姐破了相,据说十分严重,太医们怕是救治不了,只能请您前去相救了。”

  “好,皇上如今在哪里。”谢芳华问。

  “皇上已经前去府门口等您了。”小泉子立即道。

  谢芳华转了路,向府门口走去。

  来到英亲王府大门口,秦钰、郑轶、郑诚、郑孝纯、英亲王妃、大长公主、金燕等人都在。

  见谢芳华来到,秦钰看了她一眼,说道,“去右相府吧,先救好李小姐再说。”

  谢芳华颔首。

  秦钰乘坐玉辇打头,众人上马的上马,上车的上车,前往右相府。

  谢芳华和英亲王妃坐在一辆车上,英亲王妃低声说,“华丫头,你觉不觉得此事太巧了?今日天气好,外面阳光明媚,街上人来人往,定然是车水马龙,荥阳郑氏的二公子为何偏偏只冲撞了右相府的马车?”

  谢芳华颔首,“我也觉得此事太巧了,先去看看。”

  英亲王妃忧心地道,“真是一日不得安静,怎么好生生地偏偏冒出来个荥阳郑氏的二公子?这个二公子,你可知道?”

  “侍画查了。”谢芳华将明夫人传来的消息与英亲王妃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也是个被娇惯的。”英亲王妃道,“但愿李如碧脸上的伤能救治,别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谢芳华点了点头。

  二人不再说话。

  另外一辆车上,大长公主和金燕坐在一起,大长公主眉头拧成一根绳,嘀咕道,“荥阳郑氏怎么还有个二公子?”

  金燕看了她娘一眼,小声说,“娘,您不会不知道吧?当初给我选亲时,没有调查荥阳郑氏都有什么人?”

  “荥阳郑氏太远了。”大长公主道,“郑孝纯是敏夫人和右相夫人看中的,她们二人眼光毒辣,相中的人自然错不了。我便没细问。”

  金燕叹了口气,“稍后我问问芳华,兴许她能知道。”

  大长公主点了点头,“怎么出了这个事情,希望能妥善解决,别闹大了,否则你们刚升职赐婚,多不吉利。”

  金燕低下头,不再说话。

  吉利不吉利又如何?她选择的就是这样的一条布满荆棘的路,只是没想到,开篇便这么热闹,拉了右相府进来。

  玉辇内,秦钰吩咐小泉子,“去查荥阳郑氏的二公子。”

  小泉子应了一声,立即吩咐了下去。

  郑轶、郑诚、郑孝纯三人骑在马上,人人面色又是紧张又是凝重,似乎也没料到郑孝扬会悄悄跟在他们三人后面进京,更没料到他进京后就闯了祸,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一行人匆匆来到右相府。

  右相已经得到了消息,匆匆回了府,与他一同来府的还有本来在一起处理朝事儿的英亲王和左相、永康侯。

  李沐清得到消息后,更是先一步地回了右相府。

  一行人等在门口迎接皇上圣驾。

  秦钰下了玉辇,对右相摆摆手,温和地道,“朕刚听闻此事,便匆匆赶来了。芳华也跟来了,她医术卓绝,让她尽快给李小姐看看,可否有回旋的余地能够治好样貌。”

  “多谢皇上,多谢小王妃。”右相府连忙颔首,对秦钰和谢芳华拱手。

  “李小姐在哪里,相爷带路吧。”谢芳华道,“能救治的话,我定尽我所能。”

  右相连连点头,头前引路。

  一行人进了相府内院。

  李如碧早已经被送回了房,右相府和李沐清正在她房内,已经有两名太医早一步来了。

  刚到李如碧的院子门口,便听到右相夫人的哭声,其中夹杂着又气又恨又怒的骂声,自然骂的是荥阳郑氏的二公子郑孝扬。

  郑轶、郑诚、郑孝纯三人不好进去,便在门口止了步。

  女子的闺房,外男轻易不得入内。

  秦钰也在屋门口止了步,对英亲王妃道,“大伯母,您陪芳华随右相进去吧。”

  英亲王妃点了点头,与谢芳华一起随右相进了屋。

  郑轶对大长公主拱拱手,“长公子,您和郡主进去看看,模样如何,也好让我们知晓。”

  大长公主意会,李如碧的样貌被打的是轻还是重,需要有人亲眼所见,荥阳郑氏才能酌情看着如何处理。她拉着金燕,也随后进了屋。

  屋中,李如碧坐在床上,神色默然,半边脸血肉模糊一片。

  右相夫人挨着她坐着,痛心疾首,拿着帕子哭得不成人形,口中连连骂着,似乎是气得失了理智。

  右相夫人一直以来是端庄贤淑的,从来没人见过她如此。

  心爱的女儿被人打成了这个样子,要知道女子容貌最是可贵,被打成了这个样子,任哪个做母亲的也不能无动于衷。

  李沐清站在一旁,眉峰拧成了川字。

  两名太医似乎束手无策的样子。

  右相带着谢芳华和英亲王妃进来,李沐清扭头看来,右相刚要开口,右相夫人见到谢芳华,忽然大怒,“你来做什么?出去!”

  谢芳华一怔,抬眼看右相夫人,见她满面含怒,一双眸子看着谢芳华似乎要冒火。

  英亲王妃顿时蹙眉,隐着怒气说,“你这是在做什么?华丫头是皇上请来给李小姐诊治的,你要是赶她出去,谁来给你的女儿诊治?我们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失了理智痛心也不该逮住谁就咬。毕竟冤有头债有主。”

  谢芳华没言声,右相夫人不喜她厌恶她,她也能知道原由,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右相皱眉,“哭什么哭?我看该出去的人是你。你这样子,打扰诊治。”话落,他隐着怒气说,“清儿,先扶你娘出去。”

  李沐清走过去,扶住右相夫人,“娘,我先扶您出去,您需要冷静。”

  右相夫人哭着摇摇头,“我不出去,我就在这里看着诊治,都怪我,若是我不掀开帘子质问那个郑孝扬,也不至于让碧儿替我挨打。”

  “这时候自责有什么用?你先出去,诊治要紧。”右相转头对谢芳华拱手,“辛苦小王妃了,夫人气急,口不择言,你和王妃海涵。”

  谢芳华淡淡道,“夫人的心情我能理解,相爷放心吧,我先给李小姐诊治,定然尽力。”

  右相感激地点点头。

  谢芳华走到近前,对人吩咐,“打一盆清水来。”

  有人立即去了。

  谢芳华仔细观看李如碧被伤的脸,微微蹙眉,想着郑孝扬真是下了狠力,这样的伤,就算是言宸的医术,怕是也要留下疤痕,除非……

  她正想着,李如碧忽然抬起头来,直直地看着她。

  谢芳华对上她默然到冷冽的目光,微微一怔,抬眼看她。

  李如碧看了谢芳华片刻,忽然问,“能治好吗?恢复我原有样貌吗?”

  谢芳华想了想,斟酌地道,“伤口太深,怕是会留有细微的印痕,能恢复十之*。”

  “也就是说不能恢复到我原来的样子了?”李如碧问。

  谢芳华点头,“不太容易。”

  “就是不能了?”李如碧追着问。

  谢芳华沉默了一下,“也不是全无可能。”

  李如碧看着她,“到底是能还是不能,你给我一句痛快话。”

  谢芳华摇摇头,“要看你伤口的恢复情况,这个事情我不能对你保证,任何一个医者也不能保证,但是,以我的医术,我能做到恢复十之*,不近看,看不出来。”

  李如碧闻言立即说,“既然不能恢复原貌,不恢复也罢。”

  右相闻言皱眉,“碧儿,你什么意思?”

  李如碧道,“爹,我不诊治了,就这样吧。反而对于我来说,容貌好坏,也没什么用处。”

  “胡闹!”右相恼怒训斥。

  右相夫人一听急了,“容貌好坏对女人来说,有着天大的干系,你若是不好好诊治,这一辈子就毁了。”话落,她一改早先的怒气,求谢芳华,“小王妃,别听她的,快帮她诊治,若是能恢复她容貌,你的大恩右相府永远铭记。”

  英亲王妃闻言有些无语。

  谢芳华点头,有人将清水打来,她动手要帮李如碧清洗。

  李如碧躲开她的手,坚决地说,“我不治了。”

  谢芳华看向右相。

  “不治不行,听话,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右相怒道,“你已经不小了,不要让我们担心。”

  “妹妹听话,诊治的时机也不能错过。”李沐清走上前,对她温声道,“乖。”

  李如碧摇摇头,“哥,我不想治了,治不好,不如不治。”

  “我说没有十全的把握,但没说不一定治不好。”谢芳华道,“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再耽误下去的话,便真的治不愈了。”

  “碧儿,听话。”右相夫人也连忙来劝,“你好生诊治,郑孝扬那个杀千刀的,娘一定要他不得好死。”

  “胡言乱语什么,皇上在外面,此事自然轮不到你来惩治,由皇上做主!”右相怒道。

  右相夫人闻言又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你就知道哭。”右相脸色难看,又是头疼,又是无奈,看向李沐清。

  李沐清犹豫了一下,挥手照着李如碧脖颈轻轻一敲,李如碧顿时昏了过去。他伸手接住她,“这么多人都在这里干什么?爹、娘,你们都出去吧,我留在这里,陪小王妃给妹妹救治。”

  右相见此,点了点头,示意右相夫人跟她出去。

  右相夫人不想走,右相凌厉地瞪着她,她跟着走了出去。

  英亲王妃、大长公主对看一眼,也都退出了门外。

  金燕没走,留在了屋中。

  “动手吧。”李沐清对谢芳华说,“需要什么,我给你打下手。”

  谢芳华点头,走了过去,先给李如碧清洗了伤口、消毒,又掏出怀里的上好的金疮药和凝脂露膏,给她涂抹上,深深的鞭痕,几乎露骨,最后给她半边脸都包扎上,洗了手,又走到桌前开了药方,递给李沐清。

  李沐清接过药方,看着她低声问,“这样深的伤口,是不是真没办法治好?”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没回答,将手中的金疮药和凝脂露递给他,对他说,“要看好了李小姐,这是药,刚刚我上药的手法你也看到了,每日换三次药,不能着水,十日后,视情况而定。”

  李沐清接过,点了点头。

  谢芳华对金燕点点头,金燕与她一起走了出去。

  来到屋外,秦钰对谢芳华温声询问,“如何?”

  “以我的医术,恢复十之*,不近看,与以前无二,近看的话,会留下细微的痕迹。”谢芳华道,“伤口确实太深了,几可见骨。”

  秦钰脸色微沉了沉。

  右相也有些恼怒,看了荥阳郑氏的人一眼,拱手对秦钰道,“皇上,请移步客厅说话。”

  秦钰点点头,对英亲王妃和谢芳华道,“大伯母,一起来吧。”

  英亲王妃点了点头。

  一行人前往右相府的客厅。

  荥阳郑氏的三人一个个愁眉不展,虽然心下焦急,但也未询问郑孝扬被右相府绑在何处。

  进了会客厅,众人落座后,秦钰还没开口,右相夫人便哭着跪在秦钰面前,“请皇上做主,臣妾和碧儿走得好好的,那郑孝扬突然纵马冲过来,差点儿掀翻了马车,臣妾待要问问是何人,他一鞭子就打了过来,碧儿如今这副样子,您知道,女子容貌最是重要,这等刁民,求皇上绳之以法,以儆效尤。否则以后有人争相效仿,天子脚下,岂不是人人要无缘无故被挨打破相了?”

  秦钰忍着气,和气地道,“夫人先起来,荥阳郑氏的郑公、大老爷,郑大公子都在这里,自然会给右相府一个交代。”

  小泉子立即上前,扶起右相夫人,“夫人快起来吧,您别着急,别说皇上不会眼看着不管,荥阳郑氏是礼教严苛的世家大族,族法都能大于礼法,自然会给右相府一个交代的。”

  右相夫人闻言站起身,点了点头,看向荥阳郑氏,摆出一副今日荥阳郑氏不给个交代,他就杀剐了郑孝扬。

  郑轶闻言,花白的胡子抖了抖。

  郑诚极力地克制心里的忧急之色,起身对秦钰、右相拱了拱手,又恨又恼地道,“在下不知犬子竟然悄悄尾随跟进了京,又冲撞了右相府的李小姐。他自小没了娘,都怪在下对他娇惯了,将他养成了……”

  “少说这个没用的,儿子没教导好,是你的责任,拿这里说给谁听?你只告诉我,你拿什么来给我们右相府个公道。”右相夫人撂出狠话,“我宝贝在心尖上的女儿,就这么被破了相。你若是不给个说法,我就命人杀剐了郑孝扬这个不是人的东西。”

  郑诚一惊,顿时噎住,一时间,不知该如何答复。

  郑孝纯站起身,对右相和夫人谦然地拱手,“舍弟纨绔,是父亲与我这个做长兄的管教不严,才酿成此大祸。”顿了顿,他跪在地上,“孝纯愿意顶替舍弟,任右相府杀剐打罚。”

  “你是你,你弟弟是你弟弟,你顶替他杀剐,就能代替他闯的祸了吗?”右相夫人怒道。

  “多年来,是我带在身边教导舍弟,弟错,兄之过。”郑孝纯道,“请相爷和夫人责罚,孝纯愿一力代之。”

  右相夫人怒极,“那好,既然你愿意替他顶罪,是你自找的。”话落,她对秦钰道,“皇上,您也听见了,郑孝纯愿意为他弟弟顶罪,我女儿的样貌不能还回来,您一定要重处他。”

  秦钰闻言看向郑轶和郑诚,“郑公,大老爷,你们怎么看?”

  郑公叹了口气,“此事是我荥阳郑氏不对,是郑诚教子无方,是孝纯教弟有责,但凭皇上做主。皇上如何处理,荥阳郑氏绝无怨言。”

  谢芳华抬眼看了一眼郑轶,对这个荥阳郑氏的家主刮目相看,是个舍得出去的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七章兄代弟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