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赔人赔花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荥阳郑氏的嫡长子,为了给纨绔弟弟顶罪,甘愿以身代之受罚。

  荥阳郑氏家主对此不说二话,不护着,倒是让人再说不出什么来。

  大长公主刚要反对说话,金燕拽了拽她的衣袖,她偏头看来,金燕对她摇了摇头。

  大长公主只能秦钰闻言看向右相,“右相,你怎么看?”

  右相没想到郑孝纯出来替弟弟顶罪,他一时也说不出什么来,若说饶过郑孝扬吧,她女儿被人打成了那副样子,毁了容,关乎女子一辈子的大事儿,他怎么也不能饶过,否则传扬出去,右相府仁厚到了何种地步?以后人人都能骑到右相府的脖子上撒野了。若是不饶过吧?但是郑孝纯代替,他可是荥阳郑氏的嫡子,这可怎么罚?

  尤其是郑孝纯刚与大长公主府的金燕郡主圣旨赐婚,有了姻亲关系,而皇上对荥阳郑氏至今也是极为笼络。

  “相爷,您可不能心软啊。您也看见了,碧儿都成了那副样子了,以后还如何找个好人家出嫁?这一辈子可就毁了。”右相夫人说着,嗡嗡地痛哭起来,“不惩治,我难消心头之恨。”

  右相看了夫人一眼,叹了口气,对秦钰道,“此事但凭皇上您做主吧。”

  右相夫人一听,立即对秦钰道,“皇上,您可不能饶过了他,否则妾身就一头撞死在这。”

  右相恼怒,“你胡闹什么?”

  右相夫人哭起来,“相爷,多少年了,您看我何时胡闹过?若不是我的女儿无缘无故落这场大难,我这个当娘的亲眼所见,比挖了心还痛,我能如此吗?荥阳郑氏明明就是教子无方,放出来祸害人,郑孝扬这副嚣张狂妄出手伤人的样子,指不定祸害了多少人呢。”

  “皇上,多年来,夫人也未曾如此失智过,多有冒犯,您看在她因女儿伤的份上,不予计较吧。”右相对秦钰拱了拱手。

  秦钰颔首,“夫人因女痛心,朕自然能理解体谅。朕没说饶过郑孝扬,夫人暂且宽心。”话落,他对右相问,“郑孝扬如今被绑在何处?”

  “回皇上,是夫人命人将他关押了起来,臣还没见到其人。”右相看向右相夫人。

  右相夫人恨恨地道,“在柴房里,我命人看押着他了。”

  秦钰道,“将他带上来,朕看看,不能先没过目,就对他惩处定罪。”

  右相颔首,对管家吩咐,“去将郑孝扬带进来见驾。”

  “是。”管家立即去了。

  不多时,几名壮汉压着绑着的郑孝扬来到前厅。

  秦钰抬眼看去,只见郑孝扬头发散乱,衣衫破败,身上有几道鞭痕,脸上黑一道白一道,几乎看不出人样。

  谢芳华仔细打量进来的郑孝扬,见他此时虽然脏破邋遢,但一双眼睛却是清亮有神,被人压着推到前厅,脚步踉跄间,但还是快速地将前厅一屋子人打量了一遍。目光落在她身上时,似乎顿了顿,便撇开了脸。

  “弟弟?”郑孝纯几乎认不出郑孝扬,试探地喊了一声。

  郑孝扬立即转过头去,见郑孝纯跪在地上,立即大叫,“大哥,你怎么跪着?”

  郑孝纯立即说,“这是皇上,还不拜见皇上。”

  “孝扬,快拜见皇上。”郑诚也连忙道。

  “皇上?”郑孝扬顺着二人的视线看向秦钰,今日秦钰并没有穿明黄色的帝王服侍,只穿了谢芳华做给秦铮的寻常衣衫,清雅贵气,如一个翩翩贵公子。他皱了皱眉,“这是皇上?”

  小泉子立即站出来,大声说,“圣驾在此,还不叩见?不得无礼!”

  郑孝扬闻言伸手一指谢芳华,“那她是谁?皇后?”

  小泉子心里咯噔一下子,立即说,“这是英亲王府小王妃。”

  郑孝扬眨眨眼睛,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我知道了,就是那个差点儿做了皇后的小王妃?使得皇上和英亲王府小王爷厮杀争斗的小王妃,忠勇侯府的小姐,天下皆知。”

  小泉子脸色一沉,顿时怒道,“郑孝扬,你当街打了右相府小姐,还不快跪下了认罪。”

  郑孝扬收了笑,直着腰板,嚣张地说,“我又没错,凭什么认罪?”

  小泉子一噎,看向秦钰。

  秦钰对于郑孝扬的放肆倒是没恼没怒,看着他,淡声询问,“你打了右相府小姐,使之破了相,如何说没错?”

  “她当了我的路,不该打吗?”郑孝扬哼了一声。

  “挡了你的路就该打吗?”秦钰挑眉,“路人人得以走,挡了你的路让过就是了,也没必要打。”

  郑孝扬嗤之以鼻,“在荥阳,我一直这样走,没人敢挡我的路,如今她挡我的路,被我打了,活该。”

  “孝扬,不准胡言乱语。”郑孝纯闻言大急。

  “大哥,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什么时候胡言乱语了。”郑孝扬看向郑孝纯。

  郑孝纯一噎。

  “荥阳是荥阳,这是天子脚下,能一样吗?你在天子脚下放肆,如今到了皇上面前,还一样大言不惭,着实可恨。皇上,您看看他,若不重处他,何以儆效尤?”右相夫人大怒道。

  郑孝扬忽然转头看向右相夫人,恼怒道,“就是你,若是你不撞坏了我的情人花,我怎么会出手打你?本少爷从来也是讲道理的,我怎么不打别人,偏偏打你?我还没找你要情人花呢?你女儿的破脸值几个钱?我的情人花可是无价之宝。”

  “情人花?”秦钰忽然挑眉。

  谢芳华也看着郑孝纯。

  英亲王妃也一怔。

  客厅内的众人知道些情由的,都齐齐一惊。

  大长公主讶异地脱口说,“秦铮不就是去采情人花了吗?怎么这里还有情人花?情人花这么多?人人都可以采来?”

  “谁说情人花人人都可以采?我守了半个月,才采到情人花,想拿给大哥看看,谁知道刚进京,就被一辆突然从斜角窜出来的马车给撞坏了?”郑孝扬恼怒地道,“而且这位夫人还一副嘴脸质问什么人冲撞右相府的马车。如今还口口声声要重处我,正好皇上在这里,那么我就问问,右相府就是这样以强欺弱,以大欺小的?”

  “我怎么没看到你的情人花?”右相夫人也怒道。

  “你没看到吗?你现在就去你的车轱辘上看看,是不是还沾着碎花?”郑孝扬怒了,“本少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说一不二,从不虚言。”

  “你少胡言乱语,我根本就没看到你的什么情人花。”右相夫人不认。

  “你没看到,难道本少爷的情人花就白被你撞坏辗压了?”郑孝扬也怒了。

  “管家,去将那辆马车带到这里来。”右相夫人吩咐管家。

  管家连忙颔首,“是,相爷。”

  “小泉子,你也随管家去。”秦钰吩咐小泉子。

  “是,皇上。”小泉子也立即去了。

  秦钰见二人走了,缓缓开口,“口说无凭,若是真有实据,再说不迟。”

  右相夫人住了口。

  郑孝扬用鼻孔哼了一声,走上前,“大哥,你跪着做什么,起来。”

  郑孝纯无奈地看着郑孝扬,摇摇头,“弟弟,不准胡闹。皇上面前,不得放肆。”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天子面前,也要讲究礼法吧?我虽然一直以来总是闯祸,但这次的事情真不怪我。”话落,忽然委屈地说,“我守了半个月的情人花呢,一路上还有一个小子在屁股后面追着我抢,我跑死了三匹马,才将他落下。”

  “你这半个月不在家,不知去向,竟然是去采情人花了?”郑孝纯看着他,“你怎么这么胡闹,据说情人花生长在那天险之地,你若是有个好歹,你让我和父亲如何去跟九泉下的母亲交代?”

  郑孝扬撇开脸,“大哥,从小到大你都是这句话,就没点儿新鲜的?我已经说过了,我若是死了,就去九泉之下见母亲,跟她团聚,也没什么不好。”

  郑孝纯一噎。

  郑孝扬想摆手,但是后背被绳索绑住,解不开,他转向秦钰,“皇上,可以给我松绑吧?我又不是犯人。绑的我胳膊都麻了。”

  “皇上,不能给他松绑!”右相夫人立即反对。

  右相看了一眼他夫人,说道,“如今皇上在这里,荥阳郑氏的郑公、大老爷、长公子都在这里,事情该如此解决,也不是绑着人能解决的。”话落,他对皇上拱手,“给他松绑吧。”

  秦钰轻轻一挥手,一阵疾风扫了过去,绑着郑孝扬的绳索齐齐切断。

  郑孝扬顿时眼睛一亮,“皇上好俊的功夫。”

  秦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郑孝扬抖掉绳索,松了松被绑僵的筋骨,上前一把拽起的郑孝纯,“大哥,起来。”

  郑孝纯无奈,被他拽了起来。

  郑公此时开口道,“孝扬,你做的错事儿,你大哥要替你顶罪。”

  郑孝扬闻言顿时不干了,“我都说了我没有做错,你顶个什么罪?”

  “右相府的李小姐如今破了相,十分严重,女儿家最重样貌。就算是撞坏了你的情人花,也可以找右相府讨要,不该出手伤人。”郑孝纯对郑孝扬敦敦教导,“我一直对你说的话,你都当耳旁风了吗?”

  郑孝扬伸手捂住耳朵,抱头蹲在地上,“你说吧,怎么训我,我听着。”

  他抱头尊在地上,动作连贯,一副做习惯了的样子,准备接受郑孝纯长篇训导。

  郑孝纯见他如此,一噎,气得没了声。

  郑孝扬等了半天,不见郑孝纯再训他,他偷眼看了他一眼,站起身,像是个孩子,“大哥,你不训我了是不是?那我就起来了啊。”

  郑孝纯头疼地揉揉额头,没说话。

  右相夫人见郑孝扬如此,气得七窍生烟,指着他,对右相说,“相爷,您看看,咱们碧儿如今脸上还血淋淋的呢,如今他这里到没事儿人一样了。”

  右相没说话。

  这时,右相府的管家和小泉子命人抬着车来到了大厅门前,与他们一同来的还有李沐清。

  李沐清待众人走后,吩咐人照看李如碧,安排妥当后,才赶到了前面,恰巧碰到了右相府的管家和小泉子,便检查了一遍马车。

  小泉子进来禀告,“皇上,确实是有一株被车轱辘碾压碎的花的渣迹。不过奴才不认识情人花,不知道是不是情人花。”

  “就是情人花!”郑孝扬立即说。

  秦钰站起身,偏头看谢芳华,“你可认识情人花?”

  谢芳华点头,“认识。”

  秦钰当先走了出去,谢芳华随即站起身,跟了出去。

  来到门口,一辆车被众人抬着,摆在门前。

  谢芳华围绕着车转了一圈,从车轱辘的夹缝中抽出一片碾碎了的花叶,仔细地看了片刻,看向李沐清。

  李沐清叹了口气,“虽然妹妹被破相十分令人气愤,但是右相府不欺人,该如何就如何。”

  谢芳华颔首,对秦钰等众人道,“这确实是情人花的花叶。”

  郑孝扬此时大声嚷嚷,“看看,我没说谎吧!我辛辛苦苦摘的情人花,试问,这么一株情人花,天下买得到吗?值多少钱?”

  右相夫人怒道,“就算我们的车辗压碎了你的情人花,不知者无罪,谁知道你手里拿着情人花,你也不该伤我女儿。对你来说,情人花无价之宝,对我来说,我的女儿还是我捧在心尖上的无价之宝呢。”

  “我破了她十回的相,她的脸能救好,我的情人花却还不回来了。”郑孝扬也怒道。

  “谁说我女儿的脸能救好?小王妃在这里,都已经说了,只能恢复十之*。”右相夫人道,“试问天下,还有谁的医术能救得好?你给我找来。”

  郑孝扬立即道,“她的脸还没恢复十之*呢?那么我的这株情人花呢?就剩下这么一篇花叶了已经被碾碎了。能恢复十之*吗?”

  右相夫人气得一噎,“我好好的女儿,能与你的破花相比?”

  “你的女儿不见得有我的花值钱,不就出身高贵点儿吗?若不是出身右相府,他值什么钱。,白给我都不要”郑孝扬哼了一声。

  右相夫人气得脸色铁青,一把拽住右相,“相爷,你看看他,还不惩治了他。若不惩治了他,人人都觉得我们右相府好欺负。”

  右相一时也说不出什么,情人花却是是无价之宝,天下有情人据说梦寐以求,而他的女儿在他的眼里自己也是无价之宝。若只是郑孝扬无缘无故地打人伤人,那么右相府占理,可是如今,毁了他的情人花,这如何理清这笔账?

  他无奈地道,“我早已经说过了,此事由皇上做主,你别再多言了。”

  秦钰看向谢芳华,“李小姐的伤十之*能治好,是不是?”

  “嗯,我只能说尽力而为。”谢芳华道。

  “花虽然无价,但是女子容貌也是无价。”秦钰斟酌片刻,对右相道,“朕思索再三,怎么罚,怕是右相府和荥阳郑氏都不甚满意。朕觉得,不如就做个和中。”

  “怎样和中?”右相夫人心提到了心口,生怕秦钰饶过郑孝扬,立即问。

  秦钰不答右相夫人的话,转头问荥阳郑氏的郑轶和郑诚,“二公子还未娶妻吧?”

  郑轶和郑诚齐齐一怔,摇头,“此子顽劣,长兄还未娶亲,他自然还未娶。”

  秦钰笑了笑,“那正好了,二公子还未娶亲,右相府李小姐还未有婚配。不如朕做个说和,既然出了这个事情,就将右相府的李小姐许给郑二公子吧,一个赔人,一个赔花。荥阳郑氏二公子虽然顽劣,但朕看着也算是头脑清明之人,荥阳郑氏和右相府门楣也算相配,谁也不辱没了谁。不知两府意下如何?”

  右相闻言一愣,右相夫人也愣了。

  荥阳郑氏的郑轶、郑诚、郑孝纯也愣了。

  郑孝扬顿时大惊,立即反对,“我不要,我才不要娶破了相的女人。”

  秦钰面色一沉,“破了相的女人也是你破的相,后果自然该你承担。”

  “我可消瘦不起。”郑孝扬一仰脖子,“这个方法不行,我不听从。我才不要娶那个女人。”话落,又补充,“大不了我的花不用她赔了,也把我的脸毁了陪给她,我也不要娶她。”

  右相夫人本来还起了做考虑的心思,见郑孝扬如此,勃然大怒,“我们右相府的女儿金娇玉贵,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想娶,我的女儿死也不嫁给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八章赔人赔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