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换亲而娶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郑孝扬闻言立即道,“那正好,我正不想娶呢。”

  右相夫人转过头来,对秦钰道,“皇上,您听听,他刚刚也说了,要把他的脸也毁了。您下命令,毁了他的脸。臣妾自此也二话不说了。就以脸赔脸。我们右相府也认了。”

  郑孝扬闻言一仰脖子,将脸往前凑了凑,“行,来吧,毁就毁,反正本少爷也不在乎这张脸。没脸也照样活着。”

  右相夫人怒不可止。

  郑孝纯立即走上前,将郑孝扬拽到了后面,“夫人息怒。”话落,对秦钰拱手,“皇上,舍弟自小被父亲和我惯坏了,不知深浅,皇上恕罪。我这个当长兄的,愿代替舍弟顶罪。”

  秦钰没说话。

  右相夫人大怒道,“你又要顶罪?你怎么顶罪?他说让毁了他的脸,如今你出来顶罪毁你的脸吗?”

  郑孝纯立即道,“若是毁在下的脸能让夫人消除了怒火,在下愿意代替弟弟。”

  右相夫人还没作答。

  郑孝扬忽然翻了个白眼,“大哥,你不如代替我娶了右相府的李小姐,代替我毁什么脸?”

  郑孝纯一怔。

  郑孝扬用鼻孔哼了一声。

  郑孝纯忽然看向谢芳华身边站在的金燕。

  金燕也看向他。

  郑孝纯抿了抿唇,忽然转过头,上前一步,跪在地上,对秦钰请求,“皇上,在下愿意代替弟弟娶右相府李小姐,请皇上恩准,收回与大长公主府的婚约。”

  金燕忽然眯了眯眼睛。

  大长公主忽然大怒,“郑孝纯,你当圣旨赐婚是什么?是儿戏吗?你说请皇上收回就收回?你当我们大长公主府的女儿是什么?”

  郑孝纯垂首,诚恳地道,“在下与金燕郡主无缘,请皇上恕罪,请大长公主恕罪。”

  “你……”大长公主气怒地要上前。

  金燕一把拽住她,“娘,大公子宽厚,挺身护弟,此是义举,女儿着实敬佩。”话落,他对秦钰拱手,“钰表哥,您就恩准了大公子之情吧,李小姐如此这般处境,当以她为先。”

  “那你怎么办?”大长公主恼怒地道,“你们刚刚圣旨赐婚?如今转而悔婚,传扬出去,你如何做人?”

  金燕道,“我愿意成全大公子护弟之情,也是义举,娘和大长公主府当以我为荣。传扬出去,也不怕市井百姓笑话我。”

  “你……”大长公主看着她,“你是要气死娘吗?”

  好好的一桩婚事儿,她对郑孝纯极为满意,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要转手让人?尤其是这桩婚事儿还是从右相府接过来的,如今再让右相府接回去吗?

  大长公主看着金燕,一时间不知是该骂她还是该恼她。

  秦钰拍了一下手,对金燕赞扬道,“金燕郡主大义,甘愿成全大公子,不止是大长公主府为荣,皇室也是深以为荣。”话落,他对右相和夫人询问,“右相,夫人,如今大公子愿意毁了与大长公主府的婚事儿,求娶李小姐,你们二人,意下如何?”

  右相看着秦钰,又看向跪在地上请求的郑孝纯,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这……”

  右相夫人此时也不怒了,比起郑孝扬,郑孝纯实在是强千百倍,任谁选了这个女婿,也是说不出什么来。她当初本来就看中了郑孝纯,是她女儿不同意。她看向右相。

  右相斟酌地道,“此事还需要慎重商量,看看碧儿的意思。”

  右相夫人闻言立即道,“相爷,依我看,不用看碧儿的意思了。如今她都这个样子了,还哪里有心思?若是听说此事,一准不会同意。她的样貌被毁了,十有*不能恢复原来容貌,自古男人有哪个不爱容貌的?若是不应允了大公子,将来她的一生可怎么办?岂不是毁了?”

  “那也不能因此强求。”右相道,“就算结了亲,岂不是怨偶?”

  郑孝纯闻言立即道,“在下保证,一定会善待李小姐,求相爷成全。”

  “这……”右相看向李沐清,“清儿,你觉得如何?”

  李沐清一直在旁看着,自始至终没说话,如今见右相问他,他道,“右相府的女儿虽然破了相,毁了容,但也是金贵,抢亲之说传言出去,世人会如何看待右相府?我不同意。”

  “清儿,可是你妹妹怎么办?”右相夫人看向李沐清,急道。

  “娘,女儿家的清誉闺誉名声不是应该比容貌更重要吗?”李沐清道,“若是真逼迫大公子毁了与大长公主府的亲事儿,转而娶妹妹,妹妹的声誉至于何地?自此后,就真幸福了?”

  右相夫人一噎。

  郑孝纯立即道,“没有人逼迫,是在下心甘情愿代替弟弟,求娶李小姐。”

  李沐清忽然笑了,“大公子真是个好哥哥,舍身护弟,令沐清也着实佩服。”话落,他道,“大公子想过没有,你如此护弟弟,若是我妹妹嫁给了你,一旦他们起了争执,你该向着谁?”

  郑孝纯立即道,“长嫂如母,我会教导弟弟敬着李小姐。”

  “你说你自小教导郑二公子,可是如今也没将他教导得听你话是不是?那么,你能确保他会敬着我妹妹?”李沐清询问。

  郑孝纯咬了咬牙,立即道,“经此一事,我会对弟弟再不纵容,严加看管,请李公子放心。”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大哥,你可真是我的好大哥。”

  郑孝纯对他怒道,“你闭嘴,不准再说话。”

  郑孝扬伸手捂脸,“好,我闭嘴,就让你娶那个被破了相的丑八怪吧。”

  “你……”郑孝纯也升起了怒意,但又极力的压住。

  右相夫人立即道,“你看看他,如此顽劣,都到了这个时候了,竟然死性不改,不知所谓。真是该杀。”话落,她对秦钰道,“皇上,不惩罚他,实在是让人难解气。”

  秦钰叹了口气,“大公子代替二公子认罪认罚,古来也有这个先例。夫人先息怒吧。”话落,他看向李沐清,“你不同意?”

  李沐清沉默片刻,道,“我是不同意,但是父亲、母亲和妹妹若是都同意,我自然也不反对。”

  “李小姐如今醒了吗?”秦钰道,“右相,着人去问问,若是李小姐同意,此事就这么定了。若是不同意……”

  郑孝纯忽然恳请道,“皇上,请准许在下前去问问李小姐,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愿求娶李小姐,对其负责,善待一辈子,全是我自愿,不甘右相府逼迫之事,若有传言,我自当出来更正,不让她手言论委屈。”

  秦钰看向右相。

  右相叹了口气,点点头,对李沐清道,“沐清,你带大公子前去吧。”

  李沐清颔首。

  右相夫人闻言怕李如碧不答应,毕竟是当娘的,她才不管传出去好听不好听,总归是郑孝纯自愿的,是郑氏该做的,就该负责,她道,“我也去看看。”

  右相头疼地点了点头。

  郑孝纯站起身,一行三人去了李如碧的院子。

  三人走后,大长公主气怒道,“这算是什么事儿,好好的一桩事儿,如今就没我大长公主府什么事儿了吗?天下哪儿去说这个理去?”

  “此事是我荥阳郑氏不对,愧对大长公主厚爱。不过事已至此,只能请大长公主恕罪了。”郑诚连忙上前,给大长公主赔不是。

  大长公主恼怒地不答话。

  郑轶上前,拱手道,“长公子海涵,我荥阳郑氏除了孝纯,实在再拿不出手一个子孙能匹配金燕郡主。郡主高义,是我荥阳郑氏没有福气。”

  “少与我说这个。”大长公主一甩袖子,有些恼怒地道,“燕儿,回府了。”

  金燕点点头。

  “慢着!”郑孝扬忽然开口。

  大长公主转头看向他,对他的样子有些嫌恶,“你还有什么话?你闯了祸,让兄长代替背锅。如今难道还不准许我们走了不成?”

  郑孝扬不答话,转头看向郑轶,“叔公,你刚刚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做荥阳郑氏除来我大哥,再拿不出手一个子孙和金燕郡主匹配了?难道荥阳郑氏只有我大哥是好的吗?”

  郑轶,似乎拿他没有办法,不愿与他争执,无奈地道,“你不要胡闹了。”

  郑孝扬哼了一声,“我反正不要那个破了相的女人,既然我大哥愿意代我顶替,就让他顶替好了。我就代替他娶了金燕郡主吧。”

  郑轶一怔。

  “荒唐!”大长公主彻底地怒了,“你是什么东西?也要娶我的女儿,做梦。”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大长公主,您如今看我脏乱不堪,那是被右相府的人给打的,我洗吧洗吧也是能看的。本少爷连情人花都摘得,还配不上你的女儿?你睁大眼睛看看,我乐意娶她,是看在你一心想要和荥阳郑氏结亲的份上,否则谁愿意娶了?”

  “你……”大长公主一时被噎得哑口无言。

  郑孝扬转头看向金燕,脏兮兮的衣服,脏兮兮的脸,对她高傲地问,“你愿不愿意嫁给我?我虽然有些地方不及我大哥,但是我比我大哥会玩千百倍,他整日里跟个糟老头子似的,没什么趣味。我就不同了,保证让你日日有新鲜的事儿可玩。你嫁给我也不会让你吃亏。我总归是荥阳郑氏的二公子,也是嫡出的。论身份,也不辱没了你。”

  大长公主立即道,“燕儿,不准答应她,你敢答应他,娘就一头撞死。”

  郑孝扬又对天翻了个白眼,“大长公主,您不喜欢,我没必要搭上命吧。”

  大长公主被气得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一把扣住金燕的手,拉着她就要走。

  金燕却没动。

  大长公主看着她,见她似乎认真地在打量郑孝扬,脸忽然刷地白了,“燕儿,你不会……你……他是什么纨绔东西,你可不能……”

  “娘!”金燕喊了一声,声音不高,却有些不高兴。

  大长公主顿时住了嘴,看着她。

  金燕对郑孝扬问,“我若是同意嫁给你,你也能像你哥哥一样保证?一辈子善待我?”

  “能!”郑孝扬道。

  金燕摇头,“你回答得这么快,善待这种东西是要靠嘴里保证的吗?你哥哥与我半日前订婚时,也是保证过,一辈子善待我,可是转眼就为了护你代替你去娶别人了。可见这种东西,做不得准,不靠谱。”

  郑孝扬顿时笑了,白一道黑一道的脸忽然道,“看来你也是个有意思的人。”

  金燕不说话。

  郑孝扬又道,“这样说来,我便不能保证了,本少爷脾气大得狠,发起火来,十头牛都拉不住。”话落,他摆摆手,潇洒地道,“算了,刚刚的话当我没说,不娶你了。”

  金燕忽然道,“我答应。”

  “什么?”

  大长公主忽然尖叫起来,看着金燕,不敢置信,“燕儿,你疯了吗?”

  郑孝扬也转过头来。

  金燕对大长公主道,“娘,我没疯,也没傻,我觉得,人与人之间,是靠缘分的。郑二公子虽然性情乖戾乖张,但是若有这样的丈夫,至少,不受人欺负,不是吗?”

  郑孝扬咳嗽一声,“嗯,你说对了,你若是嫁给我,我自然不让你受人欺负。”

  “他这种混不吝的东西,若是他欺负你怎么办?”大长公主立即道。

  “他是我丈夫,欺负就欺负了,也是我的选择。”金燕话落,看向秦钰,“若是我被人欺负了,不是还有钰表哥和娘替我做主呢吗?到时候真欺负狠了,让钰表哥下旨,打杀了他就是了。”

  “哇,你也太狠了吧?”郑孝扬睁大眼睛,连忙惊恐地摇头,“不行我不娶你了。”

  “由不得你。”金燕转过身,对秦钰道,“求皇上下旨,更改圣旨,为我和郑二公子赐婚。”

  秦钰看着金燕,一时没言语。

  谢芳华想着事情可真是具有戏剧性,现实永远比市井小说和戏文里唱的更曲折繁复。

  英亲王妃、左相、永康侯等前来看热闹的人也是暗暗欷歔,谁也没想到,竟然因此事还来了出兄弟换亲而娶的戏码。尤其是金燕,令人刮目相看。轻而易举地同意了郑孝纯的护弟之情,面色不改地答应了郑孝扬这种人要嫁给他,不止如此,还亲自求圣旨赐婚。

  有的人想着估计金燕是被秦钰伤得狠了,郑孝纯又放弃取消婚事儿去娶李如碧,她则破罐子破摔,索性答应了郑孝扬。

  郑孝扬一看就是被惯坏了的孩子,与昔日的秦铮倒是有些相像之处,不过没秦铮身份更高贵,更嚣张,若是秦铮,以他的本事,才不会被人绑来右相府。

  提起秦铮,众人又想到,情人花被这位郑二公子给弄到了,且毁坏了,那铮小王爷呢?

  他若是知道,焉能罢休?能饶了郑孝扬?

  这怕是又是一笔账了。

  沉默片刻,秦钰对金燕道,“大姑姑不同意,你还是……”

  金燕立即截住她的话,“娘有言在先,婚事儿全凭我自己做主,我如今同意嫁给郑孝扬,请钰表哥赐婚。大公子娶李小姐,我嫁给郑二公子,右相府和荥阳郑氏也不会因此反目,大长公主府和荥阳郑氏也不会自此有疙瘩,也算是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秦钰看着金燕,一时又没了言语。

  对于今日之事,到此的确才是完满解决的好办法,能让荥阳郑氏、右相府、大长公主府都免于争端,破除冰封,的确是两全其美。

  李如碧委屈不委屈,谁也不知道?答应不答应,倒是没那么重要了。

  在这里面,若说最无辜的人,便是金燕了。

  秦钰沉默片刻,转头看向谢芳华,“你怎么看?”

  谢芳华一直打量荥阳郑氏的人,尤其是这位自从被押进来,一直处于波折漩涡中心的主角郑二公子。她此时敢肯定,他一定不是传言那般,也不如表面上这般混账,不通世事。

  他的确有些地方很像秦铮,但又不尽然相像。似乎可以说是有想通的地方,小范围说,算是一类人的特性。这类人,基于对秦铮的了解来说,心思都会藏得比较深。

  金燕若是嫁他,她还真说不上是好还是坏。

  尤其是金燕对于嫁入荥阳郑氏抱有目的。

  难保以后不被郑孝扬识破。

  她一时也没说话。<"><"><;">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九章换亲而娶》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