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夜访相府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马车来到宫门口,守卫侍卫见到秦铮和谢芳华,立即打开了宫门。

  二人刚进宫,便见小泉子疾步走来,来到近前,给秦铮和谢芳华见礼,“小王爷,小王妃,您二人可算是来了,再不进宫,皇上就要冲去英亲王府了。”

  “做皇帝到没做太子时有耐性了?”秦铮嗤了一声。

  小泉子立即小心地陪笑,“如今不是多事之秋吗?皇上也不敢行将差错一步,处处小心谨慎,以免愧对列祖列宗。”

  秦铮冷哼一声,“他倒是有个皇帝的样了。”

  小泉子这回不再接话了。

  谢芳华看了秦铮一眼,这自小养成互掐的习惯,怕是一辈子也改不了了。哪怕秦钰做了皇帝,秦铮在他面前,也是一个样。

  小泉子陪着笑说,“皇上从右相府回府后,一直在御书房,晚膳还没吃呢,知道》无>错》小说小王爷和小王妃应该也没吃晚膳,便吩咐奴才命人将晚膳摆去了御书房。”

  “爷正饿着呢,这还差不错。”秦铮面色稍霁。

  来到御书房,小泉子老远就对立面通禀,“皇上,小王爷、小王妃来了。”

  “进来!”秦钰声音传来。

  随着他话落,秦铮拉着谢芳华进了御书房。

  迎面一股饭菜香味,摆在正中坐榻上,秦钰依旧坐在案前,伏案疾书。

  秦铮看了他一眼,目光定在他身上,猛地顿住,眼神顿时凌厉了几分。

  谢芳华见秦钰回宫后,竟然还没换下在英亲王府穿戴的衣服,无语地扶额。

  “怎么回事儿?”秦铮偏头对谢芳华询问。

  谢芳华无奈地将秦钰衣服洒了酒,侍画带他去落梅居换衣服的事儿说了。

  秦铮听罢后,冷眼看着秦铮,凉凉地说,“若是你不想身上被洒上酒,十坛酒也洒不到。”

  秦钰抬起头,颔首,“你说对了。我就是故意的。”

  “你想死吗?”。秦铮盯着他。

  秦钰放下笔,顿时笑了,“你的女人给我牵红线,谢氏六房的二小姐说喜欢我,闹得天下皆知。难道不允许我要点儿赔偿?”

  秦铮眯了眯眼睛,“牵红线?”

  “你自己问她。”秦钰合上奏折,站起身。

  谢芳华更是头疼,就知道被秦钰识破了,谢伊毕竟还是年幼,虽然当时临危不乱,说出那番话,把很多人都蒙蔽了,但是蒙蔽不了秦钰。凭谢伊,若是没有她出主意,谢伊自然不敢,也想不到去做。

  见秦铮转头看来,她无奈地将秦倾逼迫谢伊,谢伊不喜欢秦倾,喜欢秦钰,她没办法,给她出了主意的事儿对秦铮说了一遍。

  反正秦钰已经猜到了,也不怕他再听到。

  秦铮听罢,气忽然消了,笑道,“我倒觉得这桩事儿你没做错,他是该有个女人了。”

  秦钰脸沉了沉,“管好你的女人吧,能不能保住命还是个未知数,还有闲心给人牵红线。”

  “我的女人我自然会管。”秦铮拉着谢芳华坐下身,看着秦钰身上的衣服,衣领露了一道边,他敏锐地问,“内衫也是?”

  秦钰挑了挑眉,得意地一笑,“你眼睛倒是毒辣。”

  秦铮冷哼一声,回头看向谢芳华,“回去收拾你。”

  谢芳华头疼,立即转移话题,“这内衫可不是普通的内衫。”

  秦钰眼皮跳了一下,“哦?”了一声。

  “你别告诉我你没发现?”谢芳华没好气地看着他。

  秦钰笑了一声,“自然发现了,中午阳光那么足,怎么能看不到?”

  “怎么回事儿?”秦铮问。

  谢芳华压低声音,将这内衫的秘密说了。

  秦铮听罢后问,“你从哪里得到的?”

  谢芳华看了秦钰一眼,觉得左相也不易,既然他没给秦钰,给了她,她也不该点破,“别问我从哪里知道的,有用处就行了。”

  秦铮撇开脸,对秦钰凉凉地道,“你乐意穿,回头我将这些布都给你送来。”

  秦钰看着他,“你是告诉我,送来后,荥阳郑氏你就不管了?”

  秦铮哼了一声,“你以为呢?”

  秦钰摇摇头,“就算如今我脱下来给你,你还要?”

  秦铮嫌恶地看了他一眼,“烧了。”

  秦钰伸手往上拢了拢外衣的领子,慢慢地道,“小气什么?不就是一件衣服?朕为你的女人没少操心,穿她亲手做的一件衣服你也舍不得?难道将来你的孩子出生,不让他管我叫叔叔了?你能撇开关系?”

  秦铮眼皮翻了翻,恶声恶气地说,“只此一次,再有下次,爷扒了你的皮。”

  “一件就够了,下次给我也不要了。”秦钰话落,摆摆手,“吃饭吧,吃饱了再说。”

  秦铮也饿了,止住话。

  谢芳华中午没吃多少,也有些饿了,秦钰跟谢芳华差不多,所以,一时间三人都不再说话,安静地用膳。

  饭后,秦铮一推碗筷,将出京铲除北齐暗桩,牵引出荥阳郑氏,以及郑孝扬的事情说了。

  秦钰听罢,放下碗筷,“这个郑孝扬,倒是个人物,以前怎么一直没发现荥阳郑氏还有个他。”

  “以前谁理会荥阳郑氏了?别说郑孝扬了。”秦铮道。

  秦钰叹了口气,“其实,当初谢氏长房敏夫人给女儿选亲事儿,遍京城不找,却选了荥阳郑氏的郑孝纯,我们就该察觉这中间有问题,只是谢氏长房处处踩着忠勇侯府,视线都被移到了谢氏长房夺权和忠勇侯府与皇室的纠葛上,便忽略了这里面趁势而起的荥阳郑氏。”

  “你可还记得法佛寺失火?”秦铮问。

  秦钰颔首,“那时候我没回京,你以为纵火的人是我?”

  “我先以为是你,但是后来觉得不是你,若是你,你不会趁机想杀了我。”秦铮道,“更何况,你那时又没有回京。

  秦钰点头,“不错,你我虽然互相看不顺眼,但不至于性命相抵,我还没想过要你命。要你命对我没什么好处。”

  “当时法佛寺失火,牵连了谢氏长房,永康侯府。不过,在墨珠未找到以及无忘大师尸体失踪后,这事情便搁置了,后来皇叔处理了谢氏长房,这件事情不被提起了。”秦铮道。

  “京中连环杀人案,孙太医、韩大人接连被杀。”秦钰道,“这事情如今还没个结论,外面都传会无疾而终。”

  “什么是终?”秦铮嗤笑一声,“所有的事情,都不算完。”

  秦钰看着他。

  秦铮冷声道,“荥阳郑氏,藏得可真深。”

  “你有什么好办法?”秦钰对他询问。

  秦铮端起茶盏,慢悠悠地晃着,茶水在杯子里晃出一道道螺纹,他忽然端起来,一口气喝尽,放下茶盏,对秦钰道,“今晚会会郑孝扬。”

  “他如今住在英亲王府,万一那个人不是他,岂不是打草惊蛇?”秦钰看着他。

  “你以为不打草,蛇就不惊?”秦铮挑眉。

  秦钰揉揉眉心,沉默片刻,“罢了,你看着办吧。”

  秦铮站起身,拉起谢芳华,“走了,出宫。”

  谢芳华看着他,本来以为二人有多少话要谈,如今就这么完事儿了?

  “舍不得走?”秦铮见谢芳华不动,偏头。

  谢芳华瞪了他一眼,“谁舍不得走了?”

  “舍不得走,住在宫中也行。”秦钰此时道。

  “做你的梦去吧。”秦铮拉着谢芳华,出了御书房。

  秦钰随后跟出来,对秦铮道,“你近来不打算出去了?”

  “看情况!”秦铮头也不回地道。

  秦钰不再说话,目送二人顶着夜色离开,出了宫墙。

  他站了许久,直到小泉子上前,小声说,“皇上,夜里风凉,仔细身子。”

  秦钰忽然道,“小泉子,你说朕是不是很没用?”

  小泉子吓了一跳,“皇上,这从何说起啊?”

  “芳华身子不好,性命堪舆,朕却帮不上忙,还要依靠秦铮处理这南秦江山的麻烦。”秦钰道,“只能困在这宫墙里,愈发觉得帝王难做。”

  小泉子脸一白,连忙道,“皇上,正因为您是皇上,才要坐在这皇城,坐在这宫里,只有您在这里,才能稳住这朝野上下文武百官,朝局不倒,南秦江山就稳稳健在。铮小王爷与您的身份不同,所以,有些事儿,他能去做,您才不能去做。这都是命。”

  “是命吗?”。秦钰问。

  小泉子点头,“是命,您是天子之命,自然不能与小王爷相较。”

  秦钰笑了一声,揉揉眉心,“我到宁愿我是他。”

  小泉子住口,不言声了。有些话他能说,有些话皇上能说他不能说。

  秦钰也不再言语,又站了片刻,对小泉子问,“太后呢?”

  “响午从英亲王府回来,直接回宫歇着了。”小泉子向太后宫看了一眼,“太后宫里似乎还亮着灯,看起来没歇下,估计下午歇多了。”

  秦钰转回身,向太后宫走去,“去太后宫里坐坐,先皇去了,太后也寂寞。”

  小泉子立即跟上秦钰。

  秦铮和谢芳华出了皇宫,上了马车,秦铮对外吩咐,“去右相府。”

  谢芳华一愣,疑惑地问,“去右相府做什么?”

  秦铮看了她一眼,“情人花毁在了右相府的手里,我回京后不该去右相府看看?”

  谢芳华想起今日右相夫人对她的态度,叹了口气,“右相府不见得待见你。”

  “不待见我便不去吗?”。秦铮嗤笑一声。

  谢芳华无言地看着他。

  秦铮笑了一下,“我就是去看看那只毁了情人花的车轱辘。”

  谢芳华更是无语。

  马车顺着秦铮的意思,没直接回英亲王府,而是来到了右相府。

  “去敲门。”秦铮对外面吩咐了一声。

  车夫立即上前去敲门。

  “谁呀?”门房里有人从里面探出头。

  “我家小王爷和小王妃。”车夫道。

  守门人吓了一跳,看了一眼天色,虽然不是极晚,但夜色也已经深了,他不敢怠慢,连忙对一人吩咐了一句,那人立即向府内跑去禀告,他连忙打开了门。

  秦铮和谢芳华下了马车。

  守门人小心地看着秦铮和谢芳华,试探地询问,“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您二人……”

  秦铮看了守门人一眼,没说话。

  守门人一时也不敢再开口。

  不多时,右相府的管家得到消息匆匆跑来,来到之后,连忙给二人见礼,“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您二人可是有事情?”

  一般这个时候,都不会有客人在没打招呼时登门到访。

  秦铮看了管家一眼,慢悠悠地说道,“我听说,右相府的车轱辘碾碎了情人花?”

  管家一惊。

  秦铮看着他,“把那辆车搬来,给爷看看。”

  “这……”管家看向一旁的谢芳华,拿不准秦铮的主意。

  谢芳华不说话,面上不露什么情绪。

  “还不快去!”秦铮沉下脸,“爷连看一眼也不行吗?还需要你去向右相禀告?”

  管家连忙摇头,“不需要,不需要,小王爷稍等,老奴这就去吩咐人将那辆车抬来。”

  秦铮不再说话。

  过了片刻,那辆车没抬来,一群人从里面呼啦啦地出来了。

  右相、右相夫人、荥阳郑氏以客人居住在右相府的郑轶、郑诚,以及落后众人一步慢慢走出来的李沐清。

  秦铮挑了挑眉。

  右相来到近前,纳闷地看着秦铮和谢芳华,“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有何贵干?”

  “看看那辆车。”秦铮道。

  “什么车?”右相询问。

  “那辆碾碎了情人花的车。”秦铮说。

  右相一愣。

  右相夫人顿时大怒,“秦铮,你别欺人太甚,大晚上来右相府闹腾,是为了看车,你还是为了找茬?”

  秦铮扬眉,看着右相夫人,慢悠悠地道,“夫人怎么这么激动?我与右相府无怨无仇,闹腾什么?自然是为了看车。”

  右相夫人怒道,“一辆车有什么好看的?”

  “对您来说是没什么好看的,但对我来说,自然不同。”秦铮看着她道,“因为碾碎了我要的情人花。”

  右相夫人一噎,刚要再怒斥,右相拦住他,皱眉道,“让你不要跟来,你偏偏跟来,不就是一辆车,铮小王爷来看,让他看就是了,你激动个什么。”

  “相爷,他是为了看车吗?他是不安好心,来看咱们碧儿的笑话。”右相夫人又红了眼圈。

  右相头疼地不再理他,对管家吩咐,“去将那辆车弄来。”

  “老奴已经吩咐人去抬了。”管家连忙道,“就快来了。”

  右相点点头。

  这时,荥阳郑氏的郑轶、郑诚上前给秦铮见礼,“原来是英亲王府的小王爷,久仰久仰。”

  秦铮挑眉,不客气不给面子地说,“荥阳郑氏没人了吗?怎么一把年纪了还来京操劳?”

  郑轶一噎。

  郑诚咳嗽了一声,“叔叔多年未来京了,顺便来看看。”

  秦铮“哦?”了一声,“我听说今日右相府极为热闹,最出彩的当属荥阳郑氏的大公子了,今日护弟贤良敦厚的名声怕是传出京外了,假以时日,天下颂扬。怎么不见他?”

  郑轶还被刚刚秦铮那句话噎得喘不上气来,没说话。

  郑诚看了一眼郑轶,又看那了一眼右相,斟酌地回道,“犬子十分固执,为了代替次子赔罪,如今还依旧长跪不起,在求李小姐谅解。”

  秦铮点点头,无所谓地道,“今日不见也罢,改日请他喝酒。”

  郑诚连忙都,“能得小王爷邀请,是犬子的荣幸。”

  秦铮不再言语。

  李沐清这时走上前来,上上下下扫了秦铮一眼,对他询问,“刚从皇宫出来?”

  “你的消息到灵。”秦铮看了他一眼,李沐清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挑眉,“看那辆车?”

  “否则你以为呢?”秦铮同样挑眉。

  李沐清笑了一声,“那辆车不如就送你了。”

  秦铮嫌恶地道,“爷要一辆破车做什么?”

  这是,有人将那辆车抬出来,放在了大门口。

  秦铮走上前,围着车,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

  右相夫人本来就有气,怎么也忍不住,看到秦铮,更想起她痴心的女儿,她恼怒道,“铮小王爷,看了半天,你看出了什么没有?”

  秦铮点点头,“看出来了。”顿了顿,他冷哼一声,“不过是一辆普通的车而已,能碾碎珍之重之收在怀里的情人花?怎么没将人也给碾碎了。”话落,他拉上谢芳华,不再理会右相府一众人,“走了,回府了。”

  谢芳华被他拉上车,他动作极快地落下了帘幕,车夫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右相府。

  来的突然,去的莫名。

  右相府门口一众人面面相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三十二章夜访相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