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舍不得气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低头吻她,重重地点了点头,“真乖。”

  谢芳华将头埋在他怀里,轻声说,“那好吧,你一定要小心,也不用把自己逼得太急,我等你就是了。”

  秦铮勾起唇角,就知道她不会真生他的气,前世她那样倒在血泊里,含恨而死,隔了一世之久,可是她还是爱他,不忍伤他。这份如海深的情,就如篆刻到了骨子里,他何其有幸?他伸手紧紧地抱住她,“也许,我因为想你,会尽快地解决,用不了那么久。”

  谢芳华咬唇,“可是一两个月呢,那么久。”

  “你身体还没大好,不能随着我奔波,要仔细在府中用药调理身子。”秦铮认真地看着她,“尤其是,别忘了你身体里隐藏着魅族的血液时刻会要我们两个的命,在我没找到办法之前,你身体再不能受半丝伤了。”

  秦铮立即摇头,“不行。”

  谢芳华伸手抱住秦铮,小声地问,“我也随你去吧。”

  “嗯。”秦铮颔首。

  谢芳华了然,失笑,“这郑孝扬果然不是寻常人,竟然用此来掩藏了视线,再没有比这招更有用的了。荥阳郑氏的人也不会怀疑。”

  秦铮摇头,将今日郑孝扬早朝被封为史官,他竟然去逛青楼,大长公主大怒,御史台一众大人弹劾,秦钰将他处置打入了暗牢的事情说了。

  “他昨日闹出那一场,如今成为大长公主府的准郡马,南秦京城的视线都聚焦在他的身上,你带他走,这时候,荥阳郑氏的人难道不会发现?”谢芳华又问。

  “我也没想到。”秦铮道。

  谢芳华闻言也有些敬佩,“没想到荥阳郑氏子孙几代愚蠢,这一代却出了个郑孝扬。”

  秦铮颔首,“他昔日与我有一面之缘,如今进京是为了使荥阳郑氏光明正大地屹立在南秦,不想他的家族背后行卖国求荣的龌龊事儿,所以,与我达成了协定。帮我铲除荥阳郑氏这么多年在北齐掩埋的暗桩,我帮他改写家族历史。”

  “你和郑孝扬会面了?”谢芳华询问。

  “嗯。”秦铮点头,“你知道,我不去做这件事情的话,没有人适合去做,也只能是我了。”

  “你真要出京?还是为了荥阳郑氏和北齐暗桩?”谢芳华问。

  秦铮看着她娇软虚弱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罢了,我还是忍着吧。”

  谢芳华窝在他怀里,轻轻地喘息,伸手打他一下,也没多大力气,软绵绵的。

  秦铮吻了个够本,才气喘地放开谢芳华,眸光隐隐浴火地看着她,“真是沾染你不得,我还没走,就又想你了呢,怎么办?”

  他这回一走就一两个月,她如何还能生起气来?

  谢芳华气恼地伸手推他,这个混蛋,就是有办法让自己对他生不起气来。

  秦铮转身走了回来,来到床前,伸手一把将她娇软的身子抱在怀里,低头吻她。

  谢芳华脸色不好看,瞪着他。

  秦铮立即转回头,笑吟吟地看着她,“舍不得我是不是?”

  他刚走到门口,谢芳华一把掀开被子,坐起身,又气又恼地喊他,“站住。”

  秦铮转身向外走去。

  谢芳华依旧没说话。

  秦铮回身看向床上,帷幔内,那人儿蒙在被子里,依旧一动不动,没出来,他走到床前,温柔地道,“我走了,我不在京中这些日子,你要乖些,不准胡来,一定要仔细养身子。”

  “是。”青岩退了下去。

  “你去皇宫一趟,去拿暗牢的钥匙,接出郑孝扬,准备出京。”秦铮道。

  “公子。”青岩应声出现。

  秦铮无奈,转身收拾东西,下了闯,对窗外喊,“青岩。”

  谢芳华在被子里不动,又没了声音。

  “好,好,我不说了。”秦铮打住这个话题,又道,“我就是为了等你醒来,跟你说一声。你既然不想见我,但我怕你捂得难受,我这就走,你别捂着了。”

  “你还说!”谢芳华羞怒。

  秦铮等了半响,见她依旧不出来,他遂放弃,“好吧,我知道昨日我过分了,你气我也是对的,可是我实在没忍住嘛。”

  谢芳华依旧不说话,出京就出京!谁稀罕你!

  “我说的是真的。”秦铮道,“真要出京了。”

  谢芳华皱眉,一两个月?难道还是为了荥阳郑氏北齐的暗桩?他是被郑孝扬引进京城的,难道他已经见过郑孝扬了?处理妥当了?

  秦铮继续道,“这次离京,怕是要一两个月才能回来。”

  谢芳华一怔,他又要离京?但依旧没言语。

  秦铮叹了口气,“时候差不多了,我该离京了,你确定你真不出来,还依旧气着我?”

  谢芳华依旧不言声。

  “你真不出来?”秦铮小声问。

  谢芳华不言声,她昨日就狠下心,今日一定不理他。

  秦铮拽不动被子,好笑地看着她,“都睡了一夜了,你的气怎么还在?我以为总会消了。”

  “你给我滚。”谢芳华死死地拽着被子。

  秦铮“唔”了一声,摇头,伸手拽被子,“我可舍不得。”

  谢芳华恼怒地在被子里说,“捂死算了。”

  她的动静虽然不大,秦铮却也被惊动了,转头看向她。见她将本来好好地盖在身前的被子拉到头顶蒙住,整张脸都蒙在被子里看不见。他眨眨眼睛,了然她因为什么,不由露出笑意,凑近她,“这么热的天,你想捂死自己吗?”。

  她伸手拉起被子,虽然昨日深更半夜,街上无人,他做的事情除了她没人知道,但她也觉得脸都丢尽了。伸手用被子捂住脸。

  竟然在南秦京城的大街上,竟然在马车里,就对她……

  他竟然……

  想起昨日,她脸不由得红了,心里又生起恼意。

  这人昨日累得她几番求饶,她昏昏睡死到现在,他却似乎一点儿也不劳累。

  她睁开眼皮,见秦铮正做在床头倚着靠枕,手里拿一个黑色的手札,正在翻看,他身旁随意地扔了一摞同样的黑色本子,响午后的阳光照进来,他清俊秀美,身子颀长,随意懒散看着东西的神色容光清华。

  英亲王府,落梅居内,谢芳华睡到午时过了方醒来。

  太后转身回了殿内。

  “是。”如意垂首应声。

  “太妃年纪也大了。”太后想了想,吩咐,“你去命御药房给八皇子府送去些给太妃补身子的好药。”

  如意点了点头。

  太后叹了口气,“太妃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八皇子在她身边这么久,她生生不知道他心仪谢氏六房的谢伊。早先还牵红线说谢惜。如今经此一事,病倒也不奇怪。”

  如意道,“据说是因为太妃前些时候为了八皇子的婚事儿,太过操劳了些,如今得知八皇子心仪伊小姐,可是伊小姐喜欢皇上,这一出乱麻样的事儿,解都解不开,便累倒了,说是没大碍,在府中休养着呢。”

  “太医如何说?太妃的身子骨可要紧?”太后立即问。

  如意小声道,“八皇子回府据说便把自己关进了书房里,到如今也没出来,今日连早朝也没上。皇上也没怪罪问及。太妃回去后病倒了,请了太医。”

  太后闻言向宫外谢氏六房的方向看了一眼,“但愿吧。”话落,他问,“林太妃和八皇子那里,怎么样了?”

  如意眨眨眼睛,“谢氏六房的伊姑娘说宁可孤老一生,也要等皇上,皇上对于伊小姐似乎不厌恶,兴许会被她感动,选了她。”

  “哀家在想着皇上什么时候能立后?能娶个什么样的女子。”太后道。

  如意上前,小声说,“太后,您怎么叹气呢?”

  太后目送金燕母女先后远处,轻轻地叹了口气。

  金燕转身出了皇宫。

  “也好。”太后闻言也不强留,笑着点点头。

  金燕看了太后一眼,收整了神色,摇摇头,“我想去英亲王府一趟,找芳华有些事情,改日再陪您吧。”

  不过金燕愿意,皇上赐婚,大长公主已经烂不了,也算是有缘。

  她比大长公主要强上许多,深明大义。但是偏偏跳入了荥阳郑氏二公子的火坑。那位二公子她虽然未曾见过,但想着他入京才两日,便名震京城,闹得京城沸沸扬扬,让大长公主气成这个样子,可见是个不好相与的。

  “郡主若是不想跟随大公主回府,便陪哀家进殿坐坐吧。”太后看着金燕,想着以前她一直喜欢她的儿子,她虽然从未表露过不满意,但是就心里来说,还是觉得她配不上自己的儿子的,可是如今见她短短时间,竟然这么大的变化,心里也是不得不感慨的。

  她忽然很想见谢芳华。

  最后,幸好有谢凤出来解了她的围。

  当年,为了不嫁去北齐,她也是不停地闹。

  金燕站着没动,没跟上她,而是看着她脚步有些踉跄地走出宫外。无论她娘私下被多少人诟病不屑,但是身为她的女儿,她的确不该用她的软肋伤她的心,可是她没办法不这样做。否则,依着她娘的脾气,一定会闹个没完没了。

  大长公主气得拂袖离开,向宫外走去。

  金燕点头。

  大长公主气急怒笑,“好,我就依了你,若是郑孝扬死在暗牢,你就给他守寡吧。他若是能活着出来,你爱嫁就嫁,我从今以后再也不拦你了。”

  金燕不言声。

  大长公主猛地打开她的手,恼怒地看着她,“你可真是我的好女儿,果然是我的好女儿!”

  “我扶您回府吧。”金燕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不再多言,上前搀扶大长公主。

  大长公主看着她,嘴唇哆嗦,可是半天,脸色僵硬惨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女儿无意伤您的心。”金燕看着她,对她道,“我只是想就这件事情来说,当年,您是自己选择的路,自认为比起去北齐,荣华锦绣,可是没想到,爹却那么早就去了,让您空守这么多年,还要一直守下去。所以说,没有什么东西是天定的,没有什么路是一定对的。今日我选郑孝扬,无论他如何不好,我也已经选了,它日,即便悔断肝肠,我也会自己承担。正如您一样。”

  “你……”大长公主气怒地看着金燕,浑身发颤,“你这是在对娘说话吗?”。

  “您独守空房,年纪轻轻便为爹守寡时,可曾后悔过?这么多年,明里虽然无人敢对您言语半句,可是背后却总是有人说忠勇侯府小姐谢凤聪明果敢有家国大义,而您自私自利,没有身为皇室公主的自觉,享受着皇室庇护的荣华富贵,却没为南秦皇上做过什么。女儿不信您不知道。”金燕看着大长公主的面色由僵硬变得难看,她叹了口气,“你可能没后悔过,但是女儿却不想将来后悔。”

  大长公主面色一僵。

  金燕看着她,忽然低声说,“娘,当年嫁去北齐,本该是您的责任,可是却由忠勇侯府小姐谢凤代替了您。您则选择了父亲,可是,父亲早早就薄命扔下您去了,南秦皇室的规矩,公主出嫁后,不能再二嫁。这么多年,您快乐吗?”。

  大长公主伸手指着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就算不好,全天下都觉得他配不上我,那又如何?他总归是在最恰当的时间被我选中的人。”金燕道。

  大长公主面色一变,顿时又大怒,“你疯了是不是?他那么个混账东西,有什么好?”

  金燕看着大长公主,依旧摇头,声音淡淡,“他若是死在暗牢,我给他守寡就是。”

  大长公主一喜,“你想开了?已经找皇上取消婚约了?”

  金燕摇摇头,“我自然不会为他伤心。”

  大长公主听闻她如此说,面色稍霁,但见金燕面无表情,她上前一步,缓和了语气,“燕儿,那是个什么东西,怎么配得上你?皇上将他关进暗牢最明智不过,他既然有脸做出这等事情来,就没想过结果?也算是罪有应得,你无需为他伤心。”

  “自然是当真,女儿虽然不怪他,但是他如今毕竟是朝堂史官,光天化日之下逛青楼,有违史官德政品行。更何况娘找了御史台的一众大人们弹劾,皇上如何能不处置?”金燕淡淡道。

  大长公主一愣,暗牢比天牢还可怕,她自然知道,怀疑地看着她,“当真?”

  金燕看着大长公主,一副恨不得皇上已经下旨杀了郑孝扬的模样,她叹了口气,对她道,“皇上下旨,将他关进暗牢了。”

  大长公主刚走到太后宫门口,便迎面见金燕缓步走来,她脚步顿住,立即对她问,“郑孝扬呢?皇上怎么处置他了?”

  太后无奈地看着她,想了想,抬步跟了出去。

  “我怎么能不急?”大长公主拂开太后的手,匆匆出了门。

  太后伸手拦住她,“你先别急,你刚刚晕倒了,才醒过来,要仔细身子。”

  “不行,我必须立即去御书房,我不在,燕儿护着那个郑孝扬,皇上没准就不会罚他了。”大长公主说着,立即下了床榻,就要往外走。

  太后摇摇头。

  “皇上怎么处置那个混账东西?”大长公主又立即问。

  太后暗暗叹了口气,所谓养儿父母心,她连忙道,“你先别急,你没睡多大一会儿。郡主和郑孝扬如今应该还在皇上那里。”

  大长公主醒来后,发现是在太后宫里,腾地坐起来,一把抓住太后,“燕儿呢?那个郑孝扬呢?我睡了多久了?”

  太后一喜,连忙上前,“果然醒了。”

  片刻后,大长公主悠悠醒转。

  太医依从吩咐,取出金针,给大长公主施针。

  太医摇摇头,“依下官所见,不用开药方,下官给大长公主施一针,大长公主很快就会醒来。”太后颔首,“那你就快给她施针吧。”

  “需要开药方吗?”。太后问。

  太医不多时便匆匆而来,给大长公主诊脉,片刻后,恭敬地对太后回话,“大长公主气火攻心,暂时昏迷,并无大碍。”

  大长公主被人抬去太后宫,昏迷不醒,太后吓了一跳,连忙询问原由,吩咐人赶紧请太医。

  她在御书房外站了片刻,转身向太后宫里走去。

  郑孝扬已经被押去暗牢,御书房外十分安静,再无吵闹声音。

  金燕出了御书房,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三十九章舍不得气》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