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雷霆彻查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英亲王妃拍拍谢芳华的手,冷下脸道,“我也赞成皇上这句话,昨日来府的人,除了荥阳郑氏的人,都是我和华丫头亲自下的帖子,都是交好的亲近之人,若是因此引狼入室,查出是谁,我也饶不了他。”

  谢芳华看着秦钰,没说话。

  秦钰又怒道,“若真是昨日赏花会进府的人里有人害人,让朕查出来的话,朕将他碎尸万段。”

  众人都觉得有理,都不言声。

  秦钰转回身,又坐回椅子上,冷着脸道,“英亲王府是什么地方?比皇宫还戒备森严,明里有护卫,暗葱隐卫,外面高手就算插翅飞进来,也会有痕迹留下。若无痕迹留下,那么就是昨日赏花会进府的人。朕就不信查不出来到底是谁在害人。”

  “是,王妃。”春兰立即去了。

  英亲王妃点头,立即道,“春兰,你和喜顺去拟名单,都什么人来过,你们两个最是清楚。”

  秦钰转回身,又走回屋,对陪在谢芳华身边的英亲王妃道,“大伯母,昨日都什么人来府里?所有人的名单,现在就拟一份给朕。”

  “是。”月落立即去了。

  秦钰又对月落吩咐,“你带着人,将英亲王府,上上下下,所有地方,都彻查一遍,不要放过任何可疑的地方。”

  翠莲退了下去。

  “好了,你下去吧。”秦钰对她摆手。

  翠莲想了片刻,曳,“昨日奴婢二人协助王妃和刘侧妃待客,每个人都会说上几句话。昨日太忙了,奴婢也没注意。”

  “昨日赏花会,她和什么人有过交谈接触?”秦钰又问。

  翠莲想了想,曳,“昨日赏花会,王府上下,否十分忙碌,奴婢没发觉翠荷有哪里不对劲”话落,她忽然道,“对了,今日本来是翠荷休息的日子,往常,她是要去未来婆家走动的,今日她说昨日太累了,今日就不去了。”

  秦钰又翠莲道,“这两日,你可发觉翠荷有什么异郴对劲的地方?”

  械,

  “是!”小泉子立即去了。

  秦钰闻言吩咐,“小泉子,带着人,去将那家人都给朕叫来。”

  翠莲想了想,道,“去年,王妃给翠荷选了一门亲事儿,王妃待我们极好,虽然婢子们是奴婢,但王妃也没将奴婢们将下人看,所以,选的亲事儿,都是让翠荷看过之后点头同意的,说今秋完婚,那家就宗城内。寻常她不当值时,就会去过府走动。”

  “除了你,这府内府外,她可有与谁特别亲近,走动得特别好的人?”秦钰又问。

  翠莲点头。

  秦钰闻言道,“也就是说,府内外,她这个大丫头,都吃得开?”

  翠莲道,“翠荷与奴婢都是王妃跟前的大丫鬟,翠荷寻常待人平和,比奴婢讨喜,也不会去说错话得罪什么人,和府中的人谁都能说上几句话,主子们下人们也都比较喜欢她。”顿了顿,又补充道,“因为兰姨一直跟在王妃身边,外客来了,待人接物,侍候茶水,送客出府,王妃有个差遣,都会选翠荷和奴婢。”

  秦钰看着她,“除了你,她寻常还与什么人有交往,走得近?”

  翠莲曳,“奴婢不知。”

  “她身体里中有虫盅之术,你可清楚?”秦钰问。

  有一名婢女走出来,跪在地上,“奴婢翠莲,与翠荷寻常走得近些。”

  “谁平时与死去的这个翠荷交好?”秦钰又问。

  半个时辰后,初迟彻查完最后一个人,对秦钰曳,“回皇上,再无人中盅。”

  英亲王知道初迟是谁,初迟随谢墨含去漠北了,他颔首,不再多问。

  “是初迟给朕的吸盅虫盅,能检验出是否有人中盅,也能吸出虫盅。”秦钰道。

  英亲王看到秦浩手里拿着一个类似钵的东西,对秦钰低声问,“皇上,那是什么?”

  秦钰站在门口,见月落点名,每点一个,他拿着秦钰给他的东西对着那人心口。

  “是。”月落拿着名册应是。

  秦钰将名册递给月落,同时从怀中拿出一个东西,递给月落,沉声吩咐,“你来查,将王府的每一个人,都给朕查,朕到看看还有谁的身上跟死去的这个婢女一样藏有虫盅。”

  英亲王、秦浩等立即跟了出去。

  秦钰站起身,拿着名册,走了出去。

  英亲王妃立即将名册递给秦钰。

  “将名册给我。”秦钰道。

  “都被我叫来了,喜顺已经点过了人数,一个不少。”英亲王妃道。

  秦钰转头对英亲王妃道,“大伯母,王府所有人都已经在这里了吗?”

  “皇上!”月落应声而出。

  秦钰点点头,对外面喊,“月落!”

  “已经开了,侍墨去煎药了。”谢芳华道。

  秦钰沉着脸对谢芳华道,“你可开药方了?”

  太医们齐齐告退,走了出去。

  “行了,你们下去吧。”秦钰摆手。

  太医们顿时齐声道,“絮妃,下官们可丝毫不曾虚言半句啊,您的身体,比我们所说还要更严重。”

  谢芳华揉揉眉心,打破沉寂,“其实也没有太医们说的这么严重,大夫向来不都是有三分病,说成七分吗?你们放心,我自己开药方,调养一阵子就好。”

  谢芳华若有事儿,意味着秦铮也活不成,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

  刘侧妃、秦浩、卢雪莹也没想到谢芳华如此严重,三人脸色也不好看,无人出声。

  英亲王脸色也极其沉重,比英亲王妃好不了多少。

  英亲王妃没想到谢芳华竟然这么严重,什么叫做身体枯竭之兆?这也就是说她生命在消逝啊。她脸色一时间惨白,几乎比谢芳华的脸还白了。

  谢芳华想着太医院的太医也不全是一帮子废物,至少能从脉象诊出她身体确实极差。

  秦钰虽然早有所料,但脸色还是越听越沉。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总之谢芳华从头发根到脚趾尖,无一处是好的。

  “”

  一人又上前道,“回皇上,絮妃內腹重伤,肝肺皆燥,心脉极其虚弱,诚如草木需水,生命之源。而絮妃的生命之源在消逝,身体确实有枯木之兆。”

  一人又上前道,“回皇上,絮妃脾肾受损极重,心血有不足之兆,若是再不想办法调养,恐有碍性命。”

  一人又上前道,“回皇上,絮妃除心血外,经脉似有枯竭征兆。”

  众人对看一眼,一人上前,“回皇上,絮妃心血溃散,精骨虚乏,大不妙啊。”

  秦钰道,“你们说说,她身体如何?”

  两炷香的功夫,众人都诊完脉了。

  秦钰抽出娟帕,搭在谢芳华手腕上,太医挨个上前给谢芳华诊脉。每个人诊完脉,退到一旁,脸上的神色都是心惊肉跳。

  谢芳华看着一下子进来二十几人,无奈地伸出胳膊。

  秦钰吩咐,让他们全进来,挨个给谢芳华诊脉。

  不多时,小泉子带着太医院的一众太医,匆匆来到。

  英亲王和英亲王妃都无异议,秦秭京了,有秦钰在这里彻查,以他的手段,他们也放心。

  秦钰面色缓和下来,“先看诊,等太医来了再说。”话落,他一撩衣摆坐下,“朕今日就把英亲王府的事情查清楚了,再回宫。”

  “如今不是责怪谁的事情,还是要查出凶手。”英亲王半响没说话,此时出来解围。

  英亲王妃爱花人人皆知,只是从来没想到有人利用人心、脾性、天时、地利、拿花做文章。

  “若是有人有心加害,不是花也能是别的东西,防不胜防。娘快别自责了,您喜欢花,也没错。是我没想到而已。”谢芳华连忙道。

  “别怪华丫头,这事儿说起来,还是怪我。”英亲王妃自责不已,“有人抓住我喜好养花的嗜好。从今以后,我将那些花都扔掉,这府中再不养花了。”

  秦钰骂她,也是没错的,身体总归是她自己的,多少人关心她,让她养好身子,她也处处心翼翼,可是却还是让这些日子的伤白养了。

  只是她的确是大意了,或者说,背后人步步算计,算得太准了。

  谢芳华看着秦钰,揉揉眉心,她当时因为想到了云澜哥哥,她这些日子就在查他的下落,所以当英亲王妃十分确定那盆花昨日没骨朵时,她首先便想到了他,所以,便出手试了。以她的性情,这样的事情,就算早先料到有危险,她顶多会提前防范,不会被算计伤到,或者伤的轻,即便现在想来,也是会去动手试的。

  尤其是秦钰,对谢芳华恼怒道,“你的脑子哪里去了?怎么竟然这么不心?这样的事情,岂能是随便轻易出手去碰那盆花的?”

  虽然短短几句概述,但是几人听了,却觉得惊心动魄。

  英亲王妃便将她如何发现那盆金玉兰长出一个骨朵,正巧谢芳华来正院,她便邀她看花,将谢芳华碰了那个骨朵,便催动了身体里的心头血,以及叫来春兰询问,牵引出翠荷,以及叫翠荷要询问时,发现她死在了门口之事一一说了。

  喜顺将门口翠荷的尸体脱开,关上的房门。

  刘侧妃闻言点了点头,没出去。

  “有些事,不知虽然有不知的好。”英亲王妃点头,“但是都是一家人,今日我这里发生了这样的事儿,说明以后咱们王府也不是安全之地。你还是留下吧,以后生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你们今日知道些事情,以后凡事也会加个心。今日我和华丫头就是栽在了这不心上,中了别人的圈套。”

  刘侧妃心下感动,英亲王妃没将她、大公子、卢雪莹当外人,连忙道,“王妃,若是隐秘之事,妾还是不听了,妾也出去吧。”

  有两名端茶的婢女立即退了出去。

  英亲王妃看了一眼屋内的人,想了想,说道,“刘侧妃、大公子、雪莹、春兰留下,其余的人都出去吧。”

  秦钰见谢芳华躺好,回转身,对英亲王妃问,“大伯母,这是怎么回事儿?”

  春兰连忙扶了谢芳华去了不远处的软榻上,帮她拿了靠椅和薄被,让她倚好。

  英亲王妃连忙吩咐春兰,“去扶她去软榻上。”

  谢芳华这回顺从地点点头,也知道秦钰是为了她好,不能将人家的好心当做驴肝肺。

  秦钰闻言作罢,缓和了语气,“那你先去榻上躺着。”

  “你可不能动气。”英亲王妃连忙出声,对秦钰道,“华丫头说得也有道理,把她送回落梅居,她心下也惦记,不如就在这里跟着查查。更何况太医稍后就来了,我们不放心她的身体,还得跟去落梅居看个究竟。而且她刚刚吐了不少血,还是不要对她违心强硬的好,免得气血再上涌就会加重查。”

  秦钰一噎。

  谢芳华顿时生气,“我回落梅居心下也惦记着不踏实,就算你是皇上,也不该这么霸道。”

  “少废话!”秦钰不为所动。

  谢芳华无奈,“我不说话就是了,我就坐在这里真无碍的,我也想知道,是什么人害我,我还不至于虚弱到如今躺去床上什么也做不了的地步。”

  “朕会彻查。”秦钰制止她。

  谢芳华连忙摆手,“地上躺着惨死的人是中了虫盅之术,我不再这里,谁来”

  有人立即上前。

  “你还是被说话了。”秦钰挥手,“来人,将她送回落梅居养伤。”

  谢芳华曳,“怎么会要了我的命,还不至于。”

  “身体都掏空虚弱成这个样子了,怎么能叫没事儿?”秦钰冷下脸,“难道要了命才是大事儿吗?”

  “这些日子养伤顶多是白养了而已,若说大事儿,自然是没有的。”谢芳华道。

  秦钰拿过,给她号脉,刚一碰到,他的脸便沉下来,怒道,“你这是没事儿?”

  谢芳华将手递给他。

  “号脉还是会的。”秦钰道。

  “你懂医术?”谢芳华看着他。

  秦钰对谢芳华道,“你先将手给我,我给你把把脉。”

  谢芳华无奈地看了英亲王妃一眼。

  英亲王妃闻言点头,“刚刚我便说请太医来看看,一想华丫头自己比太医院的太医医术高,便作罢了,但是她只说没事儿,也不说具体什么情况,她这副样子,我这心里也提着放不下,还是请太医来看看最好。”

  谢芳华失语。

  “你这个医者我信不过。”秦钰不留情面地道。

  谢芳华立即道,“我自己就是医者”

  “是。”小泉子刚到院门口,听闻秦钰吩咐,立即转身又跑了出去。

  “你这副样子,怎么能像没事儿?”秦钰盯着她,“来人,去把所有太医院的太医都给朕叫来。”

  “自然是当真,我怎么会拿我自己的身体开玩笑。”谢芳华点头,“你放心吧,真没事儿。”

  “当真?”秦钰看着她,明显不信。

  谢芳华见他额头上出了细微的惫,大步走进来,面色紧张,焦急至极,她心下一暖,曳,“我没事儿。”

  秦钰迈进门槛,迈过地上躺着的翠荷的死尸,一眼便见到谢芳华脸色苍白,气色极差,昨日所见脸庞上莹润的红润之色已经消失不见,萨代之惨白的几乎透明,他薄唇紧紧地抿了抿,走到她近前,对她克制地放低声音问,“你怎么样?”

  秦浩、刘侧妃、卢雪莹等齐齐起身,对看一眼,暗暗想着谢芳华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可见一斑,知道她出事,立马纵马赶来了。这份天子之情啊,未因为她与秦铮和好而消失半分。几人连忙向屋里跟去。

  秦钰脚步不停,冲进了正院,进了画堂。

  “就在屋里。”英亲王连忙跟上他。

  “她如今在哪里?”秦钰说着,便已经急步进了正院。

  英亲王是第一次见秦钰如此失态紧张,以前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未曾纵马闯过英亲王府,如今更何况已经是一朝天子,他惊了片刻,定了定神,连忙道,“她说无大碍”

  秦钰来到正院门口,勒住马缰绳,翻身下马,对秦浩等人摆摆手“免礼”,便对英亲王急声问,“大伯父,芳华她怎么样了?”

  刘侧妃、卢雪莹等也连忙跪在地上。

  秦浩先反应过来,连忙跪地,“皇上”

  英亲王等人刚迎出正院门口,便见秦钰一人一骑纵马而来,众人齐齐一怔。

  小泉子气喘吁吁地跟在他身后,只来得及高喊一声“皇上驾到”,便见秦钰已经进了内院,走得没了踪影。

  他来到英亲王府门口,连马也没下,径直纵马冲进了府门,向府内走去。

  秦钰今日并没有乘坐玉辇,而是骑马出的皇宫,身后跟了一队禁卫军。

  英亲王妃并没有跟着出去,她不放心谢芳华,留在屋里陪着谢芳华。

  英亲王闻言带着秦浩、刘侧妃、卢雪莹一众人等迎了出去。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十二章雷霆彻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