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秦铮传信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明天,5月18日,京门风月手游二测,不需要激活码,谁都可以玩啦,亲爱的们,首测没玩上的,二测快快去下载玩吧~

  ------题外话------

  谢芳华想了想,“也对,南秦的措手不及,总好过北齐的有备而来。番○茄□小说网  .>

  “只要荥阳郑氏和北齐暗桩除得无反手余地,便能对北齐出兵。”秦钰道,“若是准备,十年也准备不好,北齐欺人太甚,我便打他个流花流水,让齐言轻知道,南秦不是软柿子,由不得北齐嚣张。”

  谢芳华一怔,“月内便出兵?能准备好吗?”

  秦钰嗤了一声,“别人都不易,就你易?”话落,他站起身,“你好好养身子,我准备月内就会对北齐出兵。希望到时候你能被养得壮如牛,能帮我做些事情。”

  她叹了口气,“李沐清也是不易。”

  李如碧离京时,知道的话,不知道又会作何感想?可会后悔?

  右相夫人若是知道,不知会作何感想?

  没想到,如今李沐清趁着现在,下决定要接他们回府了。

  还有那个小男孩,见到她的时候,有些羞怯,对她有着好奇,但又不敢明目张胆地看,躲在绿意身后,拿眼睛好奇又羞涩地瞅着她。眉目和李沐清有几分神似。

  谢芳华想起曾经在平阳城见到的那二人,那女子容貌说不上绝美,但是有一种明丽的艳色。是胭脂楼的第一头牌绿意,卖艺不卖身。她喜欢言宸,不知如今可放下了。

  秦钰道,“李沐清送走李如碧的同时,会接回这一弟一妹,自此后,右相府还是有小姐的,叫李绿意,二公子叫李沐紫。”

  谢芳华一怔,点头,“知道,就放在平阳城的胭脂楼。”

  秦钰又道,“你知道李沐清暗中安置在外的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吧?”

  谢芳华点点头,想着这的确是李如碧会果断地处理的事儿,他对李如碧应该是极其失望。

  饭后,秦钰喝着茶,对谢芳华道,“今日李沐清回府后,将李如碧立即送去了千里之外的尼姑庵。番茄△□☆小△說網.`w`.`c`om”

  谢芳华无语,这么屁大一会儿的功夫,汤怎么会凉?况且,这么热,怎么喝,不得稍微凉一凉么?

  小泉子连忙上前,将谢芳华刚盛上没喝的汤换下。

  “汤凉了,给她换一碗。”秦钰对小泉子吩咐。

  谢芳华转身回了殿内。

  “还站在门口做什么?吹冷风吗?还不赶紧回来吃饭。”秦钰在屋内不满地道。

  谢芳华看着青岩离开,心下暖暖的,想着秦铮应该是恨不得折返回来,但还是克制了,派了青岩回来。他应该是很愤怒,对北齐玉家,对玉兆宴。

  谢芳华对他摆摆手,青岩带着那只鹰鸟出了皇宫,离开时如来时一般,无声无息。

  “是。”青岩点头。

  谢芳华想了想又道,“告诉秦铮,言宸不会害我。”

  青岩颔首。

  谢芳华对他道,“这只鸟被我和言宸特殊驯养,无论他在哪里,这只鸟都能找到他的踪迹。”

  青岩接过。

  不多时,侍画将一只鸟带出来,交给了青岩。

  “是。”侍画立即去了。

  谢芳华想着秦铮应该也知道了玉兆宴暗中利用李如碧动手之事,要查玉兆宴,自然躲不开是他儿子的玉言宸。她轻叹了一口气,对侍画吩咐,“去将那只我和言宸联络的鹰鸟拿来交给青岩。”

  青岩颔首,又道,“公子还有一事,请小王妃告知如何第一时间联络上言宸公子。”

  谢芳华翻了个白眼,她什么时候成了麻烦了?虽然她的确是麻烦了些。她揉揉眉心,对青岩道,“你告诉他多加注意自己,不必担心我,我会住在宫里,仔细地养身子。”

  秦钰在屋中嗤了一声,“他倒是会想朕之所想所为,知道麻烦朕给他看着这个麻烦。”

  谢芳华一愣。

  青岩仔细地看了谢芳华一眼,抿了抿唇,“公子本来要属下传话,让小王妃进宫住。如今皇上已经将您接进宫来,也算是和公子所想不谋而合。番茄小說網w`w-w`.`”

  谢芳华站起身,走到梳妆镜前看了一眼,气色比中午时好了一些,她转回身来,迈出门口,看着青岩道,“我没大碍,让他放心,安心处理事情。”

  青岩恭敬地对里面见礼,“小王妃!”

  “够快。”秦钰道。

  “此时应该已经到了五百里之外。”青岩道。

  “你闯宫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秦钰懒洋洋地问,“秦铮如今在哪里?”

  青岩一身风尘,“公子听说了小王妃受伤,命我回京来看看,我得知小王妃在宫里,便进宫了。”话落,他对殿内拱手,“请皇上恕在下闯宫之罪。”

  月落收了剑,见青岩翻墙而入,无声无息地落在殿外,他问,“什么事儿?”

  “是我。”青岩的声音传来。

  他正想着,外面听得月落清喝了一声,“什么人?”

  秦铮是响午时离京的,如今不知道在京外哪里,英亲王府出事儿,她受伤,查出李如碧迫害,秦钰下令封锁关卡,查玉兆宴,这连番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他应该得到信了。

  谢芳华白了秦钰一眼,这个人什么时候都是这么不讨喜,明明是对人好,却也让人难领情。跟秦铮一样,不愧是堂兄弟。

  小泉子立即住了嘴。

  秦钰此时道,“废话怎么这么多?快吃饭。”

  谢芳华想着太后比以前宽厚多了,说道,“多谢太后。”

  小泉子又道,“今日您进宫了,太后特意吩咐御膳房多加了几个滋补汤品和菜。说明日再过来看您。”

  谢芳华一时无言。

  秦钰瞥了她一眼,“你冤枉我的事情还少吗?”

  谢芳华没想到是这样,点了点头,对秦钰道,“冤枉你了。”

  小泉子连忙道,“小王妃,皇上吃完后,都赏下去给奴才们用了,不浪费,自从先皇去了,宫里的开支节俭了一大半。皇上不喜铺张,太后也觉得南秦上下筹备军事,宫里也该带头节俭。”

  秦钰没理他。

  “那如何?”谢芳华看着他。番茄小说网  .>

  “你以为朕吃剩下就扔了?”秦钰挑眉。

  谢芳华看了一眼,嘀咕道,“当皇上日日这么奢侈,这一顿饭,够普通老百姓一家五口吃一天的。”

  不多时,桌子上便摆了慢慢一席。

  小泉子应了一声“是”,连忙命人将已经准备好的晚膳端了进来。

  秦钰挖了她一眼,吩咐小泉子,“端晚膳吧。”

  谢芳华扁扁嘴,“还不至于。”

  “每日按时吃药,我吩咐将御药房里的百年以上的老参都拿出来给你做补品,你就安心住在这里,好生给我养着。”秦钰道。

  谢芳华觉得睡了一觉,轻松了些,走到桌前坐下,对他道,“好多了。”

  “感觉怎样?”秦钰对谢芳华问。

  侍画将她扶着坐起身,给她端了一杯温水,她喝下,扶着她下了床。

  谢芳华点点头。

  “酉时了。”侍画轻声道,“该吃晚膳了。”

  谢芳华蹙了蹙眉,睁开眼睛,见屋中已经掌了灯,秦钰已经坐在了桌前,她问侍画,“什么时辰了?”

  侍画也明白秦钰是为谢芳华好,点点头,上前推谢芳华,“小姐,醒醒。”

  “喊醒她,让她吃了晚膳,喝了药再睡。”秦钰道。

  侍画看了秦钰一眼,小声道,“小王妃伤得太重,如今睡着……”

  秦钰进了偏殿,走到床前看了一眼,见谢芳华脸色依旧苍白,睡着也能听得呼吸浊重,他吩咐侍画,“喊醒她。”

  回到寝宫,谢芳华仍旧在睡着,并没有醒。

  当大总管太监果然不轻松。

  这些日子实在累得够呛,他每天抓住白天的一点儿空隙猛地补觉,今天没补上。

  小泉子跟在秦钰身后,想着皇上临朝以来,从来没这么早出过御书房,不知道陪小王妃吃过晚膳,还回不回御书房?若是不回御书房,早早歇下,他也能早早歇下。

  秦钰快速地批阅完一堆奏折,见天已经黑了,他抬步出了御书房,折回寝宫。

  太后也乏了,躺回榻上歇息。◇番茄小說網w`

  “是。”如意退了下去。

  太后摆摆手,“你去御膳房,吩咐御膳房做出滋补身子的药膳汤品,送过去。明日哀家再去看小王妃。”

  如意点了点头。

  太后又道,“不过秦铮和皇上握手和好,能共御外敌,齐力除外患,保卫南秦江山,儿女私情,不合礼数,到也不会成为诟病。如今总比我以前预想他们以后会斗个你死我活来好得多。”

  如意不敢接话。

  太后叹了口气,“皇上今日一听到她出事儿,连帝王仪驾也不乘坐了,竟然纵马出宫。这么多年,我养的儿子,我都不曾见过他如此失态。南秦历代总出痴情种,这一代更甚。皇上比先皇任性。”

  如意颔首,“据说是征得王爷和王妃同意的,皇上说今日英亲王府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说明英亲王府不安全,小王妃离京办事刚走,小王妃便伤成了这样,皇上不放心,便将她接进宫了。王爷和王爷也觉得将小王妃接进宫住着,由皇上照顾,比较安全。”

  太后讶然,“英亲王和王妃同意?”

  如意点头,“回太后,是真的,皇上的宫殿内收拾偏殿呢,皇上吩咐,小王妃进宫后,就安排在他的偏殿,他能就近看顾她。”

  她愣了一下,对如意问,“这是真的?”

  太后回宫后,还没坐稳,便得知秦钰带着谢芳华二次来宫住了。

  谢芳华今日这一日的确是虚耗过度,累极了,什么事情也不愿意去想了,不多时,便睡着了。

  偏殿内,一应布置,自然是华丽舒适。

  侍画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扶着谢芳华,进了偏殿。

  谢芳华想说不用你陪晚膳,还没开口,秦钰人已经走远了,她无奈地对侍画道,“扶我进去吧。”

  “朕去御书房,你去休息吧,晚膳我过来陪你用。”秦钰丢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谢芳华看着这孩子清清瘦瘦的,也就十二三岁,跑出来极快,脚步很轻,显然是个懂武功的,而且怕是还是个高手,这么年轻的年纪,有这样的武功,想必是秦钰特别培养的人,她也不推辞,点点头,“好。”

  小橙子立即从一旁跑出来,给谢芳华见礼,“小王妃,奴才就是小橙子。”

  秦钰点点头,对谢芳华道,“除了你自己带的婢女外,朕再安排一个小橙子给你使唤,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他。”

  “如今我已经嫌你很烦了。”秦钰摆摆手,对小泉子问,“都收拾好了吗?”小泉子立即道,“回皇上,都收拾好了,小王妃进殿吧。”

  “谁怕了?”谢芳华没好气地道,“住就住,你别嫌我烦。”

  “如今的你,看看成了什么鬼样子,朕才不稀罕。”秦钰道,“你就住这宫殿在偏殿,我能照应你。别不敢住,我认识的谢芳华,可不是这么畏首畏尾,怕人言可畏。”

  谢芳华瞪着他。

  秦钰冷着脸看着她,“你是非要我将秦铮招回来看着你吗?”

  谢芳华站在门口不往里走,不同意地道,“我不住这里。”

  秦钰带着谢芳华进了宫,将她又安排到了自己的宫殿。

  从今以后,他没有这个妹妹了!

  李沐清熄了灯,上了床,闭上眼睛,想着小时候,李如碧也是爱粘他这个哥哥的,后来从什么时候,她就跟她娘一样了?学着温婉端庄、知书达理、笑不露齿、大家闺秀风范……

  “是,公子。”隐卫应声。

  李沐清回到自己的院子,喊出近身隐卫,吩咐道,“倾右相府之力,协助皇上,查玉兆宴。”

  他看着,想着,自己到父亲这个年岁时,是否能够比他过得好?他也没有娶到自己最喜欢最爱最想得到的女子,但是他应该不会走他的老路。

  他走出不远,见书房的灯熄了,房门关上,右相脚步有些老态地向正院走去。

  李沐清出了书房。

  右相沉默片刻,缓缓地点了点头。

  李沐清颔首,放开拨弄的灯芯,“天色晚了,爹回房吧,娘虽然不是你喜欢的女子,但如今您和她都一把年岁了,过了大半辈子了,她失了女儿,也失了儿子的心,您该从丈夫这里补偿她些。若是她出什么事儿,您以后的日子,难道要孤身一人?”

  右相先是愕然,片刻后,点点头,“我准备过些日子便带你娘回乡,右相府从今以后你做主。你决定的事情,就照着自己的心意去做就是。”

  李沐清抿了抿唇,将李沐紫和李绿意的事情说了。

  右相看着他拨弄灯芯,细微的火光由他手下拨弄,灯油和棉絮燃起,滋滋地炸出些微的响声,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所以,你当初求娶谢芳华,我才支持你,虽然没娶到。”

  李沐清不再说话。

  右相闭上眼睛,沉默许久,哑声道,“你说得没错。”

  李沐清摇摇头,“我没怪您,只是明白了不喜欢一个人,却要日日对着的滋味应该是极不好受。丈夫虽然温和,却骨子里对妻子冷漠,才由得她作孽,而置之不理。因为,不爱她,所以,不怕她遭报应。”

  右相疲惫地看着李沐清,“你是在怪爹?”

  李沐清没答话,手拨动着灯芯,对右相反问,“爹,不喜欢一个人,才会由得她做什么你都不予置喙吧?您不喜欢娘,所以,这么多年,右相府内院的事儿,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便她迫害您的子嗣,您也当做不知道。”

  “你都告诉她了?她知道后如何?”右相问。

  李沐清点点头。

  右相看着李沐清,对他问,“刚从你娘那里过来?”

  书房内顿时明亮起来。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走进来,取出火石,掌了灯。

  李沐清推开书房的门,便见到右相坐在窗前的椅子上,书房内没掌灯,漆黑一片,凭他的眼目,清晰地看到右相一下子如苍老了十岁,颓然现出老态。

  右相沙哑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是清儿?进来。”

  李沐清来得门口,轻轻叩门。

  右相自从英亲王府回来,便待在书房里,一直没出来。

  李沐清在门口站了半响,缓步向书房走去。

  她幡然悔悟,是否都是她造的孽?

  她这一辈子,为了这一双儿女,为了右相府夫人的位置,沾满鲜血,日日求菩萨佛祖恕罪,到头来,她的儿子原来暗中早已经对她看不惯,她的女儿落得了这般下场。

  今日这哭比往日的哭来得悔恨凄然。

  李沐清走出门口,半响后,听到李夫人终于失去自控痛哭失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十六章秦铮传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