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立军令状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下一页

  今天京门风月手游二测,亲爱的们都下载游戏了吗?上次我也没玩上,唔,这次也去玩玩~

  燕亭又叹了口气,“女子太聪明了不好,让男子还如何有用武之地?女子太全才了也不好,你都干了男子干的事儿了,男子还干什么?”顿了顿,又道,“多亏你嫁了秦铮。”

  “不行吗?”谢芳华看着他。

  燕亭眼睛又睁大了些,“兵法?你竟然在看兵法?”

  谢芳华打开书页给他看。

  燕亭咳嗽后,有些不自然地道,“谁知道他有这么多弯弯肠子?”话落,又感慨道,“帝王果然不是寻常人能做的。”话落,气也消了,想着今天来这里果然来对了,扭头看她,“你在看什么书?”

  谢芳华好笑地看着他。

  燕亭咳嗽起来。

  “秦钰将这么大的事情交给你,也就是看透了你以后想走的路。”谢芳华道,“如今你还用得着气鼓鼓骂他?”

  燕亭眼睛一亮。

  谢芳华失笑,“不从粮草军事地基一层层地做起,你将来做大将军的话,怎么会明白朝里朝外那些繁繁复复的事儿?”

  燕亭沉思片刻,长叹了一口气,“本小侯爷想去打仗,才不想干这幕后之事。”

  谢芳华笑了笑,“北齐筹备数代,南秦一直内斗不断,仅凭秦钰一股帝王锐气,便想此举一统南北太过天方夜谭。”顿了顿,她道,“不过,凡事都不能绝对,兴许兵谋布好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燕亭立即道,“难道他还想踏平北齐国土,夺了北齐天下?一统南北?”

  “怎么就不会?”谢芳华道,“这是他和齐言轻的对决,自然要御驾亲征,打得北齐心服口服。让齐言轻做太子是兴兵成为史册上的败笔,也让未来他这个北齐王再无力攻打南秦。”

  燕亭睁大眼睛,“他刚登基不久,本就朝局不稳,还不算站稳脚跟,便要御驾亲征?不会吧?”

  “另外,若是我猜测得不错的话,秦钰此次应该打算御驾亲征。”谢芳华又道。

  燕亭长吁一口气,“我是被气糊涂了,这样一想,你说得极对。”

  “文武靠都交给李沐清,凭他的才能,也是绰绰有余。何况抽出时间暗中帮你了?”谢芳华道,“若是我猜测得不错的话,秦钰十日后文武科举的目的虽然是则才选能,但最大的目的,应该是分散别人的注意力,以求你们暗中行事。”

  燕亭眨眨眼睛,“今日早朝上,他吩咐十日后文武科举,李沐清主武考,他哪里有时间?”

  “他今日早朝后,在御书房留下了李沐清和崔意芝,崔意芝在京中的时日尚短。那就是李沐清了。”谢芳华道,“所以,你只管去抓就行,粗糙了的话,李沐清会帮你磨细了。”

  燕亭看着她,“什么意思?你说谁会给我善后?”

  “有人会给你善后的。”谢芳华道。

  燕亭皱眉,“可是匆匆筹备之下,能拉出去打仗吗?”

  谢芳华好笑地道,“他不是让你随便去抓人使唤了吗?凭你一人之力,是做不到筹备足够的军事粮草,但是再多十倍,甚至百倍的人呢?未必做不到。”

  燕亭一噎。

  “以前没发现吗?”谢芳华笑着问。

  “他就算再着急,也不能不拿人当人使唤啊。”燕亭气道,“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不是人呢。”

  谢芳华听罢好笑,“他也是急了。”

  燕亭简略地将秦钰如何欺负他的事情说了,说完,他自己依旧气冲冲,觉得秦钰不是人。

  谢芳华挑眉看着他。

  侍画此时搬来椅子,燕亭坐下,冷哼,“何止是欺负?简直是欺人太甚!”

  谢芳华看着他,好奇地问,“怎么了?他欺负你了?”

  “你也直乎皇上名讳?小心将你也拖出去五马分尸。”燕亭气哼哼地道。

  谢芳华一怔,“你是说秦钰?”

  燕亭走过来,仔细地打量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还能是谁?御书房里那个混蛋。”

  谢芳华抬眼,便见燕亭大步走进来,脸色不好看,眉目间似乎隐着怒气,即便刻意压制着,也能看出他心情极差,她挑了挑眉,“大热天的,哪里来的风?你这是怎么了?谁招惹燕小侯爷了?这副气冲斗牛的样子?”

  燕亭踏进门口,便大声说,“你不好好休息,怎么跑出来吹冷风看书?太不注意身体了。”

  燕亭来时,谢芳华刚喝了药,侍画、侍墨搬出贵妃椅,将头顶上搭了晾藤,她则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半躺在贵妃椅上看书。

  崔意芝想了想,还是独自转道去看望谢芳华了。

  李沐清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摇摇头,“我不去了,你若是想去,自己去吧。”话落,他向宫外走去。

  崔意芝见他神色深如古井,他叹了口气,“表嫂应该没有怪你,你若是不放心,就去看看她,燕小侯爷已经去了,我们再去,虽未对皇上请示,皇上应该也不会怪罪。”

  李沐清摇摇头,“没脸见她,我不去了。”

  崔意芝看着他问,“李大人,可去看望表嫂?”

  李沐清走出御书房,没立即离开,而是看向秦钰寝宫的方向。

  二人出了御书房。

  秦钰见二人都没异议,摆摆手。

  “多谢皇上!”崔意芝谢恩。

  秦钰点头,“做好了这些事情,兵部尚书是你的。”

  崔意芝毕竟不是从小在南秦京城长大,不敢如燕亭和李沐清一样与秦钰随意说话,见此,只得表态,“臣定竭尽所能。”

  “你清楚就好。”秦钰转头看向崔意芝。

  李沐清叹了口气,“皇上知人善用,有十分能力,不用人九分,臣等怕是要鞠躬尽瘁在这南秦朝堂了。”

  “所以,朕才把你叫来,给他在屁股后面弥补漏洞。”秦钰看着李沐清,“对你来说,武考监制如小菜,背后可以抽出空隙,做这个,不难。”

  李沐清无言片刻,说道,“凡事过犹不及,皇上可想好了,仓促准备之下,必有诸多漏洞。”

  他走后,秦钰看向李沐清和崔意芝,“你们都看到了?也知道了?知道怎么做了?”

  燕亭转身,气哼哼地走了出去。

  秦钰挑眉,痛快地答应,“去吧。”

  燕亭气得眉毛抖了又抖,险些抖掉了,他恶狠狠地说,“我想去看看芳华。”

  燕亭签字画押后,秦钰折起来,吩咐小泉子收好,对他摆摆手,如赶苍蝇一般地道,“没你的事儿,你去准备了。这份军令状即时生效。”

  秦钰偏头示意小泉子,小泉子连忙激灵地准备出军令状,让燕亭签字画押。

  “好!”燕亭又一拍桌案,“我就立军令状了!”

  “君无戏言。”秦钰道。

  燕亭扁扁嘴,“当真?”

  “我会想办法让她应允你。”秦钰道。

  燕亭睁大眼睛,“我没听错吧?你这是要帮我强抢民女?我可不喜欢强抢民女。”

  “给你许一门亲事儿?”秦钰看着他,“你想娶芳华身边的品竹是不是?朕答应你,只要你做到,朕帮你玉成此事。”

  燕亭翻了个白眼,“我若是一个月内给你办成了,你有什么奖赏?”

  “有手谕就是皇命,谁敢反抗?”秦钰扫了他一眼,“一个月内兴兵之事,除了你们三人,谁也不能知道,你可以大张旗鼓地筹备,但是目的得给我守死了。抓什么人为你所用,朕不管。”

  “你……”燕亭瞪眼。

  “没有。”秦钰摇头。

  “好,这可是你说的。”燕亭立即道,“你给我一道手谕。”

  秦钰点头,“你能抓到手里为你所用,就随便抓,朕给你这个权利,你若是能抓了左相和你爹帮你,能抓得到,朕也不反对。”

  燕亭盯着他,“我谁都能抓吗?”

  “没人给你,你自己去抓。”玉案被震得嗡嗡直响,秦钰面不改色地道。

  燕亭气得冲回御书房,照着秦钰的玉案狠狠地拍了一掌,“我一个人累死也做不到你的要求,给我人!人!人!”

  宫廷内卫立即将燕亭放开了。

  秦钰笑了一下,“放开他吧。”

  “成!”燕亭咬牙,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秦铮不在,他在秦钰手里混,气死也得忍这个混账皇帝。

  “如何?”秦钰又问。

  燕亭一噎,险些背过气去。

  “立军令状!你若是做不到,拿你娘肚子里的孩子试问。”秦钰淡淡道。

  “当真!”燕亭气得在心里骂秦钰祖宗十八代了已经,这是什么皇帝!

  “你当真?”秦钰问。

  出到门口,燕亭气得大声说,“我答应!”

  宫廷内卫顿时将燕亭拖了出去。

  “拖出去!”秦钰收回视线,不再看燕亭一眼。

  燕亭大怒,“你疯了?有你这么做皇上的吗?”

  “敢直呼皇上名讳,罪加一等。五马分尸。”秦钰又道。

  燕亭嗷嗷大叫,“秦钰,你还是不是人?你去做个试试。”

  外面守卫的宫廷护卫顿时进来,二话不说,架起燕亭。

  “来人,将燕小侯爷推出去斩了。”秦钰对外吩咐,毫不留情。

  “做不到。”燕亭果断地道。

  秦钰眯了眯眼睛,“你真做不到?”

  燕亭一噎,“可是三个月都是极限,别说一个月了。你别叫我娘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了,你干脆杀了我得了。”

  秦钰看着他,“将不可能之事,变成可能,才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燕亭大怒,“你这是在威胁我?”

  “那朕把侯夫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叫进宫来,问问她肚子里的孩子,能不能做到?”秦钰看着他,淡淡道。

  燕亭瞪眼,“怎么可能一个月内准备妥当?做不到!”

  秦钰对燕亭挑眉,“别告诉朕你做不到。”

  燕亭立即跳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钰,“皇上,不是吧?你想累死我们啊?”

  李沐清一怔。

  三人来到御书房,秦钰看着他们道,“一个月内,朕打算对北齐兴兵,所以,诸事必须一个月内筹备妥当。”

  退朝后,秦钰派小泉子将李沐清、燕亭、崔意芝三人留在宫中,前往御书房议事。

  早朝一应事宜商议妥当,秦钰吩咐退朝。

  未来,他做丞相的话,这定然是个文武兼备的丞相。

  众人也都悄悄地看了李沐清一眼,想着右相府出了那么大的事儿,皇上仍然对李沐清如此器重,让他刚被封为丞相司直便监武考,可见器重。

  秦钰看了李沐清一眼,这几日,右相府风波不断,从李如碧被毁容,郑孝纯求娶,昨日谢芳华出事,李如碧查出是迫害之人,被他送走,他令人接回一弟一妹……这么多事情堆叠在一起,他还能与寻常别无二样,便当得起他的器重,能顶起大事儿。

  李沐清垂首应声。

  “是!”左相领命。

  秦钰笑了一下,摆手,“张贴告示,十日内,设文武考核。文由左相负责,武由李司直负责,朕最后把关。”

  “皇上圣明!”左相抹着汗道。

  秦钰颔首。

  左相松了一口气,“朝廷急于用人,今年设两场,也是非常之举。能赶上第一场的,便能提前选用,赶不上的,赶第二场,这样一来,学子们也就没怨言了。”

  秦钰想了想,觉得有理,说道,“那就金秋再设一场,届时,另派人负责。”

  “那……赶不上的人呢?”左相连忙道,“天下学子,十年寒窗苦读,便等着金秋一试,金榜题名,报效朝廷。若是此番错失,恐怕学子们大多都会有怨言。”

  “就十日。”秦钰道,“能赶得上的人,有大才者,朕必回重用。”

  “这……”左相犯难,“文武学子,三年一试,每年金秋入考,都成了定律。如今距离科举还有一个半月余。各地学子大多还没从各地准备启程入京,有路途偏远者,也才刚动身而已。十日之内,怕是京城千里之外的学子骑快马险险能够赶进京。再远的,怕是赶不到。而我南秦疆土,南北东西,数千里绵延,这……多少人错过机会啊,十日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十日后。”秦钰道,“能准备妥当吗?”

  左相闻言连忙出列,“皇上,提前到什么时候?”

  秦钰不再多言,看向左相、永康侯等人,“所谓拨旧去新,朝中正是用人之际,非常时期,可用非常纳才之法。今年的秋试科举便提前吧。”

  燕亭和崔意芝对看一眼,齐齐颔首。

  秦钰听罢后,不甚满意地道,“朕给你们三个月的时间,准备好了吗?”

  秦钰又询问了燕亭、崔意芝等人军事粮草筹备情况,二人一一作答。

  秦钰见文武百官都无异议,他满意地摆摆手,众人叩谢起身。

  不消灭北齐的锐气,不使得压抑掣肘了多年的南秦扬眉吐气,誓不罢休。

  这是认可,是赞同,是悦歌,是民心所向,是南秦大势所趋。

  秦钰话落,群臣齐齐跪倒在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谁不希望南秦再不受北齐掣肘?即便不重回三百年前分庭抗礼的局势,也不该被北齐践踏国土,君不君,臣不臣,国不国。

  谁不希望南秦变成泱泱大国,藩属小国四面来贺?

  谁不希望自己国家的国力强盛?

  但是,面对上首金椅上坐着的年轻帝王坚毅的脸,他们忽然坚信,南秦从这一代开始,对外久不作为的历史怕是要更改了。

  这一年来,南秦内忧外患,动荡不安。

  不少人还记得不久前,先皇驾崩,新皇登基前,北齐兴兵,南秦损失惨重。

  伴随着秦钰的声音和坚定的神色,使得即便老态尽显的老大人也提起了一股心气。

  南秦有多久,多少代帝王,没主动对外宣战了!

  是宣战,不是迎战。

  这也就是说,南秦公开要对北齐宣战了。

  秦钰的声音不高,但是果决有力,群臣心底被他话语感染,齐齐提起了一股力。

  秦钰第一件事情便说了北齐国舅玉兆宴,暗中迫使右相府李如碧,迫害英亲王府小王妃之事。言北齐欺人太甚,一国之舅,行此龌龊之事,实乃令人恼怒,即刻对北齐发信函,要北齐给个交代。北齐若是不给交代,南秦便誓不罢休。

  群臣分列两侧。

  第二日一早,秦钰早早便起来,上了早朝。

  一夜无话。

  谢芳华在窗前坐了片刻,也躺回了床上歇下了。秦钰要月内对北齐出兵,需要准备的事情多着了,她这副身子必须要尽快再恢复,不能真成为拖后腿的麻烦。

  小泉子对着天空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也欢喜地在外间歇下了。

  秦钰登基以来,第一次破天荒地早早歇下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十七章立军令状》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