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上下一心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是南秦有史以来,最激昂最齐心言论最统一的一次。

  上下一心,攻打北齐。

  没有粮食的,捐家中的兵器,铁骑,喂马的草食。

  一个州县一个州县地扩散被感染,最后形成普南秦都如此做。

  百姓们受忠勇侯府,受谢氏庇护多年,如今北齐暗中筹谋,要踏平南秦江山,早先时候,边境已经打了好几场仗了,谢侯爷即便身体不好,但也去了漠北风沙之地对抗北齐。百姓们早就知道,北齐早晚还要打南秦,不会罢休。如今既为了南秦江山,又为了百姓自己的家园不失,更为了找回尊严,不受北齐践踏侮辱,不成为亡国之蝼蚁,百姓们竟然都自发地将家中的粮食留够了今年吃的,前往各地州郡府衙,自动向朝廷捐粮。

  而北齐一直暗中野心兴兵,北齐的税收高出的那部分,都用来增加国力了。  据说,这还是当年,建朝时,谢氏忠勇侯府一力为百姓们谋求的福利。三百年来,有几代先皇想要更改增加税收,一直有忠勇侯府顶着,从未变过。

  这么多年来,百姓们才恍然,南秦的税收一直比北齐的税收低。

  有很多百姓,听说朝廷近来在筹备战事粮草,因南秦去年今年屡受灾情,一直没有兴兵储备,粮草兵马兵器都吃紧,据说永康侯府的燕小侯爷为了筹备兵事,日夜不休,都给累病了,即便病着,也拖着病体筹备战事,但是即便如此,新皇也未下令向百姓增加税收。

  以京城为忠心,四下扩散,遍布南秦国土上大大小小州郡县,都做好了与北齐打仗的准备。

  一时间,南秦上下,都掀起誓要北齐归还谢凤的言论。

  尤其是,忠勇侯府,谢氏,多年来,忠心为国,女儿谢凤,当年嫁去北齐,百姓们都觉得是不得已为之,老侯爷戎马一生,为了南秦,屡得战功,保卫国土,使得南秦子民安平了这么多年。他唯一的女儿,却远嫁北齐,这么多年,虽然北齐对外传说,北齐王和皇后情深,但谁知道是真是假?谢凤在北齐受了什么苦,南秦又怎么会真正地知道?

  南秦上下,看到诏书所罗列北齐累累行止外,百姓们也被激起了怒潮。人人激愤,奋勇参军,言谈北齐欺人太甚,身为南秦子民,誓与新皇站在同一立场上,找北齐讨个公道。

  比起北齐早先一言不发对南秦开战,所行所止,暗中阴鬼筹谋来说,南秦下战书,光明正大。理由也十分之充分。

  另外,有兵部的快马,八百里加急,将战书送与漠北,递交给北齐。

  早朝的消息传开,昭告天下的文书第一时间先贴满了京中大街小巷,文书由京中接连地外扩,各州县不多久,都贴满了昭告天下的告示。

  秦钰退了早朝。

  英亲王沉重地点点头。

  秦钰摆摆手,对英亲王道,“大伯父还是坐镇京中吧,秦铮如今在漠北,漠北有用之人甚多,暂不需要大伯父奔赴漠北。”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朝臣闻言,齐齐归地,山呼万岁。

  秦钰颔首,“既然众卿都没意见,来人,拟告示,昭告天下,南秦上下,共讨北齐,还回忠勇侯府小姐谢凤,限一个月时间,若是南秦见不到完好归来的谢凤,南秦将一举踏平北齐。”话落,他一拍桌案,怒道,“朕在此立誓,不征北齐一雪前耻,不配做这龙椅。”

  群臣闻言齐齐叩首,“皇上所言极是,臣等赴汤蹈火,一定要北齐给个交代,万死不辞!”

  左相眼珠转了转,立即上前,“皇上圣明!北齐野心,扰乱我南秦,我南秦铮铮铁骨的大好儿郎比比皆是,自不该受此欺负。否则,这样的事情都当做没发生的话,何以立江山之足?”

  群臣都看向秦钰。

  秦钰点点头,认同地道,“北齐的确欺人太甚,大伯父言之有理。北齐是该给南秦一个交代,忠勇侯府一门忠心为国,老侯爷只谢凤一个女儿,多年来,不得相见,如今北齐理当还回谢凤。”

  如今虽然玉兆天之事太过可恨,但是毕竟已经时过二十多年。

  是嫁,不是纳。

  尤其是谢凤是北齐王后,当年,南秦虽然是理亏,但是北齐王是娶她进的北齐。

  众人都默不作声,想着谢凤是北齐皇后,二十多年来,和北齐王情深,也是因为她,南秦和北齐二十多年来一直和平。如今北齐王带着谢凤前往行宫,将朝事儿都交给了齐言轻。若是此时再讨回谢凤,北齐王会给吗?

  英亲王点头,“玉兆天既然没死,且做出这些恶事儿,北齐欺人太甚,当年,南秦理亏,联姻女儿嫁去北齐,如今玉兆天没死,北齐自当归还谢凤。”

  秦钰看着英亲王,“您说的是谢凤?要回谢凤?”

  众人又是齐齐一惊。

  英亲王怒道,“归还我南秦的女儿!”

  “大伯父要怎样找北齐讨个说法?”秦钰沉声问。

  群臣闻言齐齐一惊,想着英亲王一直以来留守京城,镇守朝纲,深得先皇器重,多年来,未踏出京都。当年他也是文武双全,只不过多年来,未曾干涉武将兵法,才使得很多人都忘了,王爷年轻的时候也是拿过剑的。

  英亲王出列,恼怒地道,“北齐欺人太甚,二十多年,本王和南秦都被蒙在鼓里。当年是臣之错。臣恳请皇上下旨,臣亲自前往漠北,势必问北齐讨个说法。”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不明白皇上心里怎么想的,一时不敢开口。

  待众人的议论声小了下去,秦钰沉怒地开口,“众卿议论了半天,可得出了什么结果?此事该如何办?”

  秦钰早朝上,脸色阴沉,一言不发地看着群臣慷慨激扬地议论着北齐玉兆天。

  南秦自诩和北齐比肩分庭抗礼的泱泱大国,可是却在这二十多年来活在北齐的阴谋中,连皇室隐卫都混入了北齐的皇亲国戚,搅得南秦近来如翻了天,这实在是打了南秦一个响亮亮的巴掌。

  这二十多年,南秦是被北齐给愚弄了。

  消息传来后,一时间,朝野上下,人人气氛。

  诸多事情,使得南秦乱上加乱。

  不但没死,反而二十年后,竟然潜入到了南秦皇室隐卫中成了隐山隐卫宗师的人物,使得皇室隐山隐卫在他的鼓动下,发动了南秦内乱。另外,暗中指使李如碧害谢芳华,挟持秦怜郡主……

  如今玉兆天竟然没死?

  二十多年前,因玉兆天出使南秦,被英亲王接到后,暴病而死,而使得北齐大怒兴兵。南秦虽然后来在忠勇侯带领下打了胜仗,可是因为理亏,联姻了一位女儿嫁给北齐王,还是尊比公主的忠勇侯府小姐。

  朝野上下,顿时哗然。

  玉兆天二十多年前没死,秦铮前往漠北救出秦怜的消息三日后传到了京城。

  听言点了点头,“反正您乖点儿就行了。”

  秦怜扁扁嘴,“知道了,我又不是真不懂事儿。被那个死僵尸玉兆天抓住,我也没想到。”

  “军营可不收女兵,郡主还是好生地在这里住着为好,最好别闹腾。”听言回头看了一眼,见谢墨含和王贵、秦毅前往议事厅议事,他小声是活,“您别捣乱就行,您没看侯爷更瘦了吗?他本来就身体不好,这些日子虽然漠北安宁,没再打仗,但是时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备战,指不定这仗什么时候打起来呢,你可别再让侯爷操心了。”

  “本郡主不怕。”秦怜蹦蹦跳跳地说,“晒黑了正好我就在漠北当兵了。”

  “郡主也快让人认不出来了,还说我呢,漠北风沙大,您的皮肤更不禁晒,等过十天半个月,你再看看自己,估计比我还黑呢。”听言一边嘟囔,一边想着这小姑奶奶来了,他的活该多了。

  秦怜拍拍听言脑袋,“喂,这才几日不见,小听言你都黑的快让我认不住来了。”

  听言点点头。

  谢墨含无奈地摇摇头,对听言吩咐,“将郡主安置在我最近的房舍,你现在就带郡主去梳洗换衣。”

  秦怜见她答应,差点儿欢呼起来。

  谢墨含闻言思索片刻,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安置秦怜,无奈地道,“好吧,既然如此,你就先住在军营吧。”

  秦怜立即趁热打铁,“我觉得,虽然随时会起战事,但不上线总伤不着人啊,难道还有人跑来军营杀后面的火头军?一旦起战事,我就待在军营里不出去,你别告诉我,你连军营也护不住啊。”

  谢墨含闻言不再说话。

  秦怜看着他,见他打定主意的样子,她眼珠转了转,立即说,“你想想啊,你又不能亲自送我回京,你派别人送我,不见得安全,那个玉兆天虽然滚出南秦了,但保不住还有别人背后下手再抓我,可怎么办啊,我总不能总是让哥哥救我啊。”

  谢墨含闻言眉心拧成一根绳,“那你也不能一直总在军营待着,早先我应你来漠北,那是因为,漠北无战事,一派安平,如今北齐和漠北随时都会起兵战,这里不安全。”

  秦怜死死地拽住他衣袖不放手,摇头,“我如今不是郡主。”

  谢墨含看着她,甩开她衣袖,“你是郡主,注意身份礼数。”

  “不要啊,一日怎么够?”秦怜摇头,上前一把拽住谢墨含衣袖,可怜巴巴地看着她,“你看看我,这一路为了来这里找你,折腾的都不成样子了,你本来答应哥哥从京城带我来漠北见识,可是半路上在临安城你扔下我就走了,是你不讲信用。如今哥哥都没交代什么,也就是同意我在这里了,你就别急着赶我了。”

  谢墨含绷着脸,道,“最多明日你休息一日,后日就必须离开回京。”

  秦怜吓了一跳,连忙道,“谢墨含,你别现在就赶我走,我哥哥有急事儿,把我送去追他,我就成他的拖累了,如今不是没打仗吗?我保证,一旦要打仗,我立马就走,绝对不再这里给你捣乱。”

  有人应了一声“是”,立即上前。

  谢墨含看着他,忽然一改温和,板起脸道,“来人,现在就送郡主去追秦铮兄,将郡主交给他安置。”

  “如今不是还没打仗吗?”。秦怜打定主意不走。

  “郡主不要胡闹。”谢墨含蹙眉,“这里毕竟是军营,一旦战事起,我无暇照顾你。”

  “反正我不走。”秦怜摇头,“赶我也不走。”

  谢墨含一噎。

  秦怜摇头,“怎么就不方便?这军营里以前又不是没住过女人?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娘和你姑姑都在军营住过。”

  谢墨含摇头,“军营都是男子,你是郡主,多有不便。待你休息一晚,我便安排人送你回京。秦铮兄应该是有急事儿要回去办,才没对你安置。”

  “没交代最好。”秦怜高兴起来,“我好不容易历经辛苦来到漠北,刚刚还害怕他将我抓回去。他不抓我回去,也就是说准许我在这里待着了,太好了。”

  王贵摇摇头,“没有交代。”

  谢墨含回头看了一眼秦怜,头疼地道,“他没交代说怜郡主怎么办?怎么不将郡主一起带回去?”

  “铮小王爷应该是有急事儿。”王贵道,“只说让卑职告诉侯爷,他走了。”

  谢墨含揉眉心,“他怎么这么急着走?不等我回来?也不差这一时半刻啊。”

  王贵点头。

  谢墨含一愣,“他刚到来,马不停蹄,连脚也不站,便折返回去了?”

  王贵道,“铮小王爷回京了。”

  “他去了哪里?”谢墨含立即问。

  王贵道,“铮小王爷没进军营。”

  回到漠北军营,不见秦铮的身影,谢墨含立即对守军营的王贵和秦毅问,“秦铮呢?”

  谢墨含吩咐人给秦怜牵来一匹马。

  秦怜点点头。

  “南秦和北齐自从分立南北建朝起,平静了多年,便再未兴起大的战火,如今两国已经箭在弦上。不是我们南秦不想打便不打的,北齐筹谋多年,连死了二十多年的玉兆天都是北齐当年的筹谋假死,北齐准备良久,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谢墨含话落,道,“回军营吧。”

  “一定要打仗吗?”。秦怜皱眉。

  “一旦战火起,硝烟弥漫,血染泥土,这里将是修罗场,会有多少亡魂埋在这里。”谢墨含道。

  秦怜看着他。

  谢墨含收了笑,“很快漠北就不舒服了。”

  秦怜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漠北的蓝天真好,咱们京城这个时节,还是炎热的夏季吧?可是漠北就已经秋高气爽了呢,真舒服。”

  谢墨含不再说话。

  秦怜闻言又骂,“这个玉兆天真是可恶,不是人。”

  “她身体本就不好,如今怕是更不大好了,只不过是为了让我安心,来信时没多说罢了。”谢墨含道。

  秦怜立即问,“嫂子的伤要不要紧?这个玉兆天怎么这么坏?伤了嫂子又抓我,简直可恶。”

  谢墨含摇头,“没有,她在京中,前些日子被玉兆天迫害,如今身体又受了重伤,在京中养伤呢。”

  秦怜挠挠头,“那嫂子呢?她来没有?”

  谢墨含失笑,“你毕竟是他的亲妹妹,他怎么能知道你出事儿而不管?”

  秦怜“唔”了一声,嘀咕道,“我就知道他一直以来口是心非,从小到大都欺负我,我一有事儿,便又跑来救我。”

  谢墨含点头。

  秦怜眨眨眼睛,“哥哥从京城赶来漠北,特意来救我?”

  谢墨含见她一身脏破,没个郡主的模样,即便人有精神了,但模样也实在不忍看,这一路上被玉兆天挟持,吃了不少苦,也忍再训她,“幸好秦铮兄赶来漠北救你,否则我还不知道怎么应付这个玉兆天。”

  秦怜收回视线,嘟起嘴,“我哪里知道会遇到这么个大坏蛋啊。”

  谢墨含看了秦怜一眼,见她看着漠北四周荒凉之地,满脸的好奇,他无奈地揉揉额头,“郡主,你太胡闹了,千里迢迢,没人随扈,千里爱漠北,万一不能应救你,出了事情,怎么办?”

  北齐大将军吩咐收兵,十万兵马鱼贯退回北齐军营。

  “再会。”谢墨含拱拱手。

  北齐大将军擦净了肩膀伤口处的污血,对谢墨含道,“谢侯爷,改日再会。”

  玉兆天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秦怜对他吐吐舌头,“你个老妖怪,欺负一个小女子,算什么本事。”

  玉兆天听到了她的话,脚步顿住,转回头,冷声道,“小丫头,下次别落在我的手里,否则你就不像今日这样好命了。”

  “我是怎么来的这里?”秦怜眼睛四下打量这里的情形,两军对垒,一片肃杀之气,对面北齐大将军已经解了毒,玉兆天在秦铮掉转马头时也向漠北军营走去,她一眼认出他来,大叫道,“他就是抓我的那个坏蛋。”

  谢墨含对她点头,“是漠北。”

  秦怜眨眨眼睛,挠挠头,扭头看向谢墨含,眼睛一亮,“谢墨含,这里是不是漠北?”

  秦铮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秦怜,调转马头,折返向漠北军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十章上下一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