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催心之毒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一万御林军得到皇命,以最快的速度围住了谢氏六房。

  森冷的兵器,肃杀的表情,使得谢氏六房顿时如被铜墙铁壁罩住,周围街道转眼间就降低了几个温度,炎热的夏季在这里如进入了数九寒天。

  谢氏六房内的人大惊失色,不明白出了什么事儿,怎么会来了御林军?

  守门的人吓得腿都软了,连忙跑里面禀告,生病的谢氏六房老太太、明夫人都被惊怔住。

  谢伊茫然地看向明夫人,“娘,我们家为什么来了御林军?”

  明夫人对她摇摇头,“你快出去看看,是哪位统领?为什么而来?”

  谢伊点头,立即跑了出去。

  谢氏六房老太太咳嗽了两声,握住明夫人的手,有些颤抖,“当初谢氏长房也被御林军突然围住,我们六房不会也跟长房一般吧?皇上如今这是要对我们谢氏六房出手?”

  明夫人奇怪地道,“儿媳也不明白,伊姐儿出去问了,一会儿她问回来就知道了。”顿了顿,道,“芳华在宫中养伤,不会出了什么事儿吧?按理说,从先皇驾崩,新皇也表了态,不会对谢氏出手了,而且如今朝野上下筹备打仗,稳住朝局还来不及,不该对我们出手才是。”

  “你说得有道理。难道真是芳华又出了事儿?”六房老太太提着心道,“皇上紧张芳华,只有事关她的事情现在牵扯我们六房了。”

  明夫人忽然想起今日英亲王妃派来的人,回握住老太太的手,“娘,您且宽心,我们六房应该不会有事儿。”

  六房老太太又咳嗽了两声,“且等伊姐儿回来吧,这么多年来,咱们六房谨慎小心,低调做人,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儿,弱儿寡母的,即便有什么事儿,也没什么可怕的。”

  明夫人点了点头。

  不多时,谢伊从外面回来,对明夫人摇头,“娘,御林军来的是李统领,说只是奉了皇命,围住我们,任何人不准进出。李统领说皇上没说缘由。”

  “既然如此,我们就等着吧。”明夫人想了想,对谢伊道,“你吩咐下去,阖府上下,不得慌张。”

  谢伊点点头,又走了出去。

  六房老太太道,“一般的寻常女儿家,一听说御林军围住府外,早就吓哭了,伊姐儿却不慌不乱,能稳住气性,不错。”话落,叹了口气,“只是可惜了,皇上那里,不知道能不能等到,能等到的话,不知是何年月了。好好的孩子,怎么当初就被皇上给救了?如今一头扎进去,拽都拽不出来。”

  明夫人看着老太太,哭笑不得,“娘,现在是什么时候?您怎么还想这个?御林军来围困咱们府,还不知道原因呢。没准六房自此就完了。”

  六房老太太闻言也觉得自己这时候想这个不应该,叹了口气,“自从那天英亲王府赏花会上出了那档子事儿,我这脑袋瓜子就开始糊涂着。”话落,摇摇头,咳嗽着喘道,“不想了,不想了,六房在这时局中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未知数,儿女子孙有没有那个福气,全在命。命里说有,就是有。命里说无,就是无。我就是希望,我闭眼睛那天,六房还能安稳着,我就知足了。”

  明夫人起身给老太太倒了一杯水,“娘,别胡思乱想了,先喝口水吧。”

  “让丫头们倒水就行,你也病着呢。”老太太接过水杯,喝了两口。

  明夫人将水杯放下,外面又有人跑了进来,大声说,“老夫人、夫人,皇……皇上来了。”

  六房老太太一惊,立即问,“你说什么?皇上来了?”

  “是,是皇上来了,已经进了门口了。”那人立即道。

  “快,快扶我出去迎接。”六房老太太连忙对人招手。

  有丫鬟婆子连忙上前,扶着她下了床。

  明夫人也整理了一下衣摆,一行人连忙向外迎去。

  谢伊走回来,听到皇上来了,抓住那守门人问,“只皇上自己来了?芳华姐姐呢?”

  那人连忙道,“小王妃也来了。”

  谢伊立即跑了出去。

  六房老太太顿时放下了提着的心,对明夫人道,“既然芳华也来了,她看来没事儿,应该不是来问罪我们六房的。”

  明夫人点点头,低声说,“怕是为了谢氏暗探而来。”

  六房老太太脚步一顿,看向前方,也压低了声音,“芳华竟然和皇上一起来,若是为了谢氏暗探,芳华可真信任皇上啊。”

  明夫人颔首,“如今铮小王爷和皇上握手言和,谢氏和皇室也共同御敌。有人暗中对付我们谢氏……若皇上和芳华为了这个而来,那么想必有了一定的办法。”

  “老侯爷当初将谢氏暗探交给你,也是迫不得已之举。”六房老太太道,“伊姐儿如今不成熟,谢氏暗探不能交到她的手里。谢氏暗探不能在你手里折损,成为谢氏的罪人。芳华小姐虽然嫁入了英亲王府,但她才是真正的谢氏嫡系的女儿。若是芳华小姐能接手谢氏暗探最好。你就给了她吧。”

  明夫人点头,“儿媳早有此意,只是芳华身体……”她正说着,见秦钰和谢芳华已经走来,她打住话,“娘,先看看芳华和皇上的意思再说。”

  六房老太太点点头。

  不多时,秦钰和谢芳华来到近前,六房老太太和明夫人以及一众仆从哗啦啦跪到了地上。

  秦钰温和地摆手,“老夫人免礼,夫人平身吧。”

  六房老太太和明夫人都站起身。

  谢芳华见六房老太太脸色苍白,气血虚喘,呼吸浊重,显然是在大病之中,问明夫人虽然没六房老太太这般模样,却脸色也奇差,显然也在病中,她上前一步,握住老太太的手,“六婶祖母这是怎么了?病的这么严重?”

  “身子骨老了,不抵用了,染了小小的风寒,倒成了大毛病。”六房老太太刚刚走得及了,又咳嗽起来,“不碍……事儿……”

  “您快进屋,我给您把把脉。”谢芳华道。

  “一直都吃着药了。”老太太连忙道。

  “吃着药还这样,便是没对症入药。”谢芳华说着,看向明夫人,“六婶母,我也给您把把脉。”

  明夫人点点头,“我还一直担心着你,如今见你气色好,看来伤势养好了大半,我就放心了。”话落,连忙请秦钰和谢芳华入内。

  一行人来到厅堂,将秦钰请到了上首。

  谢芳华给六房老太太把脉,片刻后,她皱眉道,“六婶母是暑热之症,不是风寒之症,您的病一直以来用错了药,又拖的太久,幸好今日我来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给您开个药方子,吃十日,也就好了。”

  “这位大夫是我们府中的老大夫了,医术虽然及不上太医院的太医,但也是不错。怎么会连暑热之症和风寒之症都分辨不出?”明夫人看向六房老太太道。

  “是啊。”六房老太太咳嗽起来,“回头去问问他。”

  谢芳华转身给明夫人把脉,手刚碰到她脉搏,抖了一下,应激性地撤开,身子退后了一步。

  秦钰一直注意着谢芳华的动静,此时立即从座上起身,来到她身边,将她护住,沉声问,“怎么了?”

  明夫人讶异地看着谢芳华,“芳华,怎么了?我这脉可有不对?”

  谢芳华盯着明夫人的手腕看了一会儿,又抬起头,仔细打量她的眉目,片刻后,对她郑重地问,“六婶母,这两日,你可有接触什么人?”

  “接触什么人?”明夫人也觉得怕是出了什么事儿,想了想道,“除了家里的人,也就今日王妃派来的人了,不过当时是隔着珠帘,那人距离我不近。”

  “是就近与你接触的人,这三日内,你都接触了什么人?”谢芳华问。

  “这三日内?”明夫人看了一眼六房老太太和谢伊,“也就娘和你六叔,还有伊儿和惜儿。以及近身侍候我的两个大丫头。”话落,她伸手指了指,“就是这两个丫头,除了惜儿,都在这里。”

  谢芳华看向那两名婢女,那两名婢女也是一脸的茫然。

  六房老太太紧张地问,“芳华丫头,怎么了?你六婶母可有哪里不对?”

  “我身上是沾染了什么吗?”明夫人也紧张地问。

  谢伊走上前,“芳华姐姐,我娘她怎么了?”

  谢芳华看着几人,想了想,问道,“六婶母,您确定您只接触过着几个人?没再接触别的什么人?”话落,她道,“您也病了,难道没和六婶祖母一样吃药?”

  明夫人恍然,“啊,你这样一说,我想起来了,还有府中的老大夫,是府中的老人,我也吃他的药。”

  谢芳华面色一沉,对她道,“现在就将那个人带来这里。”

  “他……难道……害我们?”六房老太太脸色顿时变了,“他在这府中都三四十年了,是府中的家用大夫,六房一直以来,有个病啊灾啊的,都是他给治。”

  谢芳华面色肃然,“六婶母身上隐约有当日我在英亲王府碰了那盆金玉兰的催动心血发作之毒。我因为被重伤了一次,对这种毒甚是敏感。”

  明夫人面色一变,腾地站起身,“怎么会这样?”

  秦钰脸色顿时青了,一把将谢芳华又拽得远了些,怒道,“来人,去将这府中的那个老大夫给朕拿来。”

  “是!”外面立即有人应声去了。

  明夫人脸色发白,看着谢芳华,“芳华,你刚刚没伤到吧?”谢芳华摇摇头,“我没伤到。”话落,她道,“六婶母,你吃他的药几日了?”

  “就是三日前,我身子有些不适,便找他来给我把把脉,看看是不是同娘一样染了风寒。他说我没打紧,开三副药,吃了就好。”明夫人道,“我如今刚吃了两副半,倒是感觉身子轻松了。”

  谢芳华抿唇,“将那没吃完的药拿来给我看看。”

  明夫人点头,立即催促谢伊,“伊儿,快去拿来。”

  谢伊立即走了出去,不多时,端了一碗药回来,“本来这是响午要吃的药,因为御林军来了,我娘还没顾上吃。”

  秦钰先谢芳华一步,伸手将药碗接过来,对她道,“你不能碰这药。”

  “我知道,你端着,我看一眼。”谢芳华说。

  秦钰将药碗端着距离她一步的距离,让它看。

  谢芳华看了片刻,闻了闻药味,脸色端凝地对明夫人道,“就是这药的问题,这药里含有催心血的攻心毒,剂量十分小。幸好您今日这一碗药没喝下去,否则……”

  “否则什么?”明夫人看着谢芳华。

  “否则就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您。”谢芳华话落,补充道,“若是碰了您,我也有性命之忧。”

  明夫人面色大变,转头看向六房老太太,“娘,许大夫可是咱们府的老大夫啊,他这是为什么?这药是他亲手煎的吧?”

  “是啊,他这是为什么?”六房老太太也骇然地道。

  秦钰将药碗递回给谢伊,恼怒地道,“我看他不是要害你们,而是要害芳华。”说着,他脸色森寒,“朕倒要看看,为何这么多人处心积虑非要杀了你。”

  谢芳华没说话,她也没想到,今日来这里,明夫人身上竟然被人下了这种攻心毒,而下毒的人,还是在府中待了三四十年的老大夫,若是她没有上一次的教训养成的警醒敏锐,这一次怕是又要栽了。背后之人对于除掉谢氏和她,真是处心积虑。

  这时,小泉子带着人回来,在门口道,“皇上,奴才带着人去时,那名大夫已经死了。”

  秦钰眉头竖起,转身走了出去。

  谢芳华抬步跟了出去。

  六房老太太和明夫人、谢伊也立即尾随而出。

  只见小泉子带着人将那死去的老大夫抬了来,他看来是刚刚死去不久,面容还未变样走形。

  小泉子见秦钰出来,连忙道,“皇上,这人身上还有温度,看来是刚死。”

  谢芳华抬步走上前。

  秦钰一把拦住她,“你别上前,小心又是个圈套。”

  谢芳华停住脚步,看来她心血外溢之症已经早就被背后人查知,所以,才抓住她的软肋,处处谋算,要杀她。如今对明夫人下手,想来是知道谢氏暗探在六房手里,一举将她和谢氏暗探除去。她道,“可是我不近前,谁来查他的死因?”

  “又不止你一个大夫。”秦钰吩咐,“小泉子,去将孙太医的孙子孙卓请来。”

  “是。”小泉子立即去了。

  谢芳华一怔,想起曾见过的孙卓,他既然是孙太医的孙子,想必也承接了孙太医的医术。

  “孙卓自小跟随孙太医学医,因他年纪还小,朕便让他悉心钻研几年,待年纪到了,就招他入太医院。”秦钰道,“不过他虽然年纪小,但医术却学了孙太医七八分,检查个死人,看个症状,还是难不倒他。”

  谢芳华点点头,转身对明夫人道,“六婶母,我给你开个方子吧,你现在就熬药服用。”

  明夫人点点头。

  谢伊连忙去取笔墨。

  笔墨取来,谢芳华提笔写了一张方子,递给谢伊,“找个可信之人去盯着给六婶母熬药,熬好药后,立即端来,让她服下。”

  谢伊点点头,郑重地接过药方子,安排了一个人立即去了。

  谢芳华又写了一个方子,递给六房老太太侍候的人,“六婶祖母的药也要尽快熬了服下。”

  六房老太太点点头,看着地上死去的老大夫,不解地道,“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他在府中这么多年了,我们待他也很好,他为人也实在,一直都没什么歪心思,这么多年,府内也没请别的大夫,都是他看诊,他如今怎么就下手害人了?他却又死了……”

  秦钰看了那死去的老大夫一眼,喊道,“月落。”

  “皇上。”月落应声而出。

  “立即查查这个人,什么时候来的谢氏六房,什么来历、身份,近来都和什么人有过接触。”秦钰吩咐。“是。”月落立即去了。

  不多时,孙卓被小泉子匆匆带来了谢氏六房,他来到后,给秦钰见礼。

  秦钰摆摆手,指指地上的死人,“你来查查他的死因。”

  孙卓点头,走到那死者老大夫的面前检查。

  谢芳华看着他虽然年纪小小,不慌不忙,将来成就怕是比孙太医还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过了片刻,孙卓直起身,对秦钰拱手,“回皇上,我查这个人是自己服药而死,服用的不是寻常的药物,而是催动身体快速生长的药物,所以,我把脉时才感觉到他內腹已经催化到枯死的地步,人体内的心血枯竭,这个人自然也就死了。”

  秦钰点点头,看向谢芳华,“看来是和明夫人服用的药一样,明夫人若是喝了最后那一碗药,也是如此吧。”

  谢芳华点了点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十四章催心之毒》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