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重新洗牌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未来南秦江山如何,谢氏如何,她的人生如何,都未可知。番▽茄小说网▽△w`w-w`.`f`

  明夫人看着谢伊,已经说了多少遍,她执意不改,她这个当娘的也无可奈何。她险些被许大夫害了这条命,如今想来才有些后怕,人生短短几十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沉船了。既然她女儿已经长大了,要执意走她想走的路,也就由她去吧。

  谢伊摇摇头,“娘,即便如此,我已经说了,也要一直等着,即便等不到,这一生,我能和芳华姐姐一样,有朝一日,肩上能挑起谢氏,我也不枉此生。”

  “既然知道,你就干脆放弃。”明夫人道,“你是女儿家,年纪小,就算赏花会上大放阙词,也没有人真正去揪着你不放,说你言而无信,你还是能找个真心待你之人。”

  谢伊吐吐舌头,“我知道铮小王爷与芳华姐姐更般配啦。我看着皇上和芳华姐姐这样冷静,几句言谈,就使得南秦京城翻云覆雨,就是觉得,我怕是一生,也追不上芳华姐姐的本事。也企及不到让皇上回头看我的地步。”

  明夫人一怔,训斥道,“不准胡说。”

  谢伊待二人身影离开后,小声对明夫人说,“娘,我觉得芳华姐姐和皇上好般配啊。”

  二人出了府,向城楼而去。

  秦钰看向谢芳华,谢芳华对他点头,二人一起抬步出了谢氏六房。

  “是。”小泉子立即招手,有人来拖了许大夫向外走去。

  秦钰颔首,吩咐小泉子,“将这个乱臣贼子挂去城门,张贴告示,北齐暗人,迫害谢氏六房明夫人和小王妃,其罪当诛,示众三日,扔去乱葬岗。”

  谢芳华点点头,对秦钰道,“将许大夫挂去城门,我们去城楼上。”

  “这有什么委屈?这是对谢氏六房的保护,我阖府上下,都该谢皇上安排御林军来相护。”明夫人道。

  谢芳华转头看向明夫人,“六婶母,为了使得谢氏六房安全无虞,一万御林军先在府外护着你们。待将京城脏污肃清了,再扯掉御林军吧,你们委屈了,用不了几日。番茄小□◇说☆网  `>

  十八人齐齐退了下去。

  谢芳华摆摆手,“去吧。”

  “是,小姐。”十八人齐齐垂首。

  谢芳华看向那十八人,“倾所有谢氏隐卫,先除京城所有北齐暗桩。”顿了顿,道,“若遇到困难,放信号弹,我去应援你们。”

  月落立即去了。

  秦钰点头,摆摆手。

  “是。”月落看向那十八人,只见人人面上罩着面纱,他点了点头,“皇上放心,属下定不遗余力,护他们周全,若是有人出手,定合力击杀,不予放过。”

  “这是虎符,你去调西山大营的三十万兵马,围住皇城。”秦钰将虎符扔给月落,“调完兵马后,你带着所有隐卫,尾随这十八人出府,他们引出背后之人,你们予以保护,凡是有暗中出手之人,必杀。”

  “皇上。”月落应声而出。

  秦钰捻了个响指,轻喊,“月落。”

  谢芳华点点头,看向秦钰。

  她曲音落,有十八人从暗中现身,齐齐见礼,“拜见小姐。”

  谢芳华走出暗室,拿出玉萧,放在唇边,吹了一支曲子。

  “好。”秦钰颔首。

  “西山大营三十万兵马,全调出来,将整个皇城围住。”谢芳华想了想道,“既然我们要出手,就要除个干净,杀个彻底,铲个不留余地。就先将南秦京城的水搅起来,我安排谢氏暗探,你安排月落带着隐卫,一个为引,一个助杀,来个瓮中捉鳖。看看能抓几条鱼,现在立刻动手,不给他们喘息之机。”

  秦钰点头,“好。”

  “六婶母放心吧。”谢芳华看向秦钰,“秦铮离开京城,铲除的是京城外遍布各州郡县的暗桩,刻意避开了京城没惊动。我们先把南秦京城守死了,防死了,来个全盘彻查。先铲除京城内的暗桩。”

  明夫人点头,“芳华,你要小心身体,我到不担心背后之人出手,只是担心再伤了你。”

  谢芳华道,“就是让背后之人疯狂出手,只有他们出手,我们就除之后快。☆番茄小說網.`.”顿了顿,她道,“这里是南秦京城,是世代秦氏皇朝盘踞的地盘,也是谢氏盘踞的地盘,难道还怕了区区背后扎根的北齐暗桩和背后算计之人?就算他们再厉害?能在重重围困下,做什么?”

  明夫人一惊,看着谢芳华,“这样的话,背后的人一定会大怒,也许会疯狂出手。”

  谢芳华站起身,对明夫人道,“六婶母,许大夫的尸体,我决定让皇上挂去城门示众。”

  两盏茶后,所有的卷宗全部烧毁,只余下满室的草灰味和一盆的灰烬。

  秦钰默不作声地坐在一旁,目光似乎蒙上了浓浓的雾霭。秦氏就没有一个女子,能如谢氏的女儿一般,素手能搅动乾坤,肩上能担起天下。

  谢芳华偏头,见谢伊少女的容色纯净,一双眸子明亮坚定,她点了点头。

  谢伊悄悄地靠近谢芳华,挽住她的手臂,轻声说,“芳华姐姐,你一定会活下去的,我们谢氏也一定会继续延续下去的。”

  谢芳华坐在火盆旁,一本一本地将卷宗扔进去,脸色被火光映照,明明灭灭。

  还有皇上……

  她的命,担负着英亲王府小王爷秦铮的命。他们加在一起,就是南秦半壁江山基业。

  可是谢氏生死存亡的重担,都重不过她的命。

  这希望凝聚在谢芳华这个纤细柔婉的女子身上,明明是这样的清瘦柔弱,可是肩上却担着整个谢氏生死存亡的重担。

  看着燃烧得旺旺的火光,她似乎看到了谢氏未来的希望。

  明夫人沉默地看着,保存了这么多年的被她视为比性命还珍贵的东西,一朝就这样轻易地烧了。她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觉得这也只能是谢芳华能做出来且会做出来的事儿。只有她这样的魄力,才能如此果决果敢果断地这样打乱谢氏隐卫多少年多少代的暗桩布置,重新洗牌。

  谢芳华拿出火石,点燃了火盆里的卷宗,泛黄被保存得完好的多年的卷宗顿时都烧着了。

  “好,那烧吧。”明夫人咬牙,亲自去搬来了火盆,将卷宗放到了里面。番茄小说网▽○``>

  “我既然接手谢氏暗探,就会重新整顿。”谢芳华道,“几百年来,北齐顺着丝线,没摸清十分,也摸清了七八分,否则不可能十日之内,接连悄无声息地除去我们两批人。我如今要做的就是打乱一切暗桩,重新将谢氏暗探洗牌,然后,一举对背后之人和北齐的暗桩出手,让他们再不能再南秦作恶。”

  明夫人一怔,骇然道,“芳华,这可是我们谢氏暗探所有的暗综,承上启下,几百年呢,你如今都烧毁,那以后再想查,可怎么办……”

  谢芳华点点头,“五六分也够了,不需要你都记下。”话落,她对明夫人道,“六婶母,您拿火盆来,我将这些案卷和卷宗都烧掉。”

  谢伊看着谢芳华,想了想,“五六分。”

  两个时辰后,谢芳华看完了最后一卷暗宗,对谢伊道,“你记下了几分?”

  因为谢氏暗探秘密的丝网太大,足足交接了两个时辰。

  若是谢氏完,南秦皇上也完,所以,世事多变,匪夷所思,南秦和谢氏必须联手一致对外。

  他们怕是从来都没想过。

  秦钰在一旁,随意地翻弄着,心下感慨,多年来,几代南秦皇上的先祖帝王一直想方设法费尽心机,想拔出谢氏暗探,除去谢氏,可是都不得其法,他们可否会想到,有朝一日,他们的子孙,就坐在这里,堂堂正正地看着谢氏暗探这些卷宗和整个谢氏暗探的秘辛锁链。谢氏和皇室联手,对抗北齐多年的筹谋?

  谢伊也跟着翻看。

  谢芳华逐一地翻着卷宗,翻完一本,递给一旁的谢伊。

  关好密室的门后,明夫人将谢氏暗探所有的暗卷和卷宗都交给了谢芳华,同时将这十日以来两批暗探折损在哪里,背后虽然没查到是什么人所为,但也有些蛛丝马迹可查,都一并交代给了她。

  一行四人进了密室。

  谢芳华拍拍她的手,“我会努力活着。”

  谢伊眼圈发红,点点头,“芳华姐姐,你一定会没事儿的。○◇番茄小□说网  `”

  谢芳华不与他抬杠,示意谢伊跟上。

  “没有万一。”秦钰狠狠剜了她一眼。

  谢芳华看了秦钰一眼,“我说万一。”

  “胡说八道什么?你怎么会不在?”秦钰恼怒地道。

  “你能行,有我在,不会用到你。但是我若是不在了,那么,你就要顶起来。”谢芳华道。

  谢伊紧张地道,“芳华姐姐,我不行,我没你的本事。”

  谢芳华对谢伊道,“伊妹妹也跟着一起吧,将来我若是出事儿,谢氏暗探就交给你了。”

  明夫人颔首,“有皇上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话落,她头前带路,引谢芳华和秦钰一起进了密室。

  秦钰缓缓点头,“朕既已看透,自然不会让北齐得逞,有生之年,绝不对谢氏动手。”话落,他又补充道,“至于百年之后,我们都不在了,就交给下一代去处理吧。”

  “好。”明夫人点头,对秦钰正色地道,“皇上,希望您能不负我们谢氏的信任和芳华对你的信任。”

  谢芳华道,“北齐多年以来,看透了南秦,南秦几代来,到这一代,弄到如今内忧外患的濒危地步,就是一个教训。若不及时挽救,皇室和谢氏若不互相信任,同心协力,那么,北齐分而杀之,南秦江山这片国土家园便会毁于一旦。我们谢氏暗探如今靠自己,未必保得住,毕竟背后之人太会算计,埋藏的暗桩已经全盘发酵,只谢氏自己,应付不来。要和皇上携手。”

  明夫人看了一眼秦钰,有些犹豫。

  谢芳华颔首,对明夫人道,“皇上也一起吧。”

  明夫人喝过药后,对谢芳华道,“你随我来,我将谢氏暗探的所有东西都现在交给你,以及这么多年谢氏暗探的情况,我都与你说说。”

  这时,有人端来熬好的药,递给谢伊,谢伊先递给谢芳华过眼,谢芳华看过之后,没什么问题,点点头,明夫人将药喝了。

  谢芳华点点头。

  “还是要多加注意,即便谢氏暗探实在保不住,也要保住你的命要紧。”明夫人道,“老侯爷和谢氏九泉下的列祖列宗也不会怪罪的。”

  “我的身体无碍,已经养回了七八分,若是没有意外,短时间内,不会要命。”谢芳华道。

  “你接手最好,那你的身体……”明夫人看着谢芳华,有些担忧。

  谢芳华点头,“六婶母,我本来也没想到背后之人要对付的是谢氏暗探,或者说,是整个谢氏。我身体不好,不知能不能保住这一命,才推辞了你。如今形势迫人,我来找你,正是这个意思,我来接手。”

  “这两日我寝食难安,一直没找出对付的办法,敌在暗,我们在明,我不敢再轻易出手。”明夫人看着谢芳华,说道,“伊儿不成熟,对这里面的事儿一知半解,我还没抽出时间教她,如今便出了这样的大事儿。芳华,你还是把谢氏暗探接到手里吧,六婶母无能,若是还在我手里,怕是保不全谢氏暗探。当初老侯爷也是说等你和子归长大,我便卸下这个担子。我知道你身体不好,但是如今我实在没办法,怕支撑不住。”

  “六婶祖母别自责了,六叔这些年来能安安稳稳,也该知足。您也没料到许大夫是北齐的暗桩。”谢芳华缓缓开口,“我和皇上今日来府中,就是为了那背后之人。想来除了玉兆天和今日这个许大夫,南秦京城内还有背后之人。谢氏暗探已经折损了两批人,不能全部都折进去。”

  “我正是这个意思。”六房老太太自责道,“谁知道他……哎,幸好儿媳没事儿,幸好芳华没事儿,否则我就是谢氏的罪人。”

  “您也是为了六老爷好,怕我查了,使得许大夫心里不舒服,觉得我们府中不信任他,不好好给六老爷治病。”明夫人叹了口气。

  六房老太太顿时后悔不已,“当初儿媳是说要查他,是我给拦下了,她进门前,许大夫就已经来了好几年了。我十分信任他,觉得府中谁有问题,他也不会有,便没让查。”

  明夫人面色一变,“没想到人在我家里,我却不知她的底细。”

  谢芳华接过,看罢,对明夫人道,“这位许大夫,彻查之下,来自北齐,应该本就是北齐的暗桩,这么多年,埋在谢氏六房,等待可用之机。”

  秦钰打开卷宗资料,翻弄着看过后,脸色难看地递给了一旁的谢芳华。

  月落此时回来,手中拿了一份卷宗资料,递给了秦钰。

  一番盘查完后,没发现任何异常。

  所以,六房老太太和明夫人都对这许大夫深信不疑,实在没想到他竟然突然下杀手。

  许大夫是府中的老人,老家发水,只活了他一人,无处立足,便来了京城谋生。他刚到京城,便赶上谢氏六房的老太太为子寻医看诊,便来了谢氏六房,救了六老爷一命,自此后,六房老太太便将他聘请做了家用大夫,一直留在了府中,给六老爷看诊,后来,老太太给他做了个媒人,将她的陪嫁丫头嫁给了他,过了五年,那丫头得了不治之症,死了。许大夫再未娶,一晃就这么多年,至今六老爷虽然体弱,肩不能挑,但着实保住了命。

  谢氏六房人口本来就不多,十分简单,仆从也甚少,两盏茶的时间便全部盘问完了。

  小泉子按照秦钰吩咐,逐一盘问许大夫一直以来都和什么人亲近,这十多日以来与什么人有过接触,都做了什么事儿等等。

  不多时,小泉子回来,将谢氏六房的所有人都带来,聚在了院中。

  “是。”小泉子立即去了。

  秦钰对二人点点头,沉声道,“朕亲自来查。”话落,他吩咐,“小泉子,将谢氏六房所有人都带来,逐一盘问。”

  谢伊闻言也看向秦钰。

  明夫人立即对谢伊道,“去,吩咐下去,所有人,都到这里……”她话说到一半,忽然想起了什么,将本来要说的话吞了回去,看向秦钰,改口道,“交给皇上彻查。”

  谢芳华点点头,“说不准。”

  “这么说他背后有指使之人了?”明夫人立即问。

  谢芳华摇摇头,“他应该是和六婶母一样,三日前便服用了这个药,若没有人逼迫的话,他也许是迫不得已,觉得害了谢氏六房,心下愧疚,以死谢罪。”

  六房老太太恼怒道,“这个许大夫,应该是知道皇上来了,计谋撞破了,便服药自杀了。”

  明夫人脸色发白,看向六房老太太,“真没想到,许大夫他在府中这么多年,竟然……”

  谢伊立即扶住她,喊了一声,“娘。”

  明夫人听闻孙卓和秦钰如此说,身子晃了晃,几乎站不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十五章重新洗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