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算无遗漏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背后之人在最短最快的时间,权衡利弊,倾北齐所有暗桩全力孤注一掷,保自己离开的同时,最大限度地创伤南秦京城,不是寻常人能够做到。番△茄小说网  w`w`w`.-f`.`>

  谢芳华目光看向那人消失的方向,对秦钰道,“给秦铮传信。”

  秦钰也看向那人消失的方向,颔首,“既然这个人如此厉害,月落怕是追不上,各关卡也拦不住他,只有给秦铮传信让他拦截了。”

  “希望他能碰到拦截住这个人。”谢芳华沉冷地道,“不过,就算让他跑了,今日也不是全做了无用之功。”话落,她收回视线,转向被三倍兵力包围的炮角楼,“至少,南秦京城所有暗桩都被清洗了。”

  秦钰点点头,“即便清洗了,但被人这样手段狠辣筹谋算计一把,还是让人心中窝火。”

  谢芳华回头看他,见他气得脸色铁青,她忽然笑了,云淡风轻地道,“这有什么,你我又不是神仙,能够算在他人前头,算得准计策,也算不过没人性的心,百密也有一疏。总有一天,我们从北齐身上找回来就是了。”

  秦钰面色稍霁,“听你这么说,我心中还算舒服些。”

  大雨依旧下着,因为二人手中的伞都被箭羽刺烂了,再不能用,小泉子惊骇之后,第一时间,连忙给二人又拿了两把伞来,但即便这么短暂的功夫,二人身上也已经淋湿了。

  秦钰看了一眼对面的炮角楼,里面的那些暗桩死士怕是没有两盏茶的功夫难以全部解决,他对谢芳华道,“你先回去换衣服,衣服这样湿着不行。”

  “运功蒸干就行了,不必这么麻烦,待将这里处理了,我们就去云澜哥哥的府邸。”谢芳华道,“我到想看看,他的府邸怎么会成为了这人利用离开的地方?”

  秦钰想了想,“也罢,不过你不要动内力了,我来帮你。”

  谢芳华点头,站着没动。

  秦钰催动内力,贴在谢芳华后背,他内力浑厚,片刻功夫,便缓缓地轻柔地将谢芳华身上被打湿的衣服蒸干了。他撤回手,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蒸干。番茄小说网  w`w`w`.`

  小泉子在一旁看着,暗暗地想着有这样的皇上和小王妃,他这当奴才的都省得操心跑腿了。

  大约过了两盏茶,对面的炮角楼在秦钰预算的时间内被攻破。

  有人前来禀告,顶着一声血迹跪在地上,“启禀皇上,炮角楼内总有一百三十二人。”顿了顿,他请罪道,“无一人生还,属下等人无能,请皇上处罚。”

  秦钰怒道,“一百三十二人,盘踞在我南秦京城,天子脚下,可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话落,他道,“查清楚没有,他们是怎么上去的炮角楼?”

  那人垂首道,“炮角楼应该一直是北齐暗桩的据点,守卫那处炮角楼的所有人,都是穿戴士兵服,今日皇上调派守卫时,趁机当值……”

  秦钰抿唇,怒极而笑,“你说无一人生还?也就是说,查不说幕后主使之人是谁了?”

  那人点头,“请皇上处罚。”

  “罚你们管什么用?废物!”秦钰挥手,“去给朕查,就算人都死了,也让他们说出话来。”

  那人抬起头看秦钰,见秦钰脸色铁青,没对他处罚是天子仁厚,立即道,“是!”

  秦钰待那人走了下去,依旧余怒未消,“真是好啊,竟然连守城营兵都能进扎暗桩,且是一整队。真是……真是极好……”

  谢芳华知道他是真正的动了怒,任谁也会动怒,南秦京城,天子脚下,皇权被挑战的如此地步,也是古来少有了。不怪秦钰怒,她平心静气地道,“你想想,暗桩埋下,不是一日两日,而是多少代?南秦不也在北齐有暗桩吗?只不过,没有这么大规模的据点和凝聚力以及背后的筹谋算计罢了。皇室隐卫都能被人收服利用,更遑论这小小的炮角楼?”

  秦钰闭了闭眼,“不知道几代先皇在天之灵,知道此事,会作何感想。”

  “死了人,能有什么感想?”谢芳华淡淡道,“为了一人离开,而倾尽所有北齐暗桩,这步棋背后之人虽然下得好,但自此南秦京城就会平静且干净了,对我们来说,不是坏事儿,所以,不必动怒了。▽◇番茄☆小说☆网  w-w`w`.`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毕竟天下就这么大,不是吗?早晚也会知道。”

  秦钰颔首,“你说得也对。”

  “走吧,我们去云澜哥哥府邸。”谢芳华道。

  秦钰点头。

  二人一起下了城楼。

  城楼上经历一番激烈的击杀,可是被大雨很快就清洗了,雨水帘幕相接下,整个南秦京城都静静的,哪怕城楼上这样死了一百三十二人,折损了几十暗卫,上千士兵,也没惊动京城内被大雨笼罩的百姓。

  北齐暗桩的尸首被抬下炮角楼,抬进了刑部的停尸房,仵作齐齐前去验尸,刑部的官员们立即着手彻查这些人的身份、地位、卷宗出处。

  秦钰的一句让死人说话,他们不敢不当做圣旨,不放过蛛丝马迹,定要都查个明白。

  马车外面自有防雨雪的雨披,车内十分干松。

  谢芳华上了车后,便歪在靠枕上沉思。

  秦钰看了她片刻,问到,“在想什么?”

  “我在想那个人。”谢芳华慢声道,“他一定是你我认识的人,否则不会用这种自断多年心血将所有暗桩倾数折损的手法,看着是保全自己,心狠手辣,冷血无情,没有人性,但另一面的背后,兴许是为了不与你我照面,认出他来。”

  “那会是谁?你觉得呢?”秦钰挑眉。

  谢芳华摇摇头,叹了口气,“我想不出来是谁,若是想出来,就好了。”

  “我能想到的便是谢云澜。”秦钰道,“你不觉得他很奇怪吗?当日,丽云庵要拉着你一起死,后来被秦铮找到寻水涧,他又离开了寻水涧,没有回京,再度消失得无影无踪,没下落可寻。如今那人又是从他的别院离京。”

  谢芳华无奈,“秦钰,我说不是他,一定不是他。”顿了顿,她道,“兴许是与他有些关联之人,或者,是借他府中的暗道离开,让我们将视线转移到云澜哥哥身上而已,背后之人转移视线的功夫,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人精于算计,什么都不在话下。”

  秦钰揣测片刻,颔首,“你说得也有道理。番☆茄小說網w`”

  “去云澜哥哥的府邸看看再说吧。”谢芳华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秦钰扯过车内的薄被给她盖在身上,脸色有些差,“还说身子养好了,你看看你,如今脸色这么差。”

  “没你差,你照照镜子,先看看自己。”谢芳华阖着眼道。

  秦钰轻哼一声,不再多言,自己也靠着车壁闭上了眼睛。

  护卫二人的马车随扈有五千人,队伍的大雨中,缓缓行进到谢云澜的府邸。

  谢云澜府邸的大门,紧紧的关着。

  秦钰和谢芳华下了马车,直接吩咐道,“将门砸开。”

  有人立即上前砸门。

  最锋利的斧捶,一锤下去,紧关着的府门被凿开。

  有护卫先一步蜂拥而入,依次持剑铺开中间一条道,其余人迅速地占领府邸各处。

  秦钰和谢芳华撑着伞走了进去。

  府内空空荡荡,无一人,院中已经有荒草长出,显示出长久未有人住的荒芜。

  护卫统领带着人搜寻一圈,回来对秦钰禀告,“皇上,府内空无一人。”

  “查暗道密室。”秦钰道。

  “是。”护卫统领带着人又去了。

  秦钰偏头看谢芳华。

  谢芳华道,“四处看看。”

  秦钰点点头。

  二人向里面走去。

  先来到正房、画厅、由暗门打开昔日谢云澜为了抑制体内焚心而设的密室,里面已经落了一层灰。

  府中空荡荡,没有半丝人气,连台阶上都长了青苔。

  谢芳华退出房间,立在廊檐下,看着院中,心中怅然,对秦钰道,“看来背后之人真是利用云澜哥哥府邸来转移我们的视线,五里外出现人,我首先想到这里。那背后之人,也定然算计到了,才如此声东击西。”

  秦钰颔首,“他的目的只是为了转移视线吗?怕是不会如此简单吧?”

  谢芳华忽然眯起眼睛,脑中有什么灵光一闪,被她迅速地抓住,她立即道,“月落带着人离开多久了?”

  “有半个时辰了吧。▽番茄小说网  w`w`”秦钰看着她,忽然面色一变,“你的意思是……不是调虎离山?怕是……”

  “怕是引而杀之。”谢芳华脸色也变了,“快,派人前去追月落,他应该需要应援,若这真是一个计中计,有备而来,他怕是难以对付。”

  秦钰立即大喝,“来人!”

  “皇上!”有人立即出现在秦钰面前。

  “所有隐卫听令,即刻去追月落,全力营救。”秦钰道。

  “是。”有人立即垂首,转身带着人飞身出了谢云澜府邸。

  谢芳华抿唇道,“派西山大营五万人,随后跟去。”

  秦钰转头看她。

  谢芳华道,“京城据点暗桩一百三十二人多吗?怕是不全然埋在京城,想要除去谢氏暗探,必然还有一处必经之路的据点。那个据点,怕就是这人用来离开,引去月落和你最得力的暗卫,一举击杀的据点。我怕所有人都折进去,必须调军队前去。”

  秦钰颔首,“派李统领前去如何?”

  谢芳华想了想道,“去请李沐清,让他前去,他比李统领适合。”

  秦钰闻言道,“也好,背后之人如此厉害,李统领怕也是不敌,我虽然想亲自去,但是不放心你自己留在京城,而你身体刚好,又不宜随我一起去,就去请李沐清吧。”话落,他转身吩咐道,“小泉子,速速联络李沐清,派他立即前往应援月落,月落一路追去,定然会留下记号,让他寻着记号追寻,务必以最小的伤亡,带回月落等人。”

  “是!”小泉子连忙飞奔地跑出了院落。

  谢芳华看着冲出府邸的小泉子,大雨如珠,空气十分寒凉,一如她的心。

  背后之人竟然在许大夫高挂城门上这如此短的时间内,便思虑如此之细,布下连环之局,先是刻意现身,引走月落和秦钰的隐卫,再炮角楼倾力击杀,转移视线到谢云澜的府邸,耽误这一番时间后,怕就是击杀月落等人如十多日来击杀谢氏两批隐卫一般狠诀斩断,杀而无声。

  秦钰于城楼炮角楼杀北齐暗桩一百三十二人,而他便引去月落和秦钰的隐卫以及还有谢氏暗探之人,若是全部斩杀,这样的交换来说,背后之人丝毫不亏。

  这真是处处精算,步步杀机,熟知兵法,善于计谋,连环谋略算无遗漏。

  这人到底是谁?

  竟然掩藏在南秦京城如此之久?

  而且竟然在秦钰和她算计他之下反手算计回来?

  谢芳华心中如这冷雨一样,寸寸凉寒。

  这样的人,怪不得能使得玉兆天那样的人物为之为引。

  秦钰也如谢芳华一样,他也没想到,只知背后之人精于算计,想要逼出他,没想到,反而却被反算计。

  二人一时都极为沉默。

  过了许久,谢芳华道,“月落姓玉吧?”

  秦钰一怔,点头,“是姓玉。”

  “他和月娘一样,都是姓玉。”谢芳华看着前方,大雨如珠,细密雨帘下,看不太远,她道,“希望这个姓氏,今日能救他一命。”

  秦钰抿紧唇角,“这是朕登基以来,栽的最大的一次跟头了吧?即便你在英亲王府受伤,朕不再身边,可以说是不查,如今是就在眼皮子底下。”话落,他对着门框捶了一拳,“真是无能。”

  谢芳华蹙眉,看着他手已经被砸出血,怒道,“这算什么无能?你这是在做什么?不过是他在暗,我们在明,将这么多人命算计入黄泉,是他造孽,我们没算到,是我们还有良知。”

  秦钰转头看她,一双眼睛又黑又沉。

  谢芳华瞪了他一眼,喊道,“来人,给皇上包扎。”

  秦钰沉默不作声。

  谢芳华知道他心中气怒自己,一个帝王,王权,被在眼皮子底下,挑衅到如此程度,换做是谁,也会怒。可是怒有什么用?没算到就是没算到。除了立即找补救之法,别无选择。

  有人立即找来药箱,给秦钰包扎。

  秦钰一直沉默着。

  谢芳华看着他的样子,知道他心中已然是怒极,她也不好受,对他道,“若说怪,也不怪你,是我拖累你,你跟在我身边,寸步不离,是保护我,怕我再受伤。若是没有我在,你不必分心,早就快速的想透悟透了,也能亲自出手,不至于在后方,觉得全无用武之地。”

  秦钰揉揉眉心,郁郁地道,“你知道就好,所以,你要记着我的好,朕这般为了你,你可给我好好地活着,这个仇,总有一日,要报回来。”

  谢芳华颔首,“自然。”

  秦钰狠狠地吐了一口气,“走吧,回宫。”

  谢芳华站着没动。

  秦钰偏头看她,“难道你还想住在这里?”

  谢芳华摇头,“我只是觉得被人算计到心坎里的感觉真是不好,连云澜哥哥不在京城,背后之人却还是利用他,对我这样算计,引开视线。真想知道这个人是谁。”

  “会不会本身就是谢氏之人?”秦钰道。

  谢芳华摇头,“不见得是,谢氏除了哥哥、云澜哥哥、云继哥哥、林溪哥哥外,还有谁出彩?更别说如此算无遗漏了。不是谢氏之人。我真的想不出来,谁能对我这么了解。”

  秦钰思忖片刻,忽然道,“言宸呢?”

  “言宸?”谢芳华手指轻轻攥了攥,低声道,“秦铮在十多日前,要走了联络言宸的方法。至今不知道是否联络上言宸还是没有?若他在京中,秦铮不可能不知道,如今没有半丝音讯传来,定然不在京城,他不在京城,怎么会是他?”

  “你对言宸十分信任。”秦钰道。

  谢芳华点头,“是啊,十分信任。”

  “若是他,你觉得,对你了解是否会极深?”秦钰又问。

  谢芳华沉默片刻,点了点头,“自然了解极深。”顿了顿,又摇摇头,“不是言宸,也不该是他。”

  “你怎么又如此肯定?他毕竟是北齐的小国舅,是玉兆天的子侄,是玉兆宴的子嗣,当年他去无名山,不见得是被玉家所不容,没准如玉兆天一样,早有蓄谋。许大夫在谢氏六房几十年,哪怕救活谢氏六老爷,保他一直性命无忧,就为等着有用之时。言宸待你至此,也是让你深入棋局,信任于他,才好等待机会,全力一击。”

  谢芳华揉揉眉心,看向天边,雨似乎下到了人心里,凉到透心,她轻声道,“秦钰,世上可有彼此相知相惜之人?因命运错了,交汇在一起,即便不会相爱,但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秦钰看着她,没说话。

  谢芳华放下手,对他道,“有这样的人,言宸于我,我于言宸,便是如此,即便此情此景此地此处境,我仍旧信任他。我们的交情,无关他是北齐小国舅的身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十七章算无遗漏》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