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容貌复原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李沐清回到别院的时候,谢芳华已经睡下了。

  李沐清来到门口,侍画从外间走出来,低声说,“李大人,我家小姐睡下了。”

  “以前若是从京城到平阳城,这么短的距离,就算奔波一些,她也会很有精神,不至于这样很快就睡下。看来皇上担心得对,她的身体的确是差极了。”李沐清道。

  侍画点点头,“小姐什么也不说,但奴婢是她近身侍候的人,自然能看得出来。若是不尽快找到救治解救的法子,小姐怕是连到年底也恐难支撑。”

  “如今酷夏已经快要过去了,到年底也就不足小半年的时间。”李沐清叹了口气,“事关魅族的血脉之事,不是魅族之人,外人也只对魅族的天道规训知道一知半解,魅族被灭族后,族人九死一生,七零八落,隐遁不知所踪,除了谢云澜、初迟、赵柯外,再不知还有旁的什么人,能想到什么法子来解了它。”

  侍画低声说,“崔老已经走了也有几个月了,不知道能否有收获,一直没有消息传来。”

  “待与秦铮兄见面后,我与他商议一下,看看情形,若是想不到办法,万不得已,就只能前往魅族了。”李沐清道。

  “可是南秦如今这个形势,需要小王爷、小姐和您,能走得开吗?”侍画忧心地道。

  “就算与北齐这一仗打起来,没有我们三人在,皇上也不会轻易与北齐罢休,不见得就打不过北齐。”李沐清道,“皇上让我跟着他们,也正是这个意思。她的性命如今比什么都重要。就算江山败了,还有夺回来的一日,人若是没了性命,就是一把灰尘,什么都没了。”

  侍画重重地点点头。

  李沐清不再多言,转身去自己房间休息了。

  谢芳华睡醒了一觉,觉得精神气歇过来了几分,下了床,推开窗子,天色尚早。

  太阳还没出来,清晨刚露光晕,一夜的雨露还未散。

  清晨的风有些许微凉,拂到面上,十分舒服。

  李沐清看来已经早就醒来,坐在院中的方桌上,手里拿着一卷古本,手指上沾了杯子里的水比比划划,时而眉头深锁,时而眉目舒展,不知道在钻研什么。

  听到她开窗的动静,李沐清转头看来,温声一笑,“醒了?”

  “嗯。”谢芳华点头,转身走出门外,来到他面前,疑惑地问,“在做什么?”

  李沐清将手中的书卷递给她。

  谢芳华接过,看了一眼,失笑,“这是哪来的旁门左道的古术?你怎么钻营起这个来了?”

  “这种东西虽然旁门左道,但既然在世间能存在,也有它的天道。”李沐清笑了笑,“我想钻营看看,是否能找到解你心血祖训的办法。”顿了顿,他道,“魅族的天道,也未必就不能归为旁门左道一类。若是正道,怎么会有损天命折天寿?”

  谢芳华挑眉,放下手中的书,“你说得也有道理。”

  “我在想,魅族王室圣女一脉的血脉,能吸万物生灵之术,能死万物生灵之术,这其实难道不是与天道自然背道而驰之术?只有不尊崇自然之道,才被天道所不容,因果循环。所以,兴许这旁门左道的古术,真与魅术有相通之处,若是能找到门路,摸清门道,也不一定从中找不到破解之法。”李沐清又道。

  谢芳华笑着道,“你真是有心了,多谢为了我这身体,费这么多心思。”

  “你我之间,何必言谢?”李沐清看着她,“今日见你睡醒一觉,比昨日来时气色好多了。今日可有什么安排?”

  “我想去背后人将月落引到包围的乱葬岗看看。”谢芳华道。

  “好。”李沐清颔首,“用过饭后,我带你去。”

  谢芳华点头,转身进了屋。

  李沐清又重新拿起那本古卷,钻营起来。

  谢芳华迈进门槛,进了屋后,回头看李沐清,见他又认真地钻营起来,她想着,有这么多人对她好,就算最后找不到破解之法,有秦铮陪着她一起去走黄泉路,有这么多人为她费劲心思关爱,也不枉重活这一世了。

  侍画进来时候谢芳华梳洗,收拾妥当之后,有人将饭菜端到画堂,李沐清放下书卷,进了画堂。

  二人一起用过饭后,来到府门。

  因乱葬岗在城外,距离比较远,二人骑马,门口早已经备好了马匹。

  李沐清吩咐人拿来一顶斗笠,递给谢芳华。

  谢芳华看着女子的斗笠,四面蒙着面纱,她对李沐清挑眉。

  李沐清笑着道,“你难道不知道自从临安城之事后,你有多出名吗?不少百姓人家,为了求保平安,都供奉了你的画像。你想被人认出,徒惹太多麻烦?”

  谢芳华对于自己临安城一事后出名知道,但还真不知道供奉这事儿,不由无奈地接过斗笠,戴在了头上。

  二人骑马,出了别院,向城门走去。

  平阳城与谢芳华以前几次路过来时并无不同,这座靠近京都最著名的城池,依旧十分繁华,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无论是京都的风雨,平阳城暗中的争斗,南秦、北齐的紧张局势,都未影响百姓半分。

  来到城门口,守城人给李沐清见礼,恭敬地放行出城。

  从城门口的兵力布置来看,才能看出些与以前松懈的不同来。

  出了城,李沐清对谢芳华道,“乱葬岗在城外五里处。”

  谢芳华点头,“这平阳城,也就那一处乱葬岗吧?”

  “嗯。”李沐清点头。

  “我去过那里。”谢芳华想起她重生后,忘记了秦铮,前往无名山的队伍里,秦铮被迫害,躺在乱葬岗,她扔给了他一个包子。

  那时候,秦铮是记得她的,他一个孩童的身体,有着前世的记忆,而她全然没有,死一个英亲王府的小王爷,与她对皇室宗室当时的仇视态度来说,没多大关系,他死了就死了。

  不知道当时秦铮是什么想法。

  她一直没问他当时在想什么。

  后来,若没有郑孝扬呢?没有郑孝扬引走了狗,没有紫云大师救了他,没有英亲王府的人终于找到了他,他若是死了呢?

  那时就死了的话,他可甘心?

  他当时是什么心情?

  而她呢?她恢复所有的记忆后,记起他时,他若是已经死了,她可会后悔得肝肠寸断?

  这些,她都不得而知,如今也想不出来会如何。

  如今,唯一庆幸的是,秦铮还活着,这么多年,他早已经改变,再不是前世只顾着南秦江山的英亲王府铮小王爷了,不知不觉的,她竟然成了比南秦江山还更重要的那个人。

  如今再想前世,只觉得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李沐清讶异地看着谢芳华,“你去过那一处乱葬岗?什么时候?去做什么?”

  谢芳华打住思绪,声音带着浓浓的情绪,“很多年以前了。”

  李沐清恍然,“是去无名山的路途中。”

  谢芳华点点头,怅然道,“是啊。”

  李沐清道,“那真是好多年了,天下女子也就你一人去过无名山吧?地狱一般的无名山,如今虽然不存在了,但是关于皇室隐山隐卫这背后的东西看来,似乎漩涡更深了。”

  谢芳华点头,“应该是吧。不过,无论什么脏脏的东西,埋在地下有多深,早晚有一日,也会露出来。”

  李沐清点头。

  二人不再说话。

  一路十分顺利,不多久,来到了那处乱葬岗。

  一晃多年,乱葬岗还是昔日的样子,前日一场大雨,乱葬岗看起来十分干净,不是所有的死人都扔来乱葬岗的,若是这四周十里、二十里方圆太平的话,乱葬岗的狗若是只靠吃人的骨头,是活不下去的。

  这一处,乱葬岗的地形十分奇特,四周都是山包,中间是一里地的凹谷。

  有被狗啃剩下,吃不掉的人骨,杂乱地堆积着。

  旁边有一条路,穿插着,通向西北。

  那是去漠北的路。

  要去漠北,去无名山,这里就是必经之路。

  当年,皇室隐卫的队伍里,有领头人对他们说,若是不敢踏过这些乱葬岗的尸骨,那么,连无名山的山门都进不了。当初,她丝毫不畏惧,没有怕意,想想,上一世,她连蝼蚁的命都不敢伤,后来,死过一回,虽然连黄泉路也没去走,却是什么都不怕了。

  她沿着乱葬岗,踩着乱扔的尸骨,走了一圈,对李沐清道,“你感觉得对,这里是有媚术的气息。”话落,她踢了地上的一个头颅架子,对李沐清道,“就是这个头颅传出来的,你捡起来,拿回去,我给这具头颅做样貌复原。”

  李沐清一怔,蹲下身子,看着那具骸骨头颅,“你确定吗?是从这具骸骨传来的?”

  “嗯。”谢芳华点头,“确定,你对媚术敏感,有所知觉,但也仅是因为你感官敏锐,却拿不出真凭实据。我因为天生血液,不同常人,而我本身又修习了魅术,世间大成术法,唯魅术独尊,所以,媚术这等气息,我自然更能分辨出来是出自哪里。”

  李沐清颔首,立即亲自动手收起了那副骸骨头颅。

  谢芳华又道,“昨日我细想之下,就觉得,即便齐云雪会媚术,但是气息在大雨下,刻意收拢的话,却是能隐藏得了无痕迹,尤其是转日,你才来乱葬岗,那时候,她若是不在这里,气息早散了,不至于会被你察觉,所以,我猜定然有别的原因,媚术的遗留物,果然。”

  李沐清点头,“这么说,这个人是中媚术而死的了?”

  “十有*。”谢芳华看了一眼他收好的骸骨道,“走,我们回去。”

  李沐清目光巡视了一圈,再没发现被的异常,慢慢地点了点头。

  二人上马,往城内折返。

  走了大约一盏茶功夫,一只飞鸽从半空中落下,落在了李沐清的肩头。

  李沐清勒住马缰绳,停下马,从鸟腿上解下纸条,看罢之后,笑对谢芳华道,“是皇上传来的消息。”

  “秦钰?他说了什么?京中又有事情了?”谢芳华立即问。

  李沐清摇摇头,“京中没有什么事情,皇上早朝前进了京,没误了早朝。不放心你,走时告诉我每日要给他传一封信,将你的消息告知,如今这是书信来催了。”

  谢芳华无语,“他一个帝王,整日里不务正业,总盯着我。”话落,对李沐清摆摆手,“你说身上带着笔墨吗?给他回话,就说我好得很。”

  李沐清想了想道,“你复原这副骸骨头颅,需要多久?”

  “不需要多久,也就一个时辰。”谢芳华看着李沐清,“你要做什么?这也告诉他?”

  “我得了皇命,总不能阴奉阳违,以后皇上该不信任我了,自然要细无巨细地禀告。为了我以后的门楣官途,你就忍忍吧。”李沐清笑道。

  谢芳华瞪了李沐清一眼,无言地催马回城。

  李沐清在她身后笑了笑,纵马跟上她。

  二人进了城,回到井亭轩别院。

  谢芳华便找来软泥等复原的物事儿,对那副骸骨头颅进行复原。

  李沐清在一旁打下手,偶尔帮一些忙,同时不得不赞叹谢芳华,这样的事情,不是寻常人能做的,她一个女子,比京都的仵作做的还要好。

  半个时辰,已经做到了一半,待将这副骸骨的眉目做复原时,谢芳华忽然停住了手,紧紧地盯着这副骸骨,面色突然变得很是难看。

  “怎么了?”李沐清立即察觉出了她的不对劲,连忙上前问。

  谢芳华不说话,目光变得很黑很深。

  李沐清打量她的神色,再看向她手放在的位置,试探猜测地问,“这人你认识?”

  谢芳华抿唇,沉默片刻,声音带着低沉的情绪道,“这个人,不止我认识,你应该也认识。”

  李沐清一怔,“是谁?”

  谢芳华咬了一下唇瓣,困难地出声,“是一直跟在云澜哥哥身边的赵柯。”

  李沐清面色一变,震惊不已地看着这副骸骨头颅,好半响,他才开口,“才复原到一半,我辩不出来,你……真的确定是他?”

  “是他。”谢芳华颔首,“每一个人的骨骼面相都不同,即便是双生子,也会有不同。赵柯的眉峰有些微凸翘,左眉似乎曾经受过伤,有一道细小的疤痕。”话落,她指给李沐清,“就是这里,你来摸摸。”

  李沐清慢慢地伸出手,放在刚刚谢芳华手放的位置,惊异地点点头,“是有,很细微。”

  “肯定是他。”谢芳华压制住情绪,继续做下面的复原。

  李沐清不再多言,立在一旁看着她。

  随着谢芳华一步一步地将这副骸骨头颅做出完整的复原,这个人的容貌也完整地映在二人眼前,正是赵柯。

  谢芳华看着赵柯的面相,久久不说话。

  李沐清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赵柯死了,而且是死在媚术手里,意味着什么?

  赵柯死了,那谢云澜呢?

  他是魅族之人,一直是谢云澜的专属大夫,帮他克制身体里的焚心咒毒。

  如今他竟然死了。

  是谁杀了他?

  齐云雪?

  谢芳华沉默了足足有两盏茶的功夫,才扯过一旁的绢布,将他的头骨盖住,转回身,对李沐清道,“从这副骸骨头颅上,大体可以断定,他死在三日前。”

  “三日前,也就是月落被引到乱葬岗包围的那一日?”李沐清道。

  “嗯,可能在那之前,所以,可能尸骨未曾来得及处理,否则也不会能留下这一副头颅了。”谢芳华道,“以他的身份,否则不至于丢到乱葬岗,被化骨更有可能。”

  李沐清颔首,看着谢芳华,“如今这人竟然是赵柯,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自然最好要找到云澜哥哥,可是如今,我没有丝毫办法能联络他。”谢芳华揉揉眉心,“让我想想。”

  李沐清叹了口气,“皇上嘱咐你,不要太过费神。”

  “我知道。”谢芳华点头,转身向屋里走去,吩咐侍画,“将这副骸骨头颅仔细地收起来,好好安置。”

  “是,小姐。”侍画也惊了够呛,没想到赵柯竟然死了,他可是一直为云澜公子压制焚心的,他若是死了,云澜公子又不在小姐身边,谁来给他压制焚心?

  李沐清见谢芳华进了屋,转身去给秦钰写信,赵柯之死,自然要禀告给秦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一章容貌复原》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