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轻歌身世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谢芳华回到房间后,窝在软榻上,有些疲惫地闭上眼睛。

  侍画跟进来,小声说,“小姐,您是不是累了?回床上休息吧。”

  谢芳华摇摇头,“不累,我就在这儿待一会儿。”

  侍画点点头,从床上拿过一条薄被给她搭在了身上,转身关上房门,退了出去。

  躺了片刻,谢芳华睁开眼睛,掀开薄被,坐起身,下了床,来到桌前。

  桌上有茶水,她坐下,沾了茶水,在干净的桌面上写下一个人的名字。

  赵柯。

  她写完赵柯后,画了一个圈,又在左边平行的画了一条线,在圈外直线指着的地方,写了谢云澜,又在右边画了一条平行的直线,写了齐云雪。

  在谢云澜在另一边,他写了自己的名字和天机阁,在自己的名字的另一边,又画了一条线,写了秦铮,又画了一条线,写了言宸,言宸的另一边,又用线与齐云雪连起来。

  依次写下去,一个名字串联一个或者几个亲近的关系。

  不出片刻,桌案上便呈现了一副关系网的构图。

  她盯着构图看了许久,对外面喊,“侍画。”

  “小姐。”侍画立即走了进来。

  “前几日,朝中新入的官员,其中可有轻歌?皇上可录用了?”谢芳华问。

  “回小姐,有轻歌公子,皇上录用了,轻歌公子入的是翰林院。”侍画道,“左相甚是夸了一番轻歌公子,觉得他十分有才华。”

  “去查查轻歌的身世。”谢芳华道。

  侍画一惊,“小姐,您怀疑轻歌公子他……”

  谢芳华摇摇头,“不是怀疑,在天机阁里,我除了信任言宸外,其次就是轻歌了。而言宸除了与我亲近外,也就是轻歌了,而当初天机阁的人员和卷宗底细,除了言宸的和轻歌的我没看,其余人的都看过了。那时候,我觉得言宸的没必要看,我与言宸,是互利合作,他不愿意待在无名山,我助他出无名山,他下山后,助我建立天机阁的势力支撑谢氏,后来多年下来,默契相知,倒不在乎那些情义之外的事情了。而当初,轻歌是要求我不能看他卷宗,说,我若是信任他,他就留在天机阁,说我若是不信任他,他就离开天机阁。”

  侍画一惊,“小姐,难道轻歌公子还有什么不能对人说的身世?”

  谢芳华点点头,“自然有。”

  “那他也是北齐人?”侍画面色一变,“既然如此,小姐还让他入南秦的朝中?他一直在京中,京中发生这么多事儿,难保不是他暗中联合背后之人……”

  谢芳华摇摇头,“他不是北齐人。”

  侍画一怔,“小姐,您不是没看过他的卷宗底细吗?怎么知道?”

  “当年,他是与我一起,从京城地界进入的无名山队伍,言宸则是在临近边境地界,这很能说明问题。”谢芳华道,“轻歌定然不是北齐人。”

  侍画松了一口气,“所以,您才放心他入朝?”

  谢芳华点点头,“南秦的朝堂,自然要我南秦人,我就算为了以后的谢氏,为了在朝中有人扎下我天机阁的根基,也自然不会选北齐之人。”

  侍画点点头,“小姐,那奴婢这就去查。”

  谢芳华摆摆手。

  侍画转身走了。

  她走到门口时,谢芳华忽然开口,“等等。”

  侍画停住脚步,看着她,“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谢芳华看了一眼窗外,沉默了一会儿,道,“罢了,你别去查了,这么多年,天机阁的众人之所以愿意跟随我,尊重我,是因为我对他们信任的同时也给予尊重。当年,轻歌没有躲躲藏藏,遮遮掩掩,而是明着对我说不想我知道他的卷宗底细,如今我再查他,言而无信。”

  “那怎么办?小姐您是不是想从轻歌公子的身世底细上突破什么?”侍画又问。

  谢芳华点点头,想了想道,“这样,我写一封信,传回去,关于他的身世,我亲自问问他。如今到了这个时候,他不该再隐瞒我了,除了我,他与言宸关系最近,事情总要弄个明白。”

  “奴婢觉得这样也省事儿,更妥当一些,希望轻歌公子能不再隐瞒。”侍画道。

  “嗯。”谢芳华拿过信笺,提笔写了几个简短的字符,天机阁特有的传信字符,以免信鸽出错,暴露信息。写完后,她将信笺绑在信鸽的腿上,放飞出了别院。

  “若是信鸽准时到京城,轻歌公子回信快的话,今日晚上就能有折返得到消息。”侍画小声道。

  谢芳华颔首,“嗯,是这样。”

  “小姐,您这一个上午都没好生休息,别想了,奴婢去厨房看看,午膳若是好了的话,用过膳,您就休息吧,等着轻歌公子来信之前,您就别再费神出去劳累了。”侍画道。

  谢芳华失笑,“这算什么累?”

  “那您也要注意身体。”侍画道。

  “嗯,我知道啦,小管家。”谢芳华摆摆手,“去吧。”

  侍画也无奈地笑了,走了出去。

  过了片刻,李沐清给秦钰写完书信,送去京城,正当午时,便过来陪谢芳华用膳。

  饭后,他道,“虽然还没联络上秦铮兄,但是能知道他大体所在的范围了。”

  谢芳华看着他挑眉。

  李沐清道,“我刚刚得到消息,昨日夜,荥阳城主死了,郑氏宗堂有两位叔公也死了,一个是气火攻心,一个是暴毙。”

  谢芳华闻言道,“这是昨日发生的事儿?”

  “嗯。”李沐清点头。

  “也就是说,这是秦铮所为了?秦铮如今在荥阳城?”谢芳华道。

  “应该是。”李沐清颔首,“我猜测,他已经将荥阳郑氏的所有隐埋的暗桩势力都瓦解了,从外围,一直到中心。荥阳城就是荥阳郑氏的中心,城主一直是郑氏的人,那两位宗堂的叔公与京城那位郑公,是这些年巩固荥阳郑氏势力的铁三角,如今三角斩去了两角,京城那一角如今被皇上裹在密不透风的网里,待这网一放开,他知道了荥阳郑氏出事的时候,已经于事无补,回天无力了。”

  谢芳华松了一口气,“这样说来,秦铮的动作比我想象的快。”

  “是真的够快。够迅速,尤其是中间他还去了一次漠北边境。短短时间,铲除了荥阳郑氏,这果决和速度匪夷所思。”李沐清看着谢芳华,“郑孝扬可谓是功不可没。”

  谢芳华点点头。

  “荥阳郑氏出了郑孝扬这么一个子孙,才能真正的立世。而那个郑孝纯,实在是被荥阳郑氏那帮子老东西养歪了。”李沐清道,“看着实,却最是歪,不得大志。”

  “郑孝纯是荥阳郑氏培养的接班人,自然自小就灌输他们的意思,养歪也不奇怪。”谢芳华心底轻松了些,“彻底处理完荥阳郑氏的事情,他应该会主动与我们联络的。”

  “荥阳距离平阳城还有千里,就算他处理完荥阳郑氏的所有事情,赶回来与我们会和,最快也要三日后了。”李沐清道。

  “三日……”谢芳华想了想,对他道,“我还没琢磨清楚一些事情,待今日晚上或者明日一早再做定夺。想想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嗯。”李沐清颔首,刚刚他看得信鸽飞走了,她应该是另有别事儿。

  傍晚时分,用过晚饭,谢芳华便坐在窗前等着,直到天黑,也没收到轻歌的信笺。

  眼见夜要深了,侍画小声说,“小姐,您睡吧,奴婢来等。”

  “我下午睡了半日,不困,再等等,轻歌不会不给我传信的,是说与不说,他都会来信。”谢芳华道。

  侍画不再言声,陪她在一起等着。

  大约又过了小半个时辰,一只信鸽飞进了别院,在屋顶盘旋一圈,进了窗子,落在谢芳华的肩上。

  谢芳华见是她给轻歌放出去的那只信鸽,立即将他捧起,从它腿上解绑下信笺。

  打开信笺,只几个字。

  我的父亲是左相,我的母亲是谢凤。

  谢芳华看到这张信笺,怀疑看错了,又将信笺重新看了几遍,才确定没看错。

  一时间震惊不已。

  这怎么会呢?

  怎么可能呢?

  左相和她的姑姑?

  当年姑姑喜欢的人是左相?那个为了配合秦钰,联合群臣,弹劾秦钰,将他逼去无名山,招了皇后的恨,如今太后虽然知道是他儿子的主意,但是当初刺扎的太深,至今始终都待见不起来他的左相?秦铮踏着他的马车而过,他气得脸色铁青的左相?这些年,锋芒毕露,职位没右相高?却势头压住右相的左相?将荥阳郑氏的暗桩布置交给她的左相?总是对右相羡慕地说,没有扶得起的儿子继承他的门庭的左相?

  卢雪莹的父亲?

  她一时觉得难以置信又发懵。

  轻歌今年多大了?

  云继哥哥多大?

  她一时想不起来了。

  侍画在一旁看着谢芳华脸色不停的变幻,看着像恼,又不想,看着像是惊,但又觉得不像被真的惊吓住,一时间,她猜不透,小心地问,“小姐,怎么了?可出了什么事情?轻歌的身份难道真的是北齐人?”

  谢芳华摇摇头,好半响才开口,“不是。”

  “那您……”侍画看着她,“您脸色实在是太难看了,信笺上轻歌公子说了什么?让您这样?难道对如今的局势十分不利?”

  谢芳华依旧摇头,“不是,是我太震惊了。轻歌的身份竟然是……”她顿了顿,似乎难以说出口,“怪不得他当初要隐瞒我,言宸定然知道他的身份,只隐瞒我而已。”

  侍画看着她。

  谢芳华道,“他的父亲是左相,母亲是我姑姑。”

  侍画也顿时惊了,“这怎么可能?”

  “是啊,我也觉得不可能,不敢置信,但是轻歌不会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这事情一定是真的了。”谢芳华揉揉眉心,“我知道姑姑当初有喜欢的人,但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左相。”

  “奴婢自小就被世子接进侯府,确从来不曾听闻这件事儿。”侍画欷歔,“真是不敢相信。”顿了顿,她又道,“不过,据说当年左相也是仪表出众,相貌堂堂,是南秦有名的少年才子呢。”

  谢芳华无言地看着侍画,她实在想象不出来左相当年的样子,一直看着左相,都觉得他就是一个奸猾爱扎刺锋芒毕露得罪的人多了的人,不怕睡梦中被人杀了的糟老头子。

  姑姑竟然喜欢他?

  还跟他……

  她一直以为,轻歌的年纪应该是与她相差不大的,但若是与她相差不大,那他是左相和姑姑生的孩子又怎么可能?那时候她娘生她的时候,姑姑就嫁去北齐了,嫁去北齐后的三年,才和北齐王有的云继哥哥。

  总不能左相后来追去北齐,之后又和姑姑暗中相好了吧?

  这个应该不可能,这些年,没有什么风声,况且,从轻歌的年纪上看也不对,若是比云继哥哥还小的话,那如今也就秦倾这么大年纪,还稚嫩着呢。

  轻歌和云继哥哥相比,面相看来,年岁相差不过一二。

  这样推算,轻歌应该是在姑姑没嫁入北齐时,与左相有的轻歌吧?可是她如何能在北齐王和玉家、以及玉贵妃的眼皮子底下生下轻歌?又将他送出北齐?

  实在想不透。

  她揉了又揉眉心,只觉得询问轻歌的身世不但没让她从他身上通透什么,竟然让她更乱了。

  “轻歌公子没再说别的?”侍画小声问。

  谢芳华又拿了信笺正反两面看了片刻,才发现信笺的夹层里有一枚轻薄的金叶,金叶子上,用水印刻着一行小字。

  知道言宸哥哥的未婚妻是齐云雪时,我曾好奇地查了查她,后来被言宸哥哥发现阻止了我。不过,我也查出了一个信息,齐云雪虽然人在情花谷,这些年,一直与北齐玉家来往甚密。

  这一行字,最值钱的,就是最后一句话。

  与北齐玉家来往甚密。

  虽然齐云雪是言宸未婚妻的身份,与北齐玉家来往甚密不奇怪,但是与她外界传言的北齐先皇驾崩她就离宫失踪再未回北齐一说相悖,私下里,除了她是言宸未婚妻的身份,还与北齐玉家有什么瓜葛?

  毕竟,一直以来,北齐玉家有谋甚大。

  玉兆天为了转移她和秦钰视线,做的那些事儿,兴许,为的就是齐云雪?

  齐云雪是北齐在南秦京城所有暗桩最大的那步棋?

  当初秦铮为了回京阻止秦钰登基封后,他找到了齐云雪掣肘言宸,那秦铮可知道齐云雪背后的事情?

  是了,齐云雪若是一直在北齐的话,秦铮在那么短的时间又怎么会找到她?她应该一直以来在南秦。

  总之,背后之人,不管是不是齐云雪本人,都和她脱不开关系就是了。

  谢芳华眯起眼睛,将信笺放入灯火里烧了,对侍画道,“齐云雪的确有问题。”

  侍画看着她,小声问,“小姐,还给轻歌公子回信吗?”

  谢芳华沉默片刻,摇摇头,“不用了,我如今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什么都不妥当,待以后见了他再说吧。”

  侍画点点头,“怪不得左相十分喜欢轻歌公子,难道是因为他知道轻歌公子是……”

  谢芳华摇摇头,“他一定不知道,否则早就找轻歌了。”话落,谢芳华揉揉眉心,“兴许是因为血脉相连,再加之轻歌的确有才华,左相也是爱才惜才之人。没想到这么多年,他隐瞒得可真好。不知道爷爷可知道。”顿了顿,她忽然道,“也许爷爷知道,当初我去无名山,他是与我一同去的无名山。”

  “要不然,您去信问问老侯爷?”侍画小声建议。

  谢芳华摇摇头,“一旦有书信来往,就会有蛛丝马迹可查,万一泄露,爷爷的隐世地点也就泄露了。罢了。爷爷操劳一生,还是让他踏实地避世吧,不拿这些事情烦他了,待南秦太平了,再接他回来。”

  侍画点点头,“奴婢以前闲来无事,听市井闲话,说到左相,说左相曾经不是如今这样锋芒毕露狠辣奸猾,翻脸无情谁的面子也不给,爱得罪人。有人说左相这些年,得先皇器重,官坐到左相这个位置,抓权争斗,势大了才与以前不一样了。”

  “我还真没听过这种闲话,可能是因为我这些年不再京中吧。”谢芳华道,“他以前难道很平和?”

  “据说,虽然没有右相平和,恃才傲物,有些倨傲外,也不是这些年外面传言的一般。”侍画道,“奴婢也是道听途说,要不然小姐查查左相?”

  “算了,如今哪有功夫查他。”谢芳华想了想,道,“你去喊李沐清,告诉他,我们即刻启程,前往荥阳。”

  侍画一惊,“小姐,天已经黑了,要走夜路?要去荥阳找小王爷?”

  “嗯,如今既然确定他就在荥阳,等他彻底处理完荥阳的事情,已经三四日后了,而我们若是急赶路程,明日晚上就能到荥阳。”谢芳华道,“这样不耽搁时间。”

  侍画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二章轻歌身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