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云雪下落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看了床上躺着的昏迷不醒的人片刻,对他道,“是她,没错。”

  李沐清来到床前,看了一眼,转头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盯紧了屋内床上躺着的人,也跟在李沐清身后走了进去。

  李沐清走进去之后,侍画、侍墨、小橙子三人立即紧张地靠近谢芳华,成三角保护姿态。

  李沐清回头看了侍画、侍墨、小橙子一眼,当先走了进去。

  那女子所在的房间是二楼最好的房间,打开门后,便看到一个女子果然躺在床上。

  “是,是。”那老鸨连忙带路,腿发软,走了几步,险些栽倒。

  李沐清不答她的话,对她道,“带我们去看看。”

  李沐清面色冷清,比一直以来的温润公子形象来说,今日尤其紧绷得冷峭。

  谢芳华戴着斗笠面纱,她自然看不到她的脸。

  老鸨连连点头,“这位大人,是这样的,十一日前,奴家记得清楚。”话落,她身子发颤地问,“你你们是什么人?”

  千两黄金可不是一个旋目。

  李沐清走到明显是老鸨的人面前,对她询问,“你说十多日前有人送来一个女子在你这里照看?那人付你千两黄金?”

  李沐清和谢芳华进了香云阁时,便看到了香云阁内众人害怕的神色。

  香云阁的老鸨和姑娘们都聚在大堂,人人面色恐慌,花容失色,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

  小的香云阁被围困了内三层外三层的人。

  香云阁内外已经围困了李沐清的人,秦钰派给李沐清的人,还有谢氏暗探。

  不多时,一行人来到香云阁外。

  侍画、侍墨、小橙子寸步不离地跟在谢芳华身后,生怕这又是一个陷阱,毕竟秀的身体太差,心头血再也经不租溢折腾了。

  二人一起前往香云阁。

  “嗯。”谢芳华点头。

  “好。”李沐清站起身,对谢芳华械,道,“那我们过去看看,你一定不能离我左右。”

  “属下已经安排人查过了,没发现什么异常。”那人道,“香云阁内外已经安排妥当了人手。”

  李沐清抿唇,谨慎地吩咐那人,“将整个赵家镇都查过了吗?可有异常?香云阁除了昏迷的齐云雪,可有异常的地方?”

  谢芳华点点头,对他道,“我们去看看。”

  李沐清道,“自从在平阳城,我感觉到媚术的气息,便吩咐人寻找齐云雪的踪迹,便临摹了数张她的画像。”

  谢芳华一看那画像,果然画的是齐云雪。

  “属下有公子早先绘的画像。”那人从怀中拿出来,“我对比看过了,正是她。”

  谢芳华看向李沐清,“赵柯死在三四日前,而京城内发生的事情也不过五六日,到不了十多日。”话落,他看向那人,“你确定那昏迷的女子是齐云雪?”

  “大约十多日了。”那人道。

  “有多少日子了?”谢芳华问。

  那人道,“香云阁的老鸨说,数日前,有一个人将一个女子带到了香云阁,来时,那女子就已经昏迷不醒了,那人要她们照看,给了千两黄金。香云阁的老鸨见这人这么大的手笔,便答应了。便给那女子一个房间,那女子一直昏迷着,至今未醒,那男子也再一直未出现。”

  谢芳华看着那人,示意他继续。

  李沐清“哦?”了一声,偏头看谢芳华。

  一顿饭的功夫,李沐清派出的人便回来了,禀告道,“公子,齐云雪就在香云阁。”

  所以,便择了一处地方,暂且落脚,歇息一下。

  这样一来,自然要查个究竟,而且要万分的心谨慎。

  本来百里的路程,谢芳华的打算是连夜赶路,李沐清也觉得百里不是太远,打算听她的,却不想她进城便听到了齐云雪的传音之术。

  “嗯。”谢芳华点头。

  “再等几日,北齐不能一直不给回信。”秦钰道,“北齐王将北齐江山天下丢给齐言轻,如今他还怎么在行宫坐得住?总要出来的。齐言轻不能代替北齐王做主,将王后送回来吧。”

  “对啊,不能不打,不但要打,还一定不能输。”谢芳华感慨,“北齐想来已经收到秦钰的文书了,如今还没回信,不知作何处理。是放姑姑回来,还是干脆不放人。”

  “即便兵力弱,但也不能不打。”李沐清道,“如今已经是箭在弦上了,北齐委实欺人太甚。我们能做的,只是以南秦的利掣肘北齐的弊端。”

  “北齐筹备多年兵力军事,这仗真正打起来,怕是南秦不好打得过北齐,怕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谢芳华道,“即便南秦能人辈出,但是兵力衰弱也是事实。多年无准备、国力日渐衰退下,想挽回已经是难事儿,更何况我们还想要胜局,不想坐亡国奴。”

  “嗯,怕是没想到。”李沐清也笑了,“如今,北齐能压得左的,就在军事了。”

  “看来京城出了这么多乱子,我受伤,原来也不是坏事儿。”谢芳华笑了笑,“所谓,民心即是天下。北齐想必一定没想到,祸害这么多,反而使得南秦民心之涟所未有的凝聚。”

  李沐清低声道,“因为京城接连出事儿,你被害两次后,没想到,却是激起了我们南秦上下百姓的敌忾之心。对北齐,如今真是恨不得百姓们都上前线打仗一样。这是古往今来,从没有过的事情。”

  谢芳华听了片刻,转头看向李沐清。

  百姓们的言谈由猜测变得怕怕的,矛头一下子指向北齐。

  “天哪,北齐太不是人了』会我们荥阳也跟临安一样吧?”

  “据说,临安城瘟疫也是北齐背后搞的鬼,死了不少人,后来被絮妃给救了,絮妃受了一身的伤,险些丢了性命。”

  “这北齐真是太坏了,被阳郑氏是他们害的。”

  有一人道,“北齐的坏人屡次害絮妃,二十多年前的北齐国舅之死,原来是假的,皇上已经给北齐发了文书,要求北齐送回当年和亲的谢凤秀。”

  这人一开头,就有人说,“对,对,我听说京城最近接二连三出事儿,说是北齐搞得鬼,咱们皇上怒了,大肆彻查京城,将乱臣贼子挂在城门上示众呢。”

  不知怎地,谈着谈着,有人中间插嘴道,“不会是北齐的人来咱们南秦祸乱,在暗中所为吧?”

  天皇老子高远,他们够不到,摸不到,而荥阳郑氏,他们看得见,这才是头顶的天。

  在他们看来,荥阳的地盘,因为有郑氏,才一直安安稳稳。

  所以,百姓们还是比较敬重荥阳郑氏的作为的。

  荥阳郑氏在荥阳,数百年来,数代里,虽然是地头蛇,世家大族,高高在上,但是,除了这一代出了个堪比京城英亲王府絮爷秦铮的混账魔王外,其余人,都不是大奸大恶之徒,至少,郑氏族中,规定子嗣,不准做欺男霸女,逼良为娼的勾当,也不准以权压人,以势压人。

  百姓们谈论着,猜测着,恐慌着,觉得荥阳要出天大的事儿了。

  若是城主、两位叔公的死,都可以当做意外的话,毕竟城主死了,两位叔公年纪大了,没准背后有什么着急上火的事儿,没挺住,这还可以忍受,可是一下子,年轻寇们,都死了,而且,死的悄无声息,莫名其妙,就不同寻常了。

  这一下,荥阳郑氏地界,方圆百里,都炸开了锅。

  一夜之间,荥阳郑氏,除了去了京中,一直未曾回返的郑公和郑孝纯、郑孝扬外。荥阳郑氏,就如塌了天,管事的重要人物,都死了个干净。

  有的人死在了守孝的灵堂里,有的人死在自己的房间,有的人死在花园假山后,有的人死在书房

  比起城主、郑氏宗堂有两位叔公,这三人死的各有缘由外,这几人都是死得悄无声息。

  可是如今,这几人也都死了。

  荥阳郑氏最出名的虽然是郑孝纯,是荥阳郑氏宗堂几位叔公都认定的家族继承人,但是别的族内子嗣,也有出类拔萃的,毕竟除了族主外,还需要家族内的长老,这几个人,都是自型选拔出来辅助未来族长的人。

  所有人都知道,一个家族的兴衰,就是每一代都要有新的才华之辈支撑门庭。

  先是城主死了,郑氏宗堂有两位叔公也死了,今日又死了几个人,是各房最杰出的寇。

  可是没想到,这两日,荥阳郑氏竟然出事儿了,堂堂世家大族,几乎是一袭间,所有产业链都断了,崩溃了,家族堂内的几位掌舵人,接连出事。死的死,伤的伤,亡的亡。

  南秦皇室对郑家来说,这数代,不知为何,都是恩厚的,虽然荥阳郑氏不曾封侯,只有封地,没有世袭爵位,但城主这官职体制,一直都从荥阳郑氏家里人推选。

  因为历代荥阳城主,都是郑家的人。

  在他们的思想里,就算南秦改朝换代,荥阳郑氏也不会出事儿。

  荥阳郑氏的百姓们哪怕不知道当朝天子是谁,也一定知道荥阳郑氏的宗族有什么人。

  多少代以来,荥阳郑氏虽然在南秦各大世家中不出名,但是在荥阳这个地界,可是地地道道的世家大族,不是那等市井小民和寻常人家以及普通门第可比拟的。

  细细听来,人群中不时有人唏嘘,说起百里外的荥阳城郑家出了大事儿的事。

  进了城后,便见三五一群,三俩一伙,聚在一起闲聊。

  天色已黑,但赵家镇内十分热闹。

  二人进了城。

  “也好。”谢芳华也觉得这样妥当,李沐清也是为了她好。

  李沐清对谢芳华道,“你身体已经不能再受伤了,我们还是要万事心,先打探一番再做定夺。”

  身后人应了一声是,立即去了。

  李沐清想了想,转身对身后吩咐,“去香云阁打探一番。”

  “难道我们不去?”谢芳华看着他。

  “我怕这又是一个圈套。”李沐清目光看了一圈,此城无异样,他道,“我们还没进城,你就听到了传音入密,而我没听到,若真是她,邀你去香云阁做什么?”

  谢芳华看着李沐清,“我们过去。”

  “香云阁?”李沐清眯起眼睛,“这是此城最大的红粉之地。”

  “她好像在说,香云阁。”谢芳华道。

  “她说什么?你可听清了?”李沐清问。

  谢芳华又听了片刻,曳,“没有了,不再说话了。”

  李沐清皱眉,“当真?你再仔细听听。”

  谢芳华等了片刻,面色微凝,“声音微弱,我听不太清,似乎是齐云雪的声音,不知道我猜得对不对?毕竟只与她见过一次面。”

  李沐清一怔,“谁?”

  “好像有人跟我说话。”谢芳华道,“用传音入密。”

  李沐清转头对她问,“怎么了?”

  她脚步顿住。

  刚要进城,谢芳华耳边忽然传来细微的声音。

  出了县城,大约走了半日,天黑十分,来到距离荥阳还有百里的赵家镇。

  响午时分,谢芳华睡醒一觉,吃过午膳后,与李沐清启程出了蓝水县别院。

  李沐清揉揉眉心,转身去隔壁房间,给秦钰写了一封书信后,也歇下了。

  侍画颔首。

  李沐清抿唇,“这样下去自然不行,待见到了秦铮兄,我与他仔细说说。”

  侍画点点头,“秀的身体的确是极差了,幸好皇上让您看着她,她这样奔波一夜,说是不累,却真是累的,她明知道,却还想当以前一样与身体抗衡,怎么抗衡得过?”

  李沐清见侍画出来,对她问,“睡下了?”

  侍画见她很快就睡下,无奈地曳,为她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用过早饭,谢芳华便在李沐清安排的房间睡下了。

  来到别院,有看守别院的老伯打开院门,将李沐清和谢芳华等人请了进去。

  李沐清带着她进了蓝水县县城,向别院走去。

  “好吧,好吧,听你的。”谢芳华无奈地摊手。

  “晚上到不了就夜间到,你的身体极差,听话些。”李沐清看着她不太情愿的脸,不容拒绝地道,“怪不得皇上不放心,觉得你难管,交给我看着你,你实在难管。”

  “休息这么久,今日晚上就到不了了。”谢芳华道。

  “皇上将你交给我照看,就不能由得你任性,你若是出了差池,皇上唯我是问。”李沐清看着前方,“这蓝水县也有我的别院,休息半日再赶路。”

  谢芳华看着他,“我真的不累。”

  李沐清坚决地曳,“不行。”

  谢芳华道,“我还不累,再走半日,响午再歇。”

  行了一夜路之后,天亮时分,谢芳华想继续行路,李沐清却对她曳,“歇半日。”

  碍于谢芳华的身体,李沐清刻意放慢了马速。

  当初北齐研范阳卢氏,除了范阳卢氏这个家族外,想必它占据的地理位置也是一大缘由。

  荥阳城在南秦京城版图上的位置也十分特别,正是南通岭南,北通漠北,中间有九曲运河穿过,四通八达,十分繁华。

  一行人纵马,出了平阳城,前往荥阳城。

  荥阳城早在李沐清来之后,便知会了当地官府,所以,即便夜晚城门关了,但李沐清要出去,自然十分顺利。

  大约小半个时辰,一切收拾妥当,谢芳华、李沐清一行人出了井亭轩的别院。

  侍画转回去收拾东西。

  李沐清点点头。

  “正是,秀打定主意做一件事情,谁也说服不了,除非絮爷。所以,奴婢也没劝。”侍画道,“奴婢这就去准备行李,您备马吧。”

  李沐清颔首,“那就好,我若是不同意,说明日走,她估计也不干,就依她吧,大不了路上慢些。”

  侍画点头,“秀说明日晚上就到荥阳,若是按时能到的话,能够用的。”话落,她补充道,“秀离京时吩咐我将特制的那些补心血的药全部都带着了,那些药够用很久,一直配着汤药喝。”

  他对侍画问,“她每日按时吃的药,可多熬出来了?能否够路上带着服用?”

  李沐清听说谢芳华要即刻启程前往荥阳,蹙了蹙眉,但没反对。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三章云雪下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